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蛇大战之蛇魔转世

      六年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叶凡已经年少初成、十犚二岁有余,在经历忍ℑ者学校六年的学习之后,现忴在他已经完整地掌握了分身术摡、替콇身术、变身术三种基本좶术式,忍具的使用也完美地保持在了优秀程度。몗

      在此期间,雏田依旧是表现出的学习能力,䃋每次都稳稳地跟在了他凄后头,甚至从来没有落下过,一度引起他怀疑,难道...小公主比他掌握的还要熟练?

      但在注意到小公主每次无比认真的面容之后,他又打消了这个莫名地想法,人表现꒑的出色,并不是无缘无䳑故的,至少在他的注视之下,小公主在說学习方胮面的认真程度,要比他强上数倍不止衪...

      有一点很볍无奈的是,已经十二岁、身为兄妹的他们,仍旧睡在同一床被褥之中,尽管俩人的身体逐渐有了发育的迹象,小公主依旧ཌྷ睡觉时无所顾忌地往他身上蹭...

      ᭧这样的情况,日向珠世和日向日足显然是知道的,但是身为父母的他们谁都䥧没有说,仅仅是任由着俩人,爸爸妈妈不说,小公主自然也不会说,最后,也就导致了叶凡都不軱知从何开口...

      쫥絧 难道让他说㫠,我想一个人睡?

      ᓘ 当然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的你,就会成为不正常的存在,毕竟十二年都睡过来了,突然说不睡了...谁都会认为异儵常吧?

      按理来说,自己妹妹狭却是不该有什么奇怪想法才对,只是,有的时候他实在好狺奇地不行,那就像是嘴里喊了一块肉,不许嚼、不许咽,还不许吐出来,这样是会馋死人的..墮.

      퉉 他能做的...似乎只有舔上那么一下...

      今天是忍者学校毕业考试的벱日子,品学兼优地叶凡和小公主自然顺利地通过了考试,获得了갢忍者护额,至于其他包同学,叶凡扫视了一周,除了他兄弟鸣人以外튢,其他人都如愿以偿获得了护额㸯... 뜐

      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太大堬的变数,鸣人依旧在学校外的秋千上쁰独自坐着,尽管叶凡六年时间以来,自己的便当一直会送给鸣人,但似乎依旧没有令他改变一个人的现状。

      叶凡是想帮槌鸣人的,只是他也是一个人,除了小公主常伴左右之外撓,他几乎没有主动再接触过其他任何人,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小公主,他现在估计也和鸣人一样,独自在秋千上坐着...

      同时也因为佐助天才的表现,和鸣人吊车尾的对比,尽管俩人独处的时候依旧在狁一起,可在公共场合之下,就显得谁不认识谁一般,这应该算是,互相嫌弃拕吧...

      既然一切发展正常的话,估计鸣人很快就要学会多种影分身了,叶凡自然也不担心其他的,鐽只是在他这么以为的时候,鸣人忽地找上了他,

      “喂,旋涡不凡奆,你可以«跟我去个地方吗?就我们两个人。” 啩

      꾖“什么地方?”

      㹀 “去了就知道了,现在保密,就我们两个人。”

      “这个,”

      鸣人忽然找上他,这是叶凡没想到的,一时间他也没有答应,而是将目光落在쾂了雏田身上,十二年来他和小公主几乎形影不离,在他五步之内,必见小公主的身影,导致他每次准备独处的时候,都会向䳱小公主申请...

      毕竟,谁能保证,在他靀做某某私人举动的时候,小公主会不会忽궹然开着白眼找上来呢?

      蠹 “不凡哥哥...你去吧...早点回家...”

      갂 “嗯。”跬

      在叮嘱了叶凡一句之后,雏田独自走在了回家的路上쪲,她看的出来,不凡哥哥和鸣人➣有着极其亲密的关訠系,否则不凡哥哥也不会六年来一直给鸣人送便愗当...

      獣 “走吧௞。”

      “好,要走了,这可是非常机密的行动。”

      鸣人豪爽一笑之后,转身躐在村子里飞掠了起来,叶凡则紧跟其后,飞檐走壁算是忍者基础必备技能之一,作为优첦秀毕业生╺的叶凡自然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不稍ྑ片刻娥,翿俩人赶到了一栋“影”字的建뢰筑之内嬁,窜入其中之后,鸣人带着叶凡来到一间密室,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埅了起来,令叶凡心脏不住地“咯噔”了一下...

      这该不会是..俦.ﶂ偷封印卷轴꽍吧?

      欝似乎是对于叶凡傻愣着不干事的原因,鸣人忽地쀍催促了起来,

      脮“喂,不凡,你赶䶂紧帮忙找一个⽒封印襨的卷轴,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呃,你偷卷轴叫上我做什么?”

      按照原本世界线发展,这明摆着水木指使鸣人干的,뷘只是叶啾凡没想明白,水木不应该会指使鸣人叫他一起来头卷轴,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啊...

      “唔...佐助他不适合干这种事,就找上你了啊。”

      鸣人直言꼆不讳地话语你,令叶凡咧嘴苦笑,合着这家伙之前还找了佐助,被佐助拒绝了,找上鎝了他,亲兄弟...果然⋒是用来卖的...

      废话不多说,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能枉了此行,俩人立刻翻弄了빖起来,鉴于对封印之书的印象,叶凡很快发现ᰉ了立在高处架子上“封”字显得独一无二的卷轴...

      球 “快,是那个!”

      在叶凡的ғ指示下,鸣人立刻把封印੄之书取下,密室之鄵内立刻想起了픁警报,甚至苦无、手里剑开곊始投射䎖,不过好在不算是致命的机关,俩人躲闪之际飞快逃离了密室...

      封印之书别偷的消息立刻在鳉警报中的木叶高层之间传了开ഗ来,同时,叶凡被鸣人拉着逃到了存在外围的树林之中,本来他要回襁村的,硬是被鸣人拉到了这儿,说是一릮起偷的,那就一起看濱...昫

      行吧,一睹禁术似乎也不꼤错。

      就这纾样,俩人盯着封印之书琢磨了起来,痮与鸣人一知半解的模样不同,叶凡看得瞬间茅塞顿开的同时慓,脸颊俩侧的眼脉竟是不自觉地浮ሶ现了出来,似乎在记录着什么,而这一切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哈哈哈,鸣人,你果然偷到了鹘封印之书,퓷来,快把窌他给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