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操操操操操

      窅……

      귣一夜过去。

      翌日잻,金沙城鏏内并没㭫有因为死了两个散修而闹得沸沸扬扬。也许会有官府相关高层会追查一番,却也不会过度耗费精力,在百岛卫本来就比其他地方混乱,死两个散罦修也并非什ȑ么大事。

      至于那个“阴煞外门”弟子的幕后黑手,多半会惊疑不定一阵,但是恐怕也无法大张旗鼓地调查。毕竟这百岛卫再不济也是陇左郡秊的势力范围,还容不得阴煞宗的人鿧兴风作浪。 ⁹

      王守哲一行人,自然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对幕后黑手到底有什么阴谋,也是半点不感兴趣。 

      小小王氏,如今还是只顾好自己的死活比맥较馸妥当。

      䖿 交易ۗ黑市,䭞往往数日一辳开。

      ﹶ今日正是黑市开市之日。

      ૸ 傍晚时分,王守哲拜托陈方华弄了一辆马车,载着他与珑烟老祖一起去黑市,这一次,其余人都没有随行,就他们两个。

      黑硒市在金沙城城东濒临海角之处,普通人连进都不让进。只有炼气境四层䪌以上的玄武者,才有资몜格进入ᬧ,而且多半只能在大厅之中。

      王守哲与珑烟老祖今日已经彻底乔装打扮过了,他打扮成了一㳨个模样粗犷的汉子,而珑烟老祖则是浑쪂身罩着灰佳袍,벸只露出一双眼睛。

       两人下了马车,径直走到黑市门口。

      珑烟老祖略一释放些许灵台境气息,便立即被门子恭敬地请入黑市,并邀请进入了二楼一间包间,蛟期间连多问一句来历ぜ都没有。倒是老祖表示要卖一件灵器,当即又是引起了对方的重视,表示会请执事大人来鉴定。

      这就是黑市的风格,可以任由客户乔装打扮梖,保奂证了廟客户的隐私。

      如ㄛ此做派,倒是让百岛卫金沙城这座黑市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很多周边卫城的家族都有可能想办法来参加黑市交易。

      随即,又有侍女进来奉上瓜果茶水等物后恭敬庈离开。炛

      不多片刻,便有一个声音在包厢外响起:“在下黑市执事,姓钟。”

      珑烟老祖对王守哲眼神示意了一下。

      王守哲当即会意,前去开门,请了那挛位执事进来。他之前看过情报,这个黑市就是百岛卫两个天人玄武世家之一——钟氏与欧봇阳쑤氏的联合产业。

      㸮 此人身穿黑袍価,脸上带着一个没有表㳓情的面具。既然姓钟,应当就是钟氏的子弟了。

      似“钟执事,家祖有请。”王守哲扮演的粗犷୍汉子,对那人拱手行礼。

      钟执事进门之后,客气地对灰袍珑烟老祖拱手:“多谢道友信任我们黑市,我ᅷ们黑市迄今已传承两百年,最是讲究信誉两字,道友在我们市筱场交易无须有任何顾忌㆓。道友需要卖出什么灵觵器,还请拿出一观。”

      此话倒是说得堂堂正正,代表的也是黑市立足的根本。任何做市场的,对自凙己的羽毛信誉都会非常爱惜。两百年的名声,建立起来可不容易。

      珑烟老祖也没有与他废话,而是玉手一翻,手中蓦地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物事。那东西如同龟甲,ᤳ上面层层叠叠地布满了致密的鳞片,鳞片之上,又镌刻着一些玄奥难明异常复杂的铭文。

      “便是此物,道友估价几何?”她的声音低沉沙哑,故意掩饰了原音。

      “此物?”钟执事略杷一细看,眼神当即大变,低声厉喝,“竟然是龟鳞宝盾,道友,此物你从哪里来的?”一股灵鷚台境的强大气息,在他身上弥漫了起来。

      王守哲心中咯噔一下,这黑市是怎么回事?前一瞬间,还在那里吹嘘信誉,下一瞬间就开始质问此物了。当即,他不顾灵台境威势,挡在了钟执事身前,冷声说:“钟前辈莫非要破坏黑市规矩?”

      他的话,倒是让钟执事迅速冷静了下来,只是依旧有些凝重:“钟某孟浪了,这件龟鳞宝盾是我师门一位重要之人的遗物,若是你们愿意说出来历,钟某愿意加价一成,不,两成皴收购。”

      ҂ “咦?”

      郟 王守哲眉头微皱,龟鳞宝盾身为防御性찿灵器,总体价值通常在攻击性灵器之上,馁价格恐怕会达到数万ḹ乾金!加价一成就是好几千乾金。

      这钟执事竟筯然如此在意此宝?而且他的话……

      “不卖앺了,我们走。”珑烟老祖随手一衕翻,迅速将龟鳞宝盾收起,声音低沉道。

      “等等!”

      那钟执事竟然往门口一拦,随后眼神惊ᾊ异不定地盯着珑烟老祖,低声说,“师姐,珑烟学姐是你吗?你你你,你竟然还活着。”

      学姐?

      王守哲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钟执事,竟然是珑烟老祖的学弟?他也是紫府学宫出身……莫非他们之间,曾经……他开始发挥起想象力来了。

      騩“你是谁!”ꗨ珑烟老祖停住了动ॉ作,眼神掠过了一丝凌厉之䘆气,“你如何认得我,为何认得龟鳞宝盾?”쨘

      “我,我是钟兴旺啊。”钟执事急忙拱手说,“珑烟学姐还记得我吗?”

      说话间,他主动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略显老态,很平凡的老者脸。

      “钟兴旺?”珑烟老祖思索了片刻,眼神中浮现了一抹迷茫,쪹“不认识,兴许是挃忘记了。”

      钟执事也不以为意,鵽只是嘿嘿憨笑了一声,拱手说:“珑烟学姐不记得我也正常,当时珑烟学姐六十岁便达到灵台境中期,是学宫内的风云人物。而我钟兴旺,不过是家族走了后门才进的学宫后学末进,只能仰望学姐的콆威风。”

      说话间,他脸上和眼神中不可遏制地露出了仰慕,崇敬,甚至是有些畏惧之色。

      听到此处。

      王守哲⎟才算明白了过来,他之前的那些想象都是错的。这位钟执事与珑烟老祖,压根就不是什么互䥡相爱慕的神抲仙同学关系,而㟭是一个吊丝与女神的关系……

      自家老祖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得……

      而且看他됰的模样已经有些沧桑老态。而他又称呼珑烟老祖为学姐,还是走后门进的紫府学宫,必是年纪较大的情况下才晋升灵台境。

      他不知道珑烟老祖的出身家族也是正常,紫府学宫㢍中是严禁随意宣传自己家族,或是随便打听别暪人家族的情况。

      除非彼此关系极佳,否则大家都是泱泱学子之一,没有太多的家世之分,这就是紫府学宫的霸道之处了。

      뼏“你如此拦着我,欲待如何?”珑烟老祖的声音透着冷漠,“莫非是想坏躌黑市的规矩?슯”

      “不敢不敢。”钟执事急忙摇手说⡉,“若坏市场规矩,会被老祖宗打死的。就是他们都说学姐已经死在了外域,我伤心了祜好些年。所以我见到珑烟学姐后,一时有些激动,还望学姐勿怪勿怪。”

      说着,便是连连拱手,请求珑烟老祖见谅。

      “那桢便让开。”珑烟老祖冷然道。

      “让让让서……不不不。”堂堂灵台境的钟执事,竟然有些慌乱了起来,“求珑烟学姐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不知学姐为何要卖龟鳞宝盾?我记得那是冰澜上人题赐予您的灵器!”

      “缺钱。”珑烟老祖冰冷道。

      “缺钱,不早说嘛。”钟执事松了一口气,随后露出了些许谄媚블和讨好的表情,“兴旺身为钟氏嫡系子弟,多少还是攒了些私房,人脉也积攒了一些。珑烟学姐需要多少,我첧倒是可以筹措一二。”

      钟氏嫡系?

      钟氏可是百岛卫高高在上的天人血脉世家,堂堂一个嫡系,怎么会混到如ꭷ此地步?竟然还要浼靠走后门ᣱ才能进学宫。而且那模份样,샎活脱脱的就像是只舔狗。

      还是一只不分青红皂白,完全没有任何技巧,上去便是一通狂舔的老舔狗。

      王守哲是穡一阵无语,钟前辈啊钟前辈,追女神可不是这般追法的。你难道没听说过,舔狗欠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查有俵吗?

      果不其然,珑烟老祖身上冰冷的气息逐渐弥漫而起,愤怒地情绪油然而生,冷笑道:“姓钟的,你是准备买下我王珑烟吗?”

      钟执事蓦地臕腿一软,慌乱道:“珑烟学姐您㌷别误会,我就是报恩,报恩。您忘记了吗?有一次学宫的试炼任务中,您可是帮过我一次的,虽然您ꈍ不记得了……”

      完了!

      王守哲心中ꢜ直摇头,在心中女神面前,连腿都站不直,腰杆子怎么挺得直?

      这模样,恐怕是连半点机会都没了。不过如此气度的老家伙,别说珑烟老祖看不上,连王守哲也是看不上的。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