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禽交在线观看

      炼器不受不急缺强度的人待见,实际莢上还要另外一个原因。每个炼器后都是⿷一代代的工具人。

      这一个个工具人甚至没有被拿什么其他的东西换他们的一生,反而是他们主动在把这炼器当做救命稻草一般,想要这代代끄相传的炼╬器可以引领其走出他们所在高度内卷的环境,走向比梦想中뼊更远的地方。

      藯ꐶ但实际上,他们付出的代价可远远比他们最开始以为的多。

      炼器的每一代主人都是一个诅咒,一个会影响下一代心灵的诅咒㖙。这诅咒之刃每多一个曾经的主人,就会多一쏪层诅咒。这一代代的执念刻印⭁在每一把㏏炼器之上,用一种正合组织者心意的内卷,一代代诅咒着炼器的每一个主人。

      如果真ꃣ的可以冲破炼器那偏执的诅咒,那炼器自然是非常优秀的工具,就㑵像剑ꆥ仙的飞Ϯ剑一样。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主人都只会在积累了太多代主人的炼器所带来压倒性的偏执诅咒䜎下,䘖白白死去,成为齚这诅咒之刃里一个更新,更偏执的怨魂璔。

      这种事在这位一只手完全抬不起来的这位这里还好点,鑱而在那正冲锋䒿的首脑那里,就是没有那么简单了。

      她最开始带的诅咒之刃,带着她一路前进,找到了更多诅咒之刃,把更多诅咒塞进了她的随身武器ؖ之中,用更多偏执彻底污染了她的心灵。

      不过虽说ඔ在另一⩎位这里还好点,但实际上这点好最多是让他本身想法没那么偏执。对于服从性占据上风的他来说,其实也没改变什么。 䱌 㟲 脱离压制之后,那剑几㥸乎立刻就像进入狩猎的野兽一般,自己就开始控制他的身体做好进攻架势,极具进攻性的真气开始汇聚,颇有转动起来的链锯一般的感觉。

      颠 上一次的麻烦就是这把剑带给挌他的,他再清楚不过是因为什么了。但是这一次,他却依旧没有反对这剑的动作。 먺

      雩 ﾿他从小就几乎什么都没有接触过,虽然암他觉得不该这样,ᢜ但他却无论如何开不了反抗的头。

      毕竟,一直以来,蕐他的媫一切都来自于这把剑퉡。这把剑已䛒经救过他不知道多少次了。虽然这把剑分明只是把剑,可他却实在做不出反抗的事。

      三把飞刀被完全准备አ好的剑干净利落地打飞,这一次௘,这些飞刀没有再压制他的力量。

      那首脑的头略微后输转,冷冰冰的眼睛甚至没有配置多余的动䴥作。 ﴘ

      那人瞬间感觉那䜁几把飞刀可能会吸从后面飞回来,下意识想挡,但那剑却鮳并不뒴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动作直接被操控,他整个人瞬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射向那首脑。

       那首脑没有继续什么都不管离开,瞬间转过身来,两人手里的炼器瞬间猛烈碰撞在一起。这一次,那人的剑没有落于下风。

      不过这并不能让烊他多添一份信心匵。因为在那首脑转头㰱之时,他分明就看到那首脑不ୟ止一只手有武器,另一只手握着剑鞘早已护住身体,正好挡住了一并来的那一下。

      不挡被砍一下也许他就直接要昪当场倒了,状但挡这一下的打击对他而言反而更大。

      他那只被唚这剑激活的手本来쉨就很虚弱,这一挡,他的手瞬间就抽筋了。左手立马感觉整个都好像脱力之后硬拿重物,整个手쬫直接被剧痛掩盖,同时还因为硬抗触发了抽筋,秚那股剧痛直接停不下来。

      他本来也知道太勉强了,只是什么也謴没做。现在他为他的不作为付音出了寂代价——相当折磨的代价。

      挀两人的刀刃在下一刻错开,那首脑再次持双武器做好了明쥬显的下一轮进攻准备。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后面回죷来的攻击也要到了。那样憜的ᵒ话,䕔他的痛苦就可以快速解决了。就是代价大一点。

      ꏸ 而此刻뺾,他的剑甚至还想着反击,再次齥挥起罒剑刃。

      䦻这一次,他的剑°鞘还能抵抗得住这一下吗?

      他此刻还有一点求生欲,꬈那只本来就抽筋栱的胳膊还是硬撑着举了起来。

      他还年轻啊,就算再煎熬,他也还不想伖死。就算再煎熬彺,再下不了决定,他的身体还是诚实地抬起了胳膊。

      这样疼只是一下,但要是换成另一种,那疼之后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碰撞声ꈧ再次出现在面前,但是抽筋的感觉却并没有再次出现在他的左手。

      他知道周围是有很多人在围攻面前这个人的,但他可没想到有人会来救他,毕竟面前这个碰撞相当之快,如此短暂的机会,正常旁边的人应该直接想办法打那人才正常。

      不过面前确⢸实出现了个人救他。仔细一褐看还相当眼矌熟。

      黄珏玉持她那剑架住那来势汹汹的进攻中的一剑,沿着剑身直接就是刃对刃䣿的切割带过,几乎只有瞬间的并不激烈的接触,那首脑急退脆收回去的那把不太一样的刀竟就那么陷进去一个大䶴口子。

      煎虽然黄珏玉第一次在他眼前正常作战,但他还是下一刻一氝眼认出了面前这个人。

      还没等他惊奇出声,那首脑的攻势就再一次展开了。他下意识就要挥剑去过救,但那剑却自发动了起来,没有去救只有一把剑惰,一看就要被阴的救命恩人,搖却挥向后面,再一次猛地击飞了飞回来的飞刀。

      时间正好卡住了,这一刻,那首脑有三只手,他们两个Ꮂ只有两把剑。

      黄珏玉显然知걅道自己不好෎挡这一下,直接就开始后ᒀ退,但那首脑却一点不打算放过她,两人的距离反而拉近贴脸。

      一切都突欽然来不及了。救他的人马上就要在他面前倒下了,可他却ኍ什么볦都做不了。刚刚抽筋还硬抬起来的胳膊再也不能爆发第二次,再也不能用痛苦抵抗第二次。

      他一生的遗憾仿佛就要在这一刻烙印。

      也就붒在㲔这一刻,说好的放心也在这一刻兑现﹖了。黄珏玉的身前突然多出两个散着칔金光的手,直接正面就如同两个巨钳一般,直接抓住那杀上来的两只手。那首脑的进蚻攻顷刻间变成了自投罗网。

      䒡象征着护体生效的光瞬间照亮了街道,强如刺客联盟的首脑也对臽突然凭空出现的人늗始料未及,未能躲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