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直播盒子

      张明天刺杀皇帝逃出皇宫的一个月后,各方势力皆在暗地里蠢蠢欲动。佢其中,不少势力对张明天刺杀皇帝一事还保持怀疑态度,但张明天消失得一个月没有丝毫动静,他们这才相信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护卫,真的犯了弑君之罪。

      鷺对于很多大势力来说,张明天这昐个人我天国见不了光,一个活在黑暗䖸与传说中的神秘护卫。曾有传言他一人一刀,斩杀旃敌国万名军卒,于千军恠万马之中,孤身护得当今皇帝周全。可以说他一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只要他护在皇帝蓗身前Ⱛ,那便等于有千军万马护在皇帝神前。 䡿

      眼下,这个传说中的护卫弑君叛逃,皇帝身边没了这个传说中的护卫,那么对那些势力来说,此刻杀皇帝是最윢好的机巤会ӭ。

      亲王府内,亲王姬无暇墔正调集一切能调动的力量赶赴皇宫,欲要杀掉皇帝取而代之。同时,都城暗藏的其他势力亦在筹谋,其中这些势力中有敌国势力渂、天国官员势力,以及江湖势力,这⛖些势力虽未有什么联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使得他们团结在了一起,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掉皇帝,将世俗权力牢牢握于自己手中。

      为了能杀掉皇帝,各方势力都请来无数修行者以及武道高手,他们组成浴了约九百多人的队伍,这九百人每人的任务都只有一个,就是杀ႛ掉皇帝,至于都城内皇帝的禁军以릒及亲兵则不是需要他们考虑的事情,自然会有人为他们阻挡这些禁军亲兵。

      就这样,一个由修行者和武道高手组成的九百人队伍已经开始蛰伏潜伏皇宫各处,他们为了掩饰身份,有的扮作太监有的扮做护卫,甚至有些已经潜入到了皇帝的御膳房。

      这栔注定是一场轰动天道修行界,史无前例的刺杀。

      镟 殊不知,这些想要弑君的反贼痑一举一动皆在皇帝与ꄏ张明天的料想与掌握之中。

      午夜时分,张明天站在露水极重的菜园子里,抬头望向夜空上ᤤ高悬的明月,与周围几颗点点繁星,似乎在思索着什燐么。

      张轶今晚不知因何缘故没能睡着,发现张明天正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的菜地上发愣,不知所以然的张轶便起身推开房门来到쳄院中,对抬头看着月光的张明天说道:“失眠岈了老张头?”

      张明天头也不转的用手指着夜空上明月,对张轶说道:“小张啊,你看天上那月亮。”

      张轶随着张明天手指的方向看去注视了许久,那轮明月依旧十分明亮,和往日里并没有什么分别。

      张明天淡淡的说道:“据说,Ƞ以前的夜空是没有月亮这种东西的,有的只돾是一片昏暗,那时候像是刺客这样的存骔在,在黑夜的掩护下,龙潭虎穴也是敢闯一闯的。可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多了个发光的月亮,就像一只眼睛俯瞰在人的头顶上,让身为刺客的人很是不自在,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好像被人看在眼里一般ᾖ。”

      张轶对张明天所ヴ说得话很是怀疑,说道:“怎么可能呢,这天上的瑪月亮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像以前的诗词举杯邀明月,明月几时䘅有把酒问驞青天,这些都是古时描写月亮的诗句啊。”

      张明天嘿嘿一笑,模样神态显得极为滑稽,说道:“起初呢我也不相信月亮这种东西是后뢇来才有的,可直到年轻时听闻儒州有一痴寅傻儿,一日间突然开窍,连破四境晋升为大修行者的异闻,那时我才想通我们的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鉁

      张明天转头看向张轶,说道:“你刚刚念得那几首诗应该是上古时期的残诗吧,据很多大ᠮ修行者说,记录这些残诗的石碑不是巺天道修行界的产物ᄟ,我想也应该来自别的世界。”

      “别的世界?”张轶綎瞪大了眼睛,惊呼道:“难道真的存在蕴另外的峺世界?”

      小时候,张轶曾多次听过收养他的老猎户讲过很多鬼怪故事,很'多故事뮀几乎是没头没尾,凭空䅰而来的,无法与天道修行界任何一处有所对应,老猎户那时候说这些故事可能是在讲述一个僟另外的世界。

      f 쟂 看到张轶惊愕的表情,张明天点了点头解释道:䤎“我想另外的世界应该是存在的,有佛言道三千大世界,一沙一世界,记得你刚刚所言其中的一首诗,它的后几句应该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可你抬头看看天上那轮明月,想一下它삥可有阴晴圆缺之时?”

      张轶听张明天的话抬头看向月亮,팙他猛然惊醒到,天上的这轮ᵩ月亮好像真的没有如诗中所言,有阴晴圆缺的奇景。

      皎洁的月光照亮在张明天的脸上,别样生出一种不可言喻难以描述的气泽质,无论是行为还是谈ꢸ吐,张轶都已确认,这个在他眼中像是老乞丐的人绝非凡人。

      正当张轶在思索张明天的真实身份时,张明蘒天下一个动作,更加证实了张轶的猜想,他确实不是普通人。 쇜

      只见,张明天在月光之下大手一挥,衣袍无风涌动起来,真气自丹田而升遍走全身经脉,一把血刀已经破空而来被他握于手中。

      揟血刀一现,一股如坠冰窟和掉入尸山血海的感觉듟涌上张轶的㦾心쐇头,强烈的恐惧感和摄人心神的冰冷寒意令他呆滞岒在原地动弹≂不得,那血刀上散发的血腥味与杀意混合,让张쒎轶看到了一条望而生┮畏的大河。

      那条大河是血红色的。

      是一条无数血液汇集交₠织而쬩成的血河。

      张轶已经被惊呆蓄在原蟆地悄,脸上充满惊푮吓的恐惧屒,声音颤颤巍巍,含糊不清的说道:“这……到底……这刀杀了多少人?”

      ㇪ 椲 此刻血刀在ဈ手,张明天从ꗻ张轶印象中性情温和的老乞丐形象突然转变成一个像是屠杀世间的嗜血修罗,两种形象的转变相差太大,令人胆寒生畏。

      张轶看到张明貝天此刻正注视着自己,他的眼神不敢与张明天的双目对视,因为此刻张明天的双目之中似乎有着十八层地狱。

      张明天对张轶说道:“这个月亮太清冷,我很不喜欢,我想用刀将它劈开却做不讲到,不过逞或ⷲ许我能让它沾上点㤨儿不同的쥡气息。”

      张明天的这番话让ﺘ张轶更加心惊不已,他竟想要用刀斩月,斩๭掉那个悬立于쏖夜空无数万年的明月。

      ঄醛这时,张明天看了一眼手里的血刀,再次开口说道쐽:饝“我想明日ᯓ借你的那把鎀刀使使。”

      ݨ借刀,自然是为了杀人。

      张轶点了点头答应了张明天,他虽不知道张ㅑ明天的身打份和来历,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知道张明天不是㌂个嗜Ͷ杀的魔头䟋,即便他手中的血刀沾染过千万人的鲜血,借刀杀人也쬚定有他的理由。

      第二天清晨,晨曦照耀在张轶的小院子中,院中的ꖩ菜叶上早已沾满了露珠,而这些日子打理菜地的老乞丐张明天却早已背着双刀,一簜离开了这里。

      在离开之前,张明天在今日起得很早。

      ᯿不过张轶比他起的更早,他为张明天ᾩ准备好了一蛋餐早饭。

      榚看着桌子上精心备好的早饭,张明天本不想吃,可今天的早饭与平日里完全不同,不再是单调的稀粥馒头,而是鸡蛋和瘦肉梖粥。

      张轶上前对张明天说道:“吃过早饭再走吧,杀人始终뽓是个力气活儿,吃点儿早饭总是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