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受高Hnp一受多攻

      魏国公府一直镇守南京,手下爪牙众多,平日里仰仗着魏国公府,在江南地区做了不少坏事。

      老百姓对此是敢怒而不帒敢言。

      朱厚照研究菉明史,自塷然知道这些事情塪。他的思路非常清晰,那就是先把江南地区最大的地主拿下,其他的人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管家徐⽍福正在听家丁来报,自己的侄子徐天被太子手下的人抓去了。正在研究怎么把他捞出来呢

      要知道徐天作为徐福的手下第一号干将,这些年为自己在外边打点生意,䵢让自己获利颇丰。

      更为关键地是他知道自己很多事情。如果再里面乱说的话,那就糟了。

      当家丁来报,魏国公让他过去,徐福只能是命心腹家丁想办法通知徐天,让他䉐把嘴闭上,自己想办法尽快把他弄出来。

      徐福来到魏国公徐俌的书房时贺,大公子徐奎璧已经到了。

      籣 徐俌看了看三人,说道:“太子殿下组织人开큺始清理冤假咈错案,有些咱뽿们府上的人也被抓了起来,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了鍤吧。说说吧。咱们应该飢怎么办?”

      徐奎璧作为大公子件自然是第一个发言,他说道뻘:“父亲。儿子以为太子殿下这么做,显然是针对咱们魏国公府的。后边极有可ᮃ能是皇上的授意。所以,儿子㔜觉得ꪀ还是早点去找太子殿下,探探他的意图,然后再研究下一步ꇍ的对䘡策。”

      徐天赐听了,不屑一顾,说道:“大듚哥。人家都骑到咱们脖子上拉屎了匰,还探什么意图,要我ꆣ说直接向太子要人。如果他放人则罢,如果不放,那咱们就采取强硬措娷施。我听说是钦天监建议皇上让太子到咱们江南来躲避血光之灾的。我倒想让他知道知道,在江南也是会有血光之灾的。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㲩老老实实在江南避祸,岂不是彻底解决此事。”

      面对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徐俌굠没有说什么,倒是徐奎璧说道:“三弟。閾不可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人家毕竟是太子。这话如果让人家知道了,你知道后果吧。咱们家岂是太子的对手。”

      “那咱们就任人宰割?哪位皇帝不是拿咱们家当立威的敲ꠤ打对象。凭什么呀?咱们家对皇上忠心与耿耿,他们却这么对待咱们。这多让人心寒呀。大哥。现在一个九岁的찞太子都敢鐐对付咱们家了。如果咱们不采取点措施,那以后岂不是谁都能给咱们家脸色了。”徐天赐反驳道。

      管家徐福榫忙劝解道:“二位픯小公爷就不要吵了。小的到觉得三硬爷说得对。太子殿下一到江南就针对咱们魏国公府,如果咱们不采取点措施的话,一味地妥协退让,那接下来太子殿下极有可能会变本加厉对付咱们魏国公府。而且其他人也会趁火打歎劫,欺压咱们,到那时会有咱们的好日子吗?”

      徐俌旖心里一直在打鼓,听了三人的话,终于下了决心,说道:“我们素来尊重太子。可是太子却这么对待咱们。士긥可杀不可辱。我们如果一ᔑ味地退让㭮,只能是Ɂ换来太子的变本加厉。你们说得很对,我们必须采取措褻施了。天赐。你有什么办法?”

      徐天赐⋢见父亲同意了Ώ自己的想法,非常高兴。他建议道:“父亲。我想过了。咱们完全可以让那些被抓人员的家属到皇宫那里请愿,要求释放被抓人员。聚集那么多人,㘒我就不信太子能全抓了。”

      ꀸ徐福附和道:“三⨳爷这招厉害。ᷡ到时候咱们再派出一些人㆑在人群椮中挑拨一番,效果将更加明显。”

      徐俌听了不由地点了点头。

      倒是徐奎璧对他们鯾的想法颇为担心,他说道:“父亲。三弟。太子或许无法察觉윈,可是据我所知,他身边那些人可都是人精。事情如果泄Ꙑ露的话,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呀换。”

      徐天赐笑着说道겢:“大哥。你怎么岁数越大,胆子越小呀。这甘里是南京,不是京师。这里是咱们的地盘。王鏊、许进那帮人固然厉害,在咱们的地盘也得给我骑忍着。如果这一局让他们得逞唛,那咱们的日子还有好呀?쨱”

      徐奎璧还想劝解,퉩被徐俌制止住了。他说柜道:“我都已经把南京守备辞蹔掉了,竟然还要ၙ对付咱们魏国公府,溈真是欺人太甚。老三,此事就由你全权处理,徐福,你要全力配合。”

      徐俌最后做了决定,徐天赐和徐福领命而去。徐奎璧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䒭离开。ฏ ݶ

      胁 随着案件审理的不断深入,被抓起来的人是越来越多。应天府的大牢都装不下了。 翱

      这根本就难不住朱厚照,他听了汇报之后,当即决定,可以将人关在城外的军营鳿之中。

      槆 审讯完毕,证据确凿,人员也譢都认罪,签字画押,㷢但是却并不宣判,只是在牢房中关押。

      除了朱厚照身边的几个人外,其他人并不ƣ知道朱厚照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魏国公徐俌迟끺迟不来找朱厚照。朱厚照颇为意外睁。莫非徐俌并不知酓情,而䵻且还是支持自己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就被朱厚照否定了。堂堂魏国公手下那么多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起码徐俌心知肚明。

      手下做的那些事情,不能说៛件件都清楚吧。最起码也得有个大概的了解。

      所以,朱厚照觉得魏国公⌠徐俌这是在ꥪ以静制动,憋ɉ着大招呢。

      王鏊、许进、王守仁等人也是这个想法。

      这日뎂,朱厚照正在皇宫里召见守备太监刘云。

      ㊇刘云这几日是吃不好,睡不好。

      朱厚照安排人受理诉状,䒵不少都涉及到他本人。泋

      刘云以为这是弘治皇帝的意思。作为皇家的奴才,刘云自然明白玝朱厚照引而不发的厉害。

      他找到了朱厚照身边最得力、最得뼼宠的太监刘瑾,请他帮忙䂼摆平▓此事。

      当然了,刘云绝不是空手找刘瑾,拿出了整整十万两银票。

      刘瑾自然是⨭满口答应帮忙。他在朱뵩厚照身边,自然知道朱厚照⋨的真实意图。就建议刘云主动去找朱厚照,主动承认错误,并且主动交出钱财和地产,或许能够躲过一劫。

      当然了,绝不是拿出全部的家扢当。

      刘云虽然有些ո不情愿,但是毕竟是一폮条解决之道。

      只能是按照刘瑾的建议,主动来找朱厚照叛认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