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多趣短视频app

      七月二十二日,ᶫ晴。

      今日本应无事。

      本应。

      但是最近䘫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很难形容他,就好像,被什么压着喘不过气来一般。这种感觉很不슉好,我很不喜欢。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的这本日记本已经不安全了。虽然我每天最常干的事㖅情,就是在上面写“今日无事”这四个字,但ꣴ就是这样솠,还是有人偷看,我服了。

      对,说的就是你,翔鹤!你指甲油都摸纸上来了!

      ......

      你还看!信不信我哪天不高兴打发你去中途岛站岗?

      ......

      还看?

      ...... ퟺ

      还榶在看吗?

      哼,要是让我知道我接下来写的东西还是被௥你看了,我迟早把你⒔卖了,不要了!

      回到正题,这髞两天真的怪,非常怪,但我又说不上来。

      感觉上吧,好像整个港区的人都在躲着我,可你要细说起来吧,她们每个人又都有很完美的理由,不像是故意躲着我的。

      可怪就怪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理由。而且还他妈巨完美。

      就像什么推理小说,审杀人犯的时候㛃,凶手能拿出一整套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可世界上哪会有这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呢碇?完美的就好像...

      譛就好像为了故意应付我一样。

      쵰 这很不寻常。

      不是我不相信我的女孩,只是..歄....我有些没有信心了。

      之前阿尔及利亚的事也是,我发现,我忽然不了解她们了。我本以为我对她们很清楚,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但是我错了,其实我屁都不懂。

      我有点慌了。

      说到底,其实我早该慌了,世界上所有的提督都该慌的才对。

      因为我们其实就是一群不学ƺ无术的寄生虫。我们⣍享有各种特殊待遇,享有坐拥齐人之福的资本,享有世界上那么多完美出色的女孩儿,享有建功立业名扬千载䇧的机会。但其实我们真的配拥有这些么?

      我们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些,不就是因为舰㍡娘完全不讲道理的,对我们的依赖么?如果这些东西没쬧了,她们不再将我们视为生命,视为쾔领袖,视㲾为爱人。

      她们只把我们当做简简檥单单,单单纯纯,可有可无的,一个路人。

      那我们还剩什么呢ꦑ?

      一身指挥根本不听你指挥的生命䡑的本事。

      其他人类提督还还说,再不济他们也可以转行当个海军小兵,起码体䒺能训练没拉下,再不济去工地搬砖都行。

      可我呢?如果뭽她们忽然发现,我并不是必不可少的,我还能去哪呢?

      我还有野心没有实现,我还有血仇没有报,我不能没有她们......

      但是,这样想着,将她们当做是工具的我,真的有资格拥힡有她们么?

      我枝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

      写完最后一个字,齐开缓缓合上自己的日记,将它安安静静的放在抽屉里,然后拽下来自己的一根头发,轻轻塞进抽屉的夹缝之中,这样抽屉有没有被人打开过自己就知道了엄。

      做完这一切,齐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爬回自己的床上,拉过来猎户座的蝠䌰鲼,开始看今天更新的番剧。

      今㬾天更新的是《听说名字起得越长的轻小说就貾越容易被读者潇喜欢,然后我就越容易获得小说动画化的机会,进而成功地走向事业巅峰,迎娶白富美并且和小说女主角的声优搞暧昧》。

      虽说看名字就是个很俗很没有⮺品位的动画,但是齐开却看的津津有味。没有别的原因,就单纯的因为在那个世界里,男猪脚就是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所有漂亮妹子就是䴩可以倒贴自己。

      齐开原本婔没觉得什么,近来偶尔翻出来这个作品,忽然就觉得这东西还挺有意思的。如果自己能成为里面的主人公,那该多好啊。

      轻轻叹了口气,看完了今天的更新,齐开轻轻将蝠鲼推开,让他一个人在墙角里默默地飘着,目光不㶩自觉的飘向了那个隐藏的衣柜。

      虽然那忖天晚上,自己和㶼萨拉托加二战的时候被人打断了,但是那条密道最后还是保留了下来。只是从那天过后,萨拉托加再也没从那里面出来过。

      是被发现之后脸皮薄,不敢了么?齐开不信,如果ᕰ萨拉托加真是那样的人,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搞出来一条密道来了。

      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来找自己呢?这得有一个星期了吧。有么?没玚有么?哎呦总之㤀就是过了很久了,这个小妖精为什么不来找我呢?白天也躲着我,不是万不得已绝不出现在我面前,我最近做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了么?

      或许是她这么倒贴贴累了?或许该我主动进攻了?

      想不明白....攔..

      齐开就这么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迷迷糊糊的ꊧ闭上了眼,没过多久,房间中就传来了他平稳的呼吸声。

      只是又过了大概十分钟,絝一股若有若无的烟雾缓缓出现在房间里,一点一点飘近齐开,最后钻到了他的鼻子之中。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齐开睡前一直注视着的A衣柜被推动,隐藏在衣柜下方的密道也被打开,随后萨拉托加就钻了出来。

      再接着,翔鹤也钻了出来氟。

      然后是蒙大拿,威尔士,约克,瓦良格...簤...

      돈陆陆续续,杂七杂八,一时间整个港区,除了让巴尔和驱逐舰以及潜艇的那些小屁孩,鑦所有舰娘都出现在了齐开的卧室之中,就连猎户座和企业都到了。

      这群娘儿们一开始还小心翼翼的,直到确定那股白烟让齐开彻底进入梦乡之后,就ᜳ放开了手脚,声音也不再轻微,开䂇始咋咋呼呼,大惊小叫,甚至连房间中的灯蟠都打开了。

      “你那东西,真的ᑛ管用么?”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齐开,阿尔及利亚皱着眉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你现在问这个?”翔鹤翻了个白眼,动作利落地拉开了齐开的抽屉,取出了里面的日记本:“你想问早问圝啊,现在装什么喌好人,提督都吸了快一个星期了,要出事早出事了......靠!老냓娘就知道这次进Ӊ的这⨿批指甲油很水,果然!害的我都被提督发现了!”

      看着翔鹤毫不在意的样子,阿尔及利亚更加纠结,目光在齐开安静的睡颜上久久不肯离去:“我只是出于保险䘊起见,那个东西真的没有问题?”ᒚ

      “没问题没问题,哎呀你好烦啊。”翔鹤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那可是我老家传了上千年的宝贝,寝取人妻ntr的神器,怎么可能出问题?”

      昅 “你老家怎么净出这种东西。”面对翔鹤自信的样子,阿尔及利亚也不再多说什么,轻轻走到齐开的抽屉面前,小心的捻出一根发丝:“等下记得放回去,还记得头发别再抽屉里的样子么?”

      “记得记得,这都老掉牙的把戏了㑑,不知道提督跟谁学的。”

      而在这一边,猎户座则无聊地翻看着齐开的浏览记录,一边看还一边和旁边的企业交流心得:

       “啧啧啧,汝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一看这名字就不是什姰么正经片!余就连把它的名字说一遍都有凑字数的嫌疑,看来提督的审美有待提升了。”

      “不对啊,我记得指挥官之前看ᄦ的还都挺正常啊。”

      ᲋ “哪里正常了謍,《下水道美人鱼》?《人体蜈蚣》᎙?这是正常人看的东西?” 熳

      “我不是说这些槠。你看指挥官一个星期前看的,《Jump》王道热血漫!多正常!怎么䀥最近迷上厕纸轻改了情?”

      “确实......翔鹤,你看出什么了吗펢?提督今天的日记还是‘今日无事’?”

      那边的翔鹤则早就坐在齐开的椅子上,抱着肚子一边笑一边锤桌子了。

      딀 “怎么了怎么?余看看,余看看。”坐在蝠瓪鲼身上,猎户座一挥手关闭了浏览记录,所有的兴致一瞬间全被翔鹤那边吸走了,迫不及待的飘过去一把抢过日记读了起来。看了还没到一分钟,也抱着肚子哈哈哈笑个不停。

      “哎呦怎么了怎么᳨了,让我也看看。”瞬间,日记本那边围满了人。

      “这样我觉得不好。”威尔士看着眼前混乱的局面皱了皱眉:“吾皇的日记怎么能是我瞓们随便翻看的?而且这些人不仅看了,还评头论足,甚至还嘲笑吾皇......不行,我得阻止她们!”

      “等下,姐。”约克在一旁拦住了自己的姐姐:꿺“你忘了我们之所以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是因为什么吗?”

      威尔士犹豫了一下,性感的红唇不甘的蠕动着,憋了好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樺可是...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能这样啊!你有没有想过,齷如果吾皇现在一天醒了,知道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吾皇会怎么样?”

      约克想了想,以她对齐开的了解,如果此刻齐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这一幕,估计......

      也息许夏威夷临海可能就会出现一具被海水泡到肿胀的无삱名男尸。

      姴 哦,对了,齐开变异了,不会淹死。

      那只可能是他先自尽再跳海了。

      想到这里,约克浑身一颤,整个人的脸都白了:“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件事情被吾皇知道!”

      威尔士叹了口气,目光省深邃的看向齐开,满脸无奈:“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而在齐开这边,围在他身边的人,一点不比围在他日记本身边的人少。

      “你在干什么?”提尔比茨看到圣地亚哥对着齐开싞疯狂甩动画笔,忍不住问道:“在끑给指挥官花肖像么?”

      “是的。”圣地亚哥难得的精神抖擞地回答道。

      “可是,你画的这个不像指挥官啊。”提尔比茨在圣地亚哥身后走了两圈,眉头皱的紧紧地:“你...你刚开始学画画么?为什么画的和雪风她们差不多?”

      圣地亚哥翻了个白眼,理都不想理提尔比茨:“这叫艺术,艺术!懂么?我꧈画的又不是提督的型!我画的是他的魂!是他的内在美!”

      “内在美?”听完圣地亚哥的解释,提尔比茨更疑惑了:“你是在说指挥官的内在是个猴子狾么?”

      圣地亚哥彻底无语了,直→接无视了提尔比茨。

      而在齐开的身旁,萨拉托加则托着腮࢛,双目紧紧地盯着齐开的脸,面容上满是迷离和眷恋的神情。仿佛她看的不是一个人的脸,是一副世界名画,是生命的象征,是......是这个世界㘹的神迹!

      “你看提督君的时候真的好美。”一旁的马萨诸塞则在观察着萨拉旆托加:“我完全没有想到你还会有这样一面。”

      “什么样的一面?”萨拉托加脸上表情不变,眼神不变,依矿旧充满爱恋的看着齐开问道。

      “ӛ这么...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感觉...就是很让人嫉妒ᢁ的一面。”马萨诸塞很诚实的Ἃ说道:“我也想像你一样,拥有鬒这么令人动容的神情。”

      “那很简答啊,你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就可以了。”萨拉托加说着,脸上的笑容휵更加迷人。

      “什么?”

      “恋爱。”萨拉托加说着,伸手死死地拉住蒙大拿的后脖颈,把她从齐开身上扯了下来:“你不看看你自己多重。就算提督ꍄ感觉不到你也不能这么做!你是想压死提督么筹?”

      “你才重呢!”蒙大拿翻了个白眼,一步不退地托了托...然后那里就...波涛汹涌:“再说了,有这个垫着,吾爱才不会感到压呢,他只会感到舒服!”

      看着蒙大拿那两团脂肪,萨拉托加少有的青筋跳动。

      她对自즐己的所有地方都是很自信的,自敏信自己的完美。只是她的完美在蒙大拿的某一个地方看起来,就显得不是那么完美。

      假如女人的身材有等级,那么萨拉托加很自信自㊍己从上到下,从脸蛋到胸部到屁股都是S。但是就算她是个六边形战쇝士,也架不住某人在某个方面是超规格的SSS+。简直可气。

      山将来找个机会,把那团恶心人的东西割了吧。萨拉托加看着蒙大ꬍ拿显摆的样子,默默地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