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怀了反派的崽

      邓丽筠看到霍飞拎着那么多东西,不禁抿嘴轻笑,这孩子又把家搬来了。赶紧回头帮助霍飞拎东西,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屋。朱建看着两人又走到一起说㆖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暗吼:“这样防不胜防,我该怎么办!”

      霍飞和邓丽筠把礼物放好,霍飞笑着指点丽筠,这个똗是你的,那个是邓妈妈的,那个是邓爸爸的。邓丽筠看着霍飞那漂亮、帅气的笑脸,心想:“怎么长的这么迷人,比我还要漫漂亮!”听着霍飞不厌其烦地讲解,“鋶真是个小可爱,让人忍不住地喜欢呢!”想到上回送的礼物让自己出糗,“还是个栳小坏蛋!”

       霍飞看着恑她抿嘴傻笑,问:“干什么哪?傻傻的,又打什么坏主意?”

      “找打,怎么说话呐!对了你怎么来的,吃饭了吗?晚上ᇭ住哪?”

      邓丽筠一连串地问话,霍飞赶紧可怜巴巴的回答,“е做飞机2点到的,没有地方住宿吃饭,请你收留我!。”

      㓏邓丽筠看到霍飞装可怜,无奈地说:“好吧,收留你了,我先给你做饭。”

      㵯“荤朱大哥,你先坐,我去给霍飞做饭。”说着走向厨房。

      “要不一起出去吃吧?”朱建说。

      쾿 “还是算了吧,我一出去就要被围观。”邓丽筠懊恼地说。

      “我来帮你。”霍飞喊着走入厨房。

      朱建看着他们二人在厨房里互相帮忙,有说有笑,心中暗想:“这又混到一起了。看看自己双手,唉,自己一直衣食无忧,那会自己做饭呀,这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讨厌!”

      一想到穷人家孩子,隐쮝约记起以前丽筠䶇提过香港有这么个孩子,䈘无亲无故,那他家境一定也一般,和ꍌ丽筠不可能相配。想到这里,心里一团乌云散去,ؤ人也变得从容大气。鄌

      邓丽筠简单地抄了两个小菜,煮了一碗面,“霍飞,我就简单给你做点,你别嫌弃啊!”

      嗥霍飞坐在餐桌前,闻着邓丽筠身上淡淡的体香,吃她做的饭菜,满心欢喜。

      其实邓丽筠做的饭菜真不怎么样,只能说东西能吃。可是不知为啥,吃着这些简单的食物,心里特别满足,好像吃的是仙珍佳肴,心神都变得灵动活波起来。

      吃过饭,三人又坐在客厅一起聊天,期间邓丽筠和霍飞之间话题比较多,聊聊作词、作曲、乐器等等,聊得兴起时两人走到᷎琴房,霍飞弹,丽筠唱,琴音和鸣,好不欢喜。

      朱建坐在旁边看着两人在一起鸾凤和鸣,眉目传言,心中也有些羡慕,好一皌对金童玉晱女!

      可是我就这么放弃她!想到这些一阵心痛。

      这些年自己放蝀弃花天酒地,努力슫经营这份感情,背诵诗词,研究音乐,嘘寒问暖,ᝅ吃了툢多少苦,才在丽筠心中树立一个有才曹华,有能力,对她最知心、最暖心的形象。不,我决不能放弃!

      徬晚,邓妈妈和邓爸爸走进家门,听到家里传出一䨻阵阵音乐胺声、女儿的歌声,这是在家开演唱会呢。

      推门进纄屋,邓爸爸肆上楼忙自己的事去끴了。

      邓妈妈走到琴房推,看到朱建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一边。

      一个漂亮的男孩在弹钢琴,白玉般细长手指在琴键上飞墡快地跳跃,一个个优美的音符传出,女儿和他柔情地对望,口中唱着动听的情歌。

      Ր “这是哪来的男孩,像从画中走出来的,让人看着喜欢。”邓妈妈暗想。

      朱建看到邓妈妈,起身刚要说话,邓妈妈摇手示意不要说话。

      不久,琴停声落,霍飞早已感到邓妈妈进来,赶紧起身上前,说道:“૪您过年好,我是霍飞,您一定是伯母吧。”

      “霍飞?我知道你,一个好孩子!欢迎你来我家做客。”邓妈妈拉起霍飞的手笑着说。

      霍飞和邓丽筠双目对视一下,知道双方想说什么,她狡黠地笑着张开口嘴无声吐出一句话,“怎么地,⧪都告诉妈妈了。”

      霍飞瞪了她一眼,转身和邓妈妈继续寒暄。“很早就想来拜꒺访伯父、伯母和丽筠。可是一直心里忐忑,不知踍直接来是不是太冒昧。忍了好久,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来和你们见面,实在是太唐突了。”霍飞直言直语地说。

      邓妈妈听到霍飞实殜话实说,自然而不做作,心里更是喜欢,“你这孩子,你能来看我们,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

      邓妈妈紧紧握了握霍飞的手,说道:“好了,霍飞、潏朱建,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我去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三人回到客厅,继续聊天。朱建抢过话题,大谈生意经。讲述轎自己在生意场上多么䭜有才华,多么英明神武,判断精准,打击对手,克服各种困难,取得辉煌战果,现在已经资产几千万等等。㇂

      霍飞听得昏昏欲睡,这时邓爸爸从楼上走下来,看到他们说道:“哟呵,哪来这么俊俏的小伙子!朱建你也来᢬了尿。”

      两人连忙起身,霍飞抢身上前,说道:“伯父过年好,我是香港来的霍飞。”

      “你也过年好,霍飞?噢,想起来了,送我手串那个霍飞?”

      霍飞笑着回答“是我,就是那个⡘霍飞。”

      暨 邓爸爸急忙上前问道:“那个手串是哪位大师雕刻的鿫,实在是太精致了。材料也从来没见过,我问过好多朋友,都不知道是什么树料。”

      ∵ “伯父,雕刻是我自己做的,至于木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七彩树,世上可能再也没有了馯。”

      这时朱建打断两人的谈话,说道:“伯父过年好!”朱建撇撇嘴,心想:“你就吹吧,蔩还世界独一无二的七彩树!咦,是没听过这种树。”

      “朱建你也过年好!”邓爸爸说完,拉着霍飞的手急匆匆地说:“走,和我去书房,看看我的藏品。”

      霍䭮飞被邓爸爸拉上了楼,邓丽筠和朱建在后面跟上。

      四人进了书房,邓爸爸让霍飞欣碂赏他的藏品,都是一些普通的文玩,各种檀木手串、檀木项链、文玩核릿桃等等。一看就是穷玩的人,没有一样精品。

      霍飞知道邓㠘丽筠家里条件一直不好궶,这几年全靠她唱歌赚了一些钱,但到邓爸爸手쫁中也不多,不可能花钱购买贵重的文玩古董。ম

      但霍飞没有多说,唏认真地倾听邓䍵爸爸讲푻述他的文玩历史来历,怎么捡漏得到,现在增值慝到什么价格等等。

      霍飞不光听他说,还不时打断和他争﯉辩一番뗟,以霍飞记忆和掌握的知识,讲些文玩古董典故,信手沾来,偲说得邓爸爸心服口服,佩服不已。

      等到看完藏品,邓爸爸和霍飞已经称叔道侄,成为ꖒ知己。他还特意叮嘱邓丽筠不要欺负自己的侄子,不然让她好看。

      邓丽筠和朱建面面相觑,暗想:“这样也行。”

      接下来是霍飞表演的홠时间,他和邓爸爸聊文玩,聊古董,扩展到聊国学,聊书法。霍飞还即兴挥毫给邓爸爸写了几个狂草大字,“志当存高远”。邓爸爸ᵮ看了哈哈大笑,对霍飞是更加欣赏。

      晚上哽吃饭埿,邓爸爸更是亲热地让뻔霍飞坐在自己身边,两人边喝酒边聊刚才没有聊完的话题,邓妈蟫妈也一个劲地给霍飞夹菜盛饭。邓丽筠和朱建默默无语,同命相怜,幰都是边缘人物。

      吃完晚饭,霍飞要告辞离开,当邓爸爸、邓妈妈知道ꖠ霍飞还没找迭住处,便强拉硬留,让霍飞住在自己家里。

      朱建看不过眼,匆忙告辞离开,回家想应对之策。

      霍飞陪着邓爸邓妈又聊了一会天,邓丽㻡筠收拾好客房,便叫霍飞早些休息。

      客房里,霍飞躺在床上﫢,思索今天发生的一切。邓妈邓爸是真心对待自己ީ,他能感觉到。邓丽筠虽然心思模糊,但也是诚心待己。朱建那小子对自己恶意重重,但他不过是鑒跳梁小丑,不必理会。可是⏔自己的感情一团乱麻,邓丽筠的千娇百媚,乸赵亚芝的温婉贤淑,唉⊮,我该怎么办呢?霍飞在胡思乱想中渐渐地睡去。 煮

      朱建阴晦着脸开车离开륁邓家,心中合计怎么对付霍밿飞。他突然想到一个人,࿰霸海帮的堂主郭天彪,是一个商友介绍认识的,在一起吃过几回饭。蓴原本自己因为他是黑道人物,不想太多接触,有段时间没有来往,这回可以利用他来对付霍飞,想到这里心情豁然开朗,连平时最讨厌的抢路行人都看着可亲可爱。

      勒 邓丽筠拿着霍飞带来的礼物⨘回到房间,心想:“这回,这个坏小子又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呢?”

      她已经看出朱大哥厌烦霍飞,可是一个是自己相交多年的哥蜜,一个是自己神交已久的小弟弟,自己夹在中间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䗠。

      ᛊ一想到霍飞就牙齿痒痒,和爸妈聊天还不时挑衅自己,有他在爸妈把自己都忽略了。可能是他长得漂亮,所为颜值就是正义,所以爸爸妈妈都喜欢他,就连自己看到他水嫩的红唇都想咬一口胁,试试感觉。 Ⴍ

      好了,不多想了,我还这么年轻,还是以事业为重,那些情情爱爱的폯事就随缘吧!嗯,先칞看看횆我的礼物!霎想通了心事,邓丽筠又恢乂复了少女的心态,其实她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成熟的孩子。

      邓丽筠闭着眼睛打开礼物包装,按寻宝的心态慢慢睁开双眼。啊!太漂亮了!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白色云纹旗袍,它是那么纯净、素雅,뱰不带一丝杂质。接着是手表、包包、靴子,首饰一套。邓丽筠来不及惊喜,美딴滋滋地装备上身,喷上百花香水,来到镜子前。

      一个气质儒雅、温柔端庄的大家闺秀,嶿以优雅的姿态出现在镜子里,带着浓浓的老上海风情。魔镜魔镜谁最漂亮!当然是邓丽筠最漂亮!穿着这一身演出会不会靓坏他们的双眼。她在镜前摆出各种模特pose,自我欣赏了很久,很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