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色倩

      赵妈听李妈、张妈一说,知道老板娘王夫人有意想让大儿子王永娶女儿赵小花为妻,只是王夫人不好直接出面来说,怕自已为难,倒也越发觉得王夫人会做人,如果女儿赵小花有这婆婆肯定不会吃亏。

      赵妈对王永也熟悉,从小看到大的,虽然小时候体格不大好,现在似乎还有点后遗症,不过这几年看他不停在练武,倒也渐渐有改善,身板看起来也不那么弱不禁风了。

      “像李妈、张妈说的,王家还是皇亲国戚,虽则说王永不是太后的亲侄子,但多多少少也会看在王夫人面子上照拂一些的。”

      “现在王家少主的大新粥铺生意也越做越大,光京城四面八方就有了二十四家店铺,而且店铺铺面都是买下来的。”

      “王夫人说了,只要女儿你点头,王家小公子答应了大新粥铺总店送给你们做贺礼,那新买下来的三进王府大院,左首的几间全归你们小俩口,他还附送兄嫂五斤黄金置办家产。”

      回家后赵妈把听到的、想到的跟女儿赵小花一一道明了,私下征求她的意思。

      赵小花听了母亲的话,叹了口气,有点低落,她内心明白,肯定今日里心思外露,被王莽少主看穿了,才会让他母亲王夫人出面替他兄长王永来说亲。

      赵小花心里又恼又复杂,不过衡量比较阳阿公主府的赵氏姐妹,相貌、身材、皮肤肤色、谈吐,自已真什么都不是,想了想母亲说的话,又想了想王永的为人,倒也觉得他除了身体稍瘦弱外,也没有什么不好。

      一时之间,思绪万千,不知怎么下结论。

      赵妈见女儿赵小花不吱声,知道她内心翻滚,她也不好直说依我们现在家境是高攀人家了,她知道女儿有些小心思,可能嫌弃王永身板差,没有弟弟少主那么出色,就是怎么也料不到自己女儿会对王家少主王莽暗生情愫了。

      “女儿呀,我就你一个宝贝女儿,当然希望你嫁得好。为娘权衡过,王家大君除了身子骨这一缺点,其他都不差。这几年见他在锻炼,身子骨硬朗了不少,人还是挺精神的。”

      “王夫人说了,女儿你嫁过去之后,为娘也可以跟女儿你一起住到王府大院去,从此就是少主他们一家人了。”

      “我活了这么多年,真没见过像王家少主这样对自已家人这么好的人,也没见过这么好的相亲相爱一家人,能嫁给王家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宝贝女儿你要权衡一下,可不能犹豫错过了。”

      赵妈越说越觉得不能错过了,这么好的条件,哪家小官吏千金知道会不肯嫁呀,说不定侯门千金都肯嫁。

      “宝贝女儿呀,你要是再犹豫,李妈那女儿李非儿十四岁了,张妈外甥女十六岁了,她们可急着要介绍给王家大君了。”

      赵妈见女儿赵小花还在犹豫不吱声有点急了。

      “那让她们嫁给永哥好了!”赵小花听了妈妈最后那话,噗嗤一声笑了。

      赵妈久在外面讨生活,哪会不知道画外音,她知道这事成了,笑骂道:“死丫头,非要急死妈妈你才甘心?!”

      “老娘要是年轻二十岁,哪轮得到你这不听话的小蹄子!”

      赵妈内心开了花,知道自己宝贝女儿已同意了,笑着笑骂了女儿几句,就急急忙忙外出,给张妈、李妈回话去了。

      “嘿,做不成夫妻,我要做你嫂子也不错。”

      “嗯!好像永哥也不错,人挺耐心挺善良的。”

      “长嫂为母,今后倒要看看小公子怎么叫我?”

      赵小花暗暗想着,微笑着,心里倒也偷乐了起来。

      只是看见王永走过来,就不免有了腼腆,挺不好意思跟他说话了。

      王永和赵小花同处一屋檐下,免不了常常见面。

      王永一看见赵小花就走近来说着话,见她脸一红一红的,嗯啊着和应着,就是不见往日偶尔有的呛声,有点摸不着头脑。

      见赵小花脸起飞红的时候越发魅力动人了,王永心中更增添亲近好感之意,一有空就凑到赵小花身边没话找有话说,没活找有活干,无论赵小花怎么想避也避不开。

      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少男少女性情相近,相处久了,什么时候暗生岀情愫了谁也无法预料的。

      偶尔边上有人给点破了,助推一把,或许就成就了一段美好良缘。

      王莽看到眼里,知道此事成了,心中一块石头就放下了。

      但一想到赵飞燕,不由得心生烦恼,不知道怎么办好,就算王莽有七窍玲珑心,正所谓当局者迷,又好似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看看前面到底是会发生什么?

      两个人见面了百好千好,离别了千思万虑,如似有切不断的情丝万缕,被月老胡乱瞎抛在另外一头。

      赵飞燕那头确实也不好过,常常倚窗望天空,在想王少君此刻在干嘛呢?不知是否有思念到宜主呢?

      王莽幸好事务繁忙,不一会就有人进来冲散他的游离,把他拉回到现实,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杂七杂八的事情。

      赵飞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再这么长时间下去,估计后世又要流传出一个西汉林黛玉,要来一段飞燕葬花了: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赵飞燕想想又想想,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姐姐,你又在感叹什么呢?”

      妹妹赵合德及时把姐姐赵飞燕从东想西想中拉了回来。

      “是不是又在想念那个小书呆子了?”

      赵合德口无遮拦地说道。

      “又瞎闹?不许再说王少君是小书呆子!”

      赵飞燕有口无心的训斥着妹妹赵合德,她知道妹妹也并无恶意,只是无心地拿自已调侃而已。

      “想他嘛就去见他嘛,考虑这么多这么复杂干嘛?”

      赵合德大大咧咧地说着。

      “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一天到晚去,王少君不用去太学读书呀?不用去造纸试验室嘛?不用管生意嘛?”

      “我们舞蹈不要学了?妈妈这里怎么说得出口。”

      赵飞燕一口气说了好多话,心中的郁闷气散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