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州av超清在线观看

      “这一次全真派开宗立派,可是来了不少高手,据说就连神侯府都会派人前来祝贺!”

      ꀹ“不止如此,神剑山庄、丐帮、少林都会派人前来恭贺,要我说,䱙这王重阳的面子可真大!”

      敋“王宗师可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更是道家不出世的高人,座下弟子更是一个比一个出色。这一次开宗立派之后埒,我枞看着全真派很快就会成为天下有数的大派!”

      路上的武林人士越来越多,在终䮭南山附近,武林人士已是成群结队。这些武林人士所谈多是关于此次全真派开宗大典,由此可见此次全真派开宗立派,确实已经䥟引得整个江湖的关注。

      江湖恩怨多,这一次无数武林人士汇聚终南蒪山,或是早有仇怨,或是一言不合,武林人士彼此之间的争斗也变得日益频繁。陆羿与全৽真派众蜤多弟子,不得不平息争斗,引导众多武林人士往终南山上去。

      “当!当!当䋗!” 䨐

      三声悠扬钟声响彻终南山群山,是日,天高云淡,终南山上彩旗招展,无数武林人士沿着青石台阶一步一步向全真派重阳大殿行去。三ஊ声钟声已响,再有一个时辰时间,全真派开派大典就将召开,路上的行人不由纷纷加快了脚步。

      远远⁃望去,lj整座重阳大殿显得庄严肃穆,青石铺就的地面一尘㸪不染。大殿前有一处极为庞大的广场,广场画着代表全真派道符蠻的大旗迎风招展,上书全真道派四个大字。

      此时广场上已经有不少武林人士,在重阳殿的正前方,有不少的座ራ椅整齐排成十几行。这些座椅自然是给那ᚷ些江湖⸇上赫赫有名䨾的“前辈”的,剩余的武林人士只能站在重阳殿广场上观礼。

      此时,距离全真派开派大典的时间已经不远,前排的座椅上已经陆陆꜠续续坐上一些武林人士。渐渐地,整个重阳大殿前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武林人士,陆羿约莫估计一ᯣ下ᳰ,来的武林人䶕士已经多达数百,而且这些人多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猕由此可见,全真派的开派大典是如何隆重。

      “当!当!当!”

      九道钟声响起,只见重阳大殿中,陆续走出十几个道士。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只见这位老者身着青色道袍,背负七星宝剑,脚踏玄色云履靴。道袍老者缓步走来,无形中一股难以形容的道韵扩散开来,整个重阳宫门前广场霎时变得极为安静。

      跟随道袍老者身后的那些武者,依次坐在前排的观礼座位上。这些人的座位都是在第一排,勴能够在全真派开派大典坐在前排,这些人要么是武林上赫赫有名的高手,要么就是江湖顶尖势力的代表。

      “今天,是我全真道派开宗立派的大日子,鄙人仅代表全真道派欢迎各位武林人士的到来!”

      道袍老者显然是全真教派的开派祖师王重阳,道号重阳真人,武林上有数的绝顶高手。王重阳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웎却能清晰的传到在场所有武林人士的耳中,显示出深厚的킨武学造讻诣。

      “快看,那是神剑山庄的二庄偀主,놠外号奔雷剑的谢月辉!没想到,这一次神剑山庄居然来了如此重要的人物,看来这全真派真的是不可小视啊!”

      “重阳真人如此高手开宗立派,自饨然是不一样的。不仅仅是谢ཹ月辉,那边还有神侯府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少林寺的䑒净慧禅师也⫴来了,还有丐帮的李有为长老,这一次可算是近年来武林的一大盛事!”

      随⭮着周围议论纷纷,前排那些武林人士的名号也被人一一道出。神剑山庄、神侯府、少林寺、丐帮,江湖上那些顶级势力已经来了七七八八。再加㹡上一些江湖上滴的成名高手,这一次全真派开派大典可谓是汇聚了江湖一小半的高手。

      “禀混元无极太上太清教主太上道祖,弟子重阳,今日于钟南山开宗立派,创立全真派!弟子必将上承道祖道承,精研道学,将全真一派发扬光大。望道祖高坐九天之上,见证全派弟子虔诚之心!”㒤

      霎时间,整座重阳大殿响起诵经声,却是老子所传道䗥德经。只要诵经完毕,将立派祭文焚烧,扬于九天之ꖦ外,这全真派的开派大典就算是完成了恂。到时候武林人埤士自然是该吃吃,该喝喝,说不定还会来几场友好的交流切磋。

      “哈哈哈ᳲ!今闻全真派在终南䛘山开宗立派,小僧吐蕃国㢩师拔思巴捠,今日前来见证。就是不知道赫赫有名的重阳真人,有几分本事,居然能在终南山这样褠的地方开宗立派!”

      人未㥓至,声音却是响彻整个天地。只见,远处一位身材高大的身影,在空中辗转腾挪,身体如鹰般疾驰而来,几个呼吸间렗已经到了重阳大殿前䦝的广场之上,站立在一根高高竖起的旗杆之上。

      只见这个身影一副番僧打扮,身披红色袈裟,与中原的和尚迥然不同。此人头发浓密,胡子如针一般根根竖起,ฃ身材雄壮异常,五官如刀削一般立体,神色威而不怒,给人第一感觉,就是不好惹的狠角色。

      “大胆狂徒,在我全真派开派大典上居然敢口出狂言!”

      ꢯ此番僧如此嚣张的出现,全真派当场就炸了锅。王重阳还未表示什么,其他全真派的弟子纷纷面露怒容,手中兵器纷纷出鞘,眼神不善的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番僧。只是王重阳还未发话,全真派的弟子并未立刻出手。

      燤 “远来是客,大师既然从吐蕃而来,不如等老道将祭文承于九天道祖之后袼,再跟大师好ঈ好交流一番,如何!”

      王重阳居然没有动怒,反而是惺面ꥭ带笑容轻声说道。王重阳一边说着,手中动作不停㎂,那祭文脱手而出,已是燃起火焰,逐渐向九天之上飞去。随后王重阳拿起三根香向香案上的铜炉插去,只要插上香,那么开派大典就算是完成了。

      “且慢!”

      䃁只见那番僧拔思巴从旗杆上轻轻一点,身影快툟速往討下,以鹰击长空之势快速向王重阳冲去。拔思巴的速度极快,转瞬之间已经是到了王重阳身前。拔思巴单手向前,掌中带起鬔强烈உ的劲风与龙吟虎啸一般的声猸响,向王重阳拍去。

      ”大胆!“

      眼见拔思ౖ巴出手,全真派的弟ө子全部面露怒容,手提着宝剑,齐刷刷向拔思巴冲去。此时,拔思巴面前的王重阳却是不见丝䩎毫慌乱。只见,王重阳单手举着香恭敬的向香炉插去귻,另一只手轻轻向后扫去,正中拔思巴ﹳ的双掌。

      “噔!噔!瞪!” 橨

      拔思巴如遭电击,身体不由得向后退去,一连三步才算是稳住身形。而此时,王重阳也正好将手中的香插在了香炉之上,天上那祭文已经燃篧烧殆尽,已经算是上告九天。至此,全真派的开派大典算是正式完成了。

      “重阳真人威名果然名不虚传!”

      全⍑真派的弟子手提宝剑,将拔鄡思巴围在当中。在全真派弟子虎视眈眈的眼神中,㊧拔思巴丝毫不见慌乱,反而是双眼嘧紧紧盯着王重阳。刚才拔思巴率先出手,虽然未出全力,但王重阳轻飘飘的一扫,不但让拔思巴无功而返,自身更是完成上告九天的仪式,高下自然立判。

      王重阳依然没有发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拔思巴뢵,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王重阳不发话䬝,全真派的弟子虽然无比愤怒,但也不好出手。刚才虽然只是短暂的交手,但可以看出,这番僧的武功并不弱,反而十௾分高明

      “拔思巴大师未免火气太大,难道大师认为我中原无人吗?我倒是想领柵教领教大师的高招,不知大师可否聎赐教?”那神侯府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站起来,走到拔思巴身前说道。

      这番僧来自吐蕃,还是自称是吐蕃国师,按照大宋与吐蕃的关系,显然是来者不善。此地是全真教,按理줄说应该是全真派出手会一䊮会这番僧拔思巴才是,但不知道为何,这追命却是急不可耐的站了出来。

      “哈哈哈!想不到中原武林无知之人居然如此之多,你想和我动手慓?那就请先接我一掌再说!”

      说时迟那时快,拔思巴双手合十,龙吟醤虎啸的声响震天੃动地。只见拔思巴双手快速向前拍去,隐约间仿佛一㓔条金色巨龙盘绕在拔思巴双手之间。拔思巴䎰的速度快若闪电,转眼之间,双掌已经是来到追命身掘前。

      追命不敢大意,双脚向下一踩,身体腾空而起。追命身在半空㻿之中,双脚快速向下踢去,无数腿影化为青色风暴与拔思巴双掌ઃ碰撞在一起。外人看来,只见青色的风暴与金色的巨龙在不断碰撞,荡起风雷声阵阵。

      “噗!”

      在极短的的时间内,两人已经交手数十招。突然追命的身影快速向后退去,等到追命的身体完全停下来,一蝬口鲜血突然自追命口中喷出。顿时间,追命面色潮红,双腿不由自主的打着颤,好不容易才站稳脚步。

      “龙象波▟若功ࣃ,而且已经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境界ᦊ,大师果然好手段!”

      追命此时脸色由红转白,显然在刚才的交手中,追命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此时武林群雄不由一阵哗然,这追命在江湖山也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居然短短数十招之间,就被拔思巴重伤,可见这拔思巴的武功造诣已经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

      “不知重阳真人可否됥再赐教几招?”拔思巴倒是气定神闲,转头再次向王重阳挑陞战。显然,这拔思巴这一次就是冲着全真派而来,就是不知具体抱着什么目的。

      “慢着,大师武功高深,小子不才,想要请大师赐教几招,不置可否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