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卡理论

      阿三心里泛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以渀致于面对疯狂,他缺乏了以往的劲头。

      事后,胡小鳯问道:鑛“阿三,你今天怎么了?劲道不大嘛。톚”

      阿三听后心中一惊,赶紧假意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说騰:“我已츘经连着四天一大早就有事,白天又忙不停,昨天半夜还被大姐夫拉着和你一起开心,今天又被你亲姐夫烦了一天,他要赚大钞票了,激动得和我说个不停,弄得我一分钟也没有休息到,实在吃力死了。怎么?你不满意?大姐夫没能让你……”

      胡小鳯娇嗔道:“你别瞎说哦,我很开心也特别舒服,只是怕没有服伺好你这个小老公,所以关心关心你嘛。”

      阿三打了个重重的哈欠后对毛顺旺说:“大姐ⴷ夫,我实在累死啦,要先走了,不然真要生病了。明天我找个机会再过来,估计还是晚上吧。”说完,对胡小鳯做了个飞吻的动作,转身出门了。

      毛顺旺抽了一会儿烟后问胡小鳯:忣“阿三폈,这几天真的很累呀?你们在江浦太过头了吧?”

      呗 胡小俣鳯风骚地辩解道:“哪有呀,也就是䈦每天那点老糍花头,其实很辛苦的人是我。不虬过阿三这几天确实蛮忙的,没事,他年纪轻,睡足后就神气了。”

      毛顺旺下赏床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端着茶៾杯站在床前说:“小宝贝,你和阿三有点感情了吧?”

      胡小鳳媚睟笑了一下说:“这个还真谈不上,只是在一起掏浆糊的时间长了,相詢互感觉还可以。怎么?絸你吃醋了?䝘”

      毛顺旺哈哈笑뎖了一下后说:“我才不会呐,根本不可能的。我只是在想,大家既然在一起,又马上要去外国混了,相互之间一定要一᭖心一意,如果各人有各人的算盘,那就不好了Ꙣ。阿三是我老婆认的小阿弟,实际上ﻛ我和他不算特别熟,只是觉得他蛮聪明的,也能做点事情,别的了解真不多。”

      胡小鳯看着毛寮顺旺片갤刻后有所明白地〄说:“老公,那你怎么决定带他一起去外国?这样起码一开始你的开销会很大的,你过去赚的钞票⭿够我们三个人用多少时间呀?”

      毛顺旺觉得这ᷙ个小女Ἆ人绝对不是个一般的烂污货,心铓思很多的。如果自己能一方面独自첄黑了老胡这笔钱,一方面又能甩掉阿三,然后带着这个胡小鳯在江湖上混,包括去外国避一段时܎间风头,应该是个不错的办法。问题是怎么在拿到钱后摆脱阿三?而籷且能够顺利地`从海南岛消失?现在看来胡小鳳是张可以利用的牌。

      샽 愈毛顺旺放下茶杯,坐回床上后搂住了胡小鳯试探着说:“我想了一下,你这个小宝贝讲得有点道理。哎,如果你是我,你蝐会怎么做?”

      胡小鳯摸着毛顺旺的胸口说:“一个人拿出钞票给别人用,肯定是有目的有企图的。就像你对我好,肯给我100万,你除了要ᅯ我这个人以外,还ԃ有就是我能帮你想办᝕法卷走老胡这次付的钱。所以我是个想得很明白的人,如果你能再给我一笔大点的钱,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摆平阿三,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外国混。”

      毛顺旺问:“是吗?那你要多少钱?”

      븆 胡小鳯娇滴滴地说道:“你是我老公,你看着给啰。”

      毛顺旺想了想说“这样,㌣在老胡的事情上,我纾们讲定的100万,就不变了。如果픷你能帮我一起甩掉阿三,我们两个人去外国后,我在已经弄到外国去的钞票中,再给你200万。以鿯后在外国再赚到的钞票,我们统统平分,一人一半。可以吗?”

      胡小鳯高兴地说:᫊“一言为定ᬙ。老公,我现郷在是连人带心都给你了,你一定不好骗我ᷯ哟。”

      ㆬ“放心,骗≅你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对不对?来,我们将卷老胡的钞票和甩掉阿三曐的事情一起仔细商量一下……”

      阿三一个人漫步在街头,回想着毛顺旺说的话,心里决定只有自己卷走所有的钱尒,然后迅速“滑脚”去外国,才是上上策。至于퍆胡小鳯那个烂货,能带上最好,要是不方迫便带,那也无所谓,有钱还怕找不到一个称心的,可以随心所欲利用的女人⭺?䌲

      阿三是个心思缜密,从不信任ꓙ别人,又内心极为冷酷绝情的人。为了这次的ቄ大额钱财诈骗,他两次让自己的二哥专门来海南岛探路,并办了一个手续齐全的“实业开拦发公司”。同时,阿三通过一个多年的赌友,搭识了海南岛一个“混社会謞”的老大,并通过那个老大联系上了地下钱庄的关系,以及一个通过水路偷渡的渠道,还准备了一条折殕返去云南,然后从那里偷越国境的路。

      阿三是个很有心机的人,所以多弄一个备用方案,多付出一点相퓑应的成本,是他在准备过程中的刻意所桸为。而且为了以防万一,阿三在许诺了自己二哥20万元的好倊处费后,将他推在前面东奔西忙,而阿三本人只是在江浦隐密地与那个“老大”见过两次面풢,搱谈妥了所有条件,并当面预付了一部分费用。而在别的方面,阿三自己始终躲။在幕后策划、操纵和布局,坚持不到最礌后阶段决鞨不出头露面。

      阿判三找了一处有电话的浉夜宵排档,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啤酒,独自⒌小酌了一阵后,打BB机联系了那个“老大”。

      半个小时左右,“老大”坐着ᜃ摩托车来到了排档。两人吃喝了小一会儿后,阿三便直接了当地说:“安哥,我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明天可以一切都弄完了,但现在我想调整一下原来的安⃜排。”

      安哥问:“怎么调整?不能太复杂啦,走的路线都已经安排㊊好了,钱庄那边也已经说好了。”

      阿三说:“你放心,没有大的变动,只是我要让你安哥将那个姓毛的老家伙扣在这里,不能让他跟着我一起去外国。干这件事需要多少开销?安哥,你㡈说个数目,俯明天我给你现钞。”

      安哥说:“如果你的意思只要扣住人,不要做别的,那就加5万。”

      阿三说:“别的不需要。如果他不识相,影响了你安哥,那你看着办,这就不关我什么事了。”

      “那个女的,你一蘊起带走吧?攈”安哥问道。샊

      阿三说:“尽量吧,万一椋带不솘走,就送给￞你安哥了,那个女人可以的,相信你会很喜欢的。㩉”

      安哥兑又问道:“别的,ᏸ你都不用我管?钿和原来说好的一样?”

      “是的,安哥,你不用理别的事情。笈只是你弄眣姓毛的那个老东西时,尽量当心点,千万别让他认住了你们的脸。因为警察肯定很快就륁要抓他的,要防备他咬出你们。别的嘛,就是你明天给끬我弄朸些效果好一点的迷붨药,밀我有用。”阿三说道。

      安哥说:“兄弟,你加出来的这个事情,我听下来有不小的风险,弄得不好我要翻船的。你得出到20万,不然没法干。”

      梞阿三还价道:“20万太多了,再加5퀣万,一共10万,怎么样?你们干的时候带个头套,就没什么风㳊险了。”

      安哥说:“你说得简单,䕭10㝃万肯定不行。这样,15万是最终价格,否则我턟都不管了,你找别人去做。”

      阿三想了想说줔:“行,成交。”

      ……

      远处,老郭对莢身边的小陈说:“马上用电台请求派増援,这个事情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了。我盯死了阿三,你盯住那个红衣服。快,分头行动。”

      小陈说:“郭科,那个红衣服跑不了的。솮我认识他,安德光,一个地痞,在江湖上算有点小㢀势力,这次又该进去吃牢饭了。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