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色精网

      陈观回到了山中的小院,一边揉着发酸的肩刼膀一边听裴安国汇报工作。

      昨天他也累得够呛,陈观特意让他坐着说,不㔰用那么拘束。

      裴安国轻Ⲣ咳两声坐了下来,开始说道:

      “昨天,也就是十一蟳月十三,共有一万两千垂五百余人围观,基本上都是本县,少数是池州人,至于外地和过路人可以忽略不计......”

      十三日这天,裴安鸈国和赵行善跑出去之后,就赶紧通知宋济,让他带着人过来维持秩序,顺便把守要道,统计人数,控制人流。

      但由于人数实在太多,而通道䂉又不止一Ӧ处,多番努力下也只能统计出쏖一个大概的Ɒ数值,至于是一万两千五还是一万三,甚至一万四,无从知晓。

      裴安国擦틃了把汗,他只知道㛺来的й人多ꐏ到生平罕见,摩肩接踵,呼吸都带着水汽,挤得他落不下脚,甚至在观感上超过了那ơ晚솑的妖修数量。

      陈观䝙点了点头,和빂他算得虽然有出入,但大体合理。

      只不过他所吸纳的信力人数超出了裴安国的统计人数,他大略数了数,应该在一万五千人以上,可能又是大范围传播后的现象。

      ሒ 张三看到了,把陈仙师请神下界ҫ这事告诉了李四,李四听到后又传给了隔壁的王五......

      又因为那场神迹太过于震撼,所以在场民众基本上都信了道门,即便有少数不信的也没有关系,陈观最初目的已经达到了。

      Ǒ 他泴的金丹在经过这次事件之ഐ后,逐渐开始变得圆润饱满,但距离破境仍旧还有一段距离,大概真的需要성让全府跿十万人都信了道门,才能步入第五阶,神识境。

      բ然戶而十万人全信,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盷。

      这里面包含了五岁以下的狾稚童,他们理ᧆ解不了这种事情,也就无法相信,更谈不上知晓“天师道”“神仙”“道士”这些名词。

      在他们之外,还有一部阁分人是曾经的修仙豪门,他们在数百年也曾是道门的一份子,只不过逐渐没落,被青阳宗取代。

      这些人的后代从山中搬了出来䖟,变成了乡豪地主,没搬的那部分就变成了如陈观、冯处默之前的状态,成为野道士。

      ⫔他们对道门自然是谈不上感얮情的,虽然依旧豪富,但没了洞天福地,没了道法传承,就剩下在泥腿子面前耀武扬威,岂能甘心?

      所以陈观的目标不是达成全员信道,而是至少达到九成人口,也῁就是九万人信孚仰天师道,这一点大概是可以做到的。

      为此,陈观制定了䲼三年计划,用三年时间发展至少九万信众。

      ... 䮾

      青阳宗,后山小筑。

      一老道正优哉某游哉地四处溜达,时不时的走到溪畔,一边与灵賐鹿说话,伮一边给它喂食ꈟ,当真픒是怡然自乐。

      只是当他听到有人喊他的时候,表情陡然变了。

      “孟长老!”

      “孟长老!您老怎么又在这里喂鹿,出大事了!”

      周炎气쑙喘吁뀡吁地跑了过来,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明显让孟弘殷有些不快。

      但他是何等的城ѿ府,旋即笑道:

      “怎么了,瞧你急的,慢慢说,慢慢说ѧ。”

      儹 周炎缓了口气,凑奱到他身前,俯身道:

      ጖ “茅山,来人了...ࢹ...”

      茅山两个字如同惊雷⺂炸在孟弘殷的耳畔,他的瞳孔急剧收缩放大,嘴角肌肉止不住地抖了起来⠖。

      “当...当真?!”

      쿍 “千真万确!”周炎肯定的回道,他先前在九华山中游違猎,偶然看到一人走在山道上,他仔细的暵辨认后发ٛ现,不是顾弘明还能是谁?

      数年前他曾来过宗쥵门,他亲眼见过,还说过话,绝不会认错걄!

      孟弘殷攥紧了双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来回在溪边踱步。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焦躁急了㪣,դ不知该不该出去见他,又担心自己若是见了此人,将来会被陈观清算。

      꾷顾炼师此行定是来给自家外甥报仇혖,他젬若是打赢了倒燡好,可他若뒻是婂输了,自己该如何自处?숏

      泺 他有些艰难地张开嘴,用商量的语气同周炎옸说道:

      “我不去好不好?”

      周炎呆了呆,他没想到孟弘殷会这么说,旋即笑了笑,不过笑声很冷,还夹杂着不屑。

      “孟长老若是不去,஁将来㬦顾炼师问起,我可龙不知道揣怎么说!”稰

      孟弘殷慌了,他不知该怎么做。

      先前陈观斩群琵妖,显神迹的做法퓣赢得了青阳人的称赞和죍崇拜,威望已经远远超出自己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道士了,甚至可以说陈观在青阳就代表䯠了道门,他的影响力也在青阳宗之上。

      可他毕竟只是金丹玄师,而顾弘明可是炼师,还是屈万壑天师的嫡传弟子,更重估要的是他来自茅山!

      猛地,他灵光一闪..枖.

      䓪顾弘明此行到底是一个人来的,还是代表了茅山,这很重要!

      “好好好,那你且说说顾炼师几个人来的,来时穿着什么衣服?也好让我准备迎接。”孟弘殷忽然想到这不易察觉的一点,他代表谁来的十分重要,就看周炎怎么说了。

      周炎到底还是没猜出对方的心理,还以为孟칯弘殷真为周家人着想,不免全盘吐出道:

      “顾炼师只엗穿了便装,没有带人来......”䢭

      “不过庤他填老人家不用带人,也能杀了陈观!”周炎榄恨道。

      ꀨ “知道了...”

      孟弘殷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顾弘明轻装简从说明他此番寻仇只代表自己一人,凩不代表仁佑观,也不代表茅山。

      那么也肯定得瀞不到他们的支持,再一想那日陈观的背景......

      孟弘殷心中立马有了决断。

      “我这里还有些事要做,鹿还没喂呢,你先去,过会我就到。”

      躭 周炎不是傻子,听到他这话,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

      ᫊“当真?”

      ⤣ “当真。”

      “好,那将来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

      “这可是你说的,待顾炼师杀了陈观,我一定会告诉他你今天⹧的꬐话,让他老人ぶ家好好处理㧤你!” 

      “勿谓言之不预퉖!”

      周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这句话,看似很霸道,但听在孟弘殷耳朵里却是想笑,他也终于明白自己害怕什么了,先前惧怕是因为茅山这个恐怖的存在,可如今你独身前来,那我还怕你什么?

      连自家宗门都不敢去对抗陈观,谁还籶敢押宝在你身上?

      或许只有周炎这个傻蛋了,孟弘殷暗自思忖道,可他却没注意到有一个人也和周家人走得很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