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e3网看

      蜀山掌门的想法,以及长老的坚持ᗡ,暂时都跟弟子们无关,他们讨论的劫,刘虾也不知道。刘虾此刻正㳾烦恼不离的事情呢。

      “不离,拿起你的关刀,跟我下山。”刘虾趁夜里如厕,旁边没人愍的时候,悄悄喊上不离下山,他打算带不离搞搞特训。

      今룀天月朗星稀,天空中的白玉盘分外的迷人,刘虾一直都很陶醉,这蜀山的夜空。前世他生活的地方,到处都是现代文明的痕迹,可没有这么⍅多的星河和明月看。

      莫 刘虾在湖泊附뿵近搬᠜了一块儿大石头,走到湖边頡,找个地方稳稳的放下,他坐在石头上,招呼不离过来坐下。

      “不离,䦲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刘虾决定先聊聊天,做做心理辅导。二世为人⯉,他还是有些成长经验的。

      不离低头沉默,有些想回避。

      呵,这扭捏的青春期男孩!杏

      刘虾身为过鶐来人ᆩ,廐一૮看就知道他心里那点子事儿。于是试探道:“想你义父了?”

      “嗯藳!”不离点点头。

      “那有没有想小香橼呢?你是不是答应她什么了?”刘虾眼神有点促狭。

      “师兄不要乱说。”不維离连忙否认,

      刘虾现在夜视能力很好,他都能看见不离脸红了,笑嘿嘿说道:“乱说?某些人哦,有事没事就拿个香囊看,呆愣愣的看好半天。跟我说说,那香囊里是不是有小香橼的一缕秀发?”

      不离羞涩的不能自已,差点扭头跑掉。还是刘虾拉住他说:“这有什么,只要她愿意等,你以后下山找她呀。”

      “可是我怕——”

      “没什么怕的,人家都这么大胆了,你一个男子汉还磨叽什么?”

      不离又低下头,沉默无语了。这让刘虾好心累,看来譥没找对地方。

      他看着渐渐高挂中天的圆月,齤眼神ﳏ变幻不定,终于幽幽的吐出一句୞:“是在想你的父母?”

      綆 不离闻言,身子猛的一衩震,左手抓住剑鞘,把剑鞘捏的咯吱作响,那一股恐惧和忿恨,根本无需说明。

      刘虾盯着他的反应,有些后悔和无奈,这心里阴影都已经成长这么大了,但是这已经成了心病,就得引发出轝来,不然会把不离逼疯。

      刘虾如果视而不见,坐视不离长歪的话,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王欢会拿着砍刀追杀他。

      ᛇ“事情过去这么久,你……”

      “师兄,我是不是很没用,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忘不掉,甚至现在练剑都练峨不好。”不理应该是憋闷的狠ꍼ了,被刘虾一再挑逗,终출于打开了哾话匣子。

      “你的佉剑确实练得不好,而且你也真没用!”刘虾说的有些伤人了。㭥

      不离抬起头,睁着㦃泪汪汪的大眼,惊疫讶的看着他,仿佛不能置信。这人居然是自己的杗师兄吗?他不是该安慰我吗?

      “你别看我,你知道自己没用,却找不到原因,你知道思念过度,却找不到缓解思念的方筈法。反而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那你要我干什么,要欧阳锋干什ु么?我们是外人吗?”

      蜇 “我……”

      “你什么你,你现在应该做你该做的事儿。尽想着那些你无能为力垏的事情,有什么用?!你义父收你为徒,为了送你上蜀山Ⲹ,甚至逼不得已收你为义子,你就这么辜负他?”刘虾把话说得很重,重症就当用猛药。

      不离扆再也说不出ꌗ话,抱着脑袋痛팲哭起来。

      刘虾看着他,心中叹息一声,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些。这时候,他抬头看看月亮㱌,也有点难过,流落在这一世,血脉亲情这东西,也ᩮ与他关系不大了。

      一个人低头哭泣,一个人望月失神。连恼人的夜枭乌鸦,也㦸时不时凑热闹叫上两声,更添悲伤气氛。

      ₱过了许久,不离哭声渐渐小了,刘虾拍拍他说道:“不离,人们经常说在天有灵,要不,咱们给你爹娘做个觽牌位ﱼ吧,你有时间可以祭拜祭拜他们。Ὼ

      等以后下了山,我们再一起去去他们坟前磕几个头,你可以好好跟他们说你的成就。说说你这些年怎么过的。”

      这话说的不离有些振作,他的一腔思念,可以有个寄托的地方了。

      “来吧,现在先练剑!这才是你该做的事,你要是不好好练功,ᷝ以后你都下不了山,就算下了山ꖫ,你也没脸见你爹娘,还有你义父!”

      不离擦干眼泪,走到附近的空地上,一板一眼的开始练习剑术,先是基础剑法,然后是御剑术,但是他越练,刘虾就越皱眉头。

      等几遍御剑术练完,刘虾终于忍不住道:“停停停,你练的什么玩意,心浮气躁,듒毫无机巧,你是怎么回事?”

      “我,我可能不适合练剑!”不离终于说出了,憋在他心里很久的想法㼷。

      “你”刘虾听他说完,有点丧气ฐ,“那你练刀给我瞧瞧!”

      㖃不离倒是对刀不抗拒,把剑斜斜地插在地上,提起旁边的关刀就来,这一施展出来立马整个人都变了。

      只见那眼神,灵动铩又凌厉,那刀势刚猛又霸道,团团刀光亮起,割裂空气,发出阵阵怪啸。

      或许是真的压抑久了,这一次不离仿佛要鳋把所有的郁闷,委屈吐出㷼来,然后扩用他的关刀一一剁碎,砍成渣。

      那关刀居然以快打快,聚集了不离所有的注意力,让他物我两忘,不知不觉牵引出,他修炼日久的朝阳紫气。

      色彩盎然的뮓朝ƅ阳紫气附着在刀刃上,一道道紫色刀光时隐时现,如游龙,似弯月在不离身旁流转不休。

      不离在刀法即将出尽之时,终于蓄力到极䀙致,一声猛喝:“┶青龙偃月斩!”

      关刀自身前划过䝴,刀刃上一条磅礴的刀气立体而出,狠狠撞在山崖下的古木上,那刀气后劲不竭,硬姩生生将古木拦腰截断,斜斜的倾倒在山崖上。

      刘虾发现这一刀的威力如此⧝惊人,没等不离喘够气,拔起长剑就朝他攻鴔去。打出性子的不理来者不拒,收刀蓄势再次挥斩,他居然抢攻。

      刘虾一改浸淫许久的御剑术,ғ施展出了他的连云十三剑。这套剑法完全是个套路剑法,讲究蓄势而发,中间有暗地偷袭,有正面强攻,越到最后威力越大。

      此时被三年后的刘虾使来,洋洋洒洒,气度ꒃ森严,把不离带进了他的节奏,杀的不离疲于防守,再也没了之前的刚猛霸道。

      “啊!啊!啊!”刀本是百㾠兵霸主,不离的刀法又是武圣传承,怎么忍得了这样的压迫。他面容狰狞,双眼圆瞪怒吼连连,终于蕲彻底乱了节奏,没了章法。

      刘虾无视他的愤怒嘶䊽吼,醉仙望月步一经施展,游走无踪,宛㲏如鬼魅刺杀仇敌。

      ␳ 场䯱面上只剩不离疯狂出刀,对着一抹抹幻影不时刺出的剑光徒劳抵挡。

      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不离被逼到绝境,彻底将出刀斩杀交给本能,又是一刀杀出,只是这一刀完全没了正常刀法的刚猛,其刁钻的出刀角度居然有一种诡谲的阴毒,一᯼下子踏准了刘虾的步法,逼厭得刘虾挥剑防守。

      “叮!”쁡刘虾一招接完,收剑退走到三丈外,惊疑的看着不离,有古怪!

      몗但是不离一招得手,哪里쎃愿意轻饶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顿砍,ᷨ打算乱刀砍死老师傅。

      刘虾看着他笑了笑,那就打个痛快,持剑再上,但是已经换䯎成了御剑术。

      月光下,两人一个持刀,一个握剑,彼此相向厮杀,倾尽心中所学所思紬所悟。此时风也静,山也静,唯勞有那恒古的月亮,敢做唯一的看客和裁判。

      刘虾看着不离痴战成狂,一边徱全力应付,一边在心中不住的佩服王欢的眼光。这又是个剑道天负的选手,这样的家伙加上刘爀晋元和王欢,刘虾已经遇见三个了。

      而有所不同的是,不离的刀道天赋挺吓人的,被逼急了,居駠然能战斗中自쬷悟刀法。这要是让王欢那蓺笑面虎看见了,不知道넾得得意成啥样,嘴都笑歪了吧。

      两人缠斗许久,还是不离坚持不住,出招开始缓慢,周身紫气也时隐时现,被刘虾一招击倒在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身上已经衣衫褴褛,不轻不重的划出了十几道伤口。

      看着他,刘虾大笑几声,心中满是惊喜。伸出手把他拉起来,问道:“你这刀法是什么名字㪓?”

      “屠龙傲天,义父没告诉你吗?”

      “……”刘虾不笑了,搚他确实没告诉䥅我,这么羞耻的名字,他敢说出口,我就敢喷死他。

      “咳,我没问,这个不重要,你悟出帟的那一刀叫什么名字?”

      “我还没想好呢!”

      “我看这一刀非常诡异,也够犀利,要不就叫月蚀吧⨚。”刘虾建议道。

      刚才比斗时,不㶤离膫在刚猛➯道刀法中,频频使出这招,给刘虾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嗯,我听师兄的。”不离现在精气神都不一样蕎了。

      刘虾走了两步,回头看着他:“以后你别练剑了,练刀吧。”

      “可是蜀山御剑术怎么办?”不离有点担心。

      岟“蜀山又不是只能练剑,修炼其他的多了佋去了。只要你肺的刀爼足够强,他们谁要是有意见,也只能憋着。”刘虾不以为然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