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芋疙瘩

      龙五才是今夜擂台战的正主儿。아

      龙五辆强行劝退了双截龙,是因为此时距离他约战的20时⹝已经不足十分钟了。

      龙五认识双截龙,不是在游戏里,而是在现葮实里。

      宂 郟 现实里龙五帮过双截龙一次忙,双截龙不得不给龙五这个面子,更何뮇况龙五背后是龙氏制药。

      双截龙退出,龙五上场,气氛立即变得压抑起来。

      之所以说气氛压抑,是因为解说员和特邀嘉宾程天啸都没有就龙五的出傌场给出评论。

      同时,弹幕的消失也证实了气氛的变化。

      鉴于之前连续被打脸,此时谁都不敢再跳出来赌定龙五能赢。

      ⁋当然人们更不会说悲伤犬一定能赢。

      反正龙耀京发了命令下来,不许再用言语攻击悲伤犬了,大家就只能眼巴巴地观战䉥。

      ᴸ龙五的气场很强大。

      至少꩖楚狄感觉到了无形的威压。

      㣟 擂台上,站在初始位置上的楚狄壣,隔着十米打量着这个发帖约战的龙五,发现龙五跟自己一样,没用任何精武秀,也是违本色出演。

       龙五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负手站在擂台的一䗘端,既஽没有┮选择兵器,也没有摆出某种拳法的起手式。

      他的身材及戇脸盘都很瘦削,尤其面部肌肉,犹如刀削斧刻,线条分明。目光冷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把ᅰ锋锐的尖刀。

      楚狄觉得,此刻这两把“尖刀咄”正刮在自己的脸上。

      龙五忽然说话了:“在动手之前,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再跟你商量一件事情,不知你是否愿意。”

      龙五出人意料的客气,用了“请教”二字。

      楚狄不知道龙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卑不亢道똞:“我都不知道튝你想问什么,ⵗ想商量什么,怎么回缞答你?之”

      쨱宽龙五道:“我想知道,刚才你打败双截龙的那一招,是不是拖刀⏚计?”

      乞帪 楚狄想了想,说道:“拖刀䄨不是招㉔,是计。”

      龙五一愣,沉吟起来。

      奥林帕斯山顶,龙耀京郁闷道:“这算什么回答?”

      龙锜五的问题,其实是替龙耀京问的。

      因⩫为此前悲伤犬拖刀逃跑的那쭙一瞬,敐龙玉京쁉说这招是拖刀计,而龙⊢耀京却不认为这是拖刀计。

      当初关羽关云长使用拖刀计的时候可婺没有又拔剑又弄枪的,人家那才是正宗的拖刀计! 黲

      횎龙耀京想在㌘姐姐面前扳넦回一城,所以才让龙五当面询问。

      然而悲伤犬给出的回答却令人不易理解。

      龙玉京却对这个回答颇为认同:“这还不好易理解么?拖刀计只是败中取胜的一条计策,具体用刀还是用枪,全看用计者随机应变。”

      擂台上,龙五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好吧,问题问过了。现在跟你商量一件㽴事,咱们能服不能换个擂台。”

      楚狄没有立即回答,换擂台对他来说是件无所谓的事情,但需要他先选擂台,龙五来打擂台턓,否则就有可能打不成这一架。

      龙五以为对方有什么顾虑,就解释道:“我见你앝一直都默认最大赌注,想必是想赢的多些,正好,我也想送你一件大礼,但是在新手区的擂台上就送不出去。”

      Մ 见对方仍无表示,龙五续道:厅“我们不如去进阶区的睢擂台,在那里,额外赌注的上旴限是一百万金币。我押一百万!”

      楚狄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当然不会拒绝,说道:“行,但是擂台必须由我来选。” ꮪ

      “当鏢然可以。”龙五很是大气햌地表示同意,但随即又说道曓:“不过我要跟你䐪说明的是,我不需要你跟我对赌金币,你是否额外押注都无所谓。”

      楚狄听了就是一愣,“你要赌什么?”

      寚 䩓 龙五道:“你如果输㙖了,就框当场ヤ跪下,当众되给龙二少道歉。怎么样?敢赌么?”

      楚狄立马摇头道:“这个赌,我不接!”

      不等龙五询问原因,楚狄就给出了解释:“我生平从未屈膝对任何人,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让我下跪,那就是我的母亲!”

      龙五听罢冷冷一笑,道:“有骨气。可是,如果我把你打跪下了䦥呢?”

      楚狄猛然昂头,怒道:“就算你杀了㢧我,用我的尸体摆,鳙也摆不出跪菖的姿势!”

      咎龙五听罢只呵呵笑了两声,他这样激捸怒对手,只是为了判断对手会选择什么兵䐆器,从对手的回答里,他猜测对手可能会用刀,而且是短刀。

      于是不置可ⴻ否地说道:“那就打打看!你去挑擂台吧。”

      楚狄没再多话,直接退出了当前擂台,⏳返回上一级菜单,发现果然多了一个选项。

      覰虽然看不清字体,但是可以根据颜⑳色젯的不同来判断,这个顚多出来的选项就是进阶区擂台,这个选项在他刚刚注册的时候是没有的,因为ₖ那时他的账号不够级别。

      他随姍即选择了进阶区点进,进去之后却发现界面与新突手区没什么不同,都是一块块模糊不清的擂台图标,他随手就点了其中一个。

      젍下一瞬,眼前奇景现出,他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而且是冰雪山地。

      这是什㹕么场景?楚狄有些惊异地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一座山峰的山顶,身体右侧大约10米处有ᾖ一座建筑,像冰宫一样晶莹剔透。

      冰宫的冰墙上开有窗户,窗户里面依稀有两个婀娜曼妙的身影,这是……两名女观众么?

      他正自惊奇,忽听系统提示音说道:“本擂台背景是火星上的奥林帕斯山山顶,玩家若不适应,可以宣布认输,但不可以更换背景。”

      原来进阶区㌜的擂台背景是不可以随意挑选的。他暗暗想道:不过这个背景倒是对我有利。ꡁ

      火星上的重力只有地球的2\/5,换言之就等于是﫿自己的膂力增加了2.5倍!

      比如说在地球上能够举起重达1吨物体的人,在火星上就能举起2.5吨的物体。

      番再比如说,在地球上能够跳起煃1米高度的人,在火星上就能跳起2.5米的高度。

      不论是力量、还是纵跃高婕度,自己都增加2.5倍,这不是有利是什么?

      果不其然,随后进入擂台的龙五、一进来就不无讥讽地说道:“你小子的运气是䘯真的不错,随便挑也能挑到这个背景,你要是挑到了天王星的背景,不用我打、你邻已经输了!” ㇟

      丒 楚狄没有反驳龙五的讥讽。濫因为他知道天王星上的重力是地球重力的14.5倍。

      这也就意味着,在地球上能够举起1吨重物的人,在天王星上最多只能举起138斤的物体。更不要讨论跳跃的高度了浥,就是想要走一两步都要竭尽全力,那才是真的举步维艰。

      这将是一场有失公允的擂台战,不过龙五似乎并没有如何在意,只讥歧讽了对手一句,就开始扫视周围的环境。

      㵏这个背景中并礛没有配置兵浈器架,似乎只能徒手相搏。

      龙五的目光最后落在那座冰宫上面,说了句:“这背景挺有意思,还给配了两个吃瓜女群众,小家伙你要小心了,在女观众面前受虐可是很丢人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