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安卓免费版下载

      陈放进入了空间,穿戴好潜水设备。

      高压气瓶不是氧气瓶,里面是压缩的空气,并不是压缩氧气。还有水肺等等设备全部穿戴好……

      陈放有过潜水经历。

      周柏喜欢潜水,陈放跟着学过几天,也有海洋潜水的经历。

      穿戴好设备,陈放便下水了。

      空间,中间一座小山。周围都是长满草甸的水域……

      这里的水不深。山边区域,水深几十厘米到一米左右,越往空间边缘延伸,水越深。最深的地方,大概4米左右。

      整个空间的水域,平均深度应该就2米出头。

      草甸宛若草原,有一个个水坑。

      陈放下了水,这里水温估计十六七度……

      陈放适应了一会儿,来到深水区,潜入水底。陈放之前试过在水里也能一念离开空间,所以不怕有溺水的风险。

      水面有厚厚的草甸,草甸根系发达,粗壮。这种草的根部能产出氧气……

      陈放打开灯,观察着水草根系。白色的草根,长而粗壮,草根内部有空隙,可以让草甸漂浮起来。而且这种水草的根系能产生氧气,草甸根须上有一粒粒小气泡,鱼儿们都喜欢碰触那些草根,以此产生吸氧的快感。

      除了鲫鱼,空间里草鱼数量应该是最多的。

      在空间的水底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生态链。这里的鱼很多,一大群鲫鱼从陈放身边游过,宛若进入了水族馆。

      ‘咕咚~’,身后传来什么东西入水的声音,陈放回头看去,是小白,它快速的游过来。

      陈放摸了一下它的脑袋,继续像深处游去。陈放的精神念力散开,观察着周围情况,来到青石爬鮡的栖息地。

      青石爬鮡主要生活溪流入水口区域,这里有大片没有水草的区域,还有一条好似蜿蜒小河流的没有水草的地方。入水口周围都是鹅卵石,青石爬鮡最喜欢的环境,已经有很多爬鮡在产卵了……

      鱼卵依附在石头上,或水底的枯树枝上。有些鱼卵有母鱼看守,而有些鱼卵,则没有母鱼看守。通常大型鱼卵才有母鱼看守,大型鱼卵也就是大鱼产的卵,数量较多,基本在五百枚以上。小型鱼卵,一团鱼卵就几百枚,大多数只有两三百枚,是成年后不久的爬鮡产下的卵,这些鱼卵团没有母鱼看守。

      陈放到处看了看,找到些即将孵化的鱼卵团,都能看到鱼卵里面小鱼的眼睛了。

      气瓶里已经没多少气体了,陈放上岸拿来鱼苗网箱,将网箱固定在小溪下游。鱼苗网箱有多个型号,长2米宽1米、长3米宽1米,还有长1米宽1米……

      网箱入水深度半米就足够了。

      陈放再次潜入水底,收集了那些没有大鱼看守的、即将孵化的鱼卵。估计有5千枚鱼卵……

      在空间里忙碌了几个小时。

      陈放安装了6个孵化网箱,将没有大鱼看守的鱼卵团全部收集过来,大概有7万枚鱼卵。再割一些草甸,将草甸切割长正正方方,用草甸覆盖孵化网箱三分之一的水面。

      通过陈放精神力的观察,草甸根部确实能释放氧气。这些水草,相当于天然增氧泵。估计也是因为如此,被水草覆盖的水域,里面鱼儿才会如此密集。

      7万枚鱼卵,如果全部孵化成功,又能将这些鱼全部养大……

      青石爬鮡是名贵鱼,市场上卖的通常不到50克一条,而价格,通常是600元以上1斤。要是能成功养殖,养到50克一条出售,7万条,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能卖四百多万。

      全部孵化可能做到,但全部养大,几乎不可能。再就是养殖的爬鮡,不知道能不能卖出高价。

      也不知道这里青石爬鮡能不能适应外面的环境。

      做好了孵化箱,陈放还抓了十几条50克左右的爬鮡带出空间,用网箱将它们养在老宅外面的大水塘里。

      大水塘里面的水,挺干净的,将网上安装在进水口旁边,保证有足够的供氧。这些爬鮡如果能活,那就说明可以将爬鮡带出空间饲养……

      陈放本来还想在空间里钩一些黄鳝,时间很晚了,就在空间里下了5个地笼,那种像雨伞一样的地笼,洞口直径有20厘米,可以抓很大的鱼。

      出来洗个热水。

      小白那家伙跟着陈放潜水了,又去山里跑了一圈,身上弄脏兮兮的。陈放也给它洗了澡,将它的皮毛吹干……

      只要在外面,晚上的时候,小东西就喜欢跳到陈放的床上。

      夜,蛐蛐叫声,纺织娘(一种虫子)叫声,交织在一起,形成自然的交响曲。

      那些叫声有的距离房子很近,就在墙外面,但听着,并不吵闹。

      陈放拿过充电的手机,赵吉阳有给他回过信息,最后一条是十一点过发来的,问陈放回来了没有,说她要睡觉了。

      “刚回来。睡着了么?”陈放打了字,发过去信息。

      “睡着了。”几秒钟后,赵吉阳回了短信。

      “睡着了还给我回短信。”

      “都十二点了,你跑多远放地笼哦。”

      “就在后山。刚才还忙了点别的事情。”

      “忙什么。”

      “给我的宠物洗澡,它跟着我出去浪了一圈回来,弄成了泥孩子。”

      “狗狗?”

      “一只貂,白色的。”陈放道。

      “貂会不会咬人?”

      “不会。”

      “粘人不?”

      “超级粘人。”

      “有照片没,发给我看看。”

      陈放打开点灯,给小白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你的宠物好肥哦,肉嘟嘟的,很可爱。”赵吉阳发来语音,听她的声音,刚才睡着又醒过来的。

      “很晚了,你早点睡觉。”

      “嗯。晚安……”

      “晚安。”

      有个人互道一声晚上,这种感觉真不错。

      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后快九点钟了,陈放进去空间收了地笼……

      空间里的鱼,密度很高。感觉比鱼塘养殖的鱼,密度还要高。

      5个地笼抓了有三四十斤鱼,最大的一条草鱼,估计有七八斤。将大草鱼收了……

      里面还有很多小草鱼,放生。不应该叫放生,应该叫放回去。

      剩下都是鲫鱼、鲤鱼,还有泥鳅。

      空间里都是土鲫,溜黑背,雪白肚皮,最大能有十来斤一条。今天抓的鲫鱼,最大也就1斤左右。陈放挑了些大鲫鱼收起来,十几条大鲫鱼,最大1斤左右,其次都是5两以上。再收了几十条小鲫鱼……

      没有抓到特别大的鲤鱼,鲤鱼全部放了回去。有十几条泥鳅,全部带了出去。

      院子里有几个大水缸。

      除了日常用水使用的大水缸、水池,葡萄架下的院墙边上还有两个石雕水缸,老物件了。两个长方形,边框有古朴花纹的大水缸。水缸上面有人物雕刻……

      这种水缸常用来养荷花,养锦鲤,观赏、装饰用水缸。

      水缸里有淤泥,陈放将水缸清理干净,再给水缸注入干净的山泉水,将抓来的鱼儿养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