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周波周可视频

      一夜无话。

      孙阳顮伸着懒腰从床榻上遝坐起,也许是昨天喝了酒的缘故,昨夜睡得格外沉,一觉睡到自然醒騙。

      只因身㈏在仙舟内,륾他也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

      昨夜他们喝酒时,留下的空酒壶已被人收走,还将屋内打扫的干干净净。

      桋 昨天进来的时候光顾着喝酒了,都没有认真打量过这个所谓的仙舟。

      㝴 孙阳打量着房间内的陈设,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暗叹一声不愧是大家族啊。

      房间的房梁中间镶着一颗莫约狊碗口大小的珠子,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正散发着뙙柔和的光线,光线透过白色的圆柱灯罩,几乎照亮了整个房间。

      房间的四角房梁上,同样镶着八颗比中间那个小上很多的珠子,每个角上各两颗用于补光。

      每个珠子都由一个圆柱灯罩罩住,灯罩正下方有个开口,只有从它的正下方才能看见珠子的全貌。

      其余陈设倒是和地球古代时差不太多。

      除了床榻,就只有那张圆形的木桌子和圆木凳子,以及桌上暾的茶具。

      床榻、桌、凳所用的木材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香味,㺻让人闻了之后平心静气。

      㝑 桌、凳、床的工艺都是镂空的,完全没有铆接的痕迹,其上雕刻的图案更是栩栩如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也怪孙阳没见过世面,讀他觉着这屋里的东西貌似都挺值钱的,无论哪一件,要是放在地球上,那可都是把他卖了都买不起的玩意儿。

      来到桌前坐下,喝了杯水,把玩了一会儿白玉制成࡬的杯盏。

      这才想起这仙舟貌似是飞在天上的吧,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和飞机比咋样,此刻身在仙舟内,感觉倒是比飞机稳多了。

      昨天因为羽仙那娘们的缘故,他都没来得急好好看一看这췜异界风光,今天得补上。櫦

      此刻所在的是第二层,船舱内并不大,路也好找,他慢慢悠悠地顺着昨天来时的路,一憶路东瞅瞅西瞧瞧,向着甲板行去。

      他还未行至甲板,一阵悠扬的琴声便传入耳中。

      站 琴声如那山间的潺潺溪流、源远流鲠长。

      让孙阳这个不懂音律地人听了都心旷神怡,停下脚步闭上双眼聆听。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孙阳这才意犹未尽地睁开双眼,推开了船舱的门,走出船舱。

      入眼便见甲板中央,羽仙背对舱门,面禄朝入目地群山而坐,身前琴桌上一张素琴。

      只见她抚过琴弦,抹去余音,悠然起身,转身看向了孙阳,显然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昨夜休息的可还好?”

      今日的羽仙竟是没有轻纱遮面,露出了她那绝世容颜,绝美的面容上神情冷붎淡,依旧是ᄧ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但是却看的孙阳一阵愣神,连说话都忘了怎么说。

      至于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昨日不过是装醉随意念了句诗,没想到今日羽仙居然还真劷就来了。

      抶 而且仙舟的明显下降了高度,速度也变慢了,要不然都看不清癣周围龀的群山,毕竟仙舟的速度昨日他可是见识过的。

      这种情况就很明显了,摆明了是羽苍昨天没套出来什么纈东鯢西,今日换人了,还搞点美人计,又想从他这套话了。

      美人倒是美人,但是我不说你又能拿我怎样。

      就在他还在愣神时,羽苍不知何时已痦经出现在他身侧,拍了拍他的肩。

      劵 “哎,回神啦!”

      “咳咳。”

      孙阳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嗯,好,挺好,昨夜我睡得挺好。”

      羽苍打趣道:“哎呀呀,怎地阳哥昨日才抱着我姐的大腿痛哭流涕,今日见了便要装作不认ﳆ识了?”

      闻言孙阳尴尬的摸了荻摸鼻尖。

      遥想昨日自己还腹诽羽仙长得丑不敢见人,刚才却盯着别人看的目不转睛,顿感大囧。

      不得不说羽仙确实长得非常漂亮,还是素颜,这要不是他在地球上,受过网络上各䈤种美颜美女的熏陶,差点就沦陷了。

      羽仙则是的眉头轻挑,脸色顿时有些黑,看向羽苍的眼神都有些斜了。

      看的羽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转移话题道:“啊,今天天气不错啊,风和日丽,我去让下人将桌凳搬来,在此听琴想必很是不错。”

      说着就溜回了船舱,找人去了。

      孙阳略微尴尬的看向羽仙道:“昨日之事……”

      ؇

      话说一半羽仙便冷声打断。

      “昨日之事休要再提,忘了这件事,看在你曾救过我性命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但是若有下次,我的剑定会刺进你的身体。”

      被她这样一说,本想道歉的孙阳,只得顺着她,揉着眉心说道:“昨天有发生什么事吗?我怎么记不起来了,该是昨天与羽苍饮酒过多,又有病在身的缘故,这最近的许多事都记膈不得了。෢”

      见孙阳表态,羽仙也不再多⽱说什么,┮提醒道:“如此自是最好,你身上的肺积之症,昨日虽服用了续命丹,却也只是暂时得到缓解,毕竟这续命丹只是为你添续了一年寿命罢了,并非治愈了你身上的顽魛疾,今后还是少饮酒为妙。”

      “你说我的病,并未痊愈?”

      孙阳闻言顿时慌了,他本以为癌症已经被治愈了,却没想到续命丹也只是起到缓解的作用而已。

      他有些急切的问道:“那我这病是否有什么药物能够治愈。”

      羽仙摇了摇头道:“这肺积之症普通人得了便是绝症,无药可医。”

      孙阳急了,“不是还有丹药吗?难道丹药也不行?”

      “不行,先不说有没有这种丹药,至少我没听说过,哪怕就是有,估计品阶也在四品之上,毕竟修士不会得这种病。而且没有哪个丹师会吃力不讨好的去炼制这种,修士用不上,普通人买不起的丹药。”

      羽仙话语平淡,但是却在孙阳心中扎퐾了一刀又一刀,这直接就破灭了他的希望。踨

      孙阳神色瞬间삃便暗淡了下去,原本以为修士的世界里,会有治疗癌症的丹药,结果却是这样。

      羽仙的话语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突然间他仿佛抓住了什么。

      她说修士不会得这种病症,那是不是自뢾己只要成为修士,就还有救?

      这样聚一想,孙阳暗淡的瞳孔又一次明亮起来。

      羽仙并未理会孙阳如何,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递给孙阳,道:“拿去,这ᬪ是那天你救我时,我从你身上拿到的,本想放在你自己身上,可是当时뮵正被追杀,放在你身上太麻烦,你又没有储物袋,我只能暂时帮你保管,现在便物归原主。”

      接过羽仙递来东西,孙阳瞬间傻眼了,就连癌症没治好的事都忘了,这不是汪教授的数码拍立得吗?

      现在令他更慌的事出现了,这东西里面可是有地球上的照片啊。

      这要是被羽仙看到了里面的照片,那之前才建立➱起来的人设不就崩了,以至于他瞬间就会䜷被打回原形。

      䞼 他记得在昏迷前拍立得是挎在脖子上的,他还以为穿越的时候只有身体和衣服穿越了,身上的东西则全丢了,没想到这东西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虽说这玩意有风险,但对孙阳来说뭑也是个转机。

      他此刻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虽说这玩意有崩人设的可能,但也可以用来当做,坐实自己的身份东西。

      见孙阳拿着那方黑盒子愣神,羽仙开口询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

      孙阳当然不会告诉她真相,摇头道:“没有,我还以为丢隗了呢,只是没想到还能再找回来,有点儿失而复濔得的庆幸。”

      羽翕仙闻言仿佛想起了什么,摸了摸挂在腰间的月牙玉佩,会心一笑道:“能被贴身携带的东西,想必于你而言肯定十分重要吧,能失而复得是该高兴。”

      羽仙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直接给他看呆。

      见孙阳盯着她看,羽仙连忙춶收起笑容,又一次变回了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子。

      孙阳有些没想到,昨日到现在总是徍冷着个脸的稾羽仙,就像别人欠她几百万似的,居然也会露出这么治愈的笑容。

      他犹豫了片刻,说道:“其实你不必绷着,你笑起来的时候很漂亮。”

      羽仙神色淡然道:“我笑与不笑与你何干。”

      被羽仙一句话噎了回来的孙阳,继续道:“有句老话聖说的好,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更銰何况ﺱ女孩子多笑笑,才不至于老太快。”

      这话本身没啥毛病,但是听到羽仙耳中就变了味了。

      羽仙冷哼一声道:“你这意思是说我老?”

      “嗯???”

      突如其来的压묓迫感,让孙阳瞬间懵逼,您这侧重点是不是有点歪啊。

      他算是服了,这曲解男人话语意思的buff,是所有女人通用的是吧?还不分世界。

      以孙阳在地球的经验来看,这种死亡提问,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茬,找点别的话题转移注意力。㣄

      经誹过刚才的对话,看羽纝仙的样子,并没有看过里面的东西,说不准她连怎么用都弄不明白,那就还好,不至于太快崩人设。

      뗶拿起手中的数码拍立得反复看了看,没有明显的损坏痕迹,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紈打开盖板看了看底片是否恜完好,随后关上,按下开机键,稍等片刻后,数码拍立得发出“滴”一声开机提示音后,显示屏亮起,显示电量不足百分之十五,好在顺利开机。

      羽仙见孙阳手中的拍立得能发出声响,还会发光,不由产生了好奇心。

      鹿 这个看上去黑不溜秋的小盒子,她之前逃离追杀后,自己也曾拿出来看过,即使是注入灵力,也并不会像唠现在这样发出奇怪的声响和发光。

      莫不是只有在自己主人的手中才会如此,若真是如此,那这个黑不溜秋的小盒子,还是个灵器级别的宝贝。

      毕竟只有灵器才会认主,可是这又说不ꑒ通,她并没有从这个黑盒子上感知到灵力,真是奇了怪了。

      孙阳看到羽仙正打量着他手中的拍立得。

      他拿起拍立得冲着羽仙按下了快门键,“咔嚓”一声,一阵闪光过后。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银晃晃的剑已然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刚才做了什么?”羽仙语气冰冷的问道。

      本想着逗一逗这娘エ们,谁曾想这婆娘反应这么大,直接就给他上⨵大宝剑,吓得他␀不敢乱动,瞬间没了逗乐的兴趣。

      “你……你先别激动,把剑拿开,有话好说。”

      “你看你看,我真没做什么,就是拍照留影而已。”

      说着孙阳连忙举起拍立得,将显示屏Ḍ对着她让她看。

      “留影?”

      羽仙虽然听不懂拍照是个啥意思,但是却听懂了留影。

      看着显示屏上的图像,正是她出剑的瞬间,好像还真是和留影石一样。

      只是上面的图像可比留影石清晰多了,仿若是在照镜子一般。

      此时羽苍正躲在舱门后看戏。

      他就没看懂了ᛵ,今天一早说好的美人计呢,这怎么自己才离开一会儿,大宝剑就架人脖子上了呢。

      这要是一个整不好,估计孙阳就凉凉了。

      本想出去阻止,生怕情况变得超ὺ出控制。

      但是不知发生了什么,羽仙的杀气消散,收回了长剑,又让他停止了行动。

      这一边,羽仙看了看孙阳,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拍立得,是她太谨慎了,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出剑。

      毕竟两月前刚经历过刺杀,到来接孙阳之前,都还有杀手的同伙不时奇袭,弄的她精神过于紧张。

      见她的脸色好转了一些,孙阳连忙用手缓缓拨䳰开架在脖子上的长剑,生怕这女人一激动把他给劈了。

      羽仙收剑歉然道:“抱歉是我过激了。”

      孙阳见她面带歉意的收剑,这才松了口气,叹息一声说道:“唉,没事,只是可惜了我这护身法宝,已经无用了,如今也只余下一个留影的功能了。”

      至此,羽仙算是听明白了,这个黑盒子就是孙阳先前口中所说,他师傅给他的护身法篎宝。

      他捂着胸口,连连咳嗽,自찲语道:“咳咳咳,这可是家师留给我的路上保命用的,没想到就这样坏了。”

      羽仙闻言,目中露出一丝歉意,这毕竟是因为救她,才让孙阳的法宝损坏的,看样子之后得想个办法补偿补偿他才是。

      “你看我这法宝也是为了救你,才会变成这样的,要不你给点补偿呗。”

      ሌⱳ可惜孙阳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要补偿。

      羽仙原本还抱有一丝愧疚之心,闻言顿时心中那点惭愧之意直接就消散了。

      她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昨天抱她大腿鬼哭狼嚎,自己没与他计较,现在居然挟恩图报。

      羽仙不语,虽说是自己不对在先,但是这货也太不要脸了。

      她不说话,孙阳也不着急,就站在原地目视羽仙,等她答复。

      孙阳说话的声音挺大,自然是被羽苍听了去,连祬忙传音给羽仙,提醒道:“姐,美人计啊,넿答应他,别搞砸了。”

      本想甩手走人的羽仙,收到羽苍的传音,眉头微皱,想了想为了从这家伙的嘴里问出点东西,自己真容都露了,他居然还说我老,还要赔偿!

      这要是让羽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估计会当场裂开,合着你是对美人计有什么误会是吧。

      她最终点头答应道:“行,说吧,你想要的什么补偿?在我能力范围内,ꩇ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尽量满足你。”

      她倒想听听鑊,这孙阳究竟还能提出多不要脸的要求来。

      一听这话,孙阳胸不疼了,也不咳了,唠顿时来了精神。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得好好想想。”

      这放在眼前的富婆,又是来自⒴大家族,出门还坐仙舟,票子那铁定是有滴。

      虽然人长的不错,但是我和她又不熟,不坑白不坑。

      要知道身为一个孤儿,他能长这么大,靠得还葪不都是这种死不要脸的精神。

      不然在地球上一个人的时候,早就饿死街头ન了,毕竟是一个人待久了,初来乍到的,身上也没个ል子儿,总是让人定不下心来。

      更何况他霳的癌症如今还没治愈,今后要是成为了修士,用钱的地方多了去。

      但话又说回来,就算骗到钱,以自己现在这带病之身,貌似也守不住家底啊。

      一想到这孙阳就好难受,心如刀绞啊,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又ั想到之前在村里听老杨头说过,修士之所以能够修炼,资质是其中一点,其二便是需要有人为其开脉。

      㼂但世间之人何其多,纵使有人为㗔其开脉,资质不行,便会如老杨头一般,哪怕穷极一生,也无法迈过那道坎成为真正的修士。

      这可是摆在眼前能够成为修士的绝佳机会!

      票子诚可贵,功法价更高!

      璥最终他在票子和成为修士之间,选了成为修士。

      孙阳摆弄着手中ქ的拍立得,沉吟片刻后,郑重地看向羽仙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开脉!”

      “嗯?”

      羽仙略感惊讶的看向他,好像根本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简单要求。

      看着羽仙略微惊讶的神情,孙阳开口道:“怎么了?不行吗?”

      “可以。”羽仙淡然道。

      就在孙阳以为这么简单就成了的时候,羽仙再次开口道:“但是在哪之前,我可以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压下心中的喜悦,露出一副因为她零时变卦,很不㩨爽的表情道:ꁕ“怎么,ᆨ你自己答应的浽事想要反悔吗?”

      铕羽仙神情冷漠的说道:“不,答应菗的事我会做到,但是你需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孙阳眉头轻挑,随即又恢复如常,心想她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ꕤ我得稳住了,成功就在眼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