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网站

      不过庆幸的是,此后虽然有那床子弩绞弦之声不断发出ȩ,但皆没有一次是再射中卸岭群盗所䵚布的盾阵,罗老歪终于不再毒奶一波。

      烤 虽没有神箭射츑来,但那小箭则是层出不穷Ḏ,牢是卸岭群盗现在藏于一城之下,冾也是听得那草盾外,弩箭击打之声连绵不绝。

      ㊌弩箭示虽多,却也破不得卸岭特制的盾阵,罗老歪则是一直在阵中叫唤,那千斤闸怎么还覻没被炸开,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好歹听个响啊。

      “陈总把头,你说会不会是外面那帮兔崽子挨们反水了?这都多长时间了?

      艹他奶奶,这瓮城如今是越来越热,老子等的汗水都快流干了,再这样下去非得被当成蒸笼里的馒头,蒸熟了不可。”

      㖂罗老歪说完,还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接着把大军帽子当做扇Ꙝ子使֋,便是上下摇动扇来扇去的。

      陈玉楼此时虽急,但他可潁不会信罗老歪这胡话,更不걧会相信外面的卸岭兄弟会做出反水这种三刀六洞的事㙭来。

      而反观슅封思铭现在,此刻正坐在凳子上呢,不过这凳子有点东西,这是他出去收集了不少的箭矢,随后担了一节蜈蚣挂山梯,就此制成的凳子。

      并不是很牢固,坐起来还需要下盘稳定才行,先前罗老歪来试过了一次,差点没被箭头插进屁먉股里‰。

      㴤关键时刻,还是陈玉楼拉了一把,才稳定身形,不然这罗老歪不ᴒ被爆眼却要变成爆橘髴了…

      而且还是现场直播,所以他和潛陈玉楼퓿两人站着,封思铭则是⒜坐着,一时间封思铭只感觉自己变成总把头了,而这两位当家的变成了自己的小弟。

      就在三人心思各异ꀗ的蕾时候,耳边只听“轰隆”一声炸药爆破的巨响传来䝰,众人忙齐刷刷看向声音的来源。

      原来是那千斤巨闸终于被墓道里的群盗给炸开了,不仅如此,那藏有千斤闸的城楼,更是直接被惾炸的塌了一半

      㣴 烟尘四ꆒ起之间,只听得那塌了䆄不少的墓道中,有道ﭡ大喊声传䇕出,

      “总把头,总把头你在哪里䮏?我带着弟兄们来救你来了。”

      如今这城中箭矢,正在如不要钱一般,拼命的䌾往下射,杂音虽多,但陈玉楼感官何奇敏锐惊人,他第一时间就听出了,来人正是花玛拐。셊

      再听闻那墓道中脚步密集,便知道是这花玛拐担心卸㑈岭盗魁,也就是陈玉楼㥟的安危,这不就带人来支援了吗?

      可在这瓮城中,最厉害的还是要属床子Ꝗ弩,他可不想↚让墓道里的卸岭⢽盗伙们也进来凑人头,人越多越麻烦,到时候撤退不及时可是要吃大亏的。

      想至此,他张着嘴就大鬭声吼道:“拐子,不要进䜒来,我等还很安全,赶快带⌚着弟兄们先出墓再ቅ说,这是命令,一定要记住?”

      原本还想进去助陈把头一臂之力的花玛拐,则是愣住了,花玛拐跟了陈첊玉楼这么多年,每次盗墓所有行动都是촲陈玉楼说了算,如今总把头再次下命令他不敢不听。

      忙是转身就对着一脸懵逼的卸岭ꐾ盗伙和工兵们,吼道:“没听总把头说吗?我们快快退出墓道。”

      群盗虽觉得临阵脱逃是件很丢人的事焽,若是出去之后被人知道,那就是颜面扫地的情℥况,

      ꥌ可既然是陈玉楼这个总把头发话了,谁敢不听?没过多久,就见那墓道中乱成了一片,不过好在墓道足够宽大,并未发生踩踏事件둗。

      삶 封思铭见千斤闸被毁,墓道中的那群盗伙증已散,这㑡才开孛始准备前往那正城中破坏水银机扩。

      他这一次没有废话快速跃出盾阵,罗老歪和陈玉楼也并未多作阻拦,毕竟成功与失败就在一念之间了。

      只见得摸金校⼍尉胡八一,如一头黑豹,行动疾如风,直扑向那装有水银机扩的城下,他是一边跑一边躲避飞来的箭矢ㄒ,有些实在躲不过去,直接伸出寻龙手就是一抓。

      郩短短不足两分钟的时间里就奔귣至城下,紧接着就是握紧了右拳,应该叫寻龙拳了,닼见得他往城上直接狠狠的来了一拳,这拳头势大力沉,立马在城砖上捶出了一个凹坑出来。

      封思铭脚踩着凹坑,体内不死血脉沸腾,直接用力一踏,便是轻飘飘的ு飞身͵上了城头。

      刚一上到城顟头上,封思铭就看到了靳无数如人一般的的木俑,个个都是穿着盔甲袍服,圆木拼

       㰆 接出的身体里,듎发出“咯棱棱”的木头声响,就这样死气Ꚍ沉酘沉的在城墙后瞪目运箭,控制着机簧发射弩箭。

      쭓 而在当时西洋

      的自鸣钟机关之理벲已不再出奇,实际上在秦汉之时,就有方士可以使机括控制木偶来演出整套

      的杂戏,但在机括控制下, 

      那些看似简单得不能再弢简单的行动,必有定律节奏,稍乱一步就

      满盘皆散。

      뢰 封思铭走到一个木头人俑面前,直接抱住这家伙的头,侭用力一拔,一堆木制零獂件,ꢥ就噼里啪啦的全被扯了出来,他可不会去管芗这些零件的作用,抱着这个儼木俑头就直往敌楼而去。

      一路不平稳的过了那쾡翻板陷坑,直到来到敌楼面前,这敌楼是修建的严丝合缝的,根本没有入口进入里面,于㷟是封思铭直接粗暴的抬脚朝着这木房墙板就踹了下去。

      只听得“嘭”的一声响頊,这木板直接被踹出了一个大窟窿,封思铭将头往窟窿里面望,只见无数机关纽带和水银槽正在缓慢运转中。

      他二话不说就把手中的木人头给扔윚了进去,还没过片刻呢쁎,就听那敌楼里面擀是传出一阵巨响,随后便是水银泄露ᘳ而出的哗哗之声。

      ⢽ ◄ 显然这机扩已经被卡死䢮了,而这时젓四周城墙上的木人,失去䝧机括后楧,已经是纷纷的停止了动作,神情木然地立在城上,一时之间原本还响声宷不顖觉的觓瓮城,顿时쀁变得鸦雀无声。

      ڟ封思铭见箭阵已破,流沙将至,他并未多做停留,直接就从数十米的城上跳了下去。

      封思铭停掉箭阵的时间太快了,搞得陈玉楼和罗老歪⫢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了,

      ꉆ突然就这样瞬间只听周围那“咻,咻”的破风声都没有了,举着草盾的卸岭盗伙也不再察觉草盾有传来被射中的感觉,这下群盗磙所有人皆是心下大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