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女生胸

      뺅华少借青石爬起,云韵用手轻轻的一挥,෥体内的血液逆转即为难受,用咳륆嗽压下血流涌动。

      她好强,这幡股磅礴的血脉之淡气,这股高高在上元素压辜制,让伀华少怀疑絎,她只需一招,轻易间取走我的性命。

      眼神都是´恐惧,他怕死。

      콓颤颤危危的说᝼道:“你是谁。”

      站在人群的云韵如天空的女战神,弹指间,前方化为灰烬,霸道回应:“你无权知道。” 䑣

      现在的华少只想认怂,“美女五百积分就当我有眼无珠赔礼,放过我吧!”在白鹤居还能借助家族的力量,在凤国华少只能求饶。

      双方的实力太悬殊。

      天手臂上的血痕不再流失,血液好似干涸,嘴唇雪白,虚弱的说道:“华少你刚刚的嚣张呢。”

      “呸。”

      天吐了一口唾沫到青石上,痰是血红的。

      华少的眼神只有云韵,“美女放过我吧!”

      回答华少的是云韵的뺜冷漠,无情的摇了摇头。

      华少不再求饶,以华家在白鹤居的地位,凤国敢ᯌ杀自己吗?何况还是要好的邻国,“䄁你们想怎么样。”

      华少的ꄩ这句话是问天的。

      天虚弱的说道:“쉐继续打。”

      ƙ

      “还敢来?你不怕死吗?”华少冷眼相迎,今天的他豁出去,在凤国的地盘,这次亏算是痿记下,等你们前往白鹤鵗居……

      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刚熄灭的火苗重新包裹华少,如蔥液体般透明,层层韓包裹,手즖臂与刚刚的形态不同,不再幻化㕋镰刀与刺刀,以拳头的볃姿态袭来ࢽ。

      天注视动手的华少,嘴角挂着微笑,刚刚ѱ因为云韵的无知,你成功逃过身体开洞的命,这次……必须要你好看。

      手臂那条触目惊心的血痕天不痛吗?他其实想让云韵为他꽶涂抹灸白草,烔痛䏉不用说,还废了。

      青石旁的铁扇无峼法捡起。

      ✒ 㠍 华少拳蓈风的怪异,天衣服上多了不少火苗,先是燃烧,紧接着穿透,으最后火苗停在皮肤上,丝丝烘烤。

      原本雪白的皮肤,多了块烫伤。

      就这一会,天陆续多了十几块伤口,咬着牙大叫:“卑鄙小人,你这么做,不怕被人耻笑吗?”

      华少太无耻了,现在的他在抛洒小火苗,让天粘上可찼怕的后果。

      来自火元素三秒的焚烧。

      天只是普通人,一没有元素的加持,二没有血脉。

      华少像疯子般带着邪笑道:“现在就是笑话。”

      一般싂来说,修炼者与普通人交手只需一招。

      天的移动速度快吗?力量大吗?

      和修炼者比较呢?

      可以这么说,两人足足相差8与二,华少的腂力量是八,天的力量是二。

      这种局,天如何破?如何解?

      血痕的疼痛从手臂传来,身体都是大大小小的烫伤,长时间与华少的打斗,塀现在的天已经精疲力尽。

      뿸 킵 天咬着牙,用双眼仇视华少,嘶吼ⳣ道:“㷣卑鄙小人。”

       一开始华少的动作都在天的计ᰪ划中顺୛利进行。

      直到云韵的加入,场面脱离控制。 띵

      发展至不可控。 

      你以为天陷入绝境要放弃吗?你以为这时的天会怨云韵吗?

      天用行动告诉你们。

      㴵 作为底牌的佩刀,不再雪藏,而是动用,剑锋出窍,闪光的刀影一闪而过。

      쪴“咻……”清脆的拔刀回响렽天地间。

      佩刀很短,它没有长刀的锋芒,它没有断刀的嗜血……佩刀只剩灵巧与精细啿。

      精悍的做工,完美的龙딒纹,它就像一件赋予灵魂的艺术品。

      美与巧的结合。

      手握佩刀む的天抽空身体的力,原本1的移动速度,提䅍升至2,一刀。

      天空出现一闪即逝的白光。

      最后华丽收刀。

      另一边华少吃惊天的速度,躲闪不急,吃疼大喊:“啊……”还是手臂的位置,多了一条纤细᠊的બ血痕。

      只见奔涌的鲜血喷出,整条饈手臂瞬间染红。

      表情狰狞,沙哑道:“我要你死。”

      无力的天,聪明的天,在双腿的坚持下,在嘴的坚硬下,整个人坐在青石上。

      ࣖ表情无奈。

      天坐在姐姐的正前方,注视前方那傲娇的脸蛋。

      ꟈ 意思很明了,你快救我啊!

      䄚回答天的是云韵的无视,转动脑袋,如气呼呼的小姑娘,盯着旁边薺看。

      该帮不帮,需要时就撒手,这是什么姐姐。被迫无奈的天终于开口,声퉙音很轻,“姐姐快救我。”

      캱 云韵还是无动于衷。㚁

      华少的眼里⒋只有天,直接冲了上去。

      不救,就不救,我还能死悍不成,天朝칡冲上来的华少大叫,“你敢杀我吗?”

      正在移动中的华少在天的大叫声中,没丝毫减速,还加快些,㳝“我是不敢杀你,总可以在你身上划几刀吧!”

      华少与天的距离越来越ᛆ近。

      划吧鰾!最好划 之乌龟,等我伤好,必去白鹤居拜访华ⶠ家,天双眼一㹄闭,等死呢!

      云韵귿之所以赌气,还是天的那句话引閟起,姐姐你是不是无知,还是说你傻,是㏃我救你,还抱怨。

      云韵自然有츴些小籱肚鸡肠。 䏏 ɍ 这是一面。

      蹭内心更多的是保护,保护淘气爱惹事的坏小孩,天只能我欺负。

      儲云韵一晃,恍뭴如女战神,面对千军万马敌人的严肃,霸ং气道:“你敢。”你敢两字吼出,弹指间千军万马烟消云散。

      华少时趣的停了,“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云韵很严肃的盯着他,内心却打起小九九,现在她才想起最重要的一环,是天紝不愿嫘放华少走,他们才是受害者。

      至于天身上的伤口,都是他咎由自取。

      云韵很想说一句,赶紧离开。

      咦!不疼!华少没有打我吗?他这是发善心,绕过吗뉁?

      不错!不错!

      还会良心发现,这次算你命好,饶你一次,天缓缓的睁开双眼,前方有位﫝高大的身影。

      姐姐居然挡在我面ӭ前吗?那华少如쩪何了?

      双眼不再注视高大的身影,透过间隙看清华少稳稳ې站在青石上,满ԙ满的是怒火。

      我还以为䈏他倒地不起,原来是我想多了。

      坐在青石上天,来到姐姐身边,现在的他想到一炑个好点子。

      “我们想做什么?你还有脸问,怎么你不问问内虄心的色胆包天픑。我姐姐是谁,她可是云大人,多少人想与她吃饭。”

      “你知道吗?”

      “你配吗?”天最后三字很大声。

      华少收回散在体外的火元素,带着恨意说道:“小东西你是不是又想找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