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0kkkcom下载

      췎老妇的话提醒了丁宁,连忙让谢宝⛒送ꓜ过去几两银子,ܢ免得老两口ဥ买东西时为难。瘼郑宁一声不响抱起被褥出去晾晒,谢宝㻲则去忙活着去拾掇后槽喂碋马。

       丁宁打开了柜子,翻找自己过去留下的衣服。那次搬家之前,老妈把礵自己好点的衣服都打包带走了씥,柜子里剩下的都是有些旧有些小的衣服。帰这样的衣服给ꮊ谢宝、ɭ郑宁穿还凑合,自己穿就有些太小脤了。另外,自己也需要一身夜行衣。不然,太不方便了。

      正踌躇间,老家院敲门进来,兴奋뫏地说:“我一见大门开着,就知道是少爷回来了。老婆子说一开始见三个道人开门,她吓坏了。少爷,老板板没有给您说难听的话吧?”ᑪ

      丁笑道:“大娘就㞥是问问,能说啥难听话釠。嗯ᑾ,这附近有卖衣服的没有?要成衣。”

      “有倒是有,就ᰆ是价钱贵。要是不太急用,还是自己ᛂ买料子让㱥人做划算。”老家院建议说。

      “不用了,您告诉我地方䋆就行了,我自己去买。”

      老家院摇摇头告诫说:“您若上街千㖁万小心,前잉些天街上到处都是检查头发的,只要是未剃头的,逮住就给人硬剃。遇到反抗或者逃跑的,追上就打,弄不好还给关到监狱里,后来闹得南边几个省的商人魃都不敢来了。现在松动了一些,南边几个省的商人可以暂⁗时免➔剃,剩下的就是道士了。和尚嘛,是要剃光的。连我这快七十的老头᪥子㬮,也让人追上给剃了头,留这么䇧手巴掌大뻭一片儿,难看死了。”说着,摘下帽盔,露出个光瓢似地脑굮袋。后脑勺㹾留有茶壶盖那቟么꛻一片儿白头发,梳着四指长的一个小辫儿。

      꿆 “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是商籚人呢?”丁宁不由得问。

      “初次来的得带有商品,还要有来源地商ᇫ会证明。进城之后,得有商家的铺保,证明该人匟是来与萉我家做买卖的。现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半夜三更就有查夜的,中青年᪤男人是检查重点。”老䣖家院说。

      丁宁心头一沉:“这么说我们还不方便外出了,要是想以出家人身份뇀活动,就得住到朝天宫去了吧?”

      ẏ 老家院说:“你们骑着马去朝天宫也够扎ꚙ眼的。现在,老奴建议,你们或者是住在家里别外出,或者是人住到观里马在家喂着。你们尽量少놩抛头露面,现在要搞‘十户联保’ඨ,被邻居发现也그不好办。”

      “好一个洪承畴,统治的倒很严密。那好,友我们把马䠹匹和大武器留到家里。您今明两天给我买一身成깛衣和一身夜行衣。”他给了老人一些银子,让谢宝、郑宁挑好衣服放在一边,三ጳ人就向朝天宫走去。

      小时候,练武读书之余,丁北宁经常和小伙伴去朝天宫玩耍,除了感到宫殿建筑雄伟高大之外,也没有其他印象,这两年一接触道教,才知道这座建筑才是天朝道家第一圣툊地。其名字乃明太祖朱元璋下诏御赐,取“朝拜上天”、“朝见天휹子”之意,是天朝皇室贵亥族祈福道场及节庆前文武百官演练쑻朝见天子礼仪的场所。虽然自明成祖迁都北京之后官家活动少了一些,但是其依然是道教举办盛大活动的场地。据说先前的历任道长都由皇家道录司官员兼任。现在,清廷进占南京,不断将一些有着明朝特色፽的名称改掉,淡化人们对先朝的记忆﷝,墏譬如改南京为협江宁府,改大明王府곛为徐达府,改明孝陵为废帝冢,改明成祖为其母修建的金陵大씗报恩寺为了了寺,听说也要改掉朝뇲天宫名字,只是一时尚未想好新的名称。

      谢宝很少来此,见到这一大片依山而建坐北朝南金碧辉煌的建勷筑群,不由得惊叹起来:“我的乖乖,这里简直比皇宫还要气派!”

      丁宁笑道:“差不多,皇帝自称天子,这是人间天子朝拜天帝的地方,自然要富丽堂皇了。太寒酸了,岂不有失皇家颜面?这里从春秋时期就开始힣建造城墙,吴王夫差在此山设置冶铸作坊锻造兵器,此山被称为冶山,此地称冶城。三国时,孙봳权在此设置冶宫,铸兵器铸铜钱。自东晋时期开始,这里成为风景胜地。南朝إ时期,道教为皇室所青睐,这里就开始成为道教胜地,᭍香火连绵不绝。胣”

      “讲得好!道友知縦识渊博,祥云受教了。”

      朝天宫那座巍然耸立的孔子雕像后面,闪出一位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道长,对他们打个稽首:“福生无量天尊,道友何来絊?”

      丁宁连忙还礼:“道长安康,贫읟道来自福建泉州묘玄妙观,闻听金陵形胜朝天宫즭冠盖天下豺,云游途中特来一观,并就教于各位道长。”

      老道闻言神色黯然,喟然长푧叹道:“道友来得不是时候,如今的㲽金陵被改做江㹂宁,由京而府,许多名字被改得面目全非。就是此观,恐怕也要更换名字了,岂有当年盛景。”说着,神情无比萧瑟。 ᵦ

      丁宁笑道:“ॖ两个同伴崔孤陋寡闻,小道给其讲儻解一二,不料引起道长伤感,罪过罪过ꐞ。”

      鞨 “哪钎里哪里,是贫䳚道祥云放不下心头执念,徒增伤感。道友来此,莫非是想盘桓几日么?둗”

      丁宁示意谢宝掏出度牒呈奇上,道:“小道一丹,欲在贵观打扰几天,请道长行个方便。这里,且奉上一点香火筝钱,聊表寸心。”

      䠥祥云道长微微一乐:“好说,一丹道友小Ŗ小年纪,居然可以代表泉州玄妙峢观前往武当山,可见亦是业界翘楚,令贫道汗颜。道友可知‘蒈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吗?”

      Ꮧ⮼“‘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这是唐代诗人杜牧的뾺《江南春》,脍炙人口,流传至今எ。祥云道长这是何意?”

      说话间,天上下起了淅沥淅沥的细雨,㶹朝天宫气相氤氲,一派静谧。祥云叹道:“若是以往,如此仲春时节,本观红男绿女商ꑎ贾游人如织,香火极盛,哪像现在门可罗雀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