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狠天天透天天情

      杭州城高池深,人烟稠密,东挑北旱路,一马平川,南面紧邻着钱塘쬍江,西面便是大名鼎鼎的西湖,可谓是兵家重地,易守难攻。

      杭州城乃是方腊大太子安南王方天定把守,可见方腊对杭州的重视程度。

      麾下兵马十万,俱是南国精兵强将,军士悍勇,远不是之前润州,常州,湖州等守军能够比拟的。

      那ꥰ大곂太子安⒛南王方天定麾衜下,还有四大元帅,二十四统制官副将,个个都是能征善战的猛将。

      那四大元帅之中,为首两人最是了得。

      一个唤作宝光如来邓元觉,使一条浑铁禅杖,重达五十斤,人皆称之为国师,当有万夫不当之勇燱。

      一个唤作石宝,福州人士,惯使一柄流星锤,神出鬼没,ो百发百中,又善使一把泼风刀,勇不可当,急先锋㟯索超和火眼狻猊邓飞便是被此人斩于马下。

      还有两个元帅,一个叫做厉天闰㷲,增援独松关时战死,一个唤作司秷行方,同样也死在了德清县。

      ㉫宋軭江简单的介绍完了,这才将目光放鎤在了晁天的身上,笑着说道:“前几日我军也曾尝试着攻打杭州偞,可፛是刚刚交手一阵,便折损了急先锋索超和火眼狻猊邓飞两位兄䙹弟,损兵折将。”

      “贤侄百꭫战百胜,勇不可当,此次前来,正好可以当做先锋攻打杭州城。”

      闻听得宋江之言,晁天心中又是冷笑一声,宋江的小心思让军师顮刘伯温猜中,果然是想着让自己领兵偦去当炈炮灰。

      当即晁天不动声色,ⅎ朝着宋江沉沉的一抱拳,说道:“晁家军一戭路急行军赶来,人困马乏,还需䨰要休整几日。”

      “再说我梁山苚好汉人才济济,猛将如云,卢员外囟,关胜将军,呼延灼将军都是当今猛将,岂能落到末将䥮做那先锋,让几位将军謅颜面何存。” ㎬

      獪听得晁天一番话,宋江和旁边的军师吴用脸色顿时一变。

      䇱 晁天的话不可为不狠毒,杀人诛心,将宋江的计策破解的七零八落。

      晁天一番话说的中军大帐之中,玉麒麟卢俊义,大刀关胜,双鞭呼延灼,甒霹雳火秦ퟮ明等人面红젢耳赤。

      他鿳们能力不行攻打不下杭州城,却ꢳ要仰仗晁天的晁家军建功立业。

      搿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些沙场끹宿将都是脾气火爆,心高气傲之人,哪里听得下晁天这番说辞。

      붭当下人群之中便闪出了几个人뱖,纷纷请命出现,宋江见得,糦正是玉麒麟卢俊义,大鷵刀关胜,双鞭呼延灼,双枪将董平等人。

      晁天见得藞目的达到了,心中暗笑,看宋江如何处理,自己带着人一声不吭的站沦在一边。

      犑宋江此时杀了晁天的心都有,可是顾全大씧局,还是强忍住心头怒火,将目光看向了一旁边的军师吴用,希望̀他拿个主意出来。

      㺨 㥼 这ऄ一边,军师吴用注意到了宋江投过来的眼神,也是一阵头大,暗道这个༜晁天怎么跟个泥鳅似的,滑不留手。

      诨 杭州城高池深,城郭周围设⸑立十座城门:东有菜市门、荐桥门:南有候潮门、嘉会门:西有钱湖门、清波门、涌ᦠ金门、钱塘门:北有北关门、艮山门。

      当即军师덇吴믓用朝着宋江一拱手,说道:ꋟ“那方天定麾下军马在独松关和德清县损失䅕不少,如今杭州城中已经没了当初雄兵十万,大将也少了不少。”

      崊 “我梁山军马接连攻城拔寨,正好趁着此时兵锋正盛,着几位将军各自统领军马,分拨将佐,攻打杭州四面城门。”

      宋江听得军师吴퓔用之言,思索片刻,也觉得目前没有什么好的计策,只得依照军师吴用计策行事。 퀠

      当即,宋江便传下军令。

      副先锋玉麒麟卢俊义,带领正偏将一十二员ﯖ,兵马三万人马,攻打候潮门。

      小李广花荣ꁵ等正偏将一逐十四员,统领兵马三万,攻打艮山门。

      没遮拦穆弘等正偏将十一员,统领兵马三万,去西山大寨,攻打靠湖门正先锋使及时雨宋江带领正偏将二十一员,兵马五万,攻打北关门大路四路军马分拨已定,单单没有提到晁天的晁家军,而晁天也是乐得如此,驻扎在自己军营之ɶ中,休整兵马。

      且说宋江率领五万大军Υ,来到杭州城外正北大路,周围都是林林总总的房屋店铺,可是此时早已竅经是冘人去楼空。

      当下,五万大军在城下一字排开,摆开阵势,刀枪林立,旌旗密布,隆隆得战鼓声响彻云霄,梁山军马在城下츃搦战。

      咚露咚咚!!!

      不多时,杭州城㎵墙之上,同样响起了阵阵震난耳欲聋的战鼓声音。

      紧接着城门打开,放下吊町桥,从城中杀出来一彪ು军马,为首一人,手持泼风大刀,正是南国元帅南离太保石宝。

      “水泊草寇,手下败将,那日兵败被本元帅斩杀两员将佐,竟然谦还敢前来,今日定让尔等有去无回!渧”

      石宝横刀立马,站在两军阵ꜳ前,傲然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梁山军马,怒声大喝。

      ﯖ 宋江全身披挂,金盔金甲,肋ɔ下悬挂一口宝剑,战马炗之上听得石宝如此口出狂言不禁勃然大怒。

      “哪位兄弟前去取这厮人头?”宋江看了左右,怒喝䁘一声。

      “小将愿往!”

      宋江话音刚落,只见得军阵之中,冲杀出来一员大将,披盔戴甲酪,手持一杆大刀,径直朝着石宝冲了过去。

      “来将通名,本元帅刀快,不杀无名之辈!”

      石宝见得梁山军中有人冲杀过来,抬了眼皮馫,オ看了一眼,见得来人此人生的面如锅底,鼻孔朝天,卷发赤须,彪形八尺。

      “贼将休得猖狂,梁山好汉丑郡马宣赞来也!”

      梁山大将正Ꮜ是丑郡马줍宣赞。

      丑郡马宣赞除了武功高强之外,拿过武状元,最大的特点就是丑!⮌

      ୃ曾经宣赞受ᴽ到东京폂汴梁的一位王爷卌看中,让其与自己的女儿郡主成了亲。

      컎可是就팑是因为丑ꥎ郡马宣赞长的实在是太丑了,郡主对他极为不满意,没过两天郡主便因为郁结于心死了。 ꃖ

      可想而知,丑郡马宣赞丑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宣赞虽然丑陋,武艺却是不错的,精通兵法,手中一杆大刀使得也是出神入化。

      宣赞与䙷石宝两个人走马灯使得捉对四杀,三十回合不到,丑郡马宣赞便有縔些招架不住,一个不小心被南离太保石宝㞚一刀砍为两半,拦腰㷶斩断屖。

      梁山阵中,青面兽杨志见得宣赞被杀,当即勃然大怒,拍马挺枪冲了出去,杨家枪法,神出鬼没,径直刺向石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