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免费无线在线观看下载

      “깕紫金梁”罋失了两座箭塔之后,士气大跌,虽然他不甘心的又짗发动了几次进攻,皆无㥆功而返。只好鸣金而退,放弃了继续筻攻城的打算。张⩬顺本以为这脸鯓色难看“紫金梁”要大发脾气,结果这厮居然哈哈大笑道:“这张道浚果然有几分本事,看来捉Ə拿此人与宋统殷谈判,却是Ɪ正揸好⁔合用。若是窝綉囊废物,恐怕还要不上价钱!”

      张顺听了,心道:这“紫金梁”还算有几分本事,知道强颜欢笑,ㄐ激励士气,不然这仗就不用打了。果然“紫金梁”笑罢,连晚饭都没管,让前来观战的“蟅擎天柱”“老回回”“八金刚”ခ各回各家各找各䆦妈去了。张顺倒无所谓,但是他还是本着“贼走不落空”的原则,临走之前派了悟空寻找半天,将那窦庄发射出来的鸳鸯弹找了出鲨来,拿回去研究去了。

      结果,张顺蛏高兴没봹多久,刚回到营地,便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自己新鲜热导乎的炮兵队长张武浩战死了。鳚这真是前脚笑人,后脚人笑,张顺没办法,只好询问怎么回覱事。 襷

      原来“紫金梁”在西门作战的时候,张顺麾下的士卒在东门也没闲着。他们按照张顺的ӝ计划,一边让魏从义前去叫阵,一边让穽张武浩带着炮队慢慢轰击窦庄城门,让大㪺伙䦥练ซ练火炮技术,增加点火녡炮经验。

      结果窦庄见东门火炮众多醰,误判了形势,生怕ꩂ这里애是主攻地点,便派重兵把䦖守。早上的时候,太阳从东方升뷶起,守城方逆战不利,被火炮打的抬不起头。

      于是,便有家丁头目私下琢磨着:“守久必失,不如抓个机E会,突击对方一下!”

      那魏从义犯了和“紫金梁”之前一样的错䅉误,没有⒴打过攻城战,下意识忽略了阳光的影响。等他们耀武扬威了半天,人马都䱘懈怠了,太阳也升的高高的,结果城门打开,几十个人就冲向了火炮所在。㰋

      魏从义反应很快,立刻判断到这是̦敌人要抢火炮或者要毁坏火ࠅ炮,便连忙下令救援,而自己则单枪匹马冲꜒入敌阵。他左右挥击,如同虎入羊群,来回冲刺。每个回ᙲ合必击倒数人、刺死一人,ૠ连辽东出身的张家家丁都不由喝彩道:“好个吕奉先,真是骁勇无双!”。

      넨 ۪ 襁 可惜魏从义的骁勇,反倒给张武浩造成了麻烦。由于他的松懈,当时火炮刚发射⡲完炮弹,便被人打个措手不及。他既没有悟空的勇鱬武,有没有张顺的急智。他才能不过中人,幸好能够惴中规中矩的做出反应。

      他立刻一边딗维持着炮手不散,让其赶快装填,一边及时派出护卫抵挡敌人片刻。㒑等到炮手将霰弹装填完毕,准备发射之时,结果却发现魏从义正在敌阵来回冲刺,顿茮时没了主意。

      如果发炮,打死了主公面前红人魏从义,自己定然难逃罪责;如果不发炮,魏ᒀ从义部属还没来得及赶来,自己派出的十来个护卫有抵挡不足,这如何是好?

      如果指挥火炮ꦫ的是魏从义,定然直⟘接下令开뭳火,管你什么人闯进来,正是开炮的最好时ꔯ机。如果指挥者是陈长梃,定然下令火炮撤退,自己带人亲自冲入敌阵抵挡敌人进攻。

      若干指挥者是张顺,如果觉得魏从义可以冲出来,就会喊ᅎ道“从义且来救我”。等魏从딄义赶了过来,数炮齐发,将쐝敌人直接消灭掉。

      如果张顺ꢘ觉得魏从义在人群中冲不出来,便会├喊道:“从义且待我片刻,我便来救你!”等敌人团团围住魏从义以后,便数炮齐发,将敌人消灭掉。至于魏从义,我已经为你争取了这么多人肉盾牌,你还活不下来,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魏从义命数如此。

      可惜这张武浩既没ೂ有魏从义的狠辣,也没有陈뚲长梃的老道,更没有张顺的狡诈,只能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结果被敌人冲上来团团围住,直接数刀砍死拉倒。可怜张武浩㍃好好的小旗不做,跑出来挣些私봌钱,结果钱没挣到,㥛人没了。

      魏从义见失了张武浩也大感吃惊,连忙催促部下赶了上来,杀退了张家䬟家丁奴仆。然后一点人数,却是损失了五六个护卫,三四个ʭ炮手和一个炮兵队长张武浩。不幸中的万幸是火炮未失,皆抢了回来。

      等魏从义禀告了张顺,࠴把张顺气的够呛。便㯆着人将魏从풗义铠甲扒了,狠狠的杖了十下。不过这种张顺改良版的杖刑虽然⡶十分疼痛,却不伤及筋骨⒑,魏从义无甚大碍菊,第二鐮天还得戴罪立功。

      획魏从义本来有点担心张武浩是张顺手下老臣,怕其让自己抵命,结果小惩大诫,反倒松了一口气。

      张顺惩罚魏从䡳义完毕,却也解决䏣不了问题,只好把炮手都喊了过来,除去护卫,还ꃧ剩二ꢰ十多人。张顺便一一呙喊来谈话,进行考察。结果大多数庸庸碌碌,虽然比普通人机灵一下,却并无出奇之处。

      只道进来一个二十来岁伙计打扮的小子,张萵顺看他眼睛清澈灵活,手脚麻利,便生了三分好感。薝于是张顺便问他放炮有什么心得技巧。那小子便把张顺之仦前教授的先左右对齐方位,再调整上下角度的方法细细的说了一遍。녊

      张顺见其理解很是透彻,觉得他意犹未尽,便继续问道:“如果敌人藏在城墙的垛口后面,应该怎么갥射击?”

      那巎小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将军,我ῥ没试ా过不知道成不成。如果ㄧ非要攻击垛口后面的敌人,我觉司得可以将大炮炮口使劲往上调高,让炮弹从天걃上落下去,去砸敌人更好一些。”䮇

      鄨张顺闻言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弹道或者说抛物线的原㽏理吗?明代的㚣普通人麗能想到这个,也算是老天爷赏饭吃了。便继续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

      “这倒是不难,我小时候喜欢打鸟巢玩。有一次有个鸟巢筑在粗壮的树枝之间,我弹弓老是打在树枝鴵上,无法击中那个鸟巢,我便想了个办法,用石头往上投掷,等它落下时砸那鸟巢。我看这火炮和我投掷石头区别不大,应该也能砸盥垛口后面的敌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