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味变!!~改变土妹子的纯洁异性接档无删减

      “你,您是方士!”

      因为恐惧,他们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对
于自己的称呼也变为了敬称。

      这一情况是秦昊没想到的,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哪怕是在城里,方士的地㶥位也不低。

      他们的忌惮也让둈秦昊召唤阴差的动作稍微变缓,当然,没죄有放松警惕的意思,意念一动,让四个纸人上前,秦昊隔着纸人与这两ᤗ个官差对峙。

      裁剪纸人的要求很高,不仅需要掌控住自身的力量,还要在裁剪的时候保持法力顺畅,甚至,就连选择纸张时也有诀窍,因为学习时间尚断,加上力量掌控不精致,秦昊裁剪的纸人歪歪斜斜,四肢也是长短不一,这使得它们行动的时候跟残疾人一样,一瘸一拐不说,还有೓两个连站都没站稳,迈出一步的时候身子一歪,直接欃瘫倒在地趴不起来了。

      这是极其好笑的一幕,但左超与宗逸却没ጼ有一丝想笑的빱想첥法,特别是左超,因公务被从寡妇床上拉下来的他满腔怒火,在城镇他还有些忌惮,不敢肆意而为。

      但出了城镇,在他看来,周围都是在地里刨食的泥腿子,可以随意欺辱,他是这样想的,也把自身的怒火发泄堵到了这些泥腿䷰子身上,但那被欺辱的泥腿子突然变为高贵的方士大人却是他没想到的。

      特别是发现那方士很是煣年轻,仅有十六七岁,他心中的忌惮更是达到了极致。

      “怎么办?就是知府老爷面对ݙ方士也会礼贤下士,招⧭惹了他,我绝对落不得好!”

      这样想着,他心中冒出랿了有些危险的想法,只是,抬头发现四个惨白的纸人挡在自己身前,旁边还有一个二阶练皮䛈境的武⻗者,这让他ʣ那危险的想法熄灭了。

      “方士大人,这是个误会。”

      “误会,你不是说我与城南的死人有关吗?”

      “没有关系,怎么可能有关系。”额头冒着冷汗,名믮为宗逸的那个捕快一边说着,一咬牙,把自己身上的银子全部掏了出来,恭敬的递给了秦昊:“方士大人㪽,这是给您买茶的。”

      为了赔罪,两人把身上的钱财全都给了秦昊,左超还搬出了王师爷,祈냪求秦昊给个面子,并承诺,返回城镇后,他还会给一笔丰厚的买命钱。

      处 最终,秦昊没ཛ有出手。

      “白扣天对코我来说有些不利,ଂ杀死官兵也会有些氛麻烦。”

      中途出现的糟心事让秦昊确切밲的明白了一件事:“这个时代,危险媯的不止妖魔鬼怪!”

      ꚗ 除了这点之外,秦昊也明白了,方士的地位真的很高。

      䁷 为了避免此后的麻烦,秦昊没有让四个纸人散去,而是指挥村中青年把它们抬上驴车,作为퟇沿路搭护法䯄。

      ﭫ至于为什么用抬釯的,自然是因为纸人裁剪的太差,凭它们自身根本上不去。

      そ㒊同时,纸人的灵性也是由阴气赋予的,按理来说㽉无法长久存在,介绍上说能坚持15分钟,但那是阴天,留在这烈日之下,它们坚持的时间会缩短到三倍,能坚持五分钟就不错了。

      緘就这,还是因为赋予嬪它们灵性的是阴差正神,如果是凶魂恶鬼,见光的瞬ࣲ间,它们就有可能燃烧쐅起来。

      “三分钟汘的时间太短了,幸好如我所料的那样,纸人与阴差地府的体系很是契合。”

      ቊ趁着几人不注意,秦昊让阴差·鯧秦临显现出来,并召唤出了四个鬼兵,然后在太阳照射鬼兵之ᗷ前,让四个༞鬼兵附身在了纸人聢身上。

      纸人与鬼兵的结合可以说是天ﶊ作之合,鬼兵藏身于纸人之中犹如传上一层盔甲,而对于纸人来说,有鬼兵作为韪能量源,它们能坚持的更久一点。

       当然,因为两ꐧ者都是一阶的ⱑ,被太阳克制的很严重。ㅿ不想出现意外,秦昊还让小树把盖住货뜲物的黑麻布拿来,在四个纸人头顶做了个棚子,稍微遮挡了一下太阳䨞光线。

      鳫 至此,纸ᒡ人能坚持的时间更长了,一个被纸⑍人守护的马车也制作完成。

      “샘现在,不会有人来招惹我们了吧。”

      如秦昊所料的那样,确实无輕人招惹他们,随着接近城힘镇ፃ,秦昊一簑行人솟碰到的牛车马车뱂越来越多,但无论何왈人,买菜的,二流子,老实的农民,乘黌骄的富豪閨,看到秦昊一行人都是自行退到两边,这退磾避的枌速度与恐慌程度比秦家寨人遇到官差还甚。

      一路前行,诸人退避,秦家寨一群人慢慢有了静街虎的威势。

      不对,这쉴应该是秦昊一人的威势。側

      虽然一起行走,但秦셩昊发现,随着四个纸人坐在他的车上,他的伙伴也不敢接近自己所在的驴车。

      对于这点,秦昊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因为,就连他自己,看着惨白的纸人,也觉得渗得慌。

      虽然纸人四肢长短不一,神蚭色也因太阳暴晒而使得神色扭曲,看起来也很是痛苦,但这些情况更加深纸人的诡异,也让看到䪕的人心中升起了无数的想法。

      “那睓方士不会把人的灵魂囚禁在纸人身上吧。”

      “别鯩胡说,不要命了。”

      “别看我,别看我。”

      㬃 “别哭了,再哭人家就把你变为纸人。”

      㱳……

      因为无知与恐惧,这些人甚至以为纸人中捆着灵魂,虽然……他们也没有猜错。

       听着众人议论,秦昊也明白了方士为何受到尊重。

      不止方士作用大,人数少。

      能力诡异,防不胜防也是方士被人尊敬恐惧的原因。

      “因为真的掌握法术,这个世界的方士对应的不是天朝古代的道士,而是୭幻想世界的法爷、巫师,벾亦或是中世纪的神父。神父、法爷地位几乎等同于贵族,不࿫出意稈外的话瓓,我也算是民众中的‘官’。”

      脑海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秦昊一行人也慢慢接近了雄鹿城,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镇,而这个城镇给秦昊的第一印象是脏乱差。

      不是城内脏乱差,而是꺑城外。

       秦昊发现,从四面办法赶来的农民大都没有进城,而是ኣ在城外找了个空位,铺上草席,把自己グ的货物放在上面就开始了买卖交易。

      众人一起售卖货物,还有鸡鸭鹅等牲畜的叫声,这使得城外喧闹不已,更气味难闻。

      同时,他还发现,迃有一群帮派人士跟一些官差在各个摊位满前收钱。

      那收钱的姿态比前世最差的城管还嚣张跋扈➲,极短的时间,秦昊就看到了有好几个人白拿얌白喝ů,更有一言不合砸摊子的事情。

      迍“可怜可怜ߐ你,谁来迼可怜老子,啊!”

      “大人,求求你,这是我给儿子救命的찱钱,呜呜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