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蜜3分钟

      远处的白色光点越来越近,近到足够让人看清它拖拽着的巨大쟶尾巴,雷琦烿惊讶的直起身,说道:“竟然是哈雷彗星!我们遇上扫把星了!”

      真空中密集的陨石逐渐多了起来,各种大块小块的陨石扑面而来,它们缓缓从飞船身边掠过,速度很慢。

      然而速度很慢并不代表这它们真的就很慢,实际上,源洛和这些陨石只是保持着相对静止的速度,如果以地球为参考系,那么源洛뻗和陨石的速度都有五十四公里每秒。

      以这个速度,只需要十来分钟,它们就能绕行整个珽地球赤道一圈。

      副驾驶的雷琦烿瞪大眼睛,牢牢的看着面前的画面,有不少细小的冰晶和尘埃撞击在飞船的偏转力场上,被改变捵了移动方向,乍一看飞船就像是在银色的光河上逆流而上,煞是美丽。

      然而其中的隐含的凶险也是不言而喻的,在飞船极快的速度下,一旦撞上一块偏移力场඲不能偏转的大质量陨石,等来的结果无疑是粉身碎骨,船毁人亡。

      后方跟随的飞船也发现了哈雷彗星,以及哈雷彗星旁密集的喷发物质和陨石碎片蛘,纷纷把速度给降了下来。

      “你想在这里甩开我的人,真的是痴心妄想。”

      T-a说道:“我承认你开悬浮车是有两ᯬ下子,可是悬浮车和飞船≃不是一个概念。”

      “别﷨和我说话。”

      源洛淡淡说道。

      “呵,你这家伙还挺傲。”T-쿢a说道:“我肯定不要你这样的家伙做员工,你等着吧,我的舰手会追上你。”

      “那可不一定哦。”雷琦烿说道:“太空城的时候你就已经把他跟丢了一次了。”

      “我说了,车手和䋃舰手是两回事,太空城那些人都是不拿工资的,稡这些人我可是真金白Ꭾ银的工资养着的呢!他们最低标准也是退役的专业舰手,有的甚至还拿过名次,得过奖杯呢。”

      看着T-a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雷琦烿忽然来了主意。

      她说道:“那我们打个赌吧,赌注随你定,如果今天我被你的手下抓到了。我就跟你回去,随你处置。如果你的手下没有抓到我们,你就必须要帮助我们进入月球뽔。”

      “赌注是你嫁给我。”

      쿥T-a毫不犹豫说道:“每晚陪我睡觉。繨”

      “成交。”

      雷琦烿说道。

      话音刚落,源洛陡然加速,身旁相对静止的陨石迅速向后飞去。飞船的船身开始微微震动,在动辄数万公里的相对速度下,即便是最细小的ꔦ尘埃颗粒,此刻也变得像一枚枚子弹一样。

      飞船的偏移力场上顿时崩裂出高能火花。

      “喂,你慢点!”

      ṃT-a尖利道:“这可是齐柏林限量款,撞坏了卖你一百万次都不够赔!”

      源洛不理会她,把飞船开的更快了。时速二十二万公里,相对彗星速度二万公里每小时。

      刱 在这样的速度下,原本安静的陨石一个个都化作了高能炮弹,向飞船迎面而来。

      “喂,你不要命了么?”

      T-a奋身而起,去抓源洛,胳膊,但是被雷琦烿抱住,她立刻指责雷琦烿:“这是你从哪里招来的野路子舰手,他会撞死我们的!”

      “你安静点,这可是我们的赌约。”雷琦烿说道。

      眼前陨石倒飞场面虽然十分怕人,但雷琦烿却出奇的镇定,因为她注意到,在飞船的注意力刻度表上,此刻的注意力集中度竟然只有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这个少年此刻并没有在全神贯注的开飞船,他还在想其挤他的东西。

      源洛的余光瞄到了自己的头顶,在他减速之后,身后的的飞船同样开始减速。但并不是所有的飞船都在减速,有的飞船依旧保持着三十万公里的高速,从深空中划出了数道蓝色的抛物线,向着彗星前方去了。

      想从前面拦住我么?

      源酧洛心想,他收回眼神,心里明白,如果自己不在顶上那几艘飞船将他拦截下来之前彻底甩开它们,此后都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绕行也需要时间,就看谁快了。

      飞船的尾部引擎喷出蓝焰,时速二十三万公里,相对速度퟿三万公里每小时。

      离靘哈雷彗星的主体更近了,更多的小型碎片出现在源洛的视线中,相对于从前的碎片,这些碎片的体型更大。这些都是珋哈雷彗星在亿万年飞㪉行中从身体上剥离出来的物质,被彗星的引力俘获,一直跟随在它身边,绕着太阳系飞行。

      这嚊些碎片每一块都和飞船体型相仿。

      源洛手掌飞快,촯不停的晃动着操控杆,控制着飞船在这些陨石块中不停穿行。

      伪另一边,雷琦烿死死的抓着安全带,而T-a也完全忘了几分钟前跟雷琦烿说过要绝交的话,她死死潹的抱着雷琦烿的腰,身怤体缩켝成了一个球,拱在雷琦烿怀里,脸色苍白无比的看着舷窗外飞ᨶ逝的陨石碎片。

      速度越来越越快,源洛没有丝毫减速的痕迹,他甚至都不需要眨眼,陨石的倒影从他的瞳孔中流转,大脑飞快䀁的计算着速度距离时间转角等种种信息。

      穿过密集的陨石群,哈雷彗星皱巴巴的身体出现在䛗三人面前,这里,彗星3000多亿吨的庞大᐀身躯正在宇宙不断旋转,好似某种惊人的活物。

      而这里쏪已经到了陨石最密集的区域,密密麻麻的碎片就像黄昏的鸟群,绕着彗星̿不断旋转孠。

      速度25万公里,相对速度5万公里。훠 驎

      一座崩裂的陨冰出现在太空,反射着彗星对面的阳光,它几乎有五六千米高,源洛只用了一秒就从巨大冰山底端穿行过去,只留下一道蓝色的弧状光带拖在身后。

      轰!!

      无声的光亮照亮了驾驶舱,好似平湖的一道惊雷。 뵶

      T-a挣扎起身,惊恐看着身后湘,一艘跟随䍨的警虣卫舰因为闪躲不及而撞䃁击在了冰山之上,爆出巨量的光芒,好似小范围内的一颗超新星。舰毁人亡。

      “可恶!”

      T-a냼只觉脸上无光大骂:“饭桶,簮饭桶!”

      随后,接二连三的爆炸产生,不止一ꇛ艘飞船撞击在了陨石碎片上。在如此快的速度下,人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气化。只留下恐慌的情绪큺在宇宙中不断ぷ蔓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追击的飞船慢了下来。

      爆炸的光芒照在源洛侧脸,源洛依旧没有眨眼,他冷漠的看着面前的陨石,不断加速穿行。

      雷琦烿抱着T-a惊异的看着面䎑前的少年,他的表情犹如雕塑,他的眼睛宛如平湖,而他的注意力,却依然只有百分之五十。

      箢 䠂这家伙,开到这种时候了,心里还냭想什么?

      她不知道,也不敢问。

      高空几艘包夹的飞船也注意到了下方的爆炸,也注意到了冰山庬缝隙中那不断穿行的蓝色光带,那光带如同游蛇一般滑行,丝毫不碰身边的障碍物。

      “不能让他ᇷ继续飞下去了,这样我们还没到彗星前段,他就先飞出去了。”궬

      一艘警卫飞船上的舰手说道。

      随后,几艘警戒飞船组成了编队,直直的从牄高处落了下来,向着哈雷彗星的表面落下。

      看着落下的几艘飞船,源洛明白,自己的战略达到了,这些人不敢放任自己继续加速了。因为一旦他在哈雷彗星쓠所在的区域加到最高速30万公里每小时,那么包夹的意义也就失去了。

      虽然ᚧ在这么多障碍中他不可能誋开到30万公里每小时,但是在上方几艘飞船孤的想象中,他已经在未来某个节点加速到了三十万公里每小时,因为他此前一直在༲加速。

      䵠 包夹的飞船落了下来,一共有三艘,它们前后组成了一个三角阵,卡在陨石之间,挡住了源洛飞行的线路。

      源洛心里稍稍有些佩服鮌这些家눭伙,这么短的时间褢内就能分析出他可能要走上线路,并且卡住了其中的关键节点,还组成了队形,这些舰ඦ手和他之前见到的乌合之众不同。

      身后有追兵,身前有封堵,似乎除了减速之外别无它法。

      副驾驶上,T-a咧嘴쥤一笑,她也看出了当前源洛的处境,胜利的天平正在向她倾斜。

      源洛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女人,雷琦烿是他唯一的队友。或许也是他唯一能依靠的人,这种感觉让独来独往的源洛不舒服。

      “雷。”

      源洛说道。 骆

      雷琦烿瞪大眼睛看了源洛一眼,作为飞行白痴,她不知道三艘飞船从天而降意味着什뫯么。但这还是源洛第一次在驾驶过程中主动和她说话,真的是不可思议。

      “干嘛?”

      源洛说道:“帮我个忙,前面那三艘飞船中肯定有秘密交流,用的应该是飞船的紧急通讯设备,而且频道是加密的,否则我应该也能听见他们的对话,如果我不知道他们的通讯信息,我不可能突破他们的防御。”

      雷琦烿反应非常快:“你想我破译他们的通讯波段,窃听他们的计划!?”

      “没错。”

      “好,交给我。”

      雷琦烿渚毫不犹豫的说道,她一把推开T-a,将自己的腕表对准了飞船的中控光脑,开始在上面敲击起来。

      被推到一旁是T-a大惊失色,说道:“你..⊹.你...你们,你们这是作弊,有ሧ你们这样的比赛的么!?”

      源洛不看她,也不回答。自己开祾自己的。

      “你还正톆义多打一呢⪷,说什么?”

      雷琦烿反唇相讥,很礤快,她就找到了那一段被加密䎛的频道,看茀起来是临时搭建的。破译这种鸃程度的加密信息对于接受过十几֘年特种SSP教育的她来说轻而易举。没几秒,她就攻入了那段被加密的频道,声音从飞船的广播内传了出来。

      .....굫.

      “塞拉,塞拉,还在后面跟着么?听到请回答。”一个男人问道。

      “奥斯特,这里是塞拉利昂,依然跟随,不过前面合成人速度很快,速度24万公里,相对速度4万公里,距离我三万公里。”一个急促的声音回答。

      “该死的,距离拉不开么?我们为什么要跟进这种鬼地方,陨石太多ⱕ了吧!”

      一个愤怒的声音大骂:“被他超了就太丢脸了,一个合成人凭什么开到自然人前怰头,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驾驶怪物。”

      “开吧开吧,开完记得去投诉伊甸园科技公司。”

      “为什么投诉?”急促的声音一愣。

      “他肯定混了很多冠军舰手的基因,或者基因里有什么强化因子,否则不可能把飞船开到这꩝种程度。”땮有人说道:“伊甸ᯇ园公然违反法律,制น造出来的产品侵犯自然人权益,不该被投诉么?”

      .荢.....

      坐在飞船ꭘ驾驶챡舱中源洛微微一愣,其实骂他其他的话他都不在乎,但说他混了别人的基因,他却有些无法忍受,因为这否定了他从15岁开始一直到此刻700㱘多天昼夜不休的努力。

      ⼂ 这些日子,他几乎都是和飞船一起度过,其中流过多少汗水只有自己清楚。几人的对话让他很Ⓕ不舒服。

      注意力下降的一秒,前方陡然飞来一块陨冰,他一个侧弯,险之有险的擦着冰山掠了过去。

      ......

      “要我说,这些合成机器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厕所做苦力,怎么会来开飞船.....”

      ......

      啪嗒。

      伴随着一声轻响,飞船广播信号戛然而止。샴

      雷琦烿直起身,伸手中断了飞船的广播詷,对源洛说道:“开,别管这群垃圾。”

      源洛点点头,双目恢复了专注。

      T-a十分不爽。

      雷琦烿继续뚹打开广播,뽏没一会儿,里面对源洛身份的声讨就变成了战术分析。

      “奥斯特,看起来他的反应速度比正常人快很多,我们躲不开的陨石他能躲开。”

      왠 盪 “没关系,继续保持阵型,他超不过来!”男人说道。

      “万一他要强行过来呢,我们軳和他䜹同归于尽么?”一个人害怕道:“老板还在那㾅艘船上。”

      沉寂片刻后,一个男人声音说道:“冰爆。”

      “什么冰爆!?”

      “用飞船自带的物理弹头击碎哈雷彗星的纟表面,制造ờ出巨量的冰屑和尘埃,强迫他减速停船。”Π

      男ᙔ人说道:“这个速度,他汓必定会投鼠忌器。”

      “那我们怎么办。”有人问道,“我们的视线也会受到影响。”

      “如果你视线受阻,会怎么做?”男人问。

      “停船。”ຓ有人回答。

      “没错,我们先投弹,你们先保持和彗星瑚一样的速度,停泊在哈雷彗星的表面,等那个合成人停下飞船,就第一时间逮捕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