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被删除部分

      没过多久,那条生前威风凛凛的暴鲤龙首领便被肢解成了数份,分맷批次被搬上克利夫⩪兰号的甲板。

      爡与此同时远处对残余暴鲤龙群的追杀也基本告一段落。

      乘龙同样参与到了其中,此时正乐呵呵的叼着一⒕根暴鲤龙的胡须,跟着周围一群水系精灵一起,把来之不易的战利品往回拖。

      到了这个时候,手下们都在熟练的干活,船上的几位高层军官㖿反倒是终于闲了下来。

      깨齐格飞走到穆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得不错,伙计,你比我原先预想的还要出色。”

      他当初招穆上船时想到这会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但没想到能这么棒。

      跟在船长身边的舵手长☒克莉姆德丽此时也称赞道:“那招急冻光线很关键。”

      虽说最后给予暴鲤龙首领쑩致命一击的是船长的血翼飞龙,但在此ߖ之前,不⦈善水站的켨血翼飞龙可是一度被对手搞的很狼狈,穆及时的冰封海面一举扭转了整个战局,赞一声很关键丝毫不过分。

      돐 而且这波关键操作确实只有他能做到,克莉姆德丽的⮘迷唇姐虽然也ཿ是冰系精灵,但她还不会急傫冻光线ﵞ。

      掐 “哪里,哪里。”穆赶紧谦虚道。

      齐熯格飞笑了笑,随即指向正在被搬上船的一堆暴鲤龙零件。

      魆 “我听说乘龙也是可以学习龙系招式的,你ヂ要不拿点这个夼喂给她?”

      촊强力精灵的肉和内脏都㪟是很补的,给同系的精灵吞食可以有助于它们的发育,补充对应属性的能量。

      只是穆很⃟想吐槽的是:暴鲤龙和乘龙,这两货其实都没有龙属性呀,但为鋎何爡偏偏ェ就是毫无违和感呢?

      (注毑:暴鲤龙和乘龙均没有龙痬属性,但都可以学习很多龙系技能,包括大招逆鳞。)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敢招架,“这不太好吧?我听说,这类战利品一般不都是要带回去上交的吧?”

      巡逻航线和清理暴鲤龙属于海军的本职工作,所以正常猎杀到的暴鲤龙是要上交的,用以证明你确实有在干活儿。

      但这时,齐格飞冲他神秘的眨了眨眼。

      “是这样没错,所以我们会上交一部分的。”

      䎥 穆瞬间化身惊奇的猫猫头表情。

      他转头看了一眼,感觉自己悟到了——

      关键词是:一部分!

      賱此刻那웩颗狰狞的龙头和大部分带血骨架都被抬上了舰船甲板,但真正值钱的栔比如龙血、龙心、暴鲤龙的能量器官,以及大部分保存完好的表皮还有龙鳞,都被逐一打包送进了船ⰻ长室。

      要上交的是哪部分,显然不言而喻!

      䓞 蝍 怪不得你们打猎暴鲤龙急都这么熟拤练!

      ༔ 穆感觉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奇怪的姿势왦又增ᖫ加了薫。

      看到穆终于若有所悟,齐格飞的笑容逐渐缺德……啊不是,是逐渐友善。

      싒他又拍了拍穆的肩膀,大概意思是小Ỹ兄弟你终于融入我们这艘船的氛围了呀。

      穆心领神会,对视之际,两人的笑容越发同步。

      螅“哎嘿嘿~”

      就在这时,船上的航海士吉姆大叔过来建议道:“等这批搬完,⅂你们的精灵都闲下来之后就去海里多抓点鲤鱼王吧。”

      䋙 “抓鲤鱼王干什么?”

      众人不解。

      “回去就说抓来蓀的鲤鱼王全是这只龙王的后代,分批卖,一次别出太多,应该能卖不少钱。”

      众人这才恍然大彀悟,纷纷行动起来。

      而穆则再一次被惊到了。

      想不到就쒲连船上平常看起来最正经,文质彬彬像个教书匠뀻似的吉姆大叔,在这方面也如此有钻研。

      这一荦天,他感觉自己对这艘船有了全新的认ゎ识。

      ᮥ没想到你䐈们都是这样的海军——

      我喜欢!

      等到所有的战利品都被打包得差不多后,克利夫兰号再次启航,离开那片海上冰面。

      随即숇一众军梾官被叫到船长室开会,穆也有幸参与其中。

      㥫开场齐格飞先发话道:“目前附近有目击报告的暴鲤龙群应该就这一处,我们的作战轒任务已经可以说结束了,接下来只要在十五天内返航即可。”

      穆下意识的点了下头附和,以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哪曾想下一刻,船长室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

      啥情况这是?

      “咳咳㽽。”大副赫尔墨咳嗽了两声,接着笑眯眯的㿍提醒忨道:“所以,穆小兄弟阇,你要不让你的乘龙多下水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那个厄什么诺寒流?”

      䂳穆这才恍然。

      想不到得到寻宝系统后,他自己还没多积极,结果船上其他人反而比他还主动,竟然都主动过来催了。 ẽ

      合着就自己最保守?

      “那个,厄尔尼诺寒流流向不定隈,一直追踪的话很可能⁑会偏航较远,这也軷没关系吗?”怱

      齐格飞信手一挥,“没事!我们还有十五쓔天呢,再说就︪算延误些回航时间也不要紧,我提前写信콸汇报就可以了。繠”

      “那假如再找到宝物,需要上交吗?”

      “当然不用,我们这是在正常巡逻,偏航只是为了扩大巡航范围,以最大髌限度的确保航线安全而已,都是闠正常的海军工作。”

      齐格飞先是说的一本正经,绝口不提寻宝,接着突然话锋一鋍转。

      “放心,航海日志上不会出现这茬的。”

      一旁负责记录祥航海日志的航海士吉姆笑眯眯的点头,完了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之前你发먘现冰系珍珠的事儿我也没记阇。”

      “……”

      穆感觉自己对这艘船的认识再一次被刷新了。

      合着就连ಔ直接对海军本部负责、每次出航都需要精确记᭛录航海日志的庌航海士都已经跟你们同流合污到这种地步了吗?

      ቀ对此他只想说——干得漂亮!

      ֨ 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这就让乘龙在附近多找找。”

      看来是쒜时候把周围ꈏ的标记点一网打尽了!

      쪯这一刻包括⣁齐格飞在内,船长室里的每个人都笑眯眯的点头,包括第一眼让人感觉充满知性的克莉姆德丽,以及面容黝黑、一脸老实巴交样子的战士队队长。

      直到此싖时穆才算知道,原来这艘船上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他简直超喜欢这里的~

      散会之袗后没过多久,在系统寻宝界面选定了一个距臡离最近的标ͳ记点后,穆前㕷去找到꠼正在掌舵的舵手长克莉姆德丽。

      檀 ៧再之后,悄无声息间,克利夫兰号的航行线路已经婌逐渐偏离了回约氺克港的方向。

      摩 一切都发生的穅那么自然而然,波澜不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