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韩国产码高清综合一区WWWP

      听了下人的汇报,詹闶脑子稍稍有点懵。同时又觉得这才是正常的,一直悬着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去。

      纠集上千人,只是为了闯一下道观,根本就不合理嘛。哪怕是带了一些工具,还有纵火的材料。

      可就算把道观烧成废墟、夷为平地,那又能怎样呢。真当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真当北平按察使司的都是死人?

      真要把事情闹大了,全北平行省今年参加秋闱的秀才都得完蛋。乡试能不能进行还是两说,但每一个参加乡试的,甚至每一个有资格参加乡试的,都得经过一番调查才行。

      行道教是什么地方,詹闶是什么人?普通百姓可能摸不清楚,官场中却没有不明白的。不给他一个交代,所有人都不会好过的。

      再说老朱那里,本来就是举着扇子找火星的状态,你给他这么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天晓得又有多少人会牵连进来。

      所以说最终的目标并不是道观,而是詹家大宅。愤怒的士子们难忍屈辱,义愤填膺之下放火烧了詹家,这才说得过去。

      然而詹家也只是一个目标,却不是真实的目的。烧了詹家的宅子能得到什么好处,难不成读书人真有犯了法还不被惩罚的特权?

      詹家大宅对外人来说诱惑力最大的是什么,肯定不是詹闶这个“活神仙”,而是产量超卓的织坊。詹闶对此有自己的判断,只是他找不到证据,说了也没什么意义。

      家里出了事,詹闶肯定得回去。好在道观这里看起来也不会再有问题,把后续的事情交代黎祝处理,就带着人往回赶了。

      回到家里各处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损失。充其量是外花园游廊的一根小梁被燃烧的棉纱引着后变了色,重新换一根就得了。

      织坊里因为同样用了石材建筑,也没有什么问题。唯一不好的,是一个轧棉的女工为了保护棉花,被扔进来的棉纱烧伤了手臂。

      对于这样的人,詹闶必须提出严重表扬,并给与补偿和奖励。带薪休假养伤只是最基本的,二十两银子才叫实打实的好处。

      各处巡视完毕,接下来就是检验战果的时候了。幸好詹闶提前做了些准备,留下一部分人手在家里看着,这才抓住了五个参与纵火的读书人,和两个躲在织坊大门外准备随时冲进去的家伙。

      这些人詹闶没有权利审问,但可以交给淳于士瑾刷业绩。相信以淳于知县的业务能力,撬开他们的嘴巴并没什么难度。

      另外要说一下的是,就在游行闹事的读书人刚被催泪弹干翻不久,茶楼上的公秉少爷就悄悄开溜了,连他所在位置的窗板都没来得及放下,搞得茶馆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饱受摧残。

      随后就是大队官兵出现,将道观周围全部封锁,驱散闹事的读书人。并根据黎祝等人的指认,揪出了几个带头的士子,准备压回去审问。

      第二天上午,审讯的结果就出来了。不论带头闹事的士子,还是准备偷偷冲进詹家织坊的歹人,证词结合起来都指向了济宁商人陈景旭。

      听到这个消息,詹闶就知道事情只能结束在陈景旭这个环节了。虽然谁都清楚,没有孔家的支持或者说指使,他肯定干不出这种事,可没证据你说这些顶个卵用。

      公面上报仇不用想了,公道都不一定能讨回来。不过在公面之外,那就是谁有本事谁为所欲为的范畴。

      三天后,彩韵坊的大掌柜安奎,就在业内放出了一条代表他地位的消息。全北平的所有大小布庄,谁家卖山东布,谁家就是彩韵坊的敌人。反之,只要你不卖山东布,就可以得到彩韵坊酌情合作的机会。

      消息刚出来,业内就是一片欢腾。彩韵坊的布谁不稀罕啊,颜色好,质量好,还更轻便,凡是能卖彩韵坊的布,谁特么愿意卖其他家的货。

      同时安大掌柜也联系了山西、河南、山东的一些大布庄,从今年十月开始,将每月供应山东十万匹,另两省各五万匹,全面拉开挤压山东布市场的战斗。

      陈景旭被列入通缉名单,北平按察使司也准备上报刑部,发出海捕文书。不过抓不抓得到,就不是詹闶要操心的了。

      事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北平城里也掀起了另一股风潮,月亮上并没有嫦娥,也没有玉兔,神话里都是骗人的。至于传播者,当然是那些亲眼看过月亮的学生家长。

      只是人言可畏,传来传去就传成了大变样。詹闶亲耳听到的最扭曲版本,就是他把嫦娥从月亮上弄走了。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有木有,还特么把嫦娥弄走了。就算嫦娥真的存在,按照古典审美来说,也是个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要她有个毛用。

      为了纠正传言的谬误,也为了给自己正名,詹闶觉得要赶紧把行道教的“蘸理”仪式搞起来了。前些天因为那场闹剧,本来准备好的蘸理仪式都没弄成。

      但是在搞蘸理仪式之前,还得把另外一件事安排妥了。六月中旬下段,北方边塞传来消息说,在天成县附近有北元军队集结活动,大约为五个千户部落的规模。

      这件事詹闶并不了解,他还是听阿棣说的。之所以告诉詹闶,是因为阿棣很清楚,这种事一旦出现,带兵出战的基本都是他这个头号塞王。燕山工业园熔耘行打造的军械,现在已经是公认的顶级货,阿棣希望在出征之前能多补充一批。

      有一把好兵器,战士们到了战场上就能多杀鞑子,也能多几分保命的机会。这种事詹闶肯定是义不容辞的,直接承诺会以成本价向北平都司出售军械不少于五万件。

      另外就是战地卫生员培训班的学员了,花着工费培训了这么久,阿棣想到战场上切实看一下这批人的效果。

      詹闶略一琢磨,问题不大。现在是洪武二十九年六月,这一仗打完约莫也就要到年底了,再经过一年多的发酵和考验期,迷你朱应该来不及盘算这个方向。

      既然战地卫生员要出马,相应的药物就得跟上了。可惜消炎中药的开发并不成功,他进行了好多次试验,都没能拿出一个成功率比较高的法子来。烫伤药更是还来不及搞,一个人根本弄不过来呀。

      现在时间紧迫,只能是先用白药、麻药、酒精这些抵挡一阵子了。还有硫磺皂,这东西效果没那么强,但能用到的地方挺多,可以大量准备。

      不管怎样,对这些保家卫国的铁血男儿,能多尽一点力就多尽一点力。岁月静好了,行道教才更好发展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