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的动态图片

      年底了,갠领导ў们都在忙着慰问。

      폳四中队既没有家庭困难的民警,也没有民警因公负伤,自然也就没有被上级慰问的资格,但要做一些类似于慰问的工作。

      比如要去给几位一直㩯以来支持禁毒工作的志愿者表示感谢,给人家拜个早年。

      又比如要去关心关心家庭比较困难的几个社区戒毒人员,鼓励他们坚定信心,皵彻底戒毒,做一个健康有用的人。

      正因为如此,张宇航和刘海鹏下午梅没去单位,而是按ְ工作计划先去给一个特别的热心的志愿者拜了下年,然骢后跟陵海街道的禁毒专干㤋一起,去几个经济困难的渤戒毒人员家里送温읮暖。

       干别的工作可∟以雷厉风行,加快效率。

      做这个工作快不起来,每到一家吊都要坐下来嘘寒问暖,緃都要坐下来谈谈心。

      不能说几句场面话、拍几张照片就走,不然人家一定会认为这是走过场。

      五家转下来,不知不觉已经五点多了。

      考虑到等会儿要为新同事接风,张宇航决定剩下的两家明天再去关心。

      目送走街道的禁즇毒专干,刚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区屡政法委黄书记竟亲自打来电话。

      “黄书记好……是有这事,今天上午刚报到,是,ધ明白,请黄书记放心,也感谢黄书记对我们的关心,黄书记再见。”

      “张队,黄书记有什么指示?”

      张宇航放下手机,一脸难以置啴信地说:“黄椡书记问韩昕是不是到了我们中队,说韩昕是一醵个经验丰富的缉毒民警,既然分到了我⻪们中队,那쒧我们就要让他发挥作用。”

      刘海鹏很意外,喃䇯喃地说ꍅ:“让发挥作用,那就是让重用呗。”

      “老刘,你想多了,我们只是个中队,我们是能提拔他,还是能给他点쟡什么待遇。黄书记真要是有那个想法,跟我们说有什伒么用,应该给局领导打招呼。”

      “这么说是工作上的。”

      “肯定是,毕竟黄书记兼着禁毒委主任。”

      ꑧ张宇航想了想,又扶着方向盘叹道:“刚上班,屁股还没坐热,领导就打电话问,看粋来这小子不简单。”

      刘海鹏不但觉得刚来的新同事不简单,而且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紧锁着眉头问:

      “心有没有可能是黄书记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

      “我们都已经干成这样了,领导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工作㾓上不管﮳你干的多好,领导永远都不会满意。”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们在案件侦驳办上确实没什么成绩。”

      “我也想去破大案、露㿇大脸,可我们就这几个人,要做的工作又那么多,当我们三头六臂?”

      “但我们工作职责的第一条,就是负责全区毒品违法犯罪案䆣件的侦办。可以说毒品案件侦办,是我们中队主业中的主业。以前没条件没办法,现在有条件,我觉得不能再跟以前那样了。”

      作战单位不作战是有点尴尬。

      张宇航沉默了片刻,低声问:“老刘,你是说让韩昕负责案件侦办。”

      刘海鹏掏出香烟,沉吟道:“余教早上说韩昕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禁毒,黄书记又打电话来说韩昕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缉毒民警,可见在毒品案件侦办上,韩昕应该有两把刷子。”

      “这我相信,禎毕竟掆他是从南云调回来的。可就算让他负责案件侦办,光靠䭜他一个人又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光靠他一个人肯定不行,并且我们就算支持甚至参与,也只能惉有限支௮持、有限参与,不可能像其他中队那样全身心扑上去긫,毕竟其他工作不能因此受影响。”

      “所以说还是搞不成뷢。”张宇航轻叹口气,一脸无奈。

      刘海鹏点上烟吸了一口,笑看着他说:“张队,其实这个‘负责’我们ಁ可以换个角度理解。”

      “什么意思?”

      붊 “在中队的内部分工上,他负责案件侦办。但在具体案件上,尤其在具体的案件侦䟿办过程中,他只是参与,代表我们中队参与。”

      张宇航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问:“老刘,你是说不管哪个派出所ᦰ,不管哪个中队恪,也不管对方欢不欢迎,反正只要有毒案线索,只要是在侦办戃毒品案件,就让韩昕过去全程参与?”

      “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不是他们不想联合我们一起侦办就可以不联㓢合的,也不是他们欢不欢迎的事。我就不信梎把韩昕派过去,他们还能把韩昕给我赶回来!”

      “理是这个理,可真要是那么干,人家一定会有想法,一定认为我们是在抢他们的功劳,搞不好会虦指着鼻子骂我们不要脸。”

      “但我们也不能不作为。᝵”

      헱刘䭇海鹏⵲猛吸了口烟䧝,接着道:麏“张队,他们想笑话就让他们笑话,他们想骂就让他们骂腲,等他们笑累了骂累了,只要有毒案就会有我㵔们中队民警参与这鵭件事也就常态化了,到时候自然也就没人再会有现在的那些想法。”

      张宇航苦笑着问:“这个常态化说起来简单,可䜻想做到却没那么容易。老刘,你没有想这得挨多✵少骂?”

      “就看你能不能下得了这个决心。”

      “这䆮不只是下不下得了决心的事,也是脸皮够不够尕厚的事,甚至是以后要不要出去见人的濍事!”

      訙 “张队,其实我之所以有这个建议,还有一层考虑。”훡

      “什篗么考虑?”张宇航下꺠意识问。

      枀刘海鹏将烟̆头塞进烟灰缸,一脸无奈地说:“豆豆一下午给我发了十几条微信,说韩昕น虽然是本科学历,但那个本科是自学考试的本科。╰不但没真正上过大学鄺,甚至没上过高中,他是职业中学礣毕业的。”

      “自考文凭国家承认,没点毅力很难坚持下来,很难考到文凭的。”

      “想拿삽自考本科文凭确实不容易,但他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

      “汉语言文学专业挺好的,我们现在就需要会组织语言,会≦写쀞材料的人。”

      ۃ캭“张队,你可能有点想当然了。豆豆说他不但不会写材料,甚至连字都写的歪歪扭扭。豆豆说别看他有个自考本科文凭,但真正的文化水平祰可能只相当于初中生。”

      张宇航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踡“我不是说他文化程度不高就没有能力,但他肯定无法胜㎜任我们现在做的那些工作。” 켨

      刘海鹏轻叹口气,接着道:“豆豆见他什么都놪不会,ి就问他会什么,结果他说他会开车。”

      ㎇“会开车,现在谁不会开车?”

      洮“所以说除了让他去跟兄弟单位ꋢ一起侦办毒品案件,我实在想不出他还能做什么。总不能让他什么都不干,就这么坐在办公傤室里玩手机吧。”

      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居然什么都不会…… ꛔ

      张宇航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紧握着方向盘说:

      “既然连黄书记都说要让他发ꡧ挥作뽇用,那就照你刚才说的那么分工!”

      솧 “可这么一来,我们就要做好被人家笑话艢,甚至被人家指着鼻子骂的心理准备。”

      “被人笑话砥就被人笑话ⲭ,反正不能让他闲着。”

      张宇航越想越郁闷,连拍了几下方向盘:“老刘,我们说到底还是吃亏在单位编制上。如果我们不是禁毒中队,而是⿃禁毒大ᆂ队,哪怕还只是现在这几个人,但肯定不会有现在这些顾虑,兄弟单位对我们一样不会有现㶠在的那些想法。”

      “这是肯定的。”

      鹏点点头头,想想又笑줸道:“可我们禁毒中队真要是升格为禁毒大队,也忍轮不着你我做大队长教导员。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