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得黄片

      “多谢,宁远,叫上兄弟们,快出뼬发。”

      “是,将军。”

      㚜聂行思又回头看了一眼云川,便跨鱓上骏马带着将士出发了。

      云川ꍏ拿起玉,看着玉纹中的血迹鵃,背着手走到湖픈边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

      祁余看着他,走了过来坐在了他刚坐的棋飙桌前:“云兄,没钓鱼礆吗,那咱们可没晚饭了。欸?这又是什么。”

      他从云川手中把玉拽出来:“哇!真是块好玉!品质上乘♬绝佳,玉中似有云烟䜬啊,这玉放在有钱人手里,怕是千金难换。” 

      夸赞完,他擐看着玉纹摩挲了一下:“这玩意...不会从死人身上摘下来的吧...怎么还有血呢...”

      唕云川回头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些许不满:“许是聂姑娘的。”

      ⪛“行思姐?那我错嫬了딸我错了...我说걑她早上蹲那洗什么呢。”他继ꜹ续打量着玉,过了一会,想到了什么:“不对ὓ...这...这东西这么贵重,行思姐昨晚遇刺不会就是因为它吧!”

      ﰻ他见云川一直看着她,又道:“聂行奕说昨晚他们遇刺,綰本来杀出去了,结果行思姐掉了什么东西,非要回去捡,这才受了伤。”

      云川眉头微皱,如此说来,确軇实可能꣼,昨日为她宽衣解带之时,他就在她身上发现挹了这块玉,只是被血糊了,他一时没认出来,除此,她身上什么也没带,甚至钱ퟘ财也没有。

      粻 他伸手取回玉,祁余见他一直盯着玉不搭话,识趣的走出亭子:“我还是去屋后挖些野菜吧,不然晚饭没得吃了”

      祁余走籷后不久,从林中窜出十余人:“小子,我们又来了,识相的吧身上的财物都ﰾ交出来,现在可没人救你了。”

       쉧来的正是前日遇见的四个强盗,这次不仅踩好点,还找了帮手。见云川没有说话,独眼龙扛着刀走了上来,欲给他一个下马威,刀劈向棋盘,可还没触碰到棋盘,刀就被他手指夹着的棋子一弹,震了出去掉落在地上。

      那强盗想都薻没想便又挥拳上来,腿当即就挨了一脚,他抱着腿大叫着后退了几步,撞在身后强盗졔的身上,看着连身都未起的云川,大喊道:“你他妈不是说鄦他不会功夫随便抢吗!一起上。”

      홃 云川此时心情稍汪有烦闷,正巧有了出气的地方,直接使出拳头,拳拳到肉,实打实的打在了几人身上,几鱫招下来,几⏓人全部倒地,只留了一个퉫在原地发着抖,陖见云川盯着他,四周又无一站着的人,双腿直接跪了下来:“求大哥饶命,䁟我们不知道你这么厉害。”羀

      云川随手拍了拍衣服,坐在了石凳上:“不厉荾害,是不是就该被你们伤财害命。”

      那⩔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不敢,不敢,大哥饶了我吧。”

      云川用쳿扇子敲了敲丝毫没乱的棋盘:“赢了豢我,你就可以走了。”

      祁余回来向亭中撇了一眼,只见地上躺了十多个人,还有一个颤颤巍巍的在陪云川下棋,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张大了嘴:“我的天,他到底是谛个什么样的人。”

      律次日一大早,两人便起了䀬程,昨夜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中,向祁余禀告天黎国国师联合二皇子聚的兵二十万讨安源ց国,已经兵行至安源城外不足百里的地方,另犹༳豫ꮷ了一会,䶖向他道出下午看见的一番情景,祁余低头笑了一下:“越来越有趣了,你先退下吧。”想起昨夜他跳窗出去找人,这黑衣人向他禀告是䓼云川抵了一脚擪他的韏板凳才至他醒来的事,⵲他看着床上熟睡的云川挠了挠下巴,又躺在了长椅上。 ៻

      第二日一繭大早,启程走了半路,祁余忍不住ꤡ的看着云川:“昨日那伙强盗什么情况?”

      云川没说话,祁余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犹豫了片刻:“陪你下棋的톾那Ӟ个...”

      想到昨日放他们走时,云川扔下几片玉叶在桌上让他풭们去治伤,他简单道:“前日那伙人,我把玉叶给他们了。”

      祁余顺势装作吃惊的说:“什么,你把玉叶给他了?你就不能有点男子气概稍微反抗反蘙抗吗。”

      云川从始걐至终没有看过他道:“不会。”

      祁余见话题又被他聊死了遂改变了话题:“天黎国召集了二十万士兵,这两天就会进躊攻安源国,我们还是不要太往前走靠近战场了,我知道条小路带你过폦去돞。”

      䳰云川没有答话,自顾自的从大道走着。

      “昨日那聂姑娘没猜错就是远近闻名的女大将军聂将军吧,据我所知他们只有五万人,而且天黎国此战是他们国师带兵,我觉得聂姑娘此战生死难料啊。”祁余嘴中叼偫着草枝,试探的说完又歪垳头看着云川的表봧情。“棸你不知,这个国师可是个狠角色,善用毒攻븼,短短几天便攻下东临国,还下令ᬶ将东临国所有从军者屠杀一空。”

      ॿ 果真云川停下来看着他:“用毒?”

      “天黎国ʐ士兵的武器是他统一下馚发的,跟平常武器不同,凡硑是被那种武器被伤到的人伤口定会流血不止,医者也无能为力。”祁余边说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云川异样的眼神和脸色。

      云川微微皱眉,沉吟着:流血不止?魔族之人?

      遂王府酸中,ꇓ一群府兵跪在地上:“拜见王爷,昨日计划落空了...我们计划追杀时,突然出现另一群刺客烳,防止暴露...我们没有露面,属下办事失利,请王爷责罚。”

      “另一群刺客?也就是说加上你䡌们一共三队刺客?”

      衰 “是,属ꪵ下已经留了兄弟暗中调查。”

      “嗯,退下吧。”遂王挑逗着笼中ﯘ的鸟道。

      大营之中,聂行思面上严肃万分:“为何敌军数量如此之多,我军这才知道!?”一群副将们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聂正虎也借势᠊道:“把斥候给我带上岄来,交给行思发落!”

      “将㴈军,꟔属下连续三日探情确实只有五万人的规模.∃..”斥候被带上来跪在地槦上道。

      “你闭嘴!行思,误了这么大的事!要不要斩了他!”聂正虎又道。

      郑督军忙道:“此事也鈺怪我,当日我们放出去探ۨ敌情的士兵回来报,只有五万余人的规模,我也就上书了大王,招将军΂回营,未ᆐ曾想后方还有驻扎,未来得及请兵៧。”

      묍 㻽天黎国大军距离他们只有不到半日路程,且对方人数是己方四倍之⹲多,聂礲行思皱着眉头看着沙盘好一会,将手抬起来示意他炵们不要再争吵:“郑督军,劳烦代笔。”

      郑督军忙走到桌边将竹简铺开,顺着行思的话向下写:王下之土安源쒀县城,덎此迎敌军二十万뉈余,王下兵臣五万之余,战况拙紧,安源甚危。臣行思斗胆不得诏令,向遂王镇边将军同借兵,望大王补昭允兵,若有犯上,此战结束,臣自行回王都领罚。

      待郑督а军笔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行思,低头一字一字书在了竹简上,并在后补了几ⴳ个字:郑浩,同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