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回快猫账号

      一不做二不休,她次日就接卫宛之,说是最近日子多有不顺,一起去那山上烧香祈福。哭了几句家中不幸,又说了那查曼儿身体不适,总算将卫宛之说动了。

      但卫宛之一直等着她动作,本一听就答应的,为怕怀疑,就聊了半晌,才应下。

      至于奴仆,说是心诚才灵,不便多带。

      绿水伤势未好,杨妈妈年老不便于行,卫宛之便自己上了柳府的马车,一行人就那山上祈福去了。

      马车慢慢出了城,卫梦之拿出一个食盒,里边有粉红两色糕点,看着很是精致。

      她又十分的殷勤的说道,“妹妹这是桃花糕,可是我府厨娘新弄的配方,妹妹赶快尝尝。”

      卫宛之笑着接过,用袖子轻轻遮住,再放下,嘴角还沾了一点渣子。

      卫梦之眼睛发亮,立刻说道,“妹妹要不然再吃一个。”

      卫宛之却见卫梦之盯盯的看着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姐姐怎么不吃?”

      卫梦之却只是干笑道,“我不饿。”

      卫宛之好像是吃的渴了,拿过水壶倒了杯水,然后又给卫梦之的满上了,“那姐姐喝水吧。”

      卫宛之喝了一口,杯子空了大半。卫梦之也是渴了,喝了几口,嘴唇上都是水迹。

      “姐姐,我好难受。”卫宛之过了一会,脸红的说道。

      卫梦之一脸神秘的笑道,“放心,妹妹一会就舒服了。”

      南山荒芜人烟,道路崎岖,马车入林,惊起来了一片飞鸟。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马车才到了那地点,可却不是那祈福的寺庙,而是一个破旧的尼姑庵。

      “小姐,到了。”随车的李妈妈撩开了马车的帘子,正看到卫宛之斜靠在马车上,虽然看不到正脸,但脖子上细腻的汗丝,一看就知着了道。

      李妈妈一脸的坏笑的扶着卫梦之下了车。

      卫梦之带着围帽下了车,这山顶之上,着实有点冷,她裹了裹衣服,向身后的车夫一挥手。

      便继续向尼姑庵里走去,一旁的李妈妈紧随其后,却感觉今个她们的主子走路怎么这么快,且脚下生风,奇怪的很。

      再说那马夫将车子拉到一旁,便回到尼姑庵门口候着了。

      这时胡二才从树林里走出来,牵着马车便走。

      马车也没有走多远,到了一处破房子就停了下来,胡二敲了敲门,里面几个大汉迫不及待的冲出来。

      “兄弟,你没有诓我们吧。”猥琐的一人拉着车帘就要看。

      胡二嘿嘿两声,挤着小眼睛道,“这不是带来了吗?”

      转身进了马车,就将里面的女子抱了出来,往那屋子里送。

      “这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猥琐的小矮子着急,一把扯开了衣服,红色的肚兜露了出来,又揉了一把,道,“果然不一样,又香又软。”

      胡二已经扯了衣服,就靠了过来,拧笑道,“东家可吩咐过了,要好好的伺候呢。”

      几人一听,笑得十分猥琐,“我们好几个呢,自然可以。”

      胡二早已迫不及待,提马上橡枪,却感觉有些不对,这那里是闺阁小姐,明明是败柳之身,可已到兴时,也顾及不了那许多。

      女子将睡将醒,挣扎着,发出了一声呢喃。

      听得在场几个更是没法控制,也都冲了上去。

      他一把按住了她嘴,她发咬了一口,满嘴血腥。胡二发狠,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还装什么贞洁烈妇。”

      说罢便加了几分力道。

      那边尼姑庵大殿之中,观音端坐,肃穆庄严。

      可李妈妈却没有看到卫梦之的身影,刚才一进尼姑庵,她们主子便加快了脚步,转了几个弯便不见了。

      那老婆不敢声张,自得自己去找。

      翻了墙出去的人正掀开了围帽,却不是卫梦之,而是卫宛之。

      那糕点一看就有问题,她自然不会吃。

      随后,直接给那水里下了蒙汗药,让她喝了,还硬喂了她一块糕点。

      看时辰,约莫着事应该也成了,她正好赶去看戏。

      昨夜下了雨,山上还有点湿润。马车一路上山,都是泥,顺着车辙找到了破院。

      刚一靠近墙根,便听见淫词浪语。

      那破屋窗户纸都烂了一块,卫宛之直接看了进去。

      她与柳二爷早已离心,柳二爷更是多日不碰她一次,偶尔一次也都是敷衍,她寂寞已久,不想今天借着药力,发泄了出来。

      那些男人被她叫得,更是兴致一浪高过一浪,满口的污言秽语,他们当大宅门里的小姐如何呢,原来比那下处的窑姐还浪得很呢。

      卫宛之皱直眉头,觉得十分恶心。若不是她发现了卫梦之的意图,这就是她的下场。

      蒙汗药下的不多,那卫梦之现在悠悠的醒了过来。这一醒,就立刻发现了不对,脸上火辣辣的疼,一睁眼,丑陋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胡二狞笑,“你醒了,小娘子?”

      卫梦之这才意识到竟然是自己被侮辱了,为什么是她,那卫宛之呢。

      她这才反应过来,疯狂的挣扎起来,也尖叫道,“快点停下来。”

      胡二却拧了她的胸口,“这就爽够了,婊子就是婊子,翻脸就不认人了,你等好了便是,后边还有更刺激的呢?”

      卫宛之来本是想给卫梦之点教训的,却不想她享受的很,便决定不打扰他们。

      可不想此时她身子一晃,头上的银钗反了光影到屋内,正被拿着肚兜擦汗的胡二看见。

      “谁在外边?”

      卫宛之一愣,卧槽,这个尴尬了。

      她这大姑娘家家偷看这个,实在难为情的得很,正林逃走。

      身后一个声音响道:“什么东西都好奇,也不怕长了针眼。”

      卫宛之回头,身体却已经被人带起。

      带走她的人一身黑衣,脸带银色面具,配着长剑,正是那夜天啸。

      脚上轻点,向尼姑庵而去。

      只是,只是那夜天啸表情有点不自然,看样子,那春宫也听了许多了。

      看他赤红的耳根,卫宛之噗嗤一笑。

      “你还敢笑。”夜天啸像是无奈,低头看着她,“要是没有我,你可就被发现了。”

      嘴里邀着功劳,眼里却是担心。

      卫宛之与他四目相对,没来由的脸开始发热。一把推开他,有点不自在的说道,“你不来,我也能出来。”

      卫宛之按了按心脏,她自己感觉心跳的有点快,难道是看了春宫的原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