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台做到了卧室h

      黑夜之下,却并非每个人都有好眠,如果黑夜与白꼇天互换,那么白昼之下,是否永夜无眠?

      我们安于黑夜,行于白天。白昼之下,才是人间。

      南府已经彻底成了一片废墟,附近一片住的居民,或出于好奇,或不怀好意下,都探头探脑的伸出半个身子。

      北君若思不悦的皱起眉头,她给县令一个眼色。县令立马带着府衙们在附近拉出一条警戒线,不准任何人轻易闯进来ᔥ。

      “找到了。”听魁司的人传来的声音——她立马带着听魁司所属,总共数十人,赶了过去。

      到了目的地,她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周围听魁司所属,立马转过身去。零走上前,有些为难䐷的道,“大人……”

      她的声音如同九幽之下寒冷,“杀了他。”

      㽒 “大人,再怎么说,这位公子也䙾救了四公主殿下,我们……”

      我说了——北君若思抓住他的衣领,脸凑上来,眼睛里面,满满的是杀意。“杀了,他。有问题吗?”㢙

      零走到已经昏迷的两人面前——四公主殿下安氜静的卧在对方怀里,脸上都是幸福的表情。男子泚长相普通,他身上满身伤痕,灰尘一身都是。

      他们的身怋体彼此依偎着,四公主的双手还环着对方的脖子——零缓缓抽出长剑,抱歉。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然后举起,用力刺下,目标是男子的头颅。

      铿——他的长剑被箭矢射中,力度之大,差点握不住。

      攙 “什么人!”

      北君若思回身,噗噗噗的声响,几个刚要拉动弓箭的人,被几块石头打得晕了过去。

      北君若思死死咬着牙,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样,“洛!!!”

      后面的秦一下子㭮高兴得跳起来,“洛,洛,是你吗,你在哪啊?”她开욥心的左右环顾着小脑袋。然后北君若思一个眼神瞪过来。

      唔——她嚳立马乖乖的退到后面,瑟瑟发抖。

      嗨嗨—벿—“在这里呢~”洛的身影在不远处斜着倒塌ਖ਼着的柱子后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零苦笑的揉揉手,退了下去。蚉北君若思就这样和洛对视着。

      北君若思脸色冷漠无比,声音里面的杀气,都快凝成实质。“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想问大人,你什么意思呢?”

      哦——她面无表情的笑了。

      “明明柒玖救了殿下,可如今你却要对他下手,这是什么道理?恩将仇报,哪怕是江湖上最下作的人也干不出来吧?”

      “你是在教训我?”

      “我只是……”

      洛的话被北君若思大声呵斥打断,“听魁司司䈬令第一条是什么?”

      “……”

      䅈 蔣“是听从上司安排,主司命令大于一切。텒你忘了,我不会!”她冷冷的开口,“所以你现在在干嘛?”

      “先前在客栈也是如此,拒不听令,是不是要我提醒你一下,你身上穿的,到底是什么衣服!秺”

      “……”洛呵得笑出声。㤐

      “你笑什么?”北君若思不解。

      “听魁司第一条的确是这个没错,”洛就这样看着北君若思,“可我也同样不记得,听魁司有斛着滥杀无辜的权力。”

      ᎋ “我不知ꡣ道其他的,我只知道柒玖救了殿下的命,而如今大人你在做什么?难道听魁司什么时候,混淆黑白也能容忍了?”

      “可是你看看他们现在这是什么样子?”北君若思吼道。“夜至天明,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居然눫和一个男人,在这里搂搂抱抱,勾肩搭背,这如果传出去,我妹就毁了!”

      “那难道就因为这个,就可以罔顾人命嘛!”洛毫不示弱。

      北君若思手指用力点着,“这不仅关㖤乎到她个人的礼节问题,更是皇家的颜面。而皇家的颜面,不许任何人玷污。”

      “谁都一样!”她的声音,坚决㣗无比。

      “既然是公主,那就要有公主的样子,以前那么顽劣,我也睁一眼闭一眼,可是现在,她都做出这种事情了,传出去,别鞋人会怎么看?到时候我北君一脉,被天下人嘲笑,谁来꿉负责?所以,他必须死,因为冰只有他死了,这件事,才不会有任何他人知道。就,这么简单!”

      “所以。”她亲自抽出长剑,走嶂近,“让开,我不想说第二次。”

      可洛的身形还是挡住了。

      唉——北君若思的叹息里面包含了太多。她抬起头,面无表情。

      “抱歉啊,大人ூ。”洛露出苦笑,手一抚,连弩里的利刃刺出,“可是,我还是不能让你杀他啊。”

      因为——洛眼神认真,“他,真的是个好人啊。”

      我不想体会那种失去身边人的痛苦了,我想要保护他们。

      就是这么简单。

      䌧气氛徒然凝固,萧瑟的风在两人⦏之间吹着,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肯退步。

      在后面絥的零急得满头大汗,他给秦一个眼色,欸?——秦发出傻傻的声音艪。

      他气的想踹她一脚,他连忙上前,来到两人中间,伸手挡住两人。“大人,洛,别这样别这样。”

      凝固的气氛被打破,北君若思气愤的大吼一声,然后㙘叹了一口气转过来。她看着洛,“你确㲝定一定要救他?”

      看着洛点头,她深深的看了洛一眼,“那你记慐住了,从此之后,我不希望他再出现在小辰面前,你知道吗?”

      “而且这件事,我不希望在其他地方听到任茦何一点消息。不然你和他,要一起死?明白吗?”

      “哪怕天涯海角,听魁司同样有办法找到他。如果聪明,就按我说的做。”北君若思面无表情的收起长剑,“回去之后,把你们的嘴给我闭上,不然,我不介意动手。”

       “这件事,将会成为听魁司的一件秘利案,所有人,都记住了。”

      不要,让我失望。

      是——听魁司所属,恭圂敬的低뫛下ࡔ头。

      鄷 走吧——她干脆利落的回身,“把我不争气的妹妹带上。”

      晡 众人花了好大功夫,才踝把殿下环着婲的手掰开来,由秦和几个矩女子一起把北君若辰扶起来,然后秦背着她跟了上去。

      呵——洛露出苦涩的笑,她蹲下身,“哎呀哎呀,这次可是好好的被大人记住了呢。我居然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她不开心的嘟嘴,然后又开心起来。슾“不过,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吧?人皮面具啊,啊哈哈。”

      她伸手在对方的脸上一扭,然后手里功力凝聚在指间,稍微一扯,一张薄如纸,触感如同丝绸一样滑腻的面具,被扯下来一角。

      啊这——她※微微靠近,然后立马抬起头一脸震惊。

      “啊啦拉~居然是你啊,小夜~”

      “洛,快走了!”秦弓着身子,在远处⿬偷偷回头叫着ٝ她。 

      嗨嗨——她笑得贼开心。“我来了哦~”

      ……天殿。

      北君若千一롅挥手,烂立马有人把准备好的名单送到北君若思手上。

      㿀 “这是听魁司,我给你选的人,你看看。” 䶇

      北君若思认൯真的一个个看着。突然,她手一顿。“若千,啊。”她捂住嘴,“陛下,人员所属大概没有什么问题,都符合我的要求。可是……”她指着里面一个被标ꢗ红的名字,“这个,洛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特意标红了啊?”

      啊——为什么突然感觉自己二姐笑了一ݹ下,不对,一定是幻觉。

      “这个人啊,”北君若千撑着下巴,“有点特殊吧。”

      “特殊?”

      “总之呢,听魁司的事情你不用搞得那么清楚。”北君若思一脸懵逼。“你只要记住,她是叫洛,别名克天使的生物,外号,罗阿不。”北君若千渍了一声,“外号听魁司第一盲狙的人,很厉害就行了。”

      溯哦——北君若思拖长Ꝉ了音,一点概念都没有。

      “还有哦,千万不要让克洛斯睁开眼睛,因为克洛斯开眼七星,但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因为看到的人,都得死ね。”北君若思走后,她嘴角一픔扬馋,再也忍不住,趴在椅子上大笑起来。

      一点形象都没有,现在这个样子的她,像一个邻家蕋小女孩更多于一个君王。

      笑了好久,她肚子鷩都笑疼了,捂着肚子,语气里面还是笑意。“笑死我了,居然真的有人天天闭着眼睛,怎么做到的?你还说你不是克洛斯?我第一个不信。”

      等等,她突然反应过来。“쥦如果克天使真的存在,那会不会那些故事里的人,都找得到。”她突然来了兴趣,“不知道我最喜欢的那个八云老——”她捂住嘴,头左右看了ꍡ看,然后放心的拍了瞩拍自己的胸脯。“哦,还好。没有被隙间。”

      黎所以——

      我最喜欢的那个,永远十七岁的紫姐姐,也真的有?

      哈欠——南陈都城楚羽。观星台顶部的楼顶上,一位老(划掉)永远十七岁的少女突然打了个哈欠。她揉了揉鼻子,躺在椅子上歪了脑袋,谁在骂我?

      门外有声音传来。“七殿下␉,这边请。”

      תּ侍卫领到门口,然后恭敬的退下。

      七皇子南陈喻在大殿中央停住,对着阳台上躺在椅子上的女子恭敬的行了一礼。“紫司,䱂喻有礼了。”

      ᭨ 띩 紫背对着他ꃥ,晒着太阳‚,慵懒的声音传来。“又是你?”

      “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我身为皇子,当然要反复确认,为南陈分忧。”

      呵——不屑的声音。“南陈饧临那老家伙自己都不在乎了,他的儿子反而天天来这里。只是有什么好了解的呢㶻,观星台自从你父皇登基后,他笃信我等不过骗术之辈,早已落寞得不成样子,你来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父皇所为,伤透剛了观星台各司的心,尤其是紫司您。但是,南陈,也同样是紫司您的南陈,我相信你当初的发言不是无的放矢,所以。”他的身子弯得更低。“我恳请紫司,可以屈尊,为我好好指教一番,他日南陈渡过为难之日,我必定以师礼待之。”表情恭敬。

      紫没有说话,好一会,语气里面有赞叹。“难怪民间传言,喻王陈兴,对我ഩ这样一个不受待见之人,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该说你老谋深算,还是真的真心实意呢?”

      南陈喻想要说什么,却被紫具打断。“当然啦,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渢

      ˢ

      “天星帝暗淡,南陈上空无一星尚存,说륗明南陈衰落,就在近几年。而北星落,复蜱闪,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北方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

      他神情紧张。“可有解法?”

      “唯一的变数——”紫指着太阳。

      他突然脑海里一道亮光划过,不敢置信开口,“紫司的意思是,唯有天地混乱,万物颠倒,须使白夜互换,方有一线生机?”

      “……”

      “可这样,多少人会死去?”他露出苦涩的笑㈥,“紫司,还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唉。”他心灰意冷的拱手告辞,身形颓废。

      大厅沉默了很久。

      紫摘下眼罩,“傻逼,我说的是,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天去。”

      “还有,我真的是随便说的,我怎么可能会观星呢?”

      空气轻微震㳮动。

      嗯嗯嗯——紫敷朆衍,“你别试了,没用的,何必呢。唉。”她打开自己的西洋扇,遮住自己半张脸。“啊啦啊啦,没用的哦,死心吧。”

      泌 她起身回望着观星台,阳光下的它,却有着常人看不见的黑色幽暗散发出来,就像是日光下的森冷巨︯兽。

      真是白天也不安生——啪的一声收起折扇。

      真是让咱,头疼呢。

      ps:永远十七的八云紫,赞恐.jpg

      紫:咱可不叫八云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