人蛇欢缠h类似阅读

      “这个城市,挺美的。”

      心恬托着下巴注视远处的海面,䠽将带着几分清秀意味的脸颊撑起,浓黑的鬓发垂在眼角,一双明亮的双眸略显无神,眨眼间划过一丝迷离。

      前方,一条凹凸不平的土黄色海岸线矗立在那里,那是‘近海市’。

      顾名思义是一个近렳海的城市,坐落于中国中东部临海地区,水业发达,占地面积广阔,人口密集,是现代准一线城䝎市。

      心恬即将要去的,是近海市内,一个名叫‘艾秋尔学院揩’的学校,是一所与正常大学略有不同的学校,它颇为迷幻,仿佛存在于幻想中的世界,音乐与美食的艺术集结于此,同时也䋒是萌生爱情的温柔巢。

      这里是‘青兰海跨海大桥’的中段位ܪ置,不知怎的,平日里车流量说不上密集,但肯柟定不少的跨海大桥,今天竟然没有一辆车行驶。

      当然,除了心恬和一位面容虚弱的虚大爷。

      轻轻闭上眼睛,感受海风和阳光扑面,心恬心紧中感慨万千,而就在这时,他所乘坐的电动三轮车停了下来。

      “大爷,怎么不走了?”

      心恬心中咯噔一下,感受着驾驶位上,虚大爷沙哑的喘息声,一ᘧ股下一秒就要挂掉的样子。

      “莫慌Ꮧ,莫慌。”

      虚大爷耍着一手流利的方言,单手捂着胸口喘息,他在身上摸出了个白色小药瓶,倒出几粒蓝色小药丸生吞了下去。

      然后,抬手示意心恬放心坐好。

      心恬瞪着眼睛,背脊发凉又惊又怕,死死盯着这老头ᰀ看了好一阵,确定他状态稳定,下㐹一秒不会直接西游,这㭊才缓缓坐下。

      “大爷,您没事吧?别吓我!”心恬大气不敢喘一下,脸上挂着深深的忧虑꒹。

      “唉,老毛病咯,莫ℴ慌,死不了。”

      虚大爷缓过神,枯﵂瘦脸上充满自信,抬起皮肤褶皱的手,坚定的拍了拍胸脯,一脸忚信我的䣣表情,差点把心恬带走。

      ᤺“放心,我们做㭁业务嘞,收了你嘞钱,绝对会把你送到对岸。”

      心恬脸上露出苦笑,现在他非常的后悔,后悔一詵个小䑷时前,被这老头忽悠上车,要是这老头挂了,自己会不会因此吃两年牢饭,他可已经满十八了……

      两个小时前。

      心恬猽从火车站下车,本想继续乘车촸去近海市,却发生了变故。

      冫因为,封桥了。

      今天是八月三十一号,距离明天九月一号开学,只剩今Þ天最后一天。

      一般来说,开学的时候正常人肯定都会早去那么几天,而心恬却㔤是쬵掐着时间来的,这✖在他的计划中时间完全足够。

      湶 但偏駪偏封桥了。

      宝玊青兰海跨海大桥,总长近三十公里,如果不走大桥ᘉ,沿海岸线绕道走的话,最快也要有六百公里…ི…鳮

      但明天就要开ⲧ学了,这可咋办?

      正在心恬缚焦急如焚的时候,一个骑着人电混合动力三轮车,且面容虚弱的老头,笑着来到了他的身边,用一股子不知道是哪的方言问他,

      “嘿,小伙,坐车不,去哪都行,过桥最麻利,价钱好商量,嘿嘿。”

      ……

      心恬脚蹬着三轮车,时不时观望一탧眼周围,思考着为什么三轮开上大桥没人管,按理说这种跨海大桥上,摄像头应该不少的说。

      后座上‘虚蘆大爷’喝着自带的汽水,面露欣慰的笑意,表示这个善良且主动的少年获得了他的肯定。

      “小伙,你这是要去艾秋尔学꼔院撒?”虚㉉大爷飙着麻溜的方言问。

      “对呀。”心恬说:“大爷你也知道艾秋尔学院?”

      “当然咯,艾秋鎌尔学院可是我们这,最火勒学院。”虚大爷面露自豪澥的䒫笑意,问:“小伙你从哪里来勒,学勒啥专业撒?”

      “我从安徽来的,学的和式料理。”

      “安徽罢哟,挺远勒撒。”虚大爷感叹一声,又愵问:“和式料理?那是啥?没听说过哟。”

      㺩 “哦,ٚ就是RB菜。”

      “嗯。”虚大爷点了点头,叹息一声。

      “我们这些老家伙咯,真是越来越跟不上你们年轻小伙勒思想咯,已经被时代抛弃了呦,看来世界和平,只能靠你们这些新캌一代咯。”

      心恬脚下奋力蹬着횘踏板,脖子和脑袋上的青筋深深的隆起。

      天煞的,混合双动力三轮车ꟙ,឴开了还没二十公里就没电了,只能用脚蹬,之前虚大爷就是因为多蹬了几公里,差点蹬死……

      接下来还有近十公里的路。

      “大爷,我蹬三轮呢,很累的,咱有话能不能之后再说。”心恬喘息着,强忍着吐槽的话,嘴里挤出这么一句。

      早知道当初租个小船,哪怕多花点钱,也不用受这罪⬚,只狠之前没脑子,而且这三轮车也不便宜,五百块呢,本来九百的კ,这五百还是用唾沫星子砍过之后的툒价。

      心恬奋力蹬着三轮车,虚大爷在他身后喝着汽水,给心恬讲故事,饶是近海市的古今历史,水土人떠情,各处珍馐,特色佳肴,瑰丽景色。

      听得心恬只叹,虚大爷不去当导游,实乃近海市景区的一大亏损,不过心恬也听到了一些虚大爷的隐情,可能是顺口说࿏出来的。

      虚大爷叹息一声,说:

      “我年轻时太过放荡,呸!是太过潇洒,以至㩖于豃妻离子散,呸!是妻子离散。

      唉~一声鬪长叹,春华秋月何时了撒,懂得再多又有吘啥子用嘛,不还是▥无妻无子,呸!焎无妻有子,独自一人孤独终老撒。

      ㍾ 唉两声长叹,低头思故乡撒……”

      一路上有虚大爷在身后唠叨,甚至讲起了近海ꤔ市的一些灵异事件,在虚大爷恐怖≍绝伦的堪比马爸爸的口才下,讲的甚是真切。

      听着虚大爷讲小故事,心恬愣是肈不知不觉蹬了一个小时,已经能远远的看见对面的桥头……

      ꗎ心恬心底泛起一抹ෲ喜色,基本已经脱力的双脚再次发力,三轮车车速瞬间彪升。

      半个小时后。

      三轮车缓缓到达底站,为了躲避桥头行人传来的异样目光,心恬丝毫没有在桥头停留,按照虚大爷异常熟练的ᑵ指引,朝着一个方向开去。㯫

      开了十分钟,在一个人窑少的小胡同停下来,刚停下车,心恬一把从三轮车驾驶位上跳下来,扶着墙壁干呕。

      虚大爷吓了一跳,单手撑着三轮车车体,异常ᧁ矫健的跳了下来,拍打心恬的后背……

      嘴里还关心着,“小伙砸,肘莫辣?”

      虚大హ爷从三轮车上拿下一浶瓶自己储备的汽水,放到心恬脚边,见心恬呕吐完之后,虚大爷神经一紧,腿脚一软缓缓躺地……

      心恬扶着墙,嘴里一阵酸楚,把今天吃的东西差쑯不多都랅吐了出来。

      因为蹬了很长时间的三轮,心恬本就有些虚脱,胃里早就有点小榍感觉ﭱ,感觉压压继续忍着问题不大的时候,偏偏䰧刚才骹转角路过了一堆垃圾桶……

      㬘 正当心恬吐ự完,感觉到一阵舒畅,擦擦嘴转쳴身的时候,看见虚大爷即将倒地……

      心恬心中一惊,樝瞬间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但双手却不听使唤,极箂其不争气的扶住了虚大爷……

      “大爷没事吧!”心恬嘴里大吼,想将虚大爷‘吓’醒。 鴓

      “啊~~~啊~”虚大爷虚吟了两声,展露出一股子即将西去的状态。

      心恬见虚大爷没쿝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反手就要背起虚大爷寻找医൦院,硬是被虚大爷拽了回来!

      那劲道,小老头,你很呦西!

      心恬一愣,只听,虚大爷发话了。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死不了。”虚大爷从怀里掏出小药瓶,嗑了两粒蓝色小药丸。

      獟“大爷,您会说普通话?”

      “汝哎,莫慌。”

      虚大爷摆了摆手,口音又䰳变回了异ᢍ地方言,“年轻勒时候,走南闯北,也就多≯学喽一些嘛,我身体很好,问题不大,不要去医院,那花钱太高咯,我交不起撒。”

      虚大爷从腰口掏出微信收款的二维码,还是五百块定额收款……

      心恬明显感觉到虚大爷的话意有所指,这是让自己交车费,想想这半路都是自己‘蹬’的车……

      湤心恬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现金。

      “哎,小伙,你不厚道撒,说好勒车费五巴块,你给三巴算啥子?”虚大爷脸色一变抬手从心恬手中抽过三百块,塞口进袋里,手法异常的娴熟。、

      邹 “大爷你才不厚道撒。”心恬学着虚大爷的方言说,“三轮车,你就开了半路,还是用电嘞,后半路我可是用脚蹬嘞,收我五巴块,你心不会痛撒?”

      鶟 这老头没下限,心恬也不傻早就看出来,也就豁了出去,丝毫不顾及脸皮,心说:但凡今天换个小伙,辱说不定就给这老头了。

      虚大爷也是明白这个理,这即双手遮掩面部,开始了他身为老戏骨的拿手好戏。

      “小歎伙撒,你可怜可怜我哇,我妻子离散,孤独终老,年纪一大把,身体还不好,下一秒可能就要死掉咯啊,小伙,‚你也看到撒,我赚点钱是真勒不容易啊,只想靠这点钱讨个生存呐,小伙,可怜可怜我哇䨕……”

      心恬脸色稍显为难,啊?这!

      以死相逼?苦肉计?

      心恬原地愣了半响,听虚大爷哭诉,他狠狠一咬牙,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巴块……

      ꓬ 只听‘唰팂’的一声,虚大爷已经抽过那百元大钞塞进口袋……

      “多谢小伙撒,多谢小伙,你好人有好报,祝你身体健康,ꁴ万事如意,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不了不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来,小伙。”

      屇虚大爷从三轮车某个隐秘的角落取出一个小盒子,说的:“为了表示你对咱们服务勒大力支持,这是赠品,送给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