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下乡2

      段闻峥的话让温衍的面上一僵, 往日愿与之过多争辩的他竟并未在示意段闻峥好自为之后离开,而是反问道:

      “我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段闻峥唇边的轻微敛:“队为什么么关心即将入队队员的私生活呢?”

      温衍的神『色』紧绷:“与其浪费想人为何关注,你又为什么想想自己做的是否越界, 有没有让其他人产生误?”

      “误?”段闻峥挑了挑眉:“没人误,相比起我,队作为因为曾经年少无知而喜欢过的人……岂是更应该避嫌?”

      “段闻峥?!”

      段闻峥的话瞬间让温衍的面『色』瞬间一片青黑。

      薛澜在一旁哑然的听着两人火丨『药』味,虽然他们样的cp感虽然很足,是再次觉得按照段闻峥如今样的追人方式……就真的是要虐妻一时爽, 追夫火葬场了。

      “对了!”想到, 他忙搓了搓试图转移话题:“我刚刚买了夜宵,我们一起吃……”

      谁知道他的话没说完, 段闻峥和温衍竟时目光善的横了过来。

      “……”薛澜急忙识趣的闭上了嘴,果然角攻受的世界是他一个炮灰可以干预的。

      是……两个炮灰呢?

      如今已是深夜, 他临时出来取外卖又站了么久难免有些冷,一边继续搓一边偷偷对旁边的齐思雨眨了眨眼睛。

      齐思雨茫然的问道:“澜澜,你冷吗?”

      “……”呼叫外援失败。

      虽然他确是有些冷, 是他明明是在场外求助啊……

      薛澜正打算寻找下一个计划, 忽然就听到刚刚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忽然话锋一转——

      “进说吧。”温衍说罢瞥了站在一旁的薛澜一眼, 率先进网吧。

      “刚好我也饿了。”段闻峥拍了拍薛澜的肩膀:“了。”

      薛澜茫然的跟着一钻进了网吧,一时有些分清两人是反『射』弧太以至于察觉自己吵架是否吵饿了需要冥想一段时间,是温衍最终发了和段三岁种幼稚鬼吵架是吵出什么结果的。

      总之结局算美好!!

      薛澜回到座位, 众人已经聚在放夜宵的桌边有说有的准备吃饭。见四人回来, 忙招呼道:

      “咱们的‘青训营之花’来了!就等你们呢!快来啊!”

      “澜澜真的有心了, 给咱们大伙买了夜宵,今天晚上怎么也得给咱们的青训营之花刷出个芯片啊!”

      “你可说芯片啊,名称可一定要规范,你得说隐身芯片『插』头或者是闪芯片『插』头, 要然可一定掉出个什么东西。”

      “哈哈哈,今天咱们么多人,我就信了……”

      “过该说说,那个护盾芯片也是真的秀啊!”

      “就是,诶,那边那个兄弟怎么过来,等下再刷啊!”

      ……

      薛澜闻言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尴尬的摆了摆,可众人已经“青训之花”聊到了“护盾芯片”,他想解释的话也被淹没在众人的说中。

      薛澜叹了口气,看着眼前众人有说有的场景,忽然觉得一刻竟温馨得让他愿打破。

      大家聚在夜宵边,只有两个人在电脑旁。

      竟是胖子和老七。

      “你们两个怎么在打?”薛澜忙招呼道:“过来吃点东西?”

      段闻峥瞥了一眼两人:“平时你们是吃饭最积极的?”

      “遇到一个傻……”胖子刚想骂街,瞥了一眼段闻峥身边的薛澜,竟磨磨蹭蹭的坐正,一副端庄姿态答道:“没事没事,我就是教教新人怎么玩……”

      可他的话没说完,竟被迎面的一狙击中,好在对方账号等级较低也并未打出爆头,他低咒了一声急忙躲进一旁的掩体。

      “你?”段闻峥转头瞥了一眼,随拿了一瓶饮料放在薛澜面前:“在有少播为了堵传说中的wind神开小号刷生存战,提升了少游戏难度,你要是打过就说一声,没那么光彩的。”

      “……”薛澜闻言忙看向一旁原本已经消了气沉默坐在一旁的温衍,果然见他再次抬起头,视线冷冷的落在段闻峥身上。

      薛澜默默接过饮料喝了一口,果然段闻峥是无时无刻想引起温衍的注意。

      “……”胖子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他发誓辈子绝对没见过人么给人“找台阶下”的,他正想咬牙说自己能,就见敌方几人已经选择绕后冲了上来。

      “烟雾丨弹,人在左后方阁楼下,老七掩护一下。”

      他低咒一声下意识听着身后知是谁的指挥丢出烟雾丨弹,慌忙在老七勉强的掩护下绕过掩体,才勉强捡回一条命。

      经过一晃,胖子已经惊得满头大汗。

      他急忙抬擦了擦额头的汗,正在发愁下一步该怎么办,就被知何时站到身后的人拍了拍肩膀。

      “我来吧。”

      “妹子,你……”胖子扯下耳麦,看着身后的薛澜愣了一下,想到游戏在继续,他忙站起身将位置让给了薛澜。

      薛澜接过账号,目光却扫过屏幕一侧的击杀界面。

      他果然没有看错。

      yeran017。

      没想到个播想来堵截温衍,反而遇到了胖子。

      阵子个播直播开小号,大号又掉出了国服前排,导致薛澜一直没机堵到人,如今竟然好巧巧的自己撞了上来。

      薛澜小心藏好,一边用临时针剂少量补血一边快速调整好游戏键位设置。

      身边老七的位置却在座椅晃动间换了人。

      薛澜哑然的抬起头,见在他身边坐下的人正是段闻峥。

      “?!”

      “怎么,看我跟你一起么感动?”段闻峥一边调试一边说道。

      薛澜急忙摇了摇头:“老、老七的账号是突击?你玩突击?”

      “哦?怎么是个突击啊?”段闻峥假装惊讶的瞥了一眼账号:“没事,凑合玩吧。”

      薛澜虽然觉得应该也有什么……可被他么一说忽然有点紧张。他茫然的打开对战信息,发果然胖子和老七为了刷出的材料被分配选成了双人模式参与组队。

      而次那个叫yeran的播也知是意识到了自己水平有限,是想跟几个播联合一起刷一波流量……总之,敌方的枪法来看,对面的几人中至少有三名是播开小号。

      所以。

      他们是两个人对战三到五名播。

      薛澜再次瞥了一眼胖子如今打了针剂勉强恢复到百分之十几的血线……安慰自己的想着段闻峥凭借角受的buff超常发挥的几率……

      “是我来吧。”

      温衍站到段闻峥身后,拍了拍他的椅背示意他起身。

      “。”段闻峥头也没回的拒绝道:“我今天知怎么,特想玩突击。”

      “……”薛澜茫然而自觉的想站起身。

      立刻被段闻峥按住肩膀重新坐了回。

      “怎么?”段闻峥挑眉道:“你是信我?”

      薛澜急忙摇了摇头,他哪是信,他是想在段闻峥等下发突击枪和□□本质上的以后……温衍可以无意间解救而增加角攻受之间的感情么!!

      可薛澜没来得及说话,敌方就已经展开了第二次突进。

      “左边围墙绕后三个。”段闻峥的视线在游戏中快速切换着视角:“右边高点阳台有一个狙。”

      薛澜闻言心中自有计较。

      “我高点,你帮我拖一下。”薛澜说罢动作迅速的翻过矮墙,快速想敌方狙击所在高点『摸』。

      段闻峥虽然没有回答,多次配合的默契让薛澜毫无顾忌的撤离,可未『摸』上高点,他忽然发左下角的私聊界面崩出了三小字:

      nosee7:ok

      nosee7:tuonajian?

      nosee7:tuojijian?

      “……”薛澜下意识扯了扯领口,忽然觉得面上再次自觉的烫了起来。

      两人身后已经围满了人,也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私聊位置多出的几字,此刻他觉得如锋芒在背,只得在如擂鼓的心跳声中祈祷没有人发、没有人读那两私聊的拼音是什么。

      一切细微的小小动作只在转瞬之间。

      游戏在进中。

      想起自己当初就说过要努力改掉个坏『毛』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色』的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正在进的生存战中。

      敌方突击埋伏在二层的阳台,薛澜小心绕到楼后,顺着楼梯向上『摸』。

      未『摸』到阳台正位,迎面遭遇了已然埋伏好的那名狙击。

      薛澜的目光刚刚切过楼梯的转角,就瞥见了转角处于往常的一抹黑『色』枪口。

      他忙侧身向后,果然在下一秒,一颗子弹应声打入他身后的墙面。

      身后众人齐齐捏了一把冷汗,在此刻却时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一点响动干扰到薛澜的判断。

      而薛澜却在确定好对方的位置后当机立断的卡住视角,动作干脆的接连顺着楼梯角丢上了两颗雷!

      随着丨雷擦破地面发出的清脆响声,楼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传来了丨雷引爆的轰鸣声响,随之而来的,有升腾而起的漫天烟雾。

      薛澜当即架好枪,直接冲上了二楼!

      对方的另外三名队员知道自己的队友被伏自然想接应,可他们刚刚绕过四下无人的街道,一阵枪响让原本以为四下无人的三人齐齐应声躲进了身后的围墙。

      枪声来自对面房子的二层。

      可只有枪响,三人却并未受伤见血。

      此刻薛澜和段闻峥身后已经有人打开了yeran的直播,其中的医疗兵并未掉以轻心,为身边的两人加上了攻击和防御buff。

      yeran刚刚架枪探出头,一声枪响再次将他『逼』回了墙后。

      耳机中传出了直播间yeran的激愤的怒声:“草!对面有一个狙在二层!”

      “……”

      好在他们中有一个人保持理智,只见医疗兵的麦灯闪动:“那好像是个突击。”

      “放p……”yeran随口的话噎了回:“放心吧,我看错的,对面是三个是两个。咱们边了,那边只有一个人冲楼,耽误时间,绕过接应。”

      那医疗兵没再说什么,三人一选择了另一条较远的路准备绕过接应组队中的狙击。

      可就在时,一阵急促的枪响声后,系统提示页面飘出了一小字——

      系统提示:nozuonodie成功击杀了l66

      知道为什么,yeran的直播间内忽然炸了锅,弹幕区竟比他在直播时死亡或是输掉游戏要沸腾。

      薛澜正了正麦正想说话,就听段闻峥道:“左侧小路,两个突击一个『奶』。”

      薛澜收好枪,打开地图确认了段闻峥的位置之后,又标记了一个点示意段闻峥集合,快速离开刚刚与敌方狙击发生冲突的小楼。

      两人各自向着标记点的小楼集合,薛澜比段闻峥早一步抵达,小心的埋伏在一层的窗后等待段闻峥。

      然而敌方的三人却比段闻峥先一步到达了小楼附近。

      薛澜知道段闻峥即刻抵达,此刻如果放任三人离开,那他们就失绝佳的输出机。

      他当即打出进攻标记,直接将丨雷丢向三人所在的方向。

      丨雷的响动成功拦截了三人的路,时也暴『露』了薛澜所在的位置。那三人快速找到身后的掩体,遥遥的凝视着薛澜躲身的窗。

      “冲吗?”直播间内的医疗兵问道。

      “等等。”yeran举棋定道:“确定对方人数。”

      “只有一个突击。”医疗兵的声音温和。

      “你没看他刚刚反杀了奇哥?”yeran的声音带着几分急促:“他的两个队友就在附近。”

      “……队友只有一个突击。”

      “有一个狙呢,你没看到吗?!”

      “……”

      就在几人说话间,段闻峥已经自后方赶到。

      薛澜看了看对方的血量情况,将攻击信号打在了医疗兵的身上。段闻峥意,两人时架好枪,时两个方向向三人包。

      因为人数与血量上的劣势,薛澜再次以丨雷开路,将所有火力集中到被两人保在后方的医疗兵身上。

      “敌方有狙击,后退!”yeran感到前后的夹击,忙指挥两人后退。

      原本已经闭麦的医疗兵见他竟要后退,再次开麦想唤住自己的队友:“能打。”

      “我说后退!快后退!”

      就在医疗兵片刻的迟疑下,薛澜已经找准机将全部的火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那医疗兵急忙将护盾加牢,顶住了一波伤害后,勉强向已然脱节的队友跑。

      “你怎么?!”yeran咬牙放缓了语气:“怎么么小心,是让你回来?”

      那医疗兵如今未至掩体,眼看护盾即将消失,他再次开麦,声音也复方才的温缓:“能打,你们卖我!”

      yeran只能带着那名队友一掩体冲出,帮忙队友的突击兵打掩护。

      薛澜知道,此刻是他们能一举击杀医疗兵的最佳时机。

      他当机立断的点下了胖子芯片的加血技能,侧身探出掩体的时扣下了扳机!

      飞旋而出的子弹划破烟尘翻涌的空气,随着扣人心弦的枪响在断壁残垣间飞逝而过——

      一声……两声……

      三声!!

      此刻站在薛澜身后的原本小心翼翼敢出声的众人时因震惊而发出了一阵阵抽吸声。

      三连发!

      上一次在温衍的场教学中,薛澜能一举打出二连发已经让众人震惊已,而时间才过足一个月的时间……他竟然再次打出了只有少数几名职业突击才能打出的三连发!

      转瞬之后,随着屏幕中飘出的击杀提示,网吧内爆发出了振奋的喝彩声!!

      而薛澜和段闻峥则片刻未停歇的时冲向敌方的两名突击,将失了医疗兵庇佑的两人一举拿下。

      众人的欢呼与喝彩声愈发激动,好像他们正在观看的并是一场极为普通的生存战,而是一场身临其境的职业比赛。

      薛澜在阵欢呼中摘下耳麦,他的视线定在击杀提示的几字上,心却在此刻难以抑制的沉入了谷底。

      系统提示:nozuonodie成功击杀了wifi

      此刻薛澜的眼中已仅剩下那一个简短的id。

      wifi。

      那个在“薛澜”轰动整个lgw之后,被迎进来的lgw未来的正式队员。

      医疗兵,路游,lgw-wifi。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