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哪个地方一摸就想要

       “快跑,玲,快跑啊。”

      “姐姐,姐姐,你醒了吗?”

      “玲在这里,玲在这里。”

      姐姐刚刚在自己的恶梦中,又回到了快要被杀时的景象。

      她已经昏迷了很久了,陈天将自己的上衣扯成绷带,用于她后背上的伤口。同时,也给她敷了自己一直携带的刀伤药,那是贂比古清十郎用飞天御剑流历代传人㌊的配方秘制的。可他自己多年来没有受过一点点刀伤,所以就将这药给了陈天。

      “你醒了啊,不得不说,你命真大。”陈天光着上半身,正在数着从那些武士尸体上搜刮的财物。也都没什么值趥钱的,不过榯至少可以让他去京都时蟦不至于连个落脚的旅店都住不起。

      “那一刀,没有砍断你的骨头。虽然伤口有些长,但只至入肉。看这个伤口,说明现在京都的武士老爷们水准都是有够烂的了。”

      “我没有去天国吗?玲,玲你还好吗?”姐姐刚刚意识清醒一点时,就将妹妹的手拉在自己的手心中,看着妹妹完好无损的样子,整褴个人都安心了。

      “你还在这个地狱般的人间呢。用了我师匠留给我的创伤药,加칬上我给你处理的伤口。你的命,应该是䮃保住了。”⅕

      “我那师匠做的伤药,绝对是当世最ፆ好的。谁让我们这派一直历代都弟子稀少,死一个少一个,没有好的伤药急救,那早就断了传承了。”

      “玲,快,快点感谢恩人。”姐姐此时按着妹妹的头,让妹妹跪下来,给陈天磕头道谢。

      而陈天此时根岞本不在意磕头中的妹妹,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披着他上衣的姐姐。

      他在处理完其伤口后,已经从妹妹玲口中把她们一切的过往都问清楚了。

      她们是怎么从小被村里孩子欺负,怎么被后妈虐待,怎么被父亲卖给了那个胖主人,怎么到了这里,她姐姐又是怎么杀了那个买下她们姐妹的胖主人,又怎酪么一点一点从一具폈具尸体槨上搜刮出食物和那个钱袋子。这个8岁闱小女孩,一点心机都没有,在陈天面前就等于是透明的。

      听完这一切后,陈天不得不说,自己ﹱ捡到宝了。这可真是一个绝佳的֪人选啊。

      澚 自从他发现,可以从灌篮高手世界将天濙牙带到这个世界后,他就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物品可銨以的话,一个大活人,可不可以呢?

      陈天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个世界等着他去完成任务。如果只是灌篮高手这样的文明世界还好,大不了

      耍些手段,看看谁놀脑子更好,谁手段更多。但如果都是像浪客剑心这样靠着刀剑才能活下去的世界呢,乃至出现比浪剑更危险的世界呢?

      难道还要靠他ϵ一个人去拿命去闯,一个人拿头去拼吗?

      以他多年的职业习惯,“安全”“风ρ控”“备案”㮂这些要素都是深刻在他性格中了。

      所以他有着深深的危机感,他不能只靠自己一个人了。

      他,需要同伴。

      战友也好,下属也好,伴侣也好,怎么样的关系都行。他必须要改变一个人单机刷副本的现状。

      “神”已经明确的告诉他,所有的玩家都是他的敌人。那븧么,他将不可能有玩家队友。这Ⴟ种情况下,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从各个世界中发展出属于他的“自己人”。

      这对姐妹先受了这么多苦难走到今天,除了彼此外,等于无牵术无挂。对这个ꂢ世界没有牵挂那就第一条件。

      而姐姐虽然只有14岁,但她却非常的早熟。其实在日本这个时代,14岁的少女很多都成婚了。著名的战国三夫人之一的松,12岁时就产下长女阿幸。

      鞈 所以14岁这个年纪,陈天绝对是要将对方当成年人来对待的年龄。如果因为对方只是年纪小而轻视的话,想想那个被干掉的人贩子老板,现在已经成了一堆焦肉了。

      씩 뻝酰 篯然后,通过她妹妹讲述她们儿时在村中被各种欺负压迫时,姐姐总会打倒几个男孩子。那么看来在这种环境下长大ᅃ的姐姐,她的性格是异常的坚韧,也绝对的凶狠。这才造就了她可以在最佳쳩时机杀掉人贩子老板,为自己姐妹争取生机。而在面对必死之局时,她也绝不拖泥带水,反向冲击对方,准备着同归于尽。

      对敌人狠,也自己也狠。真是一个绝佳的培养对象,说不定以后可以成为自己一把用来博命的尖刀ⸯ。

      最最关键的,她有一个妹妹,一个可以让她付出一切的妹妹。这就是她的最为致命的弱点,只要஥将她这个一矪直在被保护中长大的妹妹牢牢的控制在手里的话。

      她,就永远不敢背叛自己。

      陈天越看她,越中意,太符合他的一切需求了。ɡ这简直就是新手大礼包啊,让我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出来闯荡就遇到这样的人才。

      当然,心里再多的窃喜都不能放在脸上。第一印象很重要,他要将自己的主导地位,深深的刻在对方的记忆中。

      而且,如何安排这对姐妹的᨞计划,此时已经飞快的在陈天脑子里形成雏形。

      “你们就这样感谢我吗?”

      “你们的命都是我救的,先前求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陈天无视着玲的磕头,脸色冰冷的看着姐姐,一字一句的墏说馇道。

      姐姐已经完全明白陈天的意思了,她先篠前可是说拿自己一切来换自己姐妹的生机。她쵎自己死了不要紧,但绝不能让玲再有这样的危险了。

      还弱小无力的她,无法带着ᦎ妹妹在这个世界活下去。随便遇到一个拿刀的男人,就可以杀了她们,夺走她好不容易再争取来的食物与生⨣存的权力。

      她忍着背上的疼痛,艰难的爬了起来,与自己的妹妹跪在了一䥎起,将头磕到了泥土里,굍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갔

      “我和妹妹感谢您救了我们姐妹,您就是我们的新主人了。”

      “主人就是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给主人,只求主人可以照顾我妹妹。”

      “真是审时度势啊,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觉悟。”陈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可是,你上一个主人的尸体还躺在那里变成了焦炭呢。”

      “你,告诉肇我,你的上一个主人㨝,是怎么死的?”陈天此时已经抽出天牙,并将其直接插在了她面前。

      “是。是我杀的。”此时的姐姐已经感觉不到背上疼痛了,因为她被天牙的穠凶性与陈天的散发出的杀机所震慑到忘记了疼痛。

      “主人,囹主人求您不要怪︣姐姐。”

      “姐姐都为了保护玲,才做坏人的。”妹妹玲虽然不是很懂姐姐在说什么,但她只知道一切听姐姐的就对了。姐姐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姐姐永远都不会伤害她的。

      但天牙就明晃晃的插在她们面前,连迟钝的觧她都感觉到害怕。她柡害怕这个新主人要伤害姐姐。

      “主人,我再也不敢了。以后绝对不敢做出伤害主人的事。”

      “如果主人觉得我该死,那么就请主人杀了我吧。”

      “只求,主人在杀了我之后,可以照顾我妹妹。멡”

      舁“我妹妹,我妹妹她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做的,她什么都不知道的。”

      此时的姐姐,拼命的在泥土上磕头,只求꽈用自己一命换妹妹蓆一命。

      “抬起头来。”陈天大喝一声。

      䤀姐姐被这욗一声大堌喝,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被祵吓地止不住的发抖,她颤颤巍巍的抬起了自己的头,仰视着眼前这个高大如同⋥巨人一般的男人。

      “好吧,看在你㨨妹妹的份上,以后你们姐妹就跟着我吧。如果你以后有本事杀我的话,那也怪我自己无能。”陈天装腔作势的找了个台阶下,将天牙送回了刀鞘。

      “谢谢主人,玲,快和姐姐一起谢谢主人。” ䷂

      “以后我们就跟着主人了,主人答应会照顾我们的。”

      “恩恩,玲知道了,玲也谢谢主人了。”

      “你可真是狡猾啊,我ᣖ还没有说什么,就成了答应要照⎟顾你们以后生窹活。真是有㪖一个玲珑的心。难怪可以在那样的厮杀中成为活到最后的人。”

      “对了,你妹妹叫玲。你叫什么名字?”

      ﶀ“我,我没有名字。”妹妹的名字是她取的,她自己的名字是揹她父亲取的。但她恨她父亲入骨,自己从来不叫自己那个名字。

      “唉,我也是看你们姐妹可怜才收留你们的。那么,你以后名字就叫,怜。”

      陈天才不会鈸告诉她们,自鹡己看上这对姐妹的真实目的。永远⓳也不会告诉她㔼们。

      “怜....”

      “是的,主人。我以后,就叫怜了。”

      而在同一时间,在另一个臦山谷中,面对着眼前满是十枸字架坟墓的比古清十郎,同样在问一个孩子问题:

      滒 “不只❭爹娘,你连盗贼的尸体也埋葬了吗?”

      “他们不是我的爹娘,是人贩子。”

      “我爹娘在去年患上霍乱死了。”

      “但是,无论是盗贼还是人贩子。”

      “死后,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那三个石坟是?”

      “毻霞姐姐,茜姐姐,੶樱姐䁲姐。”

      “我们认识才不过一日,但因为只폨有我一个男孩子。”

      “我本来打算不惜拼死也要保护她们,但是...”

      ꢴ“但是,她们却舍生保护了我,哀求盗贼放过我。”

      “因为,我还是一个小孩子。”

      “所以,我最低限度想找些好的石头替她们造坟。”

      “但这里只有这种石头,连朵花都没有。”

      “连美酒都没有尝过便归天了,真可怜。”

      誉“这酒就是我给她们的祭品。”

      “如果我那徒弟在这里,他也会这么做的。”

      “谢谢你,请问?"

      “我叫比古清十ᨈ郎,略懂漧一点剑术。”

      “剑?”

      “孩子,你不只保护不了无可替代的人,还背负了那三人的性命。”

      轂 힌“你细小的双手,知道她们的尸体有多重。但是你背负的性命却比那还要重的多。”

      “那,已经变成你的责任了。”

      “你要学会支持自己的信念,以及能保护别人的力量。”

      “为了令自己活下去,为了保护重要的ᝐ人。”

      “孩子,你䜛叫什么名字?”

      “心太。”

      “太柔弱了,不适合当剑客的名字。” 젌

      㘄“从今天开始,你就叫蕣剑心吧。”

      “剑...心...”

      痢“我要把我的绝技,传授给你。”

      䂎 1859年(安政六年)10月,剑心遇到比古清十郎成为其二弟子。

      同日,比古清十郎大弟子陈天救下了怜与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