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在苹果手机上为什么删不掉

      每年的二月中旬,日本各地的大名都会准备礼物,带着盛装,从四面八方赶赴位于关西的京都城,到那里参加一年一度的春日祭,这是䤷天皇召集的蕪节日,有普天同乐的欢喜,也向春天的到来祈祷,希望神灵保佑,新的一年会有五谷丰登的收成。

      正因为要彰显天皇的慈爱,所以除了有身份的大名之外,皇室会发出一些特殊的请帖,邀请各地的百姓代表ᵝ同赴京都,一起感受天照大神后裔的关怀。各类人物济济一堂,在퇝热闹欢快中碆向高高在上的天皇献上诚挚的敬意。

      홄 平户港所在的肥前窖国位于九州最西端,距离꾩京都城在各地大名〭领地中,跟北僤海道的大名一样,是最远的一处。

      京都不是海港城市,幕府也不会允许海船在关西登陆,所以要到京都,只能走陆趀路,

      这样一来,要想在三月里的溯덺望日赶上这场盛会,必须要比别人走得早씢一些。

      툗路途远,要经过的地方也很多,粗略的统计一下,从肥前国走到京都城,差不多要通过十来个大名的领地,需要通过的关卡,更是诪数不胜数。

      松浦镇信作为德川家朋友圈以外的外样大名,能得到德川幕府的信任全靠不遗余力的尽忠献宝,像这类大型的活动,自然是一丁点也不敢怠慢的,二月刚出头不到十天,他就张罗着要出发了。

      他居住在长琄崎,比位于平户的李旦其实要靠近京都,李旦唯有走得更早,才能赶上松浦镇信的脚步。

      初春⦞晨曦,一队쐸长长的驮马队伍,带着多得快要压弯马匹腰杆的箱笼,行走在肥前国通往京都城的大道上。

      聂尘拽着一匹马的缰绳,满头是汗的夹杂其中。

      这队驮马中,有十匹驮的他的东西。

      툨 颜思齐头上戴着低ᗍ低的毡帽,帽檐几乎遮去了他大Ⱞ半个脸,只有浓密的胡偡须露在外面,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紧紧臎的跟在聂尘身边。

      “这玩意儿连烧火棍都不如,为暬什么ڏ不带刀?”郑芝龙愤愤的同样拄着一根木棍,走在聂尘的另一边愤愤的说道:“前头护卫李䭻旦的那些倭人为什么可以带刀,我们怎么就不可以?”

      颜思齐见誖怪不怪的一边大步前行,一边对郑芝龙说道:“幕府有刀狩令봹,除了武士,任何人不能带刀,沿途솫关卡섓如查到了,可鱆以当即格杀,我们没有武士身份,当然不能带刀出门了。”

      “岂有此理!”郑芝龙把木棍用力的杵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怕我们造反吗?”

      ᪭ “是怕䞣大名造反。”颜思齐懒洋洋的道뀔:“倭国平静下来就这十来年,以前一直在打仗,他们人不多闹得却挺欢,德川家康得了倭殺国害怕别人把他轰下去,就想出了这么一出,民间的刀不多各地大名就实力有限,幕府就安全。”

      盌 횳 郑芝龙撇撇嘴,瞧见聂尘走得汗水淋漓,好鈦言횚道:“大哥,这路全̼是崎岖山道,不好走,不如ᰲ坐到马上去吧。”

      聂尘看看那匹荤比他身高还矮的倭⍴国马,苦笑道:“算了,马驮了箱笼,我怕再坐上去把它压死。” ⑥

      郑芝龙又骂骂咧咧起来:“所以说矮子心多,倭人个子矮连马也矮,整天提防这提防那,就这么屁大点国家防个锤子!他们幕府管的人ꕮ口怕还没芒大明一个总督管的人锜多。”

      这话博来一阵笑声,跟随聂尘走在十匹驮马旁边的十来个人一起笑起来,有走在队尾⬃没有秝听到的,纷纷打听何事这么好笑ᗴ,得到答案퇝后随之而笑。

      郑芝龙得意起来,见聂尘也在笑,趁热打铁一样凑近点道:“赶路这么无聊,大哥,不如你给我们讲讲䲿故事如何?”

      “讲什么故事?”

      좲“就讲你常常讲的那些啊。”郑芝龙凑得愈发近了螄:“就是那些海上打仗的事,蕃鬼们海㢜战的故事。”

      “㻊蕃鬼海战?”颜思齐没有听过,也来了兴趣:“聂老弟知道彎蕃鬼海战的故事?这事我都没怎么听过,说来听听。”

      젦 周围的人大多是颜思齐的手下,常年ᶖ海上漂泊,经历过的海上厮념杀不少,但蕃鬼海战倒是少于听闻,于是自不自然的也走近ⱡ了几分。

      聂尘被缠的无奈,只得答道:“芛那就讲一点吧,你们都知道倭国的蕃鬼,有荷兰红毛鬼,葡萄牙和西班牙红毛鬼,还有英国红毛㑔鬼吧?我就说说英国红毛鬼跟荷兰红毛鬼海战的事……”

      他抖抖脚上跳进鞋子里的石子,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讲述起后世中从电影中看到的情节。

      春风如ꑌ洗,春日如浴,北九州不甚平整的㩐山쐻地丘陵中,走在漫长队列里的这一小队人迎卾着早晨初生的朝阳,在聂尘的叙述里缓缓而行。 뀺

      “햡海上的战斗,都是为了争夺制海权而发生的,什么叫制海औ权呢,就是控制海洋自由航行的权利。”

      “.…..在⾷外面的大洋上,除了倭Ĵ国和大明朝,还有广阔的海面,宽得无法计算……”

      좙 “.……朝倭国以东继dž续航行,好几个月之后,可以看到一片大陆,那就是美洲,那边盛产黄金,还有一퓰些奇奇怪恱怪的农作物,一些甚至可以在旱季生ꋹ长……”

      “.…..为了争夺黄金和土地,蕃鬼们互相都在争斗,经常发生海战……”

      聞“…….某一天两边相遇,大战一触即发,英格兰红毛鬼的船大概有十五艘,而荷兰鬼的呢,有二十艘,但是㈰英国人的船上火炮ﳤ较多,每一艘都有二十门以上…㢼…”

      茛“你们猜猜,谁会赢呢?”

      七嘴八舌的议论很快相应了这个问句,有人道䗆:“船多的会赢。”

      有人反驳員:“不一定,船大的才会赢,小船再多也没有用。”

      聂尘却摇摇头:“错了,最后赢的,是炮多的一边。”

      “炮撪多的一边?怎么会?뮿”颜思齐讶然,继而摇头:“海上打炮,毫无准头,而且炮打过去,侥幸㭴命中了也不能打沉一只大船,最多打出几个洞来,这不对。”

      众人纷纷称是,言谈中都是不信的神色。

      聂尘不以为意:“一炮打不沉,若是多命中几炮呢?”

      颜思齐笑道:“那更不对了,大明水师最大的福船,船上有炮三十尊,其中船头红衣大将军神炮一门,佛郎机炮数十门,海战时尚且要靠跳帮为捈主、炮击为辅,开炮키之后是冲撞碾压,然后贴舷꠬靠帮,炮弹只藕能辅助顉,从没出现打沉对方的情况。”

      聂尘一笑ᙰ:“若是船上全是红衣大炮呢?”

      “全是红衣䊥大炮?”颜思齐笑得更大声了:摩“⁓那非翻船不可,而且稰那么多炮,得多大的船啊。”

      “就是那么大的船,这种船,叫做战列舰,风帆战列舰。”聂尘平静的说道,把颜思齐接下来的笑声堵了回去:“再过几年,蕃鬼们就会有这样的船了。”

      颜思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眉头也皱了起来:“平户港里有蕃鬼的船,但没有这么大。”

      “那是现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出现装备上百门大炮的巨型战舰,一轮轰击,震撼天地。”聂尘道,用手比划了鸲一个大大的圆:“最小的炮都有这么大。”

      这下所有的人都不笑了,震惊的表情浮现在他们脸上。

      聂尘却笑起来,拍拍身旁的驮马道:“别担心,这是故事而已,不过我们大明很久以前,就有过这种大船了。”

      ℒ“你是说三宝太监的宝船?”颜思齐略略一想,就展眉道:“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起过,三宝太监用的船可以跑马,船上有七层甲板,桅杆比我那只船的龙骨还粗。”

      윮“是ꮕ啊,你想想,若是用这样的船,架上百把十门红衣炮,在海上谁能敌手?直接轰了它!”聂尘看众人错愕惊奇,于是又道:“其实也不用怕,船大爷不是万能的。来,我换个故事,我们来讲用火船消灭这种巨船的法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