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色哥26uuulaosege

      非珠柳宗。

      留着羊驼发型的一男子正在给ꙁ自己的师弟师妹们讲解着那精彩一歫战:

      “想那天,你们师兄我与江临那采花贼大战三百回合,互不相让,互不后退,最终,我与那采花贼互对一剑一拳,二人再次分开,气浪席卷!

      最后,我用尽全身灵力,使出鬼火一响!江临那采花贼也是指尖抹剑,使出他的最强剑招龙散架!

      ꡘ我们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招式对碰在一起,冰与火的交融掀起无数灵浪!如果不是当时的长老们及时出手,当时一些境界较低的人估计都要受伤!”

      “良䫎辰师兄你好厉害!”

      “哈哈哈,一般一般,可惜当时你师兄我⠁当时状态不佳,否㝗则,应灠该可以小胜一筹,江临那厮虽然很强,但是比上你们的师兄我,还是稍微逊色一些的。”

      “良辰师兄,听说那江临长的很帅,这是真的吗?”

      “废话,要不是帅怎么能够当采花贼呢?不过比起惧你师兄我,也还会差那么一点。”

      “啊......”有的师妹露出失落的眼神。

      师兄虽然长得不差,但是也不算太帅啊,那江临比师兄还差那么一些,也一般呀......

      䠂 虽然说报纸上也有江临的画像,可是画像那东西,怎么看得出来嘛......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姐妹都在传江临长得帅呢,难道是因为江临有情调?

      “师兄,明年的参道大比,江临那个采花贼也会参加吗?”

      “小霞,江公子是魔教中人,我们是正派......”

      “可是......”

      就当小霞要反驳什么的时候,遮天饃的武运从天空中飞掠而过!

      “天啊,又一个武夫最强境诞生了!”

      “对方肯定是个帅沰哥!”

      “对方肯定⽪有八块腹肌!”

      “他做俯卧撑肯륄定很持久!”

      “......” 钴

      ......

      龙门宗,不少修士抬起了头,看着这漫天ﲚ的武运,纷纷不由感叹了一声,想起了某个人。

      “覃萧,你还记得当年江临师弟说过,要当一个纯粹武夫的事情吗?䧞”

      䅀“当然记得,当时둖江师弟听说纯粹武夫从不肾虚,向往不已。”

      “那你说江师弟他成功了吗?”

      “成不成功我不知道,反正如果江师弟如果真的踏上成人阶뚣梯的话,那估컦计江师弟会很惨。”

      “唉......”

      二人感叹一声,不由望向了有了自己山ꋸ峰的林师姐,在那座山峰上,就算是被师祖和师祖母布满了结界,也剑气冲天.......

      ......

      腾云飞船上,一名头戴幕篱女子背负双剑站在凭栏边上,看着沿途的云卷云舒,不经意间,女孩思绪蔓延而开......

      쀞 “我江益达愿为姑娘一死!” 㺡

      “萧姑娘快走!”

      “姑娘,我快不行了......”

      “我们来共推牌九吧......”

      “嗯?萧姑娘,你问我什么来着?”

      一道道的话语在女孩的魫脑海中浮现,不经意间,幕篱下的女儿嘴角微微上扬,眼眸看向着远方。

      “唉......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在女孩的脑海中,女子的话语悄然浮现。

      “剑灵姐姐......对不起......”

      听到剑灵姐姐的声音,Ꝝ女孩心声应道,为当时自己强行去日月教一事而道歉。

      “你个小妮子,已经道歉十几次了,都说了没什么。”剑灵微笑道,“不过接下来去东林城比䣹较凶险,雪梨你不能再分心了。”

      “嗯,弟子明白!”萧雪梨点了点头,好看的眼眸凌厉了起来,不管如何,自己如何都忘不了独孤魔教血洗逍遥派的꠪那一天!

      “呦,又有一个纯粹武夫境界最强诞生了啊。”

      就在腾云飞船安稳前行时,漫天的武运往一个方向汇聚而去,一时间,在飞船的凭栏上挤满了乘客修士。

      “上一次的境界最强是在什么时䙝候来着?”

      糙 “好像是在几年前吧?”

      “虽然见了不少次,但是每次看到这漫天的武运,都让人感觉壮观啊。”

      “哈哈哈,壮观有什么用,到时候这些武运不还是要被打散。”

      “是啊,好像近来境界最强的纯粹武夫,没有一个将这些武运收下的。”

      “这就是武夫的霸气嘛,求己不求天,这些外物虽好,可是一拳打散,这多霸气,而且这对心境也是种提升。”

      䆄 腾云飞船上的乘客纷纷对着漫天的武运感叹着,不过没有一个会觉得对方会把这些武运给收下。

      謥 ꚏ 毕竟在十几年前开始,听说一个小姑娘打碎漫天武运之后꽄,这些年的武夫境界最强诞生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将武运收下,好像谁收下这漫天的武运谁就混进狼群中的二哈一样......

      “好了雪梨,我们进去吧,这陵里人多,不ৌ太好。”

      “等下剑灵姐姐,我还想再看看......”

      “嗯?这有什么好看的,武夫十境,除了第十境,每隔几年都有境界最强的武夫诞生,不都是这般的场景,不过确实,这些武运确实挺多的,有可能是武夫最强第三境诞ᦦ生了吧ꇜ。”

      “不是的剑灵姐姐,我感쩉觉像是武夫第一境。”

      “第一境?”剑灵心中凛然。

      雪梨对于天地之间的变化有种天然的感知力,这很可能源于她的至尊骨,所以对于먬雪梨的判断,剑灵是相信的。

      可是第一境最强⏗就能引来梧㪭桐州四面八方的武运吗?

      不,这也不是不可能,十几年前有一个小姑娘达到第一境的时候,牵动了整个天下九州的武运,不仅如此,从那以后,那个小姑娘每破境一次,都是☭最强的武夫境界,而每一次引都起九州武掾运。

      不过最后这些武运都被打撒了,有不™少人想要寻找这个墌小姑娘,但是都被一些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老不죟死给阻止了,至今只是知道那是一个姑娘,其他的一概都不允许推测。

      짰 甚至为了阻止一些人的推演,儒释道三教的三位祜富有盛名的圣人都出面遮掩天鉅机。䛧

      “江公子......”突然,萧雪梨眼前一亮,“剑灵姐姐,是江公子迈入了武夫的樟一境!”

      “江临?!” 婫

      剑灵这个时候真的需要质疑自己的徒弟了。톴

      不是说自己看不起江临,而是那小子太不着调了,纯粹武夫需要吃无尽的苦头,可是他的话......

      촩 ﹃算了,还是不打劤扰这个小妮子了吧......可能雪梨是太想江临那小子了。

      ......

      梧桐州,在此刻,除了一些平民百姓之収外,凡是修仙者与武夫纷纷抬起头펺看向这汇聚往一处的漫天武运。

      梧桐州最大的儒家学宫之中,贤人君子纷纷摇滀了摇头,翻开手中经典,诵书声道道传出。

      梧桐州一座佛寺当中,一位귰老僧人摸了摸一个眉清目秀小和尚的小脑袋,小和尚知道又是要念经了,抱着经书,小和尚在寺庙一块的石头上朗读起来,如同背泓诗。

      梧桐州一座道观,一个趴在拂尘上睡觉的的年轻男子砸吧砸吧下嘴,摸了摸鼻子,如做梦抓起拂尘往空中一扬,好像是驱赶蚊子一般。

      不到三息的时间,读뜎书声、诵经声、拂尘扬ꍸ起的微风汇入天上的武运之中。

      漫天的武运缓缓隐匿욭踪迹,除了极少一部分人之外,不会再有人都无法察觉他们最终去往䬋的方向。

      日月教双珠峰,武运已经陆续汇聚而来,当武运渗透进日月教护教法阵那一刻,武运逐渐显现。

      姜鱼泥抬头看了一看,眼中⚴有些小小的失落......

      【哎呀,小临临怎么就泥胚境成功了呢,本来还想着小临临泥胚境失败了,自己晚上可以好好的安慰小临临呢,怎么就成功了呢......】

      姜鱼泥有些小生气地跺了跺小脚,美眸一眨一眨不太开心。

      不过很快,姜鱼泥就想通了。

      镁 【小临成为了最强的泥胚境,那肯定也很开心,说不定今天自己可以向小临撒娇呢.蓂.....】

      想着想着,姜鱼泥的眼眸又弯成两道月牙。

      脑海中暂时确定好计划后,姜鱼泥둯开心地从空中收回视线,一手抱着小念念,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在小念念峘的眼前晃啊晃,继续艒自己的忽悠大业。

      看着这根颜色鲜红、色泽明亮的糖葫芦,小念念伸出小手想要去抓住,可是每当伸出手,小念念又将小手给缩回来抱在怀中,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净是纠结。

      “来念念,只要喊麻麻,麻麻就给念⏲念糖葫芦吃哦,不只是一根哦,以后小念念只要一想吃糖葫芦,麻麻都会买给小念念吃哦。”

      说着,姜鱼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根大棒槌,棒槌上插满了糖葫芦。

      萼 当看到一棒槌糖葫芦的时候,小念念眼睛闪的一亮,如同看到了大大的宝藏。

      小念念探出身子想要☉去触碰,不过就在小小的手指要碰到糖葫芦的时候,小念念赶紧把手收回来,小脑袋使劲地摇了摇。

      【自己真的好想吃糖葫芦啊,而且还是这么多,粑粑从来不让念念吃这么多糖葫芦的......

      可是麻麻就是麻麻,姐姐就是姐姐,怎么能喊姐姐叫麻麻呢......如果麻麻愄知道了,会不会生小念念的气啊。】

      但是看着糖葫芦,再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姐姐,小念念的肥肥尾巴难以抉择的摇来摇去。

      ......

      日月教之中,不只是谁发起的赌盘,茶楼酒楼与赌楼,都毫好不热闹。

      “来来来!Ḣ买定离手!赌江临会打散武゚运的哥们压这边,认为江临那小子会接受武运的压这边。

      觉得江临最终能够收取武运多少,是一成还是两成的,分开压………”釫

      各大独楼纷纷开盘,尤其是在日月教最大的赌馆,์雕大等人不停地吆喝着。 閒 ໏

      “MMP,这还用压吗?江临那小子肯定会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收武运!”

      “那可不一定啊,江临现在怎么说也是纯粹武夫了,这十几年还没걩有哪个最强武夫一境吸收武运的。”

      “可那是䌨江临啊!你可能小赚,但是那家伙永远都不亏啊!”

      “难道我们只看到看第一层,其实那小子在第五层?”

      “我也纠结啊,万一那小子故意不收武运,只为了赢我们钱怎么办?上次那家伙不就赚了个盘满钵满?”

      “玛德!江临这小贼太过无耻!这也太不要脸了。” 箥

      不少人白了刚刚说话那哥们一眼:“兄弟,你新来的吧,瑗江临那小子什么时候要过脸了啊......”

      “......”

      各大赌桌的面前,日月教的修士就“江临那小子会不会吸收武运”而吵成了一片。

      ……

      于此同时,在陈府的一个小亭子中,江临正和陈火绕着石桌来了一场激烈打斗。

      ⾾ 就算是绑成木乃伊,陈火也是找到机会一把偷袭江临,然后使用“强人锁男”,二人纠缠在一起。ೋ

      “陈大叔,你有伤在身,别乱来啊......紨”

      “我呸!你这小子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威胁我强买强卖,我会被小妆发现吗?不被小妆发现,我会被打成全身性粉碎骨折吗?!”

      “.....㈟.”

      江⋐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全身性粉碎骨折,这么惨的吗?

      不过被陈夫人打成这样还能够锁住自己,陈父的恢复力是真的惊人啊,江临一时间对于陈父的武夫境界有了新的认识......

      “江临我跟你拼了!”

      “等等......啊......”

      “啊!!疼疼疼.......”

      “不对.......被掰的是我,大叔你喊什么啊!”

      “废话,我现在一用力都疼!”说完,陈火继续用力,紧着着二人又一起惨叫了起来......

      则“啊!!!江临!你休想动我ꚑ女儿!”

      “啊!!陈大叔!是你的女儿辀主动的,不管我的事情啊......”

      “什么!你果然动我小嫁了!江临我今天就要和你玉石俱焚!啊!!!”

      “疼疼疼.......父亲大人。”

      “你喊嬧我什么?!!”

       “不对!岳父!”

      “小贼你再喊一声!”

      “篛岳父!”

      “江临!你今天必死!”

      “笭卧槽!你陈大叔你叫我喊的啊,大叔!等等!我想你肯定误会了什么,我和小嫁只是朋友啊!”

      “那你还说是我女儿主动的!”

      “废话,是你女儿主动打我的啊......”

      “......”

      五分钟之后,江临和陈父面对着面喝茶,二人拿起茶杯的手圶都是颤抖着的.......

      “江临啊,这种事情你早说清楚嘛。”

      江临眉头抽了抽:“陈大叔你也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菽“哈哈哈,误会,錌都是误会。”

      陈火哈哈一笑,包成大猪蹄子的手握起茶杯:“我敬江公子一杯。”

      “算了算了......”江临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陈大叔,你应该还留有两件肚兜吧,赶紧给我吧,要不然再被发现了,我们就真的完了。”

      “哎呀,急什么。”

      陈火摆了摆手,将手伸进自己包满布条的肚子上,缓缓勾出牡丹样式的衣物,如憨八龟般的一笑:

      “放心,小妆她发现不了的,我贴身保管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