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美女动态壁纸

      “啊!!”龐

      李进᱆不仅丢掉了男人的喉结,连声音都变了味。

      这一变故,彻底让她失去了往日的精明,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还有金沙帮的一众帮众,连他们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ᴸ 老帮主的公子,金뻉沙帮的少帮主,怎么……怎么……

      㲖怎么突然变成娘们儿了?!

      “哈哈哈哈!”

      华安看着原本秀美过人的少帮主忽然变成了大小姐,眼睛都放起光来,大笑道秞:“好!好ꑑ!ປ真是了不得!嶭!古有木兰代父从军,如今也有脌金沙帮的大小姐,代父执掌帮派!我喜欢!如果你Ᏹ成了本公子的人,现在咱们是不是一切都好说了,嗯?”

      李进闻言,脸色陡然一白,从贾蔷怀中挣脱出来,站稳在地,沉着脸道:“少侯爷,请你၍自重。”

      李进的声音,如兞百灵歌饔唱一般,出奇的好听。

      贾蔷忍不住看了看地上那个假喉结,再想想先前她带有磁性的男中音……ᦫ

      心里纳闷道:还能这龉样?

      “别看了,不是说交给你吗?你칍……”

      见华安得意之极,炙热的眼神中有志在必✶得之意,李进只觉得遍体生寒,又见贾蔷居然还在盯着那假玩意儿使劲的䢀瞧,气恼催道。

      “哈哈哈!你还指望这个小白⽆脸儿?宁国府?宁䔾国府的贾珍숩我见过,他ݭ儿子虽记不得叫什么玩意儿,却也不是长这样的,正派玄孙?他如今连宁府嫡支都算不上,你还指望他?蜤今天就是贾珍来了,我要纳你进门儿,他敢放一声屁,我就砸烂他的狗头!”

      华安大笑不已,一步上前,抓向李进,大声道:“娇滴滴的娘们儿一点意思鴎也没有,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放心,必正经纳你进侯府,少不得给你一个侍妾的名分,比在这破烂胡同里,跟一群臭烂苦力喝鮦苦水井强一万倍!”

      李进闻言大怒,可是又碍于华安的身份不敢还手,连连退步。

      只是华安紧追不舍,李进த只能逃到贾蔷后᎜面暂做躲避,心里对贾蔷满满怨气,早知这样中看不中用,䐓方才就该直接卖了算了!

      却不想正当华安一只手紧追不舍抓过来时,一身月白斓衫怎么看都是文弱书生的贾蔷却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一出手就握在了华安右手씳臂上的关节处,只那么顺势轻轻一扯,众人却听到“咔嚓”一声,继而又是一声闷哼,然后就见刚刚还肆无忌惮要逼女成妾的华安,以一种颇为狼狈的姿势,被清瘦的贾蔷﷊反手擒住,动弹不得。

      “大胆!”

      “放手!”

      “找死!”

      聚义堂上二十来个淮安侯府亲卫见之惊怒,齐齐上前怒喝。

      贾蔷身后,铁头㇦和柱子一起对铁牛吼道:“铁牛,快上前护住大爷!”

      铁牛红着眼,壮如黑熊的身体微微颤栗,他心中有无苅尽的恐惧,但这一刻,看着气势汹汹鰥逼向贾蔷的淮安侯府亲卫,他“吼”的咆哮一声,两步站出簣,挡ꤻ在贾蔷身前,而后双拳紧握,鋧朝淮安侯府怒声咆哮漰:

      “吼!”

      “吼!”

      “吼!!”

      那模样,当舲真如黑熊怪现世一般,在淮安侯府诸亲卫眼里,恐怖如魔。

      真是日了哦,这他娘的到底是啥子玩意?!

      一时间,聚义堂安静了下来。

      淮安侯府的亲卫大多没经历过杀场,面对此情境哪里敢再乱来。ꡑ

      一旦ᡠ惹得这黑熊怪大怒,动起杀性来,此地岂不要成修罗场?

      别说他们,就是金沙帮众,也一个个面色发白。

      尽管他们先前已经打听过,贾蔷这个姐夫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看起来和恶鬼一样凶残,可性格比绵羊还弱。

      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前这一幕让他们谁都不肯相信传柉言了,这叫草包?

      这时,淮安侯府鼻诸亲卫中一个年岁较大的中㘱年护卫抱拳道:“既然是࣐宁国公后人,说起来都是勋贵一脉,还请这位大爷녲先쒿将我们世子放了,真弄出人命来,今日在场的人,谁又能幸免?”

      贾蔷擒着痛的说不出话的华安往边上移了移,和说话的护卫对上了面,淡淡道:“今早神武将军府的冯紫英对我说,昨日之事,一㪛夜间整个神京顶级高门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我不仗势欺人,便没人敢欺我。看来冯紫涧英这话说的有些破绽,至少,൩堂堂淮安侯府就不ꌄ知道我,所以才硽会欺上门来,伤我的꒦朋友,还要抢我的方子。”

      盛这番话一出,淮安侯府的侍卫头登时一怔,狐疑的看着贾蔷,问道ǰ:“敢问这位大爷高姓大名?是贾家哪位……”

      话没说完,他似突然想起什么,面色猛地大变,看着贾蔷不可思议道:“贾家?你就是入了太上皇眼,得他老人家喜爱的贾蔷?!”

      ꣡ 贾蔷呵了声,却未再看那侍卫,而是看向面色明显变了一变的淮安侯世子华安,淡淡道:“没错,我就是贾蔷。”

      华安ԫ面色那叫一个精彩,他不是没听过这个传闻,但也只是如过眼云烟,根本没往心里去。

      诸多元平勋臣世家,全坜部的精力都落在猜测太上皇出宫,还是携宁王出宫的事上。

      至于偶然夸赞了一个溜솦须拍马的毛头小子,谁会在意蚞?

      一个佞幸小人,먖还出身没出息的开国功臣之后,甚至还不是承爵人됸,连点风浪也翻不起,实在不值得留意。

      然而华安没想到੫,本以为不可能有쯮任何交集的佞幸小人,此刻居然正押着他抬不起头来:“卑鄙小人,放开我,有种你我一对一的较量一场。”

      ᙿ 贾蔷好奇:“刚才我是多对一赢的你么?” 

      ࢱ华安心里那叫一个憋屈㒗,怒声道:“偷袭你还有脸说?”

      贾蔷同情道:“你正面攻来,我反手还击,何来偷袭之说?”

      华安差点气炸,咬牙道:“你果然是칯佞幸小챨人!”

      贾蔷看着他目光愈发悲悯,道:“我昨日于醉仙楼所言,初时根本不知道太上皇会听到,所以,句句皆是肺腑之言。若非如此,你以为圣明如太上皇,挵会听貆我一个白身⫾草民的裪浅显之见?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侶这元平功臣之菿后,居然认为我说的都是佞幸之言。呵呵,好一个淮安侯世子,好一个淮安侯府!纟你们心里到底是怎样想太誼上皇的?还真是大燕的好臣子啊。”

      “你……你,你放屁!”

      华安闻言心头一紧,ꋨ破口大骂,就想挣扎起身,可被扣关节实在太痛,一挣扎又是一声惨叫。

      贾蔷问道:“现在怎么说?我到底是不是佞幸之臣?”

      嘘 华梾安一张脸也不知是因疼痛所致,还是因为憋屈羞愤所致,紫的发黑,一字一句道:“是我信癡口开河,你非佞幸小人읧。”

      贾蔷呵呵了声,松樽开手将他放开,道:“知错就好。”

      华安一得自由,眼睛都红了,怒声骂道:“老子锤死你个卑鄙小人!”

      说罢,举着左拳朝贾蔷挥了上来。

      他依踆旧坚信方才只是卑鄙的贾蔷偷袭才失手,这个看起来连只鸡都杀不死的穷酸,就是他单手也捏得死。

      흡 햖 不然,他这些年在军营里的打熬礌都白费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面对他凶猛挥拳攻来,贾蔷居然没求救,非但不退,反而往前急迈聡了一步,侧过身子,出手如电,再ꁹ度捏住了华安的右臂,猛然一拐……

      “嗷呜!”

      ⟏华安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瞪着贾蔷,恨不能咬碎他。

      匝 可是这一次,不止是他,周围人也都看了出来,这贾蔷看起来是清瘦,力气或许也没那么大,可是却绝非弱书生。

      他们自然不知道,前世贾蔷虽只是一工科狗,可他爷爷却힭是正经的沧州老武㣴师,一手八极덩拳老辣之极。

      不过贾蔷因为吃不得苦,所以没学得八极精髓,但ꀌ在八极巧劲上,却格外有几分天赋。

      샇真要正常放遲对,肯定敌不过自幼打熬筋骨的华安,可他先出其不意伤其一껪臂,鸿再故意激怒于他,让他失去理智来攻,胜过他,实胜于心计,而不是勇武。

      但落在别人眼中,却不是軭这样看了,薛蟠激动的好似他打了胜仗一般,兴奋的几乎无法自抑,跳脚大声吼了声:“好!!”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