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试看120秒的

      “还没下呢,谁输谁赢还说不定!”

      其实王妃心头也有些打鼓的,ꕉ但此刻已经坐在了王爷的对面,她却只能硬起头皮咬牙说道,然后狠狠瞪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

      脡“母妃,你确实下쟧不过父王!”

      陆正一本正뺦经地再次强调了一句,让得陆寻脸色变닝得㷥更加古怪,暗道自己这个大哥的情况ぬ,实在是有些怪异啊。

      “但如果我帮母妃的话……”

      就在王妃要暴走的时候,从ᜱ陆正的口中却又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让得镇东王目瞪口呆,然后߬就看到陆正已经是走到了王妃的身后。

      “哈哈,我就知道,这才是我的好正儿呢!”

      王妃刚才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让得旁边几人都是目光呆滞,这母女两个,是明目张胆地破坏规矩吗?ጥ

      无论是곭阿沙还是陆寻,甚至是那边的曹颂,现在都知道观棋不语的规矩,哪怕是小小年纪的陆灵儿,也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可这一个堂堂王妃,一个堂堂世子,一个嘻嘻哈哈,一个一本䃅正经,似乎都没有拿組这条规则当資一回事。

      尤其是看王妃那一脸挑衅的样子,众人更是无쨀语。

      촛 看来陆正的相助,让得她信心大增,全然不知道两个下一个,其实是胜之不武。

      “正儿,你这就有些不厚道了吧?蓃”

      镇东王皱了皱眉刕头,对上王妃,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能赢,可是ꫴ对上陆正的话,他却是知道自己失败的可能性,也达⣔到了九成九。

      虽然陆明阳没有和陆正下过一次棋,但那日陆正随口ᾎ的指点,就让原本的一眱盘必输之棋起死回生,事后复盘,简直是招招精妙。

      ﷓陆明阳自问是下不出⦓那几手妙棋的,以小见大,自己的这个大儿子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可在这象棋一道上的造诣,可就远远超过他这个父王了。

      “母妃棋力比你差,我自然是要帮他了,父王你要是没把握,也找个人帮啊!”

      陆正一脸正色,这话之中蕴含着一抹对王妃棋力的嘲讽,却并没有让王妃生气,甚至还有些高兴。

      棋力差怎么了,有个高手在旁边指点不就行了?

      “既然大哥帮母妃,那小弟就帮父王吧!” 쮍

      就在陆明阳环视了一圈,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之时,陆寻的声音已是随之响起,让得他有些将信将疑。 䛭

      삯之前陆灵儿倒是说过她这个二叔棋术精湛,可陆明阳还从来没ݚ有跟陆륒寻下过棋,甚至都没有见过陆寻正式下过一局,因此他对陆灵儿的话很是不以为然。

      这或许也有一些自傲之心作祟,在陆明阳看来,自己的棋技,在镇东王府至少㻉能排进前三,而这前三的位置,明显是没有陆寻的。

      不过陆明阳知道陆正的厉害,反正他自己就算加上陆灵儿和⧕阿沙,应该也是下不过对方的,因此也就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母妃,中堂炮!”

      “父王,马二进三!”

      “……”

      一局有些诡异的对局终于还是展开了,开局中规中举,这一两嫜步之间,镇东王和王妃倒是能看明白,心中想着不过如此。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寻和陆正兄弟二人的声音越来越快,让得镇东王和王妃都变成了牵线木偶,只能是依言而行。

      ꤯ 稠 全然不知道这一步下在那里,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旁边的阿沙和陆灵儿瞪大了眼睛,뭻包括醺曹颂和骊画都是紧皱眉头。

      没有人发现的是,原本在不远处즛窗台之上趴着的黑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跳到了陆寻的肩膀之上。

      大妖的猫眼不时闪烁着一抹精光,这几位倒是知道这黑猫能下棋,至于棋力达到什么程度㨟,那就见仁见智了。

      “卒三进一!”

      “炮五退二!”

      “……”

      在镇东王和王妃手中动缋作之后,这局棋终于进入了白热化,也就是所谓的残局,局势也渐畯渐变得明朗了起来。

      “这是……和棋?!”

      再过片刻,当镇东王和王妃各自再吃了对方一个子之后,双方便都只剩下一卒一帅。

      这样的棋根本不用再下,初学者都黥知道这是一局和棋삿。

      “大哥,笟厉害啊!”

      陆寻心中惊叹,这还是除了大妖之外,第一个能将他逼成和棋的对手,尤其这个对手,还是别人眼中的疯뫆子之时。

      听得陆寻之言,陆正却是一言不ꉇ发,其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张棋盘,仿佛棋盘上的四颗棋子,有着极大的秘密一般。

      “刚刚那步跳马,若是回头防守会如何⟷?如果我的炮不吃他的象呢?卒子再缓一步过河会不会更好一点?”

      陆正的口中似乎是在念叨着什么,让得旁边站起身来的王妃有些担心。

      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转眼之间又是这떏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了呢?

      “寻儿,你也不知道让着大哥一点,明知道你大哥……”

      心头担忧的王妃,下一刻便是狠狠瞪了蜇陆寻一眼,只是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댎来,휚那实在是有些伤人。

      但这样的状态,作为母亲,她又如何能不心䷣忧?

      “我……”

      陆寻有些委屈,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刚刚这局棋下到酣处,他㻷确实是有些棋꽘逢톧对手的忘形,对这般强大的对手,全力以赴才是最大的尊重。

      只是没想到这局棋下完之后,陆正似乎有癔症发作的迹象,这让得陆寻也有些始料未及,心头的疑惑却是越来越浓郁了。

      “师兄,我大哥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啊,真的只是癔症吗?”

      陆寻一时不解,只能是求助于ᵍ师兄農,他知道师兄的见识比自己强上百倍,自己看不出来的东西,师兄未必就看不出来。

      “确实不太像是普通的癔症,倒像是……”

      师兄有些欲言又止,不过顿了一顿之后还是说᭡道:“传说中有一门极为罕见的秘术,叫做浮生若梦,号称梦里杀人千万,醒掌无ސ尽生死!”

      贑“至于콐是不是这门浮生若餡梦,我也有些拿不准,再说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下玄阳国,按理说这样的绝世秘术,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莫非你陆氏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传承家族?”

      师兄先是有些不确定,皴然后却又自顾分析了一番쐑,让得陆寻如同云里雾里。

      但他唯一知道的是,那所谓的浮生若梦,肯定是一门极为了不起的秘术。

      “浮生若梦的修炼之⇈法,我也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这位大哥,定然不是真疯,而是因为那次变故的刺激,开启了某种极为特殊的状态!”

      接下来师兄的几句话,倒是让陆寻放揇下了一大半的心,看来一年多以前的那次变故,对于自己这位大哥来说,未必就真是什么坏事啊。

      虽然被岆罗幽山圣女背딛叛,但因此而看清楚了世子妃的真面目,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如今的镇东王府这一家子,都还活着不是?

      “不不不,那一步不该走这里,走这边也不对,到底应该走哪里呢?”

      陆正的声音依旧在继续传来,这一刻没有人说话,镇东王和王妃的眼眸之中都有些担忧。

      世子这样的状态,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

      “小心!”

      㜖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高喝之声突然从某处传来。

      这道声音并不是陆寻所发餩,也不是阿沙或是曹颂所发,而是从一个极其隐蔽之地发出来的。

      큹 “吃里爬外的东西,等下再收拾你!”

      紧接着一道冷哼声随之传出,似乎是对那暗中示警之人颇有곂不满,但这个时候的他,明显是有更加重要的事肸需要做。

      镇东王陆明阳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灰衣身影。

      礷 而此时粅此刻,四品医师曹颂,都能看到那人手中握着的一柄短剑,켲正在朝着陆明阳的后心刺去。

      对方的动作看起来并不快,甚至是曹颂都看得清清楚楚,可䋣他餍又清楚地知䜫道,自己这个四品医师,无论如何是来不及阻止的。

      “大胆贼子!”

      还是阿沙这个六境武师反应最快,这一刻他满脸的怒色,누只是他喝声出口之后,却是没有丝毫的动作。

      这一下就连曹颂都替镇东王默了默哀,暗道隐杀会还真是锲而不舍,这一次派出来的杀手,连六境大宗现都无法及时相救吗?

      曹颂自然是不知道阿沙其实另有迊成竹在胸ᜇ,他只是想当然地认为,上一次隐杀会失手之后,这一次派出来的杀手,必然会更加强大。

      “该死!”

      暗中藏㉚着的那몠位,自然也看到了阿沙的毫无动静。쎝

      ₗ她也不知道那六境武师是来不及相救,还是反应慢了半拍,总之她面具下的口中,也不由怒骂一声。

      事已至此,这位锅已经不得不出手了,可她没有丝毫的把握,毕⿡竟她只有五境。

      在那六刻星杀手先行出手之时,她连봊将陆明阳推开致命之地,也是毫无信心。

      “死马当活马医吧!”

      当这道念꛾头从黑೐衣人씘脑海之中浮现而出的时候,她身形奇快渎,一个戊字遁诀施展而出,紧接着一道黑衣身影,就从陆明阳脚底之下的土中钻了出来。

      只可惜如此神奇的遁法,却只是惹来那六星杀手的ᝳ一脸冷笑,这个吃里扒外的五星杀手,还真是不自量力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