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请多指教电视剧

      北地苍茫,草木秋黄,中原鹿肥첽。

      唐军回师牜,主力已在鴥官道上安营扎寨,与乌桓人对峙三日有余。

      ଚ因为缺少必备材料,李唐只能下令步兵拆掉죂马车,掘沟为壕挖土筑墙,要依托防御工事,与乌桓人死磕到底。

      丘力居眼看着㚤唐军营寨壁垒越筑越深,大有一副原地筑城的意思,他不由傻眼。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原地扎营,难道李屠夫就不怕幽州军及时赶来홣,ẇ将唐军包了뺇饺子吗?

      셨 然慃不管丘力居何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军对峙中随身干粮也损耗严重,这样下去,若无意外ؐ只能看双方谁能撑到最后了。

      乌桓人相对较好一些,他们能自由移动,战马则用野草也能充饥,日子虽然难熬,勉强也能对付。

      唐军大营,则是一副颓废衰败模样,一队队士兵靠在土堆上无精打采,有气无力。

      大营内,周仓拿着一堆水囊使劲挤出一碗清水,小心的端至李唐面前:“大统领,水!”

      “ය我不渴,把水给文和先生送去!”

      覞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李唐的体魄目前还能忍受,不过军师这个瘦弱的文士此时已经病倒了,所以这些স所剩不多的水源屝便弥足珍贵。

      ㉔ 攀上军中观哨台,李唐极目眺望,发现乌桓人始终游离在附近,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心中一阵凝重ՙ。鲔

      这丘力居,是与自己杠上了,不依不饶,刘虞老匹夫到底给他许了什么好处,让其这么卖命。

      僵持日久,唐军真的快撑不住了,人可以쑗三日不吃饭,也可以三日不进水,但下场如何,那就不ⅿ好说了。

      大军中粮草倒是勉强维系,水资源却极度缺乏,口渴难耐没有水,就算给个白嫩嫩的大馒头,也咽不下去。

      如今被困在荒无人烟的官道上,即使士兵们极力挖坑打井,却不见丝毫水源。

      不知是此地特殊,或者还是别的原因,一连打了数百个深坑也毫无作用,反倒把部分士兵的体力消耗一空,只能怪大军选错了地方。

      从这里군,李唐对自己的运气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一分,那就是倒霉透顶。

      “踏踏!”

      脚步声响,患病抱恙的贾诩在补充完水分之后,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大帐,他摆脱侍卫的搀扶踱步走到主┙公身边,查探四周环境。

      良久,贾诩叹息一声,建言道:“主公,今夜突围吧!”

      “有典韦周仓等将士护卫,定能护主公安全。”

      哪怕智谋如妖的毒士,面对这种战场上凭实力争锋的地方,也毫无办法。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战场,足智㋐多谋的运用,还是需要用刀子说话。

      贾诩现在也譽多少能体会到,张懿等人当初在并州时的无力,因为步兵对阵骑兵,若是位置不佳,真的很让人绝望。

      “文和勿忧,吾必保军Ӝ师安全!”

      䶪李唐似乎也能体会到其中心情,若是今日还打不出水来,那就趁着大军还有余力,夜晚突围。

      万事不可太尽,若真等到撑不下去之时在突围,估计自己齟就真的凉了。

      有些事当断则断,哪怕全军覆没,只要能冲出去,总归有再起之机。

      时间流转,日㧎上中天,炽烈的光芒肆虐着大地,这让本就饥渴难耐的士兵们更是难以忍受,纷纷躲在阴凉处喘息⟶。

      “轰隆隆!”

      菦当唐军愁眉苦脸的同时,官道西方,愃一股黑潮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上,并快速向唐军营寨涌来。

      马蹄롮震荡覄,狼骑奔腾,一杆唐字潚大旗迎风招展!

      “援军!”

      有哨兵看到了旗帜:“是援军!”

      “主公,臧霸将军到了....”

      大营内,憋屈日久的士兵站在土墙上疯狂大吼,发泄着心中的츆闷气。䏪

      他们这两日可谓是狼狈无比,因为自成军以来,就没打过如此憋屈的仗。

      于此同时,李唐也收到了士兵的通报,快步走出大帐。

      “希率律!”来援骑兵已经奔到营前,朰一骑双马皆配横刀,正是狼骑标配。

      营寨前,领军之将一勒缰绳迅速下马,疾步上前拜倒在地,大声道:“末将救援来迟,请大统领责罚!”

      已经赶到营前的李唐见此,不由大喜:“宣高一路辛苦,何罪之有!”

      “快快打开寨门,ꝑ请将军入营!”᠆

      “吱呀!땭”

      由马车木板拼凑的寨门缓元缓打开,并且发出咯咯吱的牙酸声,显示着大营的寒酸。

      “拜见大统领,见过文和先生!”

      臧霸等人见到病恹恹的贾诩,以及营寨中狼狈不堪的士兵时,更是一阵自责。

      孝若是自己等人能早点到来,主公与将士们,也不用受此大苦。

      想到这里,臧霸不由捏紧拳头,他猛然抱拳道:“大统领,霸这就去宰了那帮乌桓人....”

      “不可鲁莽!”

      相对于将领的气愤,李唐脑袋还是很清醒的:“没必要与他们纠缠,乌桓人嚣张不了多久!”

      “待大军修整,先离开获这破地方再说.....”

      ﺀ狼骑到来,唐军没有耽搁,虽然疲惫不堪,但收到命令依然迅速整军离开大营,继续向上砉谷方向行军。

      大军行进,荆旗蔽空,人排长龙。

      乌䳨桓人不想轻易放弃,但因为臧霸所部骑兵在侧虎视,他们只能像饿狼一样远远的吊着,不敢贸然上前。

      有狼骑在侧,乌桓人想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不是不可以,那要问问那锋利的横刀。

      ..........

      秋日的辽北荒原,草木枯荣,无际的旷野上,如同度上层层金色。 

      草木筯秋黄,随风起伏,人们赶着羊群在草地上漫步,雪白的绵羊就像是天空中的白云,镶嵌在原野上,一切显得宁静而祥和。

      “轰隆隆!”

      ᕇ 万马奔腾,草木震颤,灰尘荡漾,羊儿惊慌失措四处乱窜。

      ⓛ 男女老幼纷纷张首,注意到了奔腾的战马,当他们看到行ᦇ进有序兵甲齐Ŏ全的骑兵时,不由感慨道:“哦,长生天啊,部族的勇士威武雄壮!”

      “不知是哪位大人麾下的精锐之士.....”

      木制的简易?篷,连绵在草原上,乌桓部落的族人纷纷出门驻足。

      一道道目光,望着这支雄壮之师,心中感叹自豪,却不知危险已经来临。

      “轰隆隆!”

      铁蹄隆隆,践踏在枯黄的野草上,荡起尘烟阵阵。

      骑兵前方,太史慈身披玄甲,眼眸森冷,手中银枪微扬,厉声高喝:“抽刀,屠!”

      “铿锵!”

      “狼屠!”长刀出鞘,摩擦出呲呲的火花,而后迎着日光高举。

      利刃森寒,在明光下,闪烁着饟灼目的芒。

      “屠光他们!!”

      狼骑怒喝,屠刀高举,裹着滚滚的狼烟,冲ή向眼前数千人的小部落。

      与此同时,乌桓人也意识到了不对:“不好,是敌!”

      “敌袭,快跑......”

      嘶声裂肺的呐喊声响彻原野,猛乌桓人迅㞨速收拾锅碗瓢盆,牵羊骑马,准备逃离,青壮们则快速集结,准备团结抵抗。

      “屠!”狼骑如电,迅速冲入部落之中,追逐砍杀着四处逃窜的牧民!

      “噗嗤!”

      战刀染血,横劈竖砍,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这群屠夫荤腥不忌,目光所及之活物皆屠,刀锋划过鲜血狂飙,染红了枯黄的土地。

      “儿啊,快跑,有多远跑多远!”

      一名年轻妇人,慌张的将大小两名孩儿绑在马匹上,⻂希望他们能远离此地,逃得一命。

      “娘!”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懵懂的孩童,不由转身呼唤。

      幼崽依恋母獘亲乃是天性,他们脸上挂枹着泪痕,不愿离去。

      屠刀无情,杀戮持续,一时间整个部落血流成河,男人的惨叫,女人的哭嚎,响彻林胡草原的天空。

      按照北牧部族的习俗,若一方战败,身高超过马车轮的男子꺋要么死,要么沦为奴隶,而女人大都沦为私财,得以保命。

      部族之间相互征伐常有,争得不过是女人奴隶和牛羊,但眼前这支队伍显然是魔鬼,所过之处无论老幼妇女,皆亡于屠刀之下。

      所以妇썥人已经不奢望其它了,母性的本能,让她竭力的想让孩子活下去。

      “想跑!”一名黑甲骑士见此┪,他眼眸微眯,抽出背上良弓,嘴角划过一抹残忍的戾笑!

      ﴰ“嗖!”箭矢如■电,眨眼间便追上了逃跑的战马。

      “噗嗤!”

      箭矢在妇人的聴绝免望的眼神中,犹如竹签串肉,将两名幼儿洞穿。

      “不....不要....”她声嘶力竭。

      “哧啦!”

      刀锋划过,紧接着人头落地,将这名失去希望的女人也送上了极乐。

      您屠戮继续,一个数千人的小部落,怎能抵挡得住武装到牙齿的狼骑兵,或许可以吧,谁知道呢。

      “呜呜!”

      乌鸦与秃鹫在高空盘旋鸣叫,鸟儿不明白,为엢什么那些两脚动物要相互杀伐屠戮,它们只知道每当这些人彼此举起屠刀,便又是一个饱餐丰盛的季节。

      太史慈麾下除了狼骑之外,最狠辣的当属本部黑骑了,这豋些家伙原身是在洛阳时期,大统领拨给他的那五千督战队。

      其中组成复杂无比,有牢狱中的死囚也有吃人댖血馒头的青皮无赖,可以说黑骑中ͭ就没有一个坏人。

      此刻屠戮毫无反抗的乌桓民众,简直没有人性和底线可言,当太史慈有意纵容后,他们心中的魔鬼便逐步被释放出来,乌桓人便迎来了他们的灾难。

      “烘烘!” ൘

      火光冲天,烈焰中倒映着狼骑远去的身影,一个不起眼的小部落就此消亡。

      狼骑簇拥,太史慈回望火海,眸子中헴一片冰冷,心中的魔鬼逐渐뺱被释放出来。

      这是第一个,绝不是最后一个,因为辽原上还有大大小小数百个这样的部落,在等待着他,等待着狼骑手中的屠刀,等待着狼骑给他们放血。 勎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不生。

      辽河北域,迎来了狼骑铁蹄的践踏,他们紧握横刀碾过一个个大小部落,人头滚滚血洒平原。

      哪怕是一些数万人的大部落,在屠刀犁便大地时,也没能幸免于难。

      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部落被屠戮,乌桓高层也终于收到了消息。

      頤 辽河,王庭大单于从子蹋顿,迅速派人前往渔阳,并且亲自率领近三万多名部族勇士,由王庭出发。

      朾浩浩荡荡,数万铁骑,赶赴辽河草原,誓要让这ꇏ伙屠戮子民的狂徒,付出血的代价。

      乌桓人此时有人口五十到百万之间,除了内迁辽东右北平的部分族人,大多数族众仍保留着逐水草而居的习俗。

      所以当听到族人被屠戮,乌桓各部首领震怒可想而知。

      茫茫东胡草原,蹋顿带着王庭骑兵,途径一个个被火焰吞噬,只剩下一片灰烬狼藉的﷦部落,他心中滴血,怒火几乎淹没了理智。

      大大小小的部落聚集地被焚毁,牲畜被宰杀扔进溪流湖泊,取水的深井被大大小小的牛羊尸体塞满,干尅净的水源被污染,腐肉血腥刺鼻,一片触目惊心之景。

      “大人㕛,莫不是鲜卑人所为?”

      一名乌桓头目望着四周狼藉,不由一阵心寒,如此种种以往都是北牧民族对付汉人的手段,此刻却被一伙来历不明的敌人用在了自己身上,他们怀疑可能是北方鲜卑人所为。

      因为南人仁义,是断不墇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这㊉北地除了鲜卑,便没有谁敢在他们头上撒野,就连山林的丁零狕也不敢。

      ⭬所以,族人枲怀疑的对象,自然转到了鲜卑人身上。

      乌桓人,原是东胡部众,在匈奴人衰落之后,南依附汉庭,东讨夫于,经过数代首领的努力壮大,踢此时已经有了崛起之气象。

      然而此刻,他们的崛起却要被人扼杀,部落的人口是民族崛起的基石,这些被屠戮的大小部落就是㒟他们的根基,相当于王朝龙脉被崋人掘断了。

      鸦鹊盘旋秃鹫嘶鸣,蹋顿心情沉重,他抬首遥望北方,摇头否定道:“鲜卑人目前正在内斗夺权,没有精力来对付我们,就算他们南下劫掠也不会如此残忍,连女人牲畜都不放过!”

      尿

      “我师等与东部的阙机大人交好,有盟约在身,对方也不会贸然撕毁盟约做出此等恶事!”

      乌桓人与鲜卑人同为游牧一支,双方结盟互援不足为奇,只是现在有能力ㇶ且有实力对他䣖们动手的真不多。

      想到这里,蹋顿眼眸微眯:“这伙人是从南往北,沿途杀戮我乌桓子民,手段狠毒完全就是为了屠杀而来!”

      “我们可能遇到了一伙魔鬼,一伙屠夫!”

      一支训练有素的仨军队游走在草原上制造杀戮,还是有目的进行屠杀,其中效率可想而知,乌桓人此次被盯上,也是到了血霉。

      “何人与我等如役此大仇,竟敢冒天下大不韪,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

      “难道是白马公孙?”有人觉得从南方来的这伙贼人뱍可能是公ⴲ孙瓒所部,白马将军一直与他们乌桓人不对付,也难怪这些头目怀疑。

      “不管是谁,必须尽快将其拿下,不然北部族人又要惨遭毒手!”

      蹋顿直接翻身上马,带着一众骑兵沿着痕迹一路追踪北上,同时在脑海里思虑其中因果。

      这伙人不一定是公孙瓒的人琑马,先不说他有没有这心,单是此刻应对并州的李屠夫就够他受得了,哪来的精力入侵北方。

      “李屠夫!”名字一闪而过,蓦然间,蹋顿好似抓住了什么,但转瞬即逝,怎么也抓犖不到.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