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在线视频

      孟婆庄内,孟婆正在摆弄手中的冥纸。

      这是在孟戈与土伯战斗的场地上发现的。

      “这就是鬼咒?”孟婆挑眉看了一眼身旁坐着的白无常谢必安。

      “嗯。”白无常谢必安点了点头,“那傻丫头‘解厄’之后,将始作俑者的鬼咒也给震了出来。”

      “你怎么看?”孟婆捏着冥纸的手力道加深了几分,语气也重了一些。

      “依这鬼咒的鬼气而言,修炼者还没成气候。”白无常谢必安摸了摸哭丧棒,“只是一时之间,还不能判定是何人所为。”

      “要是我知道是谁,定要他数倍奉还。”孟婆冷冷地说道,而捏着冥纸的手如今已穿透了纸背。

      冥纸脱了孟婆的手,悠悠地掉在了地上。

      “而且据黑老鬼所查,之前那灰心鬼爆体似乎也是此符所为。”白无常谢必安将哭丧棒从桌子上拿了起来,又啪地拍在了桌上,“看来确实是有人想要对小夏夏出手了!”

      “养了十五年,迟早会被发现的。”孟婆悠悠地说道,“只是我想不到他们会以这般的手段。”

      “路还长,我们该如何?”白无常谢必安抬眼问道。

      “继续我们的计划。”孟婆依然气定神闲,她起身走到白无常的身旁,拍了拍白无常的肩膀,问道:“白老鬼,你不会心软了吧!?”

      “毕竟已经十五年了,我也不是石头做的。”白无常谢必安脸上掠过一丝温柔,“难道你不心疼!?”

      “心疼又如何?”孟婆看了一眼隔壁房间内躺在床上的孟戈,“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其他人会为他牺牲的。”

      “可是……”白无常谢必安想说点什么,却被孟婆打断了。

      “没有可是,你不知道吗?我们为了今天,已布局太久,久到我都没啥耐心了。”孟婆表情没变,但是语气里却多了一分的责怪,“就是因为你们黑白两鬼,计划才拖延至今。”

      “是我们不好,但是你确定要做这么绝吗?”白无常谢必安依然有些纠结。

      “戏做全套,自古都是这个理。”孟婆劝道。

      “我怕黑老鬼会坏事,你知道的,他……”白无常谢必安又担忧了起来。

      “这个就看你了。”孟婆拿起了一杆烟,轻轻用手一点,大口地抽了起来。

      白无常谢必安知道,孟婆的这杆烟,自打夏崇伯来了之后,就没再出现过,现在她又拿了出来,怕真是迫在眉睫了。

      白无常谢必安没再说什么,他静静地看着孟婆将一杆烟吸完,又吐出一嘴的烟雾,一遍又一遍。

      而后,就看到了夏崇伯在侍鬼的引导下,来到了孟婆和白无常谢必安的面前。

      夏崇伯一言不发。

      才三天的时间。

      夏崇伯就已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孟戈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

      夏崇伯进来的时候,眼里却从不敢往孟戈的房间看上一眼。

      “小夏夏,你瘦了。”白无常谢必安有些怜惜。

      “说正事。”孟婆白了一眼白无常谢必安。

      “哦,对,正事。”白无常谢必安憨笑起来,“正事是什么了,老孟。”

      “白老鬼!”孟婆用烟杆敲了一下桌子,似有些恼了,“我们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放你自由身。”

      “自由身……”夏崇伯听不太明白。

      他本就是孟婆捡来的孩子,养在孟婆庄,到今天刚好十五年。

      “就是说,以后,你与孟婆庄再无瓜葛。”白无常谢必安将脸别向一边,强忍着说道。

      “再无瓜葛……”夏崇伯脑袋一阵嗡鸣,像是被一道天雷击中了一般,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今天就可以搬离孟婆庄了。”孟婆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只是抽了一大口烟后,又深深地吐出来,“你走吧。”

      “可是,我的家不就是……”不知为何,夏崇伯眼泪开始汩汩而下。

      “从今天起,你就以四海为家了。”孟婆说道。

      “孟戈姐姐呢……”夏崇伯终于鼓起勇气看向孟戈的房间,“孟戈姐姐怎么办!?”

      “你还有脸提起孟戈啊,”孟婆声调提高了不少,“因为的任性,孟戈自爆来保护你!这账我还没算呢!”

      “孟娘……我知错了……”夏崇伯泪眼婆娑地看向孟婆,说道。

      小时候,孟婆最受不了的,就是夏崇伯的哭闹。

      只因为他生了一双桃花眼,一旦哭起来,泪眼桃花的,让人更是心疼。

      但是,这一次,孟婆却没有理会夏崇伯。

      “小夏夏……”此情此景,白无常谢必安似乎有些心软了。

      但还没待白无常谢必安说点什么。

      孟婆就大声喝道。

      “我说了,选择了就别后悔。现在这个结果,对你已是仁慈。”

      夏崇伯知道,孟婆一旦决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的。

      此刻的他深知,结果不可改。

      “那我可以再看一眼孟戈姐姐吗?”夏崇伯看向孟戈的房间。

      “那就不用了,孟戈已入神惘,等待她的,也只能是轮回了。”孟婆一挥手,有些不忍地说道。

      “孟戈姐姐!孟戈姐姐!”孟婆一说完,夏崇伯就想不顾地冲进去,他嘴里大声喊道。

      “来人,拉住他!”孟婆气急了,大喊道。

      就这样,夏崇伯硬闯不得,被众鬼侍拉将出了这孟婆庄。

      很快,这消息就传遍了幽冥界。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有说夏崇伯是忘恩负义的主;也有说夏崇伯原本就是扫把星轮回,凡是接触过他的都要触了霉运;也有说夏崇伯很无辜,这原本就是一场意外……

      但是众说纷纭,时间一久了,这事也就没了影了。

      然而,夏崇伯却依然还要生活。

      也幸得原本孟婆为其求来的七十二司的阴司之职,司主洛青依然认可。

      这不,夏崇伯也只能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做起了阴司来。

      原本,夏崇伯只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了此一生的。毕竟判官说了,他没几年可活。

      但是因着欠了孟戈太多,所以他还想凭借自己的微薄之力,找寻能治疗孟戈的良方。

      最重要的是在临走的时候,孟婆曾给夏崇伯一张纸条,纸条上用隶书撰写着:如要救孟戈,需取得黑金阴司令,进入幽冥渊,得安息香。

      可是要取得黑金阴司令却是何其难也。

      幽冥摆渡阴司共分五个等级,依次以自身鬼气值为基准,青铜令阴司一般鬼气值在300以下,此类阴司在幽冥是为基础。

      白银令阴司鬼气值在1000以下,此为幽冥的中坚力量。

      黄金阴司鬼气值在3000以下,此在幽冥是少数。

      而第四等,就是这黑金令,鬼气值在5000上下,放眼整个幽冥界七十五司,仅仅只有司主级别以上的持有。

      而最高等级,就是十殿令,鬼气值没有人知道,毕竟能看到十殿出手的,差不多也都当场消弭,所以这都是传说。

      孟婆想让夏崇伯取得黑金令,这可真是一件难于上青天之事。

      以现在夏崇伯只有孟婆渡给的鬼气300值来说,这事简直可以说是不可能。

      但是,如果有一丝机会能救孟戈,此刻的夏崇伯都能豁出去试试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