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操极品美女

      “说不定老贼真的钻入地下了,在屋里找找入⃳口!”麻九有了一缕兴奋,说话的声音也感情充沛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分散╷开来,麻⻜九奔向了东南角,ौ婉红奔向了西南角,李灵儿奔向了西北角,小琴奔向了东北角。

      艽大家在墙壁和地面上认堆真地搜索着,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

      麻九抠遍了墙上的每衡一块青砖,撬了几乎每一块地板,还把手指伸进了墙根的鼠洞,乱抓了一通,没有找到什么机关,更没有发现地道的入口。

      三位女侠也是一通镙忙⨀活,很快,四人就在屋子的中央,在蒲团处,会和了。

      大家一无所获。

      小琴摸遍了太师椅的ꇳ每一个部位,又扳又拽又拧톘又压的,毫无䐏结果。

      几人在昏暗中面面相觑,都摊开双手,表示了无可奈何。

      “我宣布:本次行动到此截ﯡ止,原路撤回!”麻九的声音不容馃反驳。

      说完,麻九转身朝东面房门走去。

      三位女侠都没动。 ㇮ 㒉 訮麻九只得停了下来,使劲地挥着手,示意女侠们快撤退。

      李灵儿朝两位姐妹轻轻说道:“走吧!有些事情是靠运气的,强求不来的。”

      ֩李灵儿缓缓移动身子。

      小琴突然恮像疯了一样,操起铁簪子,猛然朝北墙边上的神案冲去。

      铁簪子猛烈地划在퐗了供奉在神案上的三尺铁马身上,铁与铁的摩擦,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一道道火星从铁马身上不同部位⚤迸出。

      摩擦生热! 둸

      钻铁取火!

      励 情景壮观!

      铁马微微抖籵动,显得很兴奋씙!

       神案发絔出一阵特别的声响,仿佛强劲的东风在吹打房檐。

      “戳死你!戳死你!老贼在哪?老贼在哪?···”小琴气愤地低语。

      突然,声音的音色发生了改变。

      猛然出现了类似门轴旋转的摩擦声!

      在场的人们突然一愣,小琴更是吃惊不小,赶紧停止了뢒游戏,收回了꛷铁밃簪子。

      铁马停止了震颤,神案停止了呻吟,可,奇怪的是,门轴转动的声音依然存在。

      大뇟家都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快速寻找声音的来源!

      循着声音的方向,大㞱家看到,昏暗中,巨大的太师椅缓缓向后面倒去,太狫师椅的脚下,猧紧靠蒲团的位置,出现骊了一个四五尺长的一个裂缝,裂缝中ୗ闪出昏暗的光线来。

      原来,太师椅是镶嵌在木板上的,这块四五尺长,三四尺宽的木板,正绕着西边的转轴,缓缓地向上旋转,开启。

      太师椅缓缓倾倒,裂缝逐渐在变大。

      麻九迅速朝三位女侠挥挥手,以比猫儿还轻盈快捷的速度,转到了太师椅的后面,趴到了地板上。

      三位女侠ﰮ也快速地来到了麻九身边싂,藏到了太师椅的后面。

      太师椅继续倾倒着,人们的心嘭嘭嘭地狂跳着。

      当梦想即将到来的时候,人们都会莫名其妙的紧끋张兴奋。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睃 旋转的木板几乎直立了ቕ起来,太师죞椅的椅背㐃已经接触了地面,门轴转动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 ೽ 賤天棚上出现了昏暗的光亮,这是ꩫ洞口里面的光映射的结果。

      啪嗒,啪嗒,啪嗒······

      一阵生硬的脚步声从闪着昏暗灯光的洞口里传了出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大梦太空飞,

      火鸟身后追。

      不知祸与福,

      半夜焚香灰。”븇

      声音粗ዩ糙沙哑,像一只病鸭,但,隐约有霸道之气,像传说中的厉鬼在仉吟唱,听了긙以后,使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简直有些瘆人。

      一个大大的脑袋从太师椅的椅子腿下钻了出来,头发长而散乱,耳朵郼打着卷儿,看不清面孔,但,五官似乎七拧八歪,绝对棫不是一块好饼。쵝

      小琴轻轻晃动了一下铁뱥簪子,挺挺腰身,就要冲上去,麻九一把Ღ抓住了鿍铁簪子,示意小琴等别轻举妄ᾓ动。

      﫳三位女侠依然潜伏了下来,但,稍稍散开了一点,这很简单,一是为了攻击方便,也是为了观察方便。

      大脑袋走궲出了洞口,来到神案前,从神案底퇌下框拿出香Ᏺ火,打着了火,٦点着了香。

      잼 麻九这回从侧面看清了,此ﳑ人身材高大,榆树皮一样的脸,蒜头鼻子,难看极了,简直堪比魔鬼。

      他跪在了神案前的一个蒲团上,双手合十拈香,朝神案拜了几拜,站起来,走到神案前,虔诚形地插上香,随后,回到原处,磕了几个头。

      然后,他跪在那里,挺直了身子,双手合十,立在胸前,一动不动了。

      撌 半天,他缓缓开口뾖:“尊敬的天马上神,是ᒪ您,是您,是䇋您这些年来一直护佑胡户,一直保佑着胡户的家人,一直保佑着铁马庄,胡户在此感谢了。尊敬的上神,上次您托梦,说您和火龙女相爱了,要胡户为火龙女修建一个庙宇,这件鄳重얈要的事情,胡户正在办理,庙宇已经修建了ら一半,火郦龙女的黑铁塑像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原来这个魔鬼真的就是老贼胡户!

      펀小琴婉红愤愤欲动了!

      李灵儿也把手放到了身后的剑柄上!

      麻九赶紧打着手势,示意三位女䕗侠ᾕ再忍忍。

      忙啥呀?

      胡户已经是渔网中幛的胖头鱼了,已经是菜板上的驴肉了,已经是嘴里的花蕟生了。

      草稞子里的蚂蚱,再让他蹦跶一会儿吧!

      鸟笼里的笨鸟,再叫他叽喳几声吧!

      苞米杆上的白虫,再爬几步吧!

      “天马上神,胡户这些天,恶鬼缠身,夜晚一闭上眼睛,就是㋡死去的混蛋们,甚至在白天都恍惚看见他们的身影,这些,都是该死的家伙。刚才,就梦到自己在蓝天白云中爽快的飞行뾒,可一回头,就看见桃花村死去的小婊子春燕了,她穿着一身红,生着两獐只黑色的翅膀,拿着一把炉铲子,挥舞着朝我打来,边打边喊,似乎万分的委屈현,万分的仇珚恨,我拿윹起随身的马鞭子,朝她抽去,没藮想到她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火鸟,急速朝我冲来,我的马鞭子忽地就着火了,一下就烧掉了我的手,疼得我突然醒了。天马上神,胡户这里駒求求你了,把这个恶鬼赶跑吧!Ẳ最好把她变成猪,变成狗,变成鸡,叫她托生禽兽去吧!因为她禽兽不如!”

      麻九等人在一边暗笑了,这个铁马庄的匪首,罪大恶极的败类,害孰死那么多无辜的生灵,还有脸评判别人,还说别人禽兽不如呢,简直是耗子他爹砚骂老鼠,自」己骂自己吗!

      可笑!

      无耻!

      荒唐!

      鶏“上神,叫春燕托生鸡去吧!她就是一只鸡!连那地方的颜色都和鸡的没烸有分别!您说,我对她多好,穿着绫罗绸缎,吃着山珍海味,出入八抬大轿,奴婢成群结队的,像众星捧月一样,她居然一点也不感动,一点也不珍惜······她居然和一个货郎私奔了!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货摡郎家做饭,我就轻轻扇了货鲀郎一个嘴巴튼,把她心痛的简直痛不欲生,⿜我更痛不欲生,我就一脚踹翻了滚烫的츯油锅๔,给䪊她来了一个热油浴,那个货郎居然拿起⽨炉铲子打我,我就一把拗断了货郎的脖子,用炉铲子戳起火朝小婊子扬去!”

      胡户的残忍就像一把把利刃,深深刺痛了三位女侠的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