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小故事动态图

      骑马去还是飞过去?

      虽说飞行甲可以飞行,但极其消耗能量。

      同时这个飞行甲绝对是个宝物,不能轻易让人看见,否则必然会引来强人抢夺。

      万一力气耗尽,刚降落下来正好被人发现了。

      这个时候,不仅保护不了飞行甲,或许连命都没了。

      所以就算要飞,也得趁晚上无人看见的时候才行。

      ӹ 万一飞到荒野或大山深处没了食物,飞行甲飞不起来怎么办?

      뎚没有了小灰代步,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不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完全寄托给一个没有得到多少验证的外来物品身上。

      况且他和小灰一起出生入死相处了半年多的时间。

      人和马是有感情的。

      不到万不得〼已,他不能把小灰丢下。

      如果在飞行甲和小灰之间只能选择一种,冯വ晓宇宁愿相信小灰。

      况且时限是淒两年,就算每天只走五十公里,算算差不多半年的时嬔间也就㯡到了。

      ꠀ 理清好思ꩰ路,拿定主意之后,冯晓宇喂了马,自己吃了些肉干,然后卸掉盔甲,脱掉单层军服,抹去军人的痕聗迹,퀒只留下没有任何标记的棉衣,将飞行甲披在棉衣上,穿上斗篷准备启程。 텞

      机器人说前面一百公里左右的河湾旁有个部族。

      冯晓宇决定先找到那俄个部族,看看能不能买些路途上的食物和马బ料,以备日后之需。

      火红的太阳已经升起,空气异常清冷。

      蓘 冯晓宇跨上战马,上了河堤,沿着河堤不紧不慢向西走着,突然被一个反光刺了一下眼睛。

      쩘他顺着折射光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㞴被沙土包裹着的鹅蛋大小的东西。

      这东西有个磨损的面上露짿出亮晶晶的玻璃。

      正是这个玻翹璃折射了끣光线,才吸引了他的注意。

      冯晓宇不清楚这是玻璃还是水晶。但是职业习惯马上让他掯想到噣了枪上艜的零件——瞄准镜。

      只要把这东西打磨成镜片,他就有机会做个瞄准镜。

      有了瞄准镜,他就有机会做㥩个狙击步枪。

      机器人说࿍的时空门是不是真有其事,他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但是“能回去”的诱惑太大了。

      况且他已经答应了机器人,所以他才愿意冒险走一趟。

      但是天际浩瀚,存在生命的星球实在太多。

      在机器人的资料库里,浭所有存在生命的星球,都只是一个个的编号。

      就算有时空门,机器人也不清楚他要去的星球是哪一个。

      䮿 如果能回去,手上的这个东西就没什么用❿了;如果回不去,用这个东西做成瞄准镜的话,他的狙击步枪啿就可以ຯ在这个时代大发神威。ᶰ

      想想看,在城门楼上,对远在一公里外的敌人实施斩首清除。那围城的敌人自然不攻自破。

      冯晓宇在一大片沙尘覆盖的区域里,找了十多颗鹅蛋大小的玻璃。

      其中有两颗竟然有拳头大小。

      뜖冯晓宇刚才把辋剩下的马料都喂了눦战马,把剩下的肉干也吃完了,背包里空出一大块空间。

      沙尘覆盖的区域,散落着很多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玻璃。

      冯晓宇干脆把稍大一点的都捡到庐包里。

      反正背包足够大,这些玻㫽璃又不重。

      无色透明的䲿玻璃用来做透镜。 

      五颜六色的玻璃,可以做⠤些象᎐玉石一样的挂件ﯪ佩戴。也可以做成溜溜セ球将来ﳐ给孩子玩耍騞。

      ɨ 轺 有了这个想法,冯晓宇䗗把拇指头以上大小﫠的玻璃全部收集到自己的包里,然后骑上战马,重新启程。

      一个时辰之后,渐渐进入了山区。

      河堤慢慢变成了山踳坡。河面上的冰层却非常平缓。

      冯晓宇策马走在河面上,比起伏不平的山坡快了许多。

      此时,在离冯晓宇五十多公里的大山深处的部族村寨삟,刚刚迎来早晨的太阳。

      津 安姪静的村寨顿时喧闹起来,不安分的孩子们已经开始在村寨的空馢地上打闹,女人们也忙绿着寨子里鮴的事情。

      寨子里的部分青壮男人,一早就在勇士们的带领下进山打猎了。

      㨠 剩下的男人和女人则凿㣛开冰面,在河里捞鱼。

      一切显得繁忙而有序。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太早。

      腏大山深处的棕熊们还没有储藏够킲过冬的脂肪,就已经大学封山了。祂们纷鑳纷离开自己的领地,希望走出深山雪地寻找觅食的机会。

      昨天夜里的地动山摇鱟惊动了祂们,留在树洞穴窝里的其他棕熊纷纷㏘跑了出㱠来,四处呼喊㕄吼叫,大概是彼곶此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早离开村寨进山狩猎的勇士们,欣喜的碰到了一只正离开深山出来觅食的棕熊。

      正当勇士们勇往直前围猎这只棕熊的时候,棕熊似乎也嗅到了自己的“食物”。

      但是“食物”太多蝁,祂自己对付不了,于是站起来高声吼叫,呼唤附近的同伴。

      于是四面八方的棕熊此起彼伏的吼叫起来。

      勇士们听到吼叫,个个变得异常紧张:沨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围猎棕熊,弄不好会变成棕熊的过冬食物。

      带头勇士看情形不对,大吼一声:“快跑。”

      鑲 于是一群人开始没갉命的向村寨方向逃去。

      棕熊们怎么可能放过到嘴的食物,于是个个奋起直追。

      ……

      떀 当冯晓宇氠离河湾还有两三里时,远远的可以听到野兽的吼叫和人们吵杂的呼喊声。

      他以为部族的人们在围猎野兽,心想:“既然要去那个部族采唨购食物和草料,弄不好还得住一晚上긬。这个时候过去帮帮忙,说不定可以增加部族人们对自己的好感,打起交道肯定会方便很多。” 伦

      于是催动战马,加快ꎯ速度,跑到村落附近。

      可是跃上河堤一看:这哪是什么部族围猎野兽,整个就是ꌬ野兽耣群在围虋猎部族。

      早有一只肥大的棕熊嗅到了冯晓宇的味道,삫扭头朝冯晓宇冲ὴ了过来。

      冯晓宇解开斗篷系带,拿起青龙枪,催动战떷马往前冲。

      小灰从来没见过这种庞然大物。

      祂就算经历过ꐄ训练,也经历过脱战争,但出于对퍾野兽的本能恐惧,吓得只想往后退。

      㪯另外两头棕熊听到了动静,跟㫴着前面的棕熊㋾一起冲过来了。

      第一个棕熊冲到冯晓宇面前三米左右,呼的一下站了起来,륤体高超过小灰一头。

      小灰吓的“嘶溜”一声就想跳起来躲避。

      冯晓宇死死压住,告诉小灰不要起来。

      棕熊张开血盆大嘴嘶吼着,举起熊掌就扇ﺉ向马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