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漫画首页免费阅读观看

      庙里景物未变:一尊旧佛像,一鼎破香炉,横木蛛网遍布,案台灰尘厚积。

      “这破阏庙也没什么奇怪的~”雪梅四处看了一遍。雨寒有些沉默阃:“难道……爹的死真的和他们无关?”雪梅拍了拍雨寒的肩膀:“你也别太难过……我们再找找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呢?”雨寒也不言语,突然间他眼前一亮:“你看这是什么?!”雪梅顺着雨寒手₽指的方向望去,雨寒有些惊喜:츛“你看这香炉里,炉灰中突出的……”

      “好像是刀柄上的环孔。”雪梅也觉得有些奇怪。果不其然,二人于炉灰中拉出一柄长刀。“这里怎么会有柄刀呢?”雪梅小声问道,雨寒不语,ᄢ神色凝重:“刀上还隐约留有血迹,看来我的怀疑是正确的。”雪梅点了点头:“你是说,那晚……你经过这里听到的……正是凶手的谈话?”

      雨寒咬了咬牙齿:“不错,原来那个时候我爹就已经被他们杀死了!”雪梅沉默了一会儿:“你先别难过,如果是这样的话窺,我们应该高兴才对。”雨寒转过身来:“你什么意思?”雪梅缓缓道:“你想啊,凶手说要远走ᤖ高飞,我们肯定找不到他们的,但是我们现在找到了这把杀人凶器……”

      “你是说,我们可以从这把刀查起?”雨寒眼中闪光,雪梅慧黠一笑:“聪明~凶手之所以留下刀,我估计是因为要远幻走高飞둠,携带身上不方便,再说了,既然远走高飞,当然是弃刀不干了。可他们没想到的是,那晚你刚好经过这儿,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而后我们又找到了这把刀。呵呵,这就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雨㉅寒有些迟疑:“可是,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刀,我们从何查起呀?”雪梅爽朗一声:“哈哈~你忘啦?本姑娘也是使刀之人,天下之刀我也略知一二。刚才你说这是一把普通的刀?错了,⍥这非但不是一把普通的刀,恰恰相反,而是一把十分特殊的刀!”雨寒不解:“这……这刀有何特殊?”雪梅不紧不慢道:“呵呵,普通的刀具乃是白铁所铸,刀身亮白。你看这把刀,亮白之中透着微蓝,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

      “什么?”雨寒听得津津有味,雪梅神色专注:“䍂这说明此刀应是寒铁所铸。”

      “寒铁?”雨寒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雪梅☑嗯了一声:“寒铁取材于冰山之下的铁矿,开凿十分困难。此种铁一般用制昂贵的铁器,外表美观,抗腐蚀性也比较好,但很少用来制刀。”雨寒瞪大了双眼:“郰为什么?”雪梅笑了笑:“因为寒铁未经锤炼,韧度较大,容易折断。而白铁铸刀经过高뇇温,柔性较强,看来……”

      싸 “你想说什么?”雨寒迫不及待e,雪梅神色彷徨:“看来使用此刀的人,武功定然深不可测,运刀全凭ᒢ内功,这样,刀使出去才不会受很大的力,才不易折断。”

      雨寒沉默了一会儿:“如此说来,我们真的可以从此刀查起?”

      ⩧“是啊……不过,你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而至于一个武林高手去杀他?”雪梅有些疑惑。雨寒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要说得罪过什么人……我爹深居简出,很少与人交往,况且爹待人坦诚和善,从来未曾与人发生过口角……要说劫财……我和爹以卖壶为生,平时也只能勉强糊口,家里根本没什么银两。”雨寒眼神中透着哀伤,雪梅似要引开话题:“现在先不要想这个了,等我们找到了这把刀的主人,就一切都明白了。”

      “那我们……该去哪查这把刀?”雨訦寒语气中充满希望。“当然是去盛产寒铁的地方啊~”雪梅故作神秘。雨寒道:“我是问,哪里产寒铁?”

      “当然是……云岭啦!”雪梅言辞有些闪闪烁烁。雨寒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名。

      “全天下只有云岭的冰山最多,也只有那里䦀才誺会有寒铁矿。”雪梅流露出一丝不安与忧伤。“云岭究竟在哪啊?”雨寒有些急躁。雪梅不语,望向远方:“云岭在……在长白山……长白山附近。稥”

      “长白山?”说到长白山,雨寒还是有所耳闻:“听说长白山终年积雪,那里很冷的。”雪梅突然有些不耐烦:첕“净说些废话,不冷还叫长白山啊!走啦走啦~”

      雨寒摸不着头脑:“去——去哪?”雪梅嗔怒:“傻瓜!当然是去长白山的云岭啦!”雨寒有些尴尬:“可是——连长白山在哪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去啊”雪梅懒得解释:“先走着吧,十天半月的也到不了,急什么,路上再跟你说。”

      袳 北雨寒被眼前这位姑娘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搞得头昏脑胀,也不敢多问,初涉江湖,经验不丰,也只能亦步亦趋跟着雪梅,生❻怕싹出什么乱子。

      话说雨寒雪梅出得幽若一路向北来至一小镇,该镇名唤清远,虽是不大,但客栈杂铺却是俱全,分为前中后三区,₼客栈药铺在于前面,中部民房居多,后部多为灌木林丛。

      “到清远镇了。”雪梅抚了抚额上的汗珠。“清远镇?莫非就是离幽若镇有数里之遥的那个镇子㵩?”雨寒一脸惊喜。雪梅眉头一紧:“这附近ꥆ还有个别的清远镇吗?”雨寒挠挠头:“呃~没有,好像樔就一个。”

      雪梅叹了口气:“你也真是的,对綸什么都觉得那么稀奇,以前你没出来过吗?”

      雨寒有些沉默:“没有,我的活动范围只局限于幽若山附近,爹不准我往外跑……”雪梅哦了一声:“怪不得呢,ᢎ一路上你好似路痴,方向都辨不清——”

      “谁说我辨不清了?!只是……只是我第一次离家远行,有㫐些……有些不习惯嘛!”雨寒一脸绯红。雪梅赶紧打趣:“呵呵~你还认真了,给你开个玩笑啦!对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客栈宿⹨下,明日再赶路吧?”雨寒也不答话,怔怔望着雪梅,满脸崇拜:“雪梅,你好神秘,仿佛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那么有条理~何时饮水,何时打尖,何时休息,何时宿住……你以前究竟是干什么的?”

      雪梅被这么一问有些尴尬:“什么……什么干什么的?我只是比你多在江湖上走几天而已,这些都是基本的行㩑路常识,难道以前你爹没有教过你吗?”话到此处,略显唐突,雪梅赶紧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雨寒淡淡道:“没事。”见雨寒有些伤感,雪梅赶紧劝慰:“我说句话你别介意,其实你也应该早点走出阴影,不要整天沉浸在悲痛里,这样你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正所谓化悲痛为力量,尽快找出真凶为他报仇,这才是对你爹的最好安慰,你这样——”

      雨寒打断:“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了解该怎么做,不过这需要时间,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毕竟我和爹一起生活了十七年!”

      “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雪梅有些尴尬,同时想起了心底的酸楚,低声道了句:“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跟你一样……”雨寒振了振精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尽量转移注意力,不㮳去想念爹爹……对了,你不是说要找家客栈宿下吗?我们走吧?”

      小伙伴瞬间摒弃过往,一起朝镇中走去。第一次住客栈,雨寒心里难免有些激动,自小未出山镇的他对江湖뮾种种充满好奇。眼见斜阳西垂,正是客流入住的高峰,二人加快了脚步。

      清远客栈,老板竹巨汀是本地人,此人久居于此,做生意尤其本分,别无他长,唯有脑袋比㕳常人生得大些。雪梅来到柜台询问:“老板,还有空房间吗?”竹老板一惊,从案边抬起头来:“有有有!多着呢、多着쒲呢,二位要住店?苞”

      “这不废话嘛!来这儿不住店难道还打劫不成?”雪梅有些莫名。䆶“啊~姑娘息怒,我还以为二位是来喝酒的呢!”竹老板连忙赔笑:“楼上有客房,我这就吩咐为你们收拾。”

      雪梅手一挥:“行了,不用麻烦了,我们会自己上去,要两间上房,被褥床单都要干净的。”老板微微一笑:“呃~这样的话……价钱——홒”

      “放心吧!雪梅从荷包摸出一块银子,这里有二十钱,都给你,够了吧!”老板眼放金光:“够了够了,二位楼上请!右手天字号的两间。”雪梅嗯了一声,雨寒拉了拉她的衣角:“住一晚上要二十钱,这也太贵了吧?⒎!”雪梅微微一笑:“这算便宜的啦,慢慢你就会明白了,其实钱不是多花在房费上,餐食服务什么的给了银子才好使,氰我们先上楼吧。”雨寒初见世面,显得有些生涩。

      客栈房间甚是清雅,华丽而又不落俗气。没想到这清远小镇还能有欋如此品味的设计,看来那位竹老板文墨不弱,雪梅甚是满意:䦬“这里应该就是天字一号了,你住在这里⊠,我住隔壁。”

      “哇~好漂亮的房间!在幽若镇的老程客潤栈也没有这么华丽的房子!”雨寒满是新奇,四处打量。雪梅撇嘴一赨笑:“这算什么漂亮揔啊,勉#强算得上凑合吧。”雨寒瞪大了眼睛:“还有更漂亮的房子吗?”雪梅没有答话转身就走,似乎懒得解释。“你要去哪?”雨寒蛬问道,雪梅懒懒的的来了句:“当然是我的房间啦!”继而又停住脚步道:“一会儿我出去透透气,你不要跟来。”雨寒哦了一声回顤到自己房间,新鿎奇过后,百无聊赖,于窗台兀自发呆。

      屋外黄昏笼罩,灶房炊烟袅袅。倦鸟入林,禽畜罴归圈,街上人声渐少獃,雨寒自忖道:“雪梅说出去透透气,怎么透了这么久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吧?……不行,我得出去找找她。”遂出Р得客栈,向镇中走去,路上少有行人枠,쌣家家闭门起灶。生疏之地信步而走,雨寒来至清远后部,见林隙间隐约两人,其中果有雪梅,因为那一柄金刀甚是光亮。

      雪梅神色凝重:“其实你这样又是何苦呢?”雨寒见一蓝衣少女低头不语,雪梅又眉头紧锁,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尴尬道:“你……你们在干嘛,就这样呆呆的望着一株花?雪梅,你——”

      雪梅未答话,只是瞪了他一眼,接着拍了拍少女的肩,关切᫁道:阤“其实,你也不要太过执着了,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原来这少女名唤慕小初,豆蔻年华,此刻她满目伤感,但充满坚定:“雪梅姐姐,谢谢你的热心劝慰,小初感激不尽。”哥常教我,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信念是一个人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我也常听人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无论如何我都要在这里守着,直到믕哥哥回来。”

      雪梅摇了婚摇头:“可是,你这样不吃不喝,也不休息,身子会受不了的,那时候……就算你哥哥回来了,你不是也见不到他了吗?”雨寒不明所以,ꩿ一时觉得无措,也插不上话,只得继续听下去。小初接着道:“王大婶会来送饭,而且我枳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醒来就继续望着明月花。”

      “你哥哥究竟为什么离开?”雪梅开始转移话题。小初目光迷离:“哥哥是为了小初离开的,小初经常咳嗽,大夫说必须用一种叫碧落的药引才能治好。哥哥听说北摂方的桂阳城有卖这种药引的,他就去了……”说到此处,小初眼含泪珠:“可是,哥哥至今没有回来……”

      雪梅有些沉默,心里暗自道:“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小初擦了擦眼泪:“哥哥临行前留给小初一枚明月花的种子,说只要把它种在土里,等花镜开了,他就会回来。如今花开花谢都两年多了,哥哥依旧没有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啊!”雨寒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小初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惊到,嘴角有些颤抖:“哥哥不让找,哥哥说如果想他了就对着明月花许愿,他就会听到,然后就会回来的。”雨寒有些凌乱,只听得雪梅小声说了句:“他一定是怕你跑丢了。”小初似乎没有听到雪梅说了什么,接着道:“哥哥从来都不会骗小初的,他说过会回来,就一定会的!”听到此处,雪梅握紧刀柄:“要不这样吧,我们帮你找找他。”小初眼中有些惊奇,问了句:“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正好埬我们要往北方去。”雪梅捏了捏小初的脸蛋。小初的喜悦一闪而过:“可是……哥哥说不要去找他的㪖。”雪梅微微一笑:“傻姑娘,他说过不许你去找,可没说过不许我们去找吧?”小初有些沉默,雪梅背过身去走了几步:“难道你不想他回来吗?”小初慌忙追了上来:“不是的,小初想要哥哥回来!”

      雪梅嘿嘿一笑:“这就是了,我们会负责把他找回来的,你就放心吧!”小初眼睛放光:“真的吗?!你们真的能把哥哥找回来吗!”雪梅笑着说:“能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ꂒ,也总比这样干等着强啊?你맄就乖乖﹨回家吧,等着好消息就行了。”小初转念低眉:“虽然你们去找哥哥了,可小初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还要在这里对䜾着明月花许愿,希望哥哥能够听到,能够让你们找到他……”雪梅想说什么,被雨寒拦住:“雪梅,且由她去吧,我┎们先回客栈。”

      雪梅向来热心,以她的个性怎可㊸压抑,定会寻人问个明白。来到客栈,恰好被老板竹巨汀叫住:“二位客官——”雨寒一愣,老板连忙赔笑:“呵呵,也没什么事,我只是告诉二位,您要求床单被褥都换成新的,已经换好了。”

      “如此就多谢了。”雪梅拱了拱手。老板咯咯一笑:“应该的,只要客人满意,我们就算福气了。”雪梅转念一问:“对了老板,能向你打听个人吗?”舃老板停住敲拨算盘的手指:“呵呵,姑娘请说。”

      “镇上的뉫慕小初您听说过吧?”雪梅特㳤地把慕小初三个字说得清清楚楚。竹老板捋了捋胡须:“慕~小~初㔉……哦~!您说的是那个弃婴啊?”雪梅不明所以,惊道:“弃婴?!你说她是弃婴?”雨寒也很吃惊,但略显淡定。竹老板继续说:“是啊,他是本镇的一个孤儿……慕……慕什么来着,哦~对了,慕寄风,收养的。”雨寒上前一步道:“你是说,她哥哥是孤儿?”

      “对啊,慕家夫妇早年亡故,撇下独子寄风一ⶭ人。寄风年幼无靠,药铺贾老黭板看他可怜,就收留他做药童,给他口饭吃。谁知有次寄风外出采药,竟带回一个身染重病的小乞丐……”

      “你是说,寄风带回个乞丐?”雪梅眼中充满伤感。竹老板叹了口气:“是啊,那小女孩儿沿路乞讨病倒在地,寄风就带她回来,贾大夫为他治好了病,问ῂ之来历,却道父母全无,没有名姓,寄风看她无依无靠,便收留了她,并为之取名……慕小初。”

      “原来是这样。”ュ雨寒望向雪梅。竹老板顿了顿:“听贾大夫说,这小孩儿身染先天痼疾,经常咳血,想是弃婴无疑,故此才会流落街头啊。”

      “你说她经常咳血?!”雪梅似乎不敢相信,声音略大了一些。竹老板一愣:“是、是啊,不然寄风也不会千里迢迢去找什么药引了。这一走……大概有两年了吧?也不见回来,哎……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听到此处,雪梅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掩面上楼鴯,北雨寒不知所措叫了一声寬:“雪梅——”

      뀇 䔇见没有反应,雨寒思忖道:“我还是上楼看念看吧,心系雪梅,他不ﯾ由得紧追而去。”推开房门,雪梅正于窗前放声哭泣,雨寒也不知从何安慰,只得磕巴道冃:“雪、雪梅,你、你鸨没事吧?”

      “怎……怎么……怎么可以这样……”雪梅哭得૭厉害,言语断断续续:“人……人世间……怎……怎么这么多可怜的人……为……킊为什么!!”

      雨寒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沉默,雪梅一边哭一边说:“慕小初的哥哥这么好的一个人,老天爷为什么叫他短命!”雨寒拍了拍她的肩膀:“雪梅,慕寄风可能还没有……我们说不定탧还有机会。”雪梅摇摇头:“都走了两年多了,还没回来,不是出事了还能是什么?”

      是啊,雨寒心里明白,慕家哥哥凶多吉少,但也只得继ဥ续安慰:“可……可也没有消息证明他已经不在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们先到桂阳打听打听,说不定还能找到他。”雪梅似有触动,转过头眨巴着泪眼说:“你……你不是要急着找凶手吗?如此以来会耽误时日,你不怕……”雨寒抿了抿嘴唇:“找凶手也并非一朝一夕,爹爹生前也经常教导我要行善助人,如今路见苦凄怎能袖手旁观,况且我们已经答应小初帮她找回哥㭽哥,岂能言而无信?”

      听到此处,雪梅满脸感动,叫了声:“阿寒……谢谢你!”雨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称呼惊得不知所措,骤然觉得眼前这个泪ᘟ眼婆娑的姑娘柔情万种,心跳加速的他慌不择词:“䈰我……这……有什么好谢的呀,我……应该的……我们是……朋友嘛!”雪梅破涕为笑:“嗯,我替小初谢谢你的閲。早些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赶往桂阳城!”

      “好的,你也早点睡,我们明天见!”雨寒觉得心跳得更厉害了,似乎要从胸膛里跑出来,他摸了摸额头,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生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