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山爱在线播放

      柯霍看林澈点过头后就不再说话,便开始天南地北地扯了起来。

      商人擅交际,此时又是饭点,整个客店热闹哄哄,又给他平添许多气氛,加之他说的皆是些江湖趣事,倒也不惹人反感。

      几碗白酒下肚,柯霍看林澈脸颊微红,寻思正是谋事的大好机会,便开口问道:“林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医术,不知师从何人?”

      林澈医术来自薛神医,所以是来自逍遥派,但说出来又怕人家不认,打了自个的脸,只好回道:“我没有师父。”

      柯霍惊呼:“那林兄弟真是天纵奇才,不知林兄弟有没有兴趣到我们毒谷看看?”

      林澈早知柯霍拿到药方还一直瞎扯皮肯定别有用心,没想就是看中他的医术和无门无派想要拉拢,但还是明知故问:“柯兄的意思是加入毒谷?”

      “正是如此!”柯霍见林澈并无排斥,心头一喜,连忙说道:“林兄弟想必入世未深,不知江湖险恶,强如‘北乔峰,南慕容’都是有各自的背景撑着,乔峰打着的是丐帮,慕容复则一直依靠慕容家族这个称号,而像泰斗少林、皇室段氏就更是如此了,他们的人不见得都个个身怀绝技,但江湖中人遇到少林小和尚或段氏的后生都会给点薄面,这都是因为他们有背山啊。”

      柯霍说的话倒有几分道理,但你这毒谷连一具会给树枝绊死的尸鬼都打不过,怕也不是颗能给人乘凉的大树。

      林澈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拒绝道:“以毒谷的实力和声望怕是不够给人撑腰。”

      柯霍尴尬笑道:“毒谷的实力确实一般,声望也只在淮西这边有点名气,但这是其实都是尸鬼的原因,我们实在是被弄得心力交瘁,如今有了林兄弟的药方,我们定能扭转局面,林兄弟不妨先与我们回毒谷瞧瞧,觉得不行就当作个客也行,要若觉得当个寻常弟子委屈了你,掌门给你都没关系!”

      “我考虑一下吧。”林澈立马拒绝,掌门都这样给了,你们是有多少屁股没擦干净?

      正如柯霍所说,江湖险恶,林澈不认为天下会有这等好事,告罪一声后便回房休息了,留下柯霍独自坐在桌边哀叹。

      回到房里,林澈便闭眼进入石窟,呆呆地看着被搁置在洞槽里的黑驭蛊。

      这还是他首次从人以外的生物中获得技能,寻思这虫子不会是某个修仙大拿幻化而成的吧。

      也不知是这虫子叫宿沭?还是养他的人叫宿沭?便将手放在搁置黑驭蛊的洞面上。

      石窟登时传来声音。

      【黑驭蛊,熟练度92】

      【可放置在技能槽或转化为10年内力修为】

      ....

      10年?林澈不由咋舌,一只虫子就能转化10年的内力修为,这比单正父子加起来还要多,那要是买几瓶农药去喷喷岂不是爽歪了?

      “放置技能槽。”林澈心中默认。

      一时间,关于黑驭蛊的养蛊和释放蛊术的方法就浮现在脑海。

      林澈这才知道,这本是一种来自苗族的寻常蛊术,但蛊师宿沭的改进下成了黑驭蛊,能使被蛊虫寄生的人受到蛊师的控制,只要虫蛊没离开,即便那人已死得不能再死了,还是能够继续控制。

      非常邪恶,也非常强大,但每一只虫蛊都需要用蛊师的精血真气滋养二十年之久,而且一旦虫蛊死去,蛊师就会受到反噬。

      这也难怪林澈杀了蛊虫会获得宿沭的技能,一只虫子就是十年修为,实在是太惊人。

      “转化为内力。”

      了解黑驭蛊之后,这技能对林澈来说就已经毫无用处了,单纯一个养二十年就足够把他劝退了。

      不过,这十年的内力修为却是让林澈激动坏了。

      伏牛派作为有头有脸的门派,挑战他们掌门也不过获得一年多的内力,这要是找到宿沭把他的蛊虫全踩死岂不是内力嗖嗖嗖飞起?

      还是把宿沭圈养起来,卡着他获得内力?

      林澈寻思鞭打薛神医的时候,就知道无法从一个人身上重复获得相同的技能,但这是虫呀,而且已经斩杀了,这会不会让石窟误以为是新的宿沭?

      虽然尸鬼很恶心,但想起一具尸鬼就是十年内力修为,也感觉也没那么怕了,还有点玩恐怖屋的刺激感。

      可能这就跟柯霍等人一样,明明毒谷里有尸鬼,他们还是不得不留下,毕竟人为财亡。

      离开石窟,林澈寻思着要如何去毒谷才好,且不说隐蔽得听都没听过,若是真的自个找到了,也肯定会与柯霍碰面,明明已经拒绝了人家,再开口又似乎太丢脸了。

      林澈苦思许久,心想只能来个万能偶遇法了,想必柯霍混迹多年,不会戳破。

      次日,清晨。

      林澈天刚亮就一直坐在窗边等候,死死地盯着柯霍的货车,见柯霍露面,连忙跑下屋结账,来到客店外。

      “柯兄,真巧真巧。”林澈假装意外地拱手欢笑,这一刻他有种回到后世,在跑销售的感觉。

      柯霍见到林澈也很高兴,立马拱手还礼,笑道:“林兄弟也是早啊,柯某还打算忙完再去与你道别呢。”

      林澈问道:“你们这是要回毒谷了?”

      柯霍回道:“好在有林兄弟的药啊,我现在毒解了,就打算先把这些药材拉去南阳,再回毒谷。”

      偶遇法失败!

      林澈僵了下,笑道:“那你我无缘,我正想去毒谷了解下腐骨毒和尸鬼的关系。”

      “林兄弟要去毒谷?”柯霍又惊又喜,看林澈讪笑点头,立马嘴“哦”成圆形,问道:“难怪林兄弟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医术,难得可贵,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路上可少很多麻烦。”

      林澈得了便宜还卖乖,问道:“你们不是要先去南阳城吗?”

      柯霍道:“他们都是十几年的老伙计了,这条官道也安全的很,让他们拉过去就成了。”

      柯霍说罢,便找了其中一名保镖,说了几句,便回头跟林澈往毒谷去了。

      毒谷在欀东镇外南向一百多里外,将近淮南西路边缘。

      听柯霍说,毒谷常年毒气弥漫,外人进入很容易中毒,所以那里才被称为毒谷,不过奇怪的是,他们一族长年在那里,却不见得有事。

      柯霍说罢给了林澈一颗药丸,说是能解这类毒气的药。

      林澈闻了下药丸,立刻就明白了所谓的毒谷毒气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