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H牌纯肉

      波风水门不由得竖起大拇哥:“未来四代目火影的竞争者,一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你睁眼说瞎틯话的本领,已经到了颠倒黑白的地步了!”

      “不愧是宇智波历来最强的幻术忍者,仅凭一席话,就能让願我如坠幻境썆,无法自拔!”

      “……”

      水门夹一席话夹枪带棒,顿时把止水噎的够呛。

      䋓“嘛……”止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总不能说,三代有意让我离开暗部么……轌”

      波风水门一惊,觉得有些不合乎常理,止水身在暗部,一直扮演着村子和宇智波一族之间纽带的ꇡ角色。

      如果这个쨍纽带断裂,宇智波和村子之间的矛盾஫,恐怕会立刻愈演愈烈。

      “鼬在去年已经通过了中忍考试,族长有意将他送入暗部,三代目应该已经知晓了这件事。”

      止水适时宜地提了一嘴。

      波风水门顿时恍然大蟂悟,原来是新老交接啊…귲…

      ㇀宇智波一族这些年一直想要渗透到木叶上层,一批又一批҂的输送宗族忍者到暗部,已经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

      但身为木叶决策者的三代目,是不可能默认这种行为的。

      或许是宇智波和三代目都对止水大有不满。

      垤三代目想换一个新的宇智波继续策反,宇智波富岳想换个新的族人往木叶上层挤。

      馺这样的事情,在宇智波和村子之间如同皮球一样你来我往。

      自从三代目就任火影之后,这样的‘皮球’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

      且不뇀说尽人皆知,可村子攁里的上忍们还是知道个八九不离十的。

      所以止水在被贴上‘不作为’的标签之后,双方都默契地决定换一个新的‘皮球’发力。

      “我好可怜啊!”

      止水唉声叹气地说:“你看他们看我的样子,好像看一条就要被抛弃的狗啊……”

      “……”水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好歹是一个上忍呢。

      波风水门통觉得,不参与村子和宇智䄨波之间的明争暗斗,对止水是来说是一种解脱。뾽

      “嘛,那你接下来有什么准备吗?”水门关切地问道。

      止水顿时唉声叹气起来:“我想,三代目大概率不会让我复职了,这些年⿸我又没有存下什么钱。”

      “如果吃不上饭的话,我可能会去黑ㄎ市接一些任务吧。”

      止水语气心酸地说。

      让人闻者恸哭,听者落泪。

      “听说你的脑袋在黑市已经被悬赏到了三千万两,如果可能的话,届时还希望㝞水门你能够配疰合我的工作。邬”

      “……”水门此时的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好家伙,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把我的脑袋当钞票。

      两人说话间,走完授勋流程的几位上忍已经来到了楼顶。

      这一次的上忍只有三名,分别是卡卡西,不知火玄间,以及野原结。

      除了不知火玄间仅仅是面熟之外,✤不论卡卡西还是野原结,都是止水的老朋友了。

      止水和野뮆原结的缘分,大概开始于他买下了甘栗甘三层之后。

      野原结的家,就在甘栗甘的隔壁。

      并且野原结这个家伙,有个大名鼎鼎的女儿——野原琳。

      为什么说大名鼎鼎?

      因为带土是野原琳的小舔狗儿啊!

      自从知道止水野原结家边上买下了宅子之后,带土这个小舔狗儿基本汏就常年长在止水家了,那根系恨不得穿透甘栗甘抓住整个木叶的砹土地,刨根儿都送不走的那种。

      这也是止水明明有了二层的卧室之后,却还要在三层的书房开辟一䱛张床的缘故。

      无他,只因为二层卧室有个不大不小的阳台,只要带土在止水家一天,就会坐在阳台像个智障一样,痴迷地看着隔壁野原结家的阳台。

      벮 但止水一直不忍告诉带土,那个阳台的卧室其实是野原结夫妇的。

      野原琳住在三层来着……

      所以在峮带土这两年不厌其烦的骚扰之下,止水和野原结一家也算有了Ⲧ交情。

      说道野原结此人,虽然性格略有些木讷,但为人心地的确没得说。

      可能是女孩随爹的鎸缘故,野原琳虽然有些心高气傲,但心地善良,性格爽朗大方,长相又很标志,无怪乎带土会着了魔。

      有一说一,野原琳虽然没什么背景놟,可好歹老爹已经是个特别上忍。

      野原琳自己又年纪轻轻就受到过纲手大人的几番教导,止水觉得,带土的那点小心思,纯属自寻烦恼。

      可舔狗儿毕竟凞是舔狗儿呢,君不见,哪个舔狗儿要求回报过?!

      “结前辈,卡卡西,玄间,恭喜!”

      止水见三人走了过来,于是笑呵呵招呼起来。

      波风水门也颔首贺喜致意。

      卡卡西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似乎这次上忍授勋跟他没什么关系一样。

      野原结看的出来很开心,但他毕竟是三人中最年长的一ポ位,人到中间才成为特别上忍,尤其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Ɓ以前难得一见的上忍,⦼神态是有些拘谨的。

      反倒是不知火玄间,这家伙脸上红光满面,忙不迭地说:“你也喜,你也喜,你们都喜!”

      止水:“……”

      水门:“…ࠣ…”

      止水觉得,这家伙一定是被三代目的心灵鸡汤毒成了智障!

      距离卡卡西他们到来已经过去了一阵子,上忍们也算混了个脸熟,于ᛚ是止水提议:“嘛,我们大家器难得能聚到一起,不如中﷐午一起吃顿饭吧!”鉗

      “这主意不错呦!”水门笑眯眯地说道。

      卡卡西圭也点了⃈点头。

      野原结笑道:“你们去吧,我今天正好有了其他的安排,回头我请你们。”

      不知火玄间也说道:“真不巧,我也有事情,麻烦见谅!”

      止水也쿤不勉强:“结前辈,玄间,回见!” 섾

      ᆚ “回见!”

      湒 “再见!”

      “看来你做出了正确的抉择!”送走了两人,止水附在卡卡西耳边说道,随后又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意有所指地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你请客!”

      “???”

      卡卡西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请客了?

      ά偷偷摸了摸半瘪的钱包,卡卡西心说这顿饭可以不吃的!

      但止水早就看穿了卡㺹卡西的心思,直接说道:غ“烤戄肉Q见,拜拜!”

      止水拽着水门就跳下了火影大楼,留下风中凌乱썷的卡卡西。컆 ◢

      “我သ叫上了带土和琳,不要缺席哦!”

      郇“……”

      卡卡西赶到烤肉Q的时候,止水几个人已经满满湐当当的点了一大桌子食材。

      一层一层的摞起来有半人来高,卡卡西瞬间崩溃的感觉心脏骤停了一拍。

      “卡卡西,这边!”

      止水站起来招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琳和波风水门坐在一起,带土坐在琳的另一侧,显得有些拘谨。

      輘 波风水门正笑眯眯地翻烤着牛排,止水感叹道:“水门真是个暖男呀,怪不得玖툗辛奈那个小辣椒都对你倾心。”

      袚“如果我是葆女孩子的话,也会对붑水门着迷的吧!”

      水门:“……”

      駌卡卡西剜了止水一眼饹:“美食都鲇堵不上你的嘴。”

      波风水门顿时大笑了起来,一双眼睛都笑弯了腰,他又给每个人夹上烤好的牛排,才略带感慨地道:“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来吃烤肉了。”

      “还要多谢卡卡西的款待呦!”

      “……”

      卡卡西紧紧地攥着钱包欲哭无泪,烤肉Q是木叶的高端美食店,就这七八摞半人高的食材,起码得吃掉他七八千两。

      卡卡彨西悲愤地夹起牛排一口咬了上去경,嗯……入口浓香,焦而不燥,外酥里内。

      水门老师的手艺没的说,一流!

      ᄹ “水门的技术太棒了!”止水夸赞地说,又随口问道:“你跟玖辛奈的婚期⁞定下来了吗?”

      波风水门摇头说道:“短时间定懗不下来的吧……要等她完成最后一段的修炼,原本预期在今年下半年的,不过可㟙能要推迟到明年了。”

      水门的语气쳌中满是遗憾,他提到漩涡玖辛奈时那样宠溺的眼神,止水看得出来,他一定爱那个小辣椒爱到了骨子里。

      ꑞ “好饭不怕晚嘛!”止水笑着说,对水门眨了眨眼睛:“先上车后补票也不是不可以的呦!”

      “咳咳咳”

      ⁩波颽风水门մ顿时被止水吓得一口肉噎进了嗓子眼。

      卡卡西和带土一脸lsp的表情看着止水。

      琳羞涩的半遮着脸,偷偷的用余光瞄着軮卡卡西。

      ‘虎˚狼之词!’,几人心想。

      卡卡西这时问道:“水门老师,您新的忍术开发的怎么样了?”

      틑 止水眼睛一亮,忙问道:“是那个无印趚忍术吗?”

      “啊!”水门点了点头,随后张蔟开鏓手掌,᥀蓝色的查克拉在水门的掌心聚集起来,片刻后形成了一个查克拉丰富的球体낚。

      “已经完成了开发!”水门说道:“我将它命名为螺旋丸。攻击时可以扰乱对手的查克拉,并造成一定的伤害。”

      “这种忍术……原理是查克拉相对约束吗?”止水问道。䲿

      “是的!”鑼波风水门点点头,“将查克拉分解成为只有头发丝几分之一的茫粗细的丝线,每一丝查克拉都在按照无规则的规律在掌心流动,并加以压缩,形成手掌一般大小的查克拉球体,这个球体中至少流动着헥几十万条查克拉丝线。”

      “无规则的规律?”止水叫道。

      “无规则的规律?”卡卡西惊叫。

      崟止水蹙眉,灵感一瞬间被卡卡西的䙲叫声打断了,气道:“你鬼叫什么!”

      卡卡西一脸喜色地道:“我最近正在开发一个雷遁忍术,但一直找不到头绪,水门老师的螺旋丸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

      ‘卡卡西真的好厉害!’ᤧ,琳低垂着头,目光左右地游移,她想称赞一番,却又觉得有些唐瀞突。

      “你又叫什么?”卡卡西这时Ꮹ横了一眼止水说。

      止䶮水有些眉飞色舞地道:“我最近在开发一个新的遁术,查克拉的相对约束……”

      “无规则的规律!”

      止水越说越是思维开阔起来:“我大概知道了,或许……以后要多向水门请教䶨了!”

      “拜托了!”

      水门一惊:“嘛,新的遁术?”

      “小打小闹咯!”止水摆了摆手,暂时不想提及,“很难的!” 됰

      “的确挺难的!”︥卡卡西感慨万千地说。

      녈“……”带土口中烤逝肉塞的满팲满当当,却一脸懵逼。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