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视频APP下载app免费观看

      教室内,临近下课。

      榩 郭雅志故精神不振的耷拉个脸,有点迷糊的盯着台上的老师。

      坐在旁边的李燕歌끔瞥了他一磥眼,看了看腕表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四十分了,距离下课没多少时间了,看了看老师在那讲课,忍不住低声问道:“我说老郭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到现在都没醒?”

      “三点还是四点?焋我忘了䞄。”걗郭雅志摇摇头。ꯖ

      “不会吧?你们聊到这么晚?”괒

      李燕歌诧젛愕的很,昨天晚上“卧谈会”聊到十二点左右,他就架不住疲劳睡过去了,今个一早起来,就发现郭雅志㌅、方援朝他们各个赖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也是好不容易把大家喊起来,连累的早饭都裑没吃。

      “是啊,本来我是想早点睡觉的,可是薛克越聊越精神,吵的我也睡不好㡫觉。”

      ﺓ 郭雅志无꜊奈的叹了口气,昨个夜里面,浗本来大家都在聊歌舞厅的事,可不知道怎鍷么搞的,话题一下子转到了南方那边的经济特区。

      薛䔚克作为首都老北京人,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经济特区那边的情况,三两句的时间,就把经济特ᬟ区那边现在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ɉ 像什么大干一百天,三天一层楼,綁当地人人都是万元户……

      这些往日在老家很少接触到的特区新闻,让刘文、田振南跟方援朝三个人仿佛是打开了新世界,对于经济特区有了更加具体的直观影响,不再像以前那样只以为报纸上写的才是真实的特区。

      “我说怎么一大早上起来的时候,方援朝还说有机会一定要去特区看看呢!”

      听到这话,李燕歌很是怀念,这种熬夜聊天的事,他上辈子也干过很多禳次了,一旦遇到某个事情,晚上寝室内都会搞个“卧谈会Ⓒ”퓩,只是随着话题的深入,逐渐的东侃西侃,到最后聊的是什么谁也记不住。

      “叮铃铃……”

      两人正细语聊着,下课铃᫱声陡然响起。

      ﯅台上音乐鉴赏课的老ꦗ师,一켎看下课了,跟教室内的同学说了句“下课”,就捧着自己的书本走了。

      而就在这时候,汪辅导员走进了教室内,一进门他扫了眼教室内的众人,敲了敲书桌道᫜:“先占用一点䪸大家的下课时间,在这跟你们说两件事。”

      “首先第一件事,是作曲系的唐主任最陫近需要一些学生帮忙演奏新曲子,秉着自愿的原则,有想法的可以等下课后跟我联系。”

      ⩦ “至于第二件事,就是艺术考级的事,我们学校分到了一个考点,所以最近会有一些校外人员进来,大家一定要注意维护好我们学校的风貌。欍”

      等汪辅导员走后,郭雅志侧目问道:“艺术考级是什么?”

      李燕歌随口说:“就是业余考级,一般分9个或10个等级,考过了会颁发一个证书啥的,证明你通过了几级的考试,成了业余几级。”

      “业余考级?考什么的?我能不能去考?”

      “都是社会考生来考的,你都已经考上唢呐专业了,有必要去定级吗?”

      艺术考级是今年初通过文化部、教育部双方膖面审核通过后才在最近实施的,本来一开始是想找两个音乐专业的学校做试点,可煑报名的人数太多了,上面的人不得不临时新添了几禦个考点。

      除了京城的几大院校外,上海那边也有几座学校成了艺术考级的考点。

      왬一听考级只需要考某个曲目,郭雅志瞬间失了兴趣,“是这样,那算了,只表演特定的曲目,那太没趣了。”

      “是啊,੢考级要一直练那几首曲子,很没趣的。”쓨上ᇛ辈子李燕歌也当过考级的考官,䟕来报名考试的学生,表演的全都是同一首曲子,一天听下来,耳朵都要听废了,就算学生有再好的表演,슮恐怕也难以打动人心。

      所以只要考生技术和技巧上过得去,基本上去考某个乐器的귏十级还是很容易的。

      不聊业余考级的事,李燕歌站了起来道:“走,吃饭去!”

      鉹郭雅志打了个哈欠道:“算了,你帮我带饭吧,我得回寝室补个觉ᱶ才行,以后说什么也不能再跟他们几个聊这么晚了,害我今天一上午连课都没听进去뺭多少。”

      “行吧,你先回去睡一觉。”

      看他眼睛红红的,李燕歌也㶫不在意,转身正欲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李燕歌!”

      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

      李燕歌回头一看,是陈舒雅!

      “怎么了?”

      “上午我去门卫ʹ处拿东西的时候,刚好看到有寄给你的信,就帮你拿过뿚来了。”

      陈舒雅拿出一张灰黄色的信封,上面写的邮寄地址赫然是——川省蓉城文化团。

      芍君姐来信了?

      李燕歌眼前一亮,接过信,随口说道:“麻烦你了陈舒雅。”

      “不客气。”陈舒雅摇了摇头,看他转身要走,连忙上前两步道:“哎!李燕歌等等!ϑ”

      “还有什么事吗?”

      “㽬那个…”陈舒雅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听说你跟班长他们组了个乐↨队?”

      “对,是组了个摇滚乐队。쑵”

      听到这话,李燕歌也不奇怪,他们平日下午一下쇊课,就带着贝斯、架子鼓什么的往学校的排练室跑,任谁看到都好奇,加上薛克这个大嘴巴,一来二去的大部分㵖同级的学生都知道他们搞了个乐队。

      “就是……”

      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子,李燕歌奇怪的很,忍不住说道:“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陈舒雅。”

      陈舒雅鼓起勇气道:궜“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想问问你们틆乐队还缺人吗?”

      “你想加⇽入我们乐队?”李燕歌瞪大眼睛呆呆的盯着陈舒雅。

      眸 这风怉格不太对劲啊! ♎

      无论是现在,还是上辈子的印象,陈舒鄞雅长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五툀官端正,又是江南人,从小在南方长大,骨子里透着一股温婉贤良。

      配上᎝她学的专业是琵琶,穿上个旗袍或者古装啥的,稍微打扮一下,像极了电影当中经常出场的伶女。

      这样一个南方水乡的姑娘,突然说想要加入乐队,还是ᑾ摇滚乐队,这种巨大的差异化,让李燕歌当场傻在了原地。

      见说开了,陈疰舒雅点点头道:“对,我除了琵琶外,其实还自学了吉他。”

      “这个……你让我回去问问班长他们,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李燕歌想了想,没有直接答应。

      他心里还是有点奇怪陈舒雅的举动,就算她把自己是个摇滚迷的身份藏的很深,可上辈子大学四年的时间,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流露出来。

      今天好好地突然跑䭒来说想要加入摇滚乐队,怎么看怎么觉得奇幻的很。

      见陈舒雅满脸失望的离ꔮ开姻后,虺李燕歌到食堂吃完饭,拿着给郭雅志带的饭盒,回到宿舍把这事一说,薛克等人同样很吃惊。

      尽管大家接触的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可同学之间的性格或多或少都看得出峃来一点,陈멉舒雅怎么렜看怎么不像是个摇滚迷。

      “那个㙝,可能是䲫我说漏嘴了。”

      淥这时,方援朝满瘉脸尴尬的说道:“今个早上我去上选修课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陈舒雅,她看我满脸疲惫问我昨天晚上干什么ᄶ去了,我就把昨天去歌舞厅表演的事说了出来。”

      “啊!你说了?!”

      刘文、田振南两人大叫一声。

      “完了完了,这回完了,要是陈舒雅跟老师一说,以΃后恐怕去不了了,而且我们会不会被开除啊?”

      テ田振南苦着脸,他还幻想着自己大学四年赚个一万块,成为万元户呢!

      现在别说赚钱了,会不둁会被开除都是一个问题。

      这要是被开除回家,那得多丢人啊。

      핦一看刘文跟田振뱾南᳛自己吓自己,就连郭雅志也是一脸害怕的模样,李燕歌忍不住摇头说퇒道:“不至于,陈舒雅今天过来找我,就代表她没跟老师说,再说了,就算跟老师说了又怎么样?学校又没有规定我们不能去。”

      薛克道:“燕歌说的不错,这算什么?你们知道北大吧?全国最好的大学,几年前因为学校调整作息时间的䯟问题,每天夜里十一点必须熄灯,你๛猜猜那些学生们怎么着?”

      方援朝很有捧哏的天赋,立马接话道:“那些学生怎么了?”

      “他们差点把学校给砸喽!ㆶ”

      薛克故意抬高音量道:“我那会儿还是读高徯中䬜,听我一个邻居家的哥哥说,正式实施熄灯制度,学校刚一停电,立马整个宿舍楼都沸腾了……”

      李燕歌一看薛克说的越来越过分,瞪了쪠他一眼,“行了都是陈年旧事了,也就那帮学生自个没事找事,熄灯早点睡觉不好吗?每天晚上熬夜到凌晨,知不知道熬夜多了会㮹猝死的?”

      戻薛克紧了紧嘴巴,没䌧在说这事,反而问道:“那她不会真的喜欢摇滚吧?没看出来啊,陈舒雅居然内心那么狂热的?”

      췆“这谁知道,或许不是喜欢摇滚也不一定。”李燕歌自己琢磨了一삕下,看向方援朝道:“你早上可跟陈舒雅说ᕬ工资的事了?”

      雋“呃……”

      “行了,我知道了。”

      一看他这个样子,李⒠燕歌那还猜不出来肯定是说了。 ⴋ

      不过这样一来,聠倒是也好理解陈舒雅为什么突然要加入摇滚乐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