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插巨乳美女

      博尔䶺呼没有进燕蛮儿家的帐篷,而是쇐将燕蛮儿叫到了离他们家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

      博尔呼看着青涩的少年,少年乌黑的发梢在风ꕅ中轻轻扬起。

      “后天就是部落的狩猎大会了ꃛ,你有什么想法ፅ?”博尔呼望着燕蛮儿问道。

      “师傅涣,我想쑑参加,我已经十七岁了,可以跨刀徟上诟马,为我们的部落而战了。”燕蛮儿激动的说道。

      博尔呼坐在草原上,将腰间的酒壶取下来,灌了一大口酒。示意燕蛮儿坐下来,然后把酒壶扔过去,说道:“尝尝,燕国来的烈酒。”

      草原上没有那么严格的礼教束缚,燕蛮儿和博尔呼虽然是老师和弟子的关系,但也比较随意。

      燕蛮儿接过去,喝了一口,大呼出声。

      “呀,好辣!”燕蛮儿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和草原上的马奶酒相比亃,实在是太骾辣了。 ㉣

      博尔呼在一旁看着燕蛮儿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草原男儿,要是连这点辣味都受不了,岂不㝿会让人笑话。”

      燕蛮儿被烈酒呛的直咳嗽,他捂着胸口,咳빌嗽了好一阵,才将那绞肠般的痛感压下去。

      “你䷼失踪ꉏ那几天去哪里了?”f博尔呼问道,燕蛮儿失踪那几天把燕母急坏了,他那个时候不在部落里,当他听到消袎息,要准备寻找的时候,又被左大都尉叫走了。所以对燕蛮儿失踪的事情他还不太了解。 䏙

      燕蛮儿简单的把ꞯ事情给博尔呼复述了一遍。对于燕蛮儿来说,博尔呼是少数几个能够信任的人之一。

      “师傅,别的倒꧁没什么,就是右部的百夫长阿依律知道我没有死,肯定ᛟ还不会善罢甘休的。”燕蛮儿将自己心中的忧虑说出来。

      “怕什么,你是我左部的人,山戎王部落左右两部不和的事情整个草原上众人皆知,也没什么好遮䫋掩的。他若再对你下手,你还击便是,就是杀了他喿,又有何妨。”草原人性烈如火,仫好争斗,这是千百年吠来草原人生存下来틃的本能,两人相斗,若被杀死,只能说技닲不如人,至于别的쭰则没有什么。

      ゜这片土地上,自古以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贼,这才是千年不变的规矩。

      “我就怕右大都尉他?”燕蛮儿没说出来,右大都尉赫舍里极ꏰ为护短,在草原上凶名卓著。燕蛮儿⑽别的不怕,就怕给部落惹麻烦。

      “怕?”伦博尔呼正坐着,踹了燕蛮儿一脚,骂道:“以后给我收了这个字,草原男儿可ῼ以流血,可以牺牲,但是心中不能有‘怕’这个字,你给我记住了。”博尔呼㗃教训道。

      燕蛮儿点点头,对于博尔呼的教导他一直铭记在心。

      “还有一件霬事,左右部以后不是你死鿓就핤是我活,你要时刻记住츎,对于右部不能轻易相信,也无需考虑太多。”

      “我记下了。”燕蛮儿沉声说道。

      博尔呼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说道,“你马上就要参加巴图鲁大会了,也就意味着你要成年了,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你,这把匕首,你留着做个纪念吧,算是给你的成人礼了。”ᶞ

      燕蛮儿接过匕首,㵪匕首只有五寸长短,刀柄和刀鞘都用黄金所铸,燕蛮儿拔出匕首,刀身薄而窄,虽然只是一把短匕,但依然能隐隐感觉到刀身所散发出的寒意,令人遍体生寒。

      刀身上似乎刻着一只飞翔的鹰。 

      鹰击长空,天地变色。

      ㊮燕蛮儿高兴的收下了礼物읍,说道:“多谢师傅,我一定把巴图鲁称号拿回来。”

      博尔呼哈哈笑道,“好,有志气。”说完,博尔呼望着远处的星空,停了片刻,说道:“后天将有五百人参加围猎,获得的猎物多者或者忌奇鎴者便能取胜,成为参加巴图鲁大会的候选者之一。五百取二十,你压力不小啊。”

      燕蛮儿将闪烁着凌冽寒光的匕首插入刀鞘,然后꧆紧抿着唇,眼神惩愈发变得锐利,说道:“无论如何,我要成为驰骋草原的勇士!”

      ㅉ ??????

      挗 期待已久的围猎大会终于劀开瞽始了。晚夏的炎热已经慢慢褪去,初秋的天高气爽似乎更适合草原。绿草茵茵,小草们鎰拥挤的在草地上抬头张望,似乎对即将而来的围猎颇有兴趣。

      远处的树上,⩝树叶有些淡淡的黄,像进入暮年的老人一样,少了几分生衐气,多了一些苍桑。

      在白狼山南山围场,左大都尉居中坐在早已䆦搭好的高台上,八名千夫长依次坐在左大都尉的下首,整个高台被左部骑兵精锐层层包围。

      앋在高台前面的不远处,五百名由部落推荐上来的整装待发的勇士都骑在马上,等待左大都尉的命令。

      㬒 燕蛮儿也站在人群中,相比周围武士的粗壮刚猛,身材比较精瘦的燕蛮儿似乎有些过于秀气了。绯红的外袍衬托下,他那张有些清秀英俊的脸上挂着少年儿郎独有的青涩与天真。

      燕蛮儿外ν身穿着一件皮ﴠ甲,后背上挂着一张大弓,两个箭筒装满了羽箭。

      堾左大都尉须发皆白,但他坚挺的背却有着别样的一种风骨。左大都尉站起来,手按在腰间的弯刀上,然后脚步沉稳的走到前台。

       他望着前台下五百张青春的脸庞,右手握拳,举过头顶,䉂大吼了一声。

      “吼!”

      他的声音雄浑中带着磁性,在他的带动下,五百左部儿郎也齐声大吼。

      “吼!”

      声震入云,就连那高台上都能感觉到颤栗。

      燕蛮儿站在人群中间的位置,这是他第一次比较近距离的看左部的首领左大都尉,他的心也砰砰砰跳个不挺,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了。

      左大都尉右手握拳慢慢放ᜋ下来,五百勇士也都停止了大吼。现场变得鸦雀无声,除了马儿不时地发出声响之外,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都在等待࿾右大都尉那一声廒令下。

      “儿郎们,你们是我山戎左部未来的希望,是我左部未来的ꕕ荣耀,现在拿起你ᗲ们手中的长刀,张开你ȳ们手中的硬弓,瞄准你们的猎物,去争取你们的勇士称号吧!”

      “吼!”

      “吼!”

      “吼!”

      ꔸ 人群中再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去吧,儿郎们!” 

      “战!”

      “战퟾!”

      탢 “战!”

      五百枕戈待旦的骑兵开始向围꘳场中冲去。白狼山南山围场是专门圈出来的一块草地,这里不仅有草原,还有一些不大的丘陵树丛㑍,里面野物相当繁多。

      不仅有兔子、麋鹿、野狼还有老虎、黑熊等物,最是适合围猎。

      㒾 鷁燕蛮儿刚要勒马奔出去,一旁伸过来一只手,鰒抓住了他的马缰。

      “燕蛮儿,等等我,我也去。”却正是和硕公主的声音。

      燕蛮儿眉头微皱,回过头来,和硕公主䋈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衣服,脚蹬小马靴,꯭头上带着一圈饰物圈成的链子。娇俏不已,这是一种健康的美丽,一种力量的美感。

      “你干什么,太危险了,乱糟糟的,你好好待着就好。”燕蛮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其他人都已经进入了围场,有些人消失在了树丛里。

      燕蛮儿说完就要走,那知和硕公主的一双好늍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笑㔱道:“你可以保护我啊,我怕什么!”她不就是冲着他来的吗,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她怎么能不在燕蛮儿身边呢。

      “不行,这是围猎,你以为是过家家啊。”燕蛮儿着急퐎的看了一眼前面,围场里面已经传出各种动物䆤嘶叫的声音,空中被惊贚起的飞鸟也都盘熦旋在草原上空,叽叽喳喳的叫泹个不停。

      “反正我不走,你再不带我去,我就赖在这儿。反正我不怕,圗你要是再浪ㄷ费时间,今天可就赢不了了。”和硕看公主清了燕蛮儿焦急的样子䝒,故意拽着他的袖子不让他走。

      燕蛮儿无奈,他看着已బ经消失的骑士,说道:“行行行,那你跟着我,别跑远了,这片围场里豺狼虎豹多的很,不能和我走散了。”

      和硕公主露出一个得逞的笑,然后拨浪鼓似的点头。 傿

      和硕公主朝身后的两个青年武士说道:“你们在这儿等我吧。”

      两人虽有不愿,但被和硕公主刀子似的眼神盯过来,刚要开口的话便咽回了肚子里。

      燕蛮儿提起马缰绳一跃而起,和和硕公主一前一后朝围场中驰去。

      高台子上,白发苍倉苍的左大都㡓尉看的目光朝这里看来,博尔呼在一旁指着燕蛮儿远去的背影说道:“那便是燕蛮儿了。”

      左大都尉微眯着眼,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毦。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他和和硕公主关㎵系不一般啊!”

      博尔呼有些轻笑道:“小时候他阴差阳错的救过和硕公主一命,所以关系比较亲近。”

      左大歉都尉微微叹息一声,た说道:“看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倒也般配,不过풐和硕公主地位崇高,⛹就怕狼崽子配不上她。”

      쓪博㚷尔呼则笑道:“大都尉有所不知,和硕公主喜欢燕蛮儿,但燕蛮儿镗似乎还不喜欢和硕公主!” ꂯ

      “哦?”左大都尉淡淡一笑,说道:“这小子쪥,倒是和他爹一个德行,很受女人喜欢嘛!”

      博尔呼眼角的ﭗ肌肉抽了抽,不知道怎么接大都尉的这句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