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为什么不能横屏

      퇞平静Ұ无波的死水,就像是一道魔镜,笼罩在淡淡的月光下,仿佛在诉说着一千年的悲伤,那悲伤的声音,划过时空的深处而来,在血欲和赵兆的心中,洒落一片如古战场般凄凉的夜空。

      ܆“徒儿,师父不得不告诉你,修魔,其实比修仙䫬更危险。女无论是修仙还是修魔,他们都是逆天而行,但是对于那些修魔쯢者而言㜹,他们不仅与天斗,还在与这个世道斗,因为世道容㉥不下他们。”血欲的声音有些黯然。

      赵兆并没有胆怯。“师父,在徒儿眼里,无絎论是修仙还是修魔,难道不是实力强的才有说话的资格吗?”

      ᱟ血欲很满意赵兆的回答。“你说得对。其实无论是三九小魔劫还是四九大魔劫,其渡魔劫的危险都要比修仙渡劫的危险要大得多,但是高风险也会ᄌ带来高回报,所以同阶的修魔者,是袴比修仙者要厉害得多,尤其是在夜里或黑暗中。”

      ࠕ “弟子明白了,修魔是更危险,但是同阶的实力却更强横。”撞

      “那些达到魔婴后期的修魔者,如果魔婴没有ퟭ夭折,他们便会在九九㳻重劫后突破,达到人魔前期,此጑时寿命可以达到三千岁。人魔前期与魔婴后期相比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是这之间的天堑,只有局中人才知,难以逾越。”血欲一边说,一边叹息,“如果说筑阴、化邪、엳暗起、魔婴四个境界只是单纯的修为提高,那突破到人魔境界后,便可以算是一个质的飞跃了騗。”

      赵兆不免惊叹。“人架魔可以活到三千岁,实在是令人向往啊!”

      蓇 血欲听座罢,微微一笑:“人魔境步入后期,渡过九生劫,便可以达到地魔⛄境,地魔境的修魔者,寿命可以达到五千岁,足可以称得上是与天地同寿了!”

      血欲眼中冒出火热的光芒,श他忙问:“那师父,地魔境之屩后၁呢?”

      血欲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魔境后期,渡过九死劫,便可以…便可以达到天魔境前期,寿命可以达到万岁以上,对于凡人而言,说是不死不灭一点也不过分。” ⛽

      “天뜗魔之后呢?”赵兆忙আ问。

      血欲笑道:“天魔后期,渡过帝劫,以魔心证帝,成就天帝果位,是为魔天帝,拥有寿命两万岁以上。”㇖

      “魔……져天帝?”赵兆有些不可思议,“师父,这世上还有魔天帝?”

      “能够以魔心证帝,成就魔天帝的人,古往今来又有几人?那不是我们应该挆关心的境界,对我们而言,魔天帝差不多只存在于传说中!”

      赵兆不免有些心灰意冷,他心中对于魔天帝充满了神往,但虌师父的话,听起来却有些令呀人失落,就像一片将要万物生的大地,突然遭受了一场三天三⥽夜的骤雨。

      ߈ 䘍然而这时,一个人的音容,却歹浮现在了赵兆的脑海中,令ꑸ他有些㦈不᜝悦⸀。

      郄 赵兆的面⅜容有些冻结。“师父,弟子想知道,天山神墓的李慕何,她属于哪个境界?”

      血欲好像早知道赵兆会问这个问题,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似的应道:“她,她不属于任何一个境界。”

      ྄“为什么?难道她不是修魔隴吗?”赵衛兆忙问。

      “不,她修的当然是魔,只不过她的确ࣷ不属于任何一个境界,她是属于那类以፡单一功法大成的方式修魔的。”揢

      赵兆还是有滛些疑惑:␼“难道不是所有的修魔者,溚都要经历这些阶段吗?뒉” ẝ

      “当然不是这样的。”血欲回答道,“靠单一功法苦修,然后大成,是属于一种相当极端的修行方式,而这样的修行촾难度篅,也是比筑阴化邪然后暗起至魔婴的方式諆要困难得多,一旦大成,你可能纵横东域难有抗手,而一旦失\败,那就什么也不是。所以,靠单一功法大成的方式修魔的,是属于一种赌博的修魔方式,只不过李慕何赌成功了,但是她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

       赵兆点了点头。“蕍弟子明白了,原来修行廩的方۸式,并不是唯一的,只要你足够有资质,完全可以开创修魔路,这就是殊途同归的意思吧!”

      “是的,并∡不駸是所有的修魔者都쒿属于按境界修的,所以对于李慕何和北幽无心大歒帝这类的修魔者而言㇀,的确不知道他们到底属于哪个境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与每个境界的修魔者过招,但这也并不准确,所谓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功法和武器也是一样的相生相克。更何况,没有哪个修魔者愿意站出来与李慕何偽过招。”

      赵兆在听蠮了趜血欲的话后,心中也是波澜万千,既有对魔天帝的神往,又有对单一功ᕮ法大啫成的修镀魔方式的震撼,一下子在心中ᮜ交织着,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在一道道缠绕。

      就在这时,血欲却到了赵兆的跟前。“徒儿,以后在你的修魔路上,师父一定会竭尽全力窞帮你,虽蓗然师父不厉害,但是对你而言总归是有些好处的。”

      “谢谢师傅。”赵兆笑道。

      ዃ“这一次,既然是贺师父带你来死水쵃阁的,那师父就一定会说服死水阁主,让他帮你。”

      赵兆盯着血欲,心中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激。

      “快天亮了,徒儿你先回去睡吧!”血欲说罢,打了一个哈欠,淡淡的몬睡意袭来。

      而赵兆在听完这些话后,似乎已然忘却了白天所遭受的打击,似乎死水阁主的失望,在此刻早已不戵存在了似的。

      赵兆的心๵中,䕬被“貁魔浸天帝”三个겴字占据。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他的睡意䯨才渐渐袭绲来,身子,已开始知道了疲倦。

      于是,死水边,两道疲倦的身影渐渐ꡩ消散了。 痀

      一道身影似乎是一个年轻人,一米七几的个头。另一道身影잗则是身着黑袍,比那一个年轻人足足矮끄了半个头,他们拖着充满倦意的身子,终于消失在了死水之边。

      第二天,日上三竿,赵兆才屻醒。  섣

      由于昨夜与师父⟃在死水边说得太久了,直到天快亮时才回去,导致醒廟了后,赵兆还是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而死水阁的人也并没有很早将他们喊醒,或许在他们眼中,这就是待客之道。

      突然,外面有人敲门,赵兆问是谁,却听到外面是师父血欲的声音,这令他衕顿时有些尴尬,原来师父早就起来了,只শ是自궴己在睡懒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