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百度百科

      被铃뮏木由乃忽然抓住手腕时,白石麻衣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她低头看了眼两人接触的部分,又迅速抬起头,目含询问,望着铃木由乃。

      白石麻衣的视线一射来,铃木由乃就便松开了手,和刚才抓向白石麻衣时一样快,并后知后觉的红起了脸。

      갍 她悄悄后退一步,嘴唇张了张,像是要解释些什么,这个动作重复了几遍,铃木由乃依旧是没能说出话来。

      见状,白石麻衣却是上前一步,两人又回到刚才的距离,而铃木由乃正措着辞,被白石麻衣忽າ然的动作惊了一下,慌乱之中,她后退了。

      等待着铃木由乃的,是背后墙面的坚硬触麷感,透过制服衬衫,她还能感受到砖体上面那种特有的冰凉。

      “停!你不要再过来了!“

      “呃,好。”

      白石麻衣不知道铃木由乃在大呼小叫些什么,她只是想离对方近一些而已,但铃木由乃那夸张鳠的冒失动作됲让她有些疑惑,她裸露在外的那双漂亮眸子眨了眨。

      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下意识看向四周,白石麻衣确定附近没有注意这里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毕竟,谁不想被误认为是那种欺负小女孩的奇怪人士。

      “总之,你不能就这样跑掉!”铃木由乃深吸口气,像是在给自己壮胆,说出了今天遇见白石麻衣为止,最长的一段话。

      “好。”ㄱ白石麻衣选择先应承下来,她当然不介意在这件事上多花一些时间,因为她认为这是易她惹隴出来的麻烦,所以尽全力处理好眼下的事便变得理所应当。

      “如果可۩以的话,由乃能告诉我,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她望着铃木由乃,又问。

      她已经开始在Қ考虑待会儿迟到的后果是什么,如果不严重的话,在听完铃木由乃的解释后,她可以按ꢣ照情况,试着留下来。

      “因为,就这样回去的话……”铃木汬由乃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似乎在找用什么词句才足够ൕ合适表达,过了一会儿,她又接着道:“要是被妈妈看见这个,就大事不好了。”

      铃木由乃指了指自己手掌中的手机。 羯

      “唔,”白石麻衣见铃木由乃忽然换了个样儿,变得一脸怂,就有些想笑,可她也꺍知道这并不是一个适合放声大笑的时机,于是只是便在口罩底下无声的扬起嘴角。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呢。”

      “那依由乃看,要怎ⶏ么解决呢?”

      ࣝ “诶?”铃木由乃偏了下脑袋,她刚才䧏正在轘观察白石麻衣脸上唯悾一露出的那双眼睛,并好像在里面看到了笑意,놧正疑惑着,对方就把话头向她抛来,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不知道。”铃木由乃摇了摇头。

      “不ꤎ知道?”白石麻衣讶异出声。

      腻 不知道那你刚才吼辣么大声干嘛。

      “就是不知道啊。”铃木由乃又重复了一遍,接着又茫然的眨了眨大眼:“怎么㑱了?”

      白石麻衣有些被她萌到。

      “没什么,”她注意力一偏,也摇了摇头,然ꗴ后又反应过来:“不对,不知道怎么办的话——“

      ”那要怎么办?”

      “问我干嘛?”

      铃木由乃颇为不解,以ﴉ往这些问题,都是远藤樱帮她想的,要么就是母亲和老师。

      动脑筋什ꠞ么的,真是讨厌死了,和那㕴些数学题一样。

      啊,数学题好旕像也是动脑筋呢。

      算详了,不想了。

      䅾好烦。

      呐。 ⡗

      “可是,不是由乃你叫我别走的么,不问你的话,我要问谁去呢?”白石麻衣有些跟不上铃木由乃的思路。

      “反正,你自己想,”铃木由乃又开始摇头,訸她抱着脑袋,捂住耳朵,然后道:“我不管!”

      真可爱呀。

      遾白石麻衣今天不是第一௧次冒出这个想法了。

      虽然脑袋看起来不大好使。

      望着双手抱头的铃木由տ乃,她在心里又补充道。

      “既然这样,㇮就交由我来解决吧。”白石麻衣沉下心,一边计算着所剩的时间,一边想着主意。

      没过多久,聪明的白石麻衣就想到一个好办法。

      “我有个点子,由乃要不要听听諝看?”

      “你讲。”

      铃木由乃放下双手,做出聆听的表情。

      “我们可以先去买一部一模一样的手机,先来应付两天。”

      “然后把坏掉的手机릗拿去修。”

      䱙“等修好了,再换回来쭥。”

      “怎么样?”

      白石麻衣把自己的想法说完,然后转头征询铃木由乃的意见。

      “诶?好像俰不错的样子。”铃木由乃听完眼睛都亮了,她一想到问题能够解决,就有些兴奋,但片刻后,又忽然有些担忧的开口:“可是,这样的话,成本会不会太高了些。”

      她想到计划的倈前提是要购买一步手机。

      “我没有钱。”铃木由乃讪讪的开口,她虽然是有一个存钱罐没错,但里面的钱全倒出来也顶多买几个团子而已。

      白石麻衣还以为䝳表情变化后的铃木由乃要说什么呢,没想澽到却是这样一个问题,听完后,她不由得挑起她那秀气的眉毛。

      “没关系。”

      櫀“诶뼃?”骷

      “我很有钱。”

      钱的问题解决了,那事콦情便好办许多,白石麻衣拿出手机禠搜了下附近的手机店,发现附近恰巧就有一家。

      而婮且离她队员现在칄在的那栋写字楼也不远。

      正好顺路。 剹

      白石麻衣看手机的时候,铃木由乃在四处张望,同时䫭她在心里想着,今天还书的时间可能要晚一些了。

      她想完,‹又把脑袋转了伝过去,以往远藤樱看手机的时候,她都是凑到对方身边一起看的。

      费了一些劲,铃木由乃才忍住靠过去的欲望。

      葇 “找到了,走吧!”

      “嗯。”

      「两人杲一前一后的走着,白石麻衣看着手机地图,上面的正在标识缓缓移动。

      穿过红绿灯,走过街岪道,路过完一间商场,两人离地图上面那个红色标识越来越近。

      附近隐隐有歌声传来,像是某个音响在做外放,两人又走了一会儿,恰ಯ好看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

      那是一家音像店,门口有两个音响,正放着歌,两侒人慢慢向前走,走到店门口后,又把目光转到玻璃⣆窗内的屏幕。

      那里正同步影响着在放MV,是《生命如此美丽》。

      事实上,在路边听到自己组合訦的歌这件事,对于白石麻衣来说并不新鲜,但也并不常见。

      不过不管怎样,白石麻衣的心情总归是更加好了一些,她心照不宣的一笑,又不免有些促狭的想着,要是她现在忽然摘下口罩朝身后的铃木由乃一笑,对方会做出怎样靯惊讶的表쒅情。

      但她终归是没蚄有这样做,而是又迈开步子,ᝢ继续向前走,可没走两步,她就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没有像刚才那样响起。 폕

      于是白石麻衣转头。

      Ꮃ然后她看见了停在鎿橱窗前的铃木由乃䁀。

      铃木由乃离那片玻璃很近,从白石麻衣现在这个方向看去,甚至能看到铃木由乃的影落在玻璃窗上,快要与那块屏幕重叠。

      MV一直在放着,在白石麻衣喊出声前,屏幕上的画面一转。

      那是西野七濑的特写镜头。

      然ꀖ后白石麻衣张嘴的动作就停住了,她忽然觉得那块玻뉉璃不是玻璃,而是一面镜子。

      一瞬之间,困扰白石麻衣许久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她终于ޯ明白,不远处那个一脸憧憬望着屏幕的孩子,长得像谁。

      她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也就为止了。

      直到铃木由乃忽然一笑——

      露出了那两排闪亮的大白牙。

      …… 㿋

      远藤樱独自离开教室以后,出了校门她就开始后悔,她有些担心那个笨蛋会不会赌气做出一些傻事。

      她一边回家一边想着这件事,并不断埋怨着。

      由乃怎么能对我做出那样的事呢。

      要叫我怎么办嘛! ㄕ 슜 但越是这样想着,远藤樱的心就跳的越快,唇瓣相触的感觉没有因时间流逝而淡化,反而是被一次次的回忆而催化ΰ成一道工序繁多的蜜。

      中午的画面氍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却召之即来,远藤樱甚至能回忆起铃木由乃嘴唇的纹理,以及上面的温度。

      再之后的,便是湿润,与绵长,还有暖洋洋的阳光。

      远藤樱掉头了,在回家回到一半时。

      她想见铃木由乃,很想,就现在。

      所以她朝书店的方向跑去。

       也许是上天也感受到了远藤樱这份意志的坚决,以至于让她刚抵达门口时,就撞见了恰好赶来的铃木由乃。

      远藤樱㛫没有去想这个时ᄓ候铃木由乃会才刚到而不是已经呆在里面,她的注意力全被对方眼角的红痕吸引。

      “由乃!你哭了쵋吗?”她ዹ着急的一把抱住铃木由乃,然后凑到对方脸上左看右看。

      铃木由乃一时之间突然被抱住,튩有些被吓到,待她看清楚来人时,受到的惊讶更甚:“saku?!”

      缋“你刚才去哪了?”

      “为什么现在才来?”

      “还有!!”죢

      뤎“由乃刚才!”

      “绝对是哭了吧?!”

      铃木由乃被远藤樱的连环逼问吓住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的远藤樱,哪怕上次自己说对方胖时对方也没像现在这样对待她,可她又不想把实际情况讲述出来。

      紏 要是说ሿ了,远藤樱指不定又╚要问东问西,想到背包里的新手机,铃木由乃就有些头痛。

      可是不说的话,铃木由乃感觉也不太妙。

      远藤樱的眼神开始变得越来越可怕,她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说的话,她最喜欢的saku就要把切成ʋ碎片伴着咖喱吃掉了。

      危难之中,㭏铃木由乃左想ﴷ右想,嗫嚅着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抿着嘴,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远藤樱捏的紧ꀡ紧的,甚至开始发疼。

      “我……我……”铃木由乃着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电光火石之间,她做出了决定,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远藤樱撒谎。

      她瘪着嘴,闷闷汛不乐的开口——

      “我…刚才走路쿔的时候…撞到穿电线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