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黝黑粗大的噗嗤噗

      ꈲ 根据本次承办方数据来看,小联盟考生男女比例从第二阶段的娳初期的6:4变化为第三阶段开考前夕8:2。

      如果有人在看了数据后表示——女性不适合参加⺾这类竞争激烈的竞技型选拔考核,只有男人才能适应这种残酷的赛制。

      那瞁么接下来隶孤岛派公布的数据也会一定程度的打断章取⥛义人的脸。

      촸 留在小联껦盟第三阶段四分之一决赛圈的女性虽然数量较少。

      匭 ᑥ 但是成功晋级的女性考生所持考生号码牌总数总体集中在팉全榜中上游。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在晋级考卣生总榜里,手持考生号码牌总数上游圈子里男女考生比例无限接近1:⟆1。

      䯥这代表女性考生的顶头部分和男性考生的顶头部궪分核心竞争力相差无几。㻸

      越㧷卓越的女性能力者她的钥匙能力以及思维能力可以反哺男女性考生在体质上的绝大部分差距。

      即便如此还有人揪着男女考生晋级人数比例不放。

      大鞹伙,如果你们真的不愿意正视女性䊐的实力固执认为她们只适合做粉领的后勤工作。 䕈

      那好。

      䥓 保持这种想法ԑ的你未来注定会被打无数次的脸。쬿

      轻视女性的你总有一天会窼后悔。 귰

      ……

      上帝从没有规定过世界因为你有个吊天生就是吃这行的饭。

      上帝也没规定过你有卵巢就不能吃这行唬饭。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绝对的性别优势。

      男性整体上确实比女性更加适合参加竞争激烈淘汰残酷쏪的资竞争。

      但是在竞争中男性不一定能全盘碾压虽有女性。

      总体和绝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 正是因为小联盟当下男性考生数量占比之大,这才更加能凸显活跃在考场的灚女性考鉼生的不凡。

      “你的未来取决于女性。”

      Ɫ 在新队伍集合的时候,尤加利脑子不断重复养父的谆谆教诲。

      只要你是个性别男爱好女的正常男性,浦你的눏未来不仅被自己掌握着,这也或多或少被身边的异性支配着。

      这句危言耸听的话听起来像是女拳打拳的发言ꢀ,᯸其实ᅸ这出自西部ὅ赌城派现任领袖巴뮒赛勒斯之口。ĵ

      因为养父的多次训诫,尤加利对异性倒是没多少有色眼镜。

      在他看来,男人和女人都是人,不存在谁优于谁谁比谁贡献枥大。

      他站的这个位置让他看到太多社会不一样的风景。

      锓 人总是因为知道越多就越觉得自己浑身陋习反而对外人更加包容对自己的优点ꠗ更为谦逊。

      越无知越蘆自卑的人就越容易以自我为ࡶ中心形成一个包围圈保护自己仅存的优越感。

      只넰是有着如此平等思想䵯的尤い加利,他“男女平等”的价值观偶尔也有垮台的时候。

      不知道大家팰有没屍有碰见过这种尴尬的时刻。

      当你遇见一个人,甭管着人鮹是带街把的还是没带把的。

      这人一开口你立刻感受带八方闪电滚滚而来,在被忎别人观点击中那刻你脑子里霎时间飞沙走石。

      你被他或她的诧异的三观溮深不可测的逻辑还㤗有犀艷利的措辞惊呆了。

      听君一席ﻮ话你差点吐了出来墟。

      你对此人产生如此剧烈的化学反应不是因为你对这个人产生生理上的厌恶。

      你只是达不到他或她的思维高度罢了。

      尤加利以下对拜芝尼的任何心理活动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杠精走开,他并无嘲笑和讽刺的意味。

      尤加利不是对女性有偏见,他只是对和딍自己三观不合的女性有偏见罢혵了。

      㭼他不歧视女人,他只是歧视脑子有该的绝世白莲罢了。

      看到来人,尤加利托着腮心里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头装作看不见。

      他就说为什么“拜芝尼”这个名字这么眼熟。ㅷ

      尤加利低头轻微幅度的摇摇头。

      闄原来“拜芝尼”就是那位在个人访谈中“大放异彩”颠倒金砂岛黑白的姑娘。ࢻ

      齂 尤加利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样子,但是对方对金砂岛的“真知灼见”真是让他印象深刻。

      ൔ拜芝尼那番理不直气也壮的话可能就做实了她绝世白莲的头衔。

      看着对方的模样,尤加利心里再三默念“平等和平友善文明”的八字方针。

      尤加利在开考前还和妲斯琪打“傻白甜”的预防针。

      士现在“傻ز白甜”就在自己眼前,尤加利扶额叹息。

      造孽

      懬尤加利这一人不愤世恶俗正义感爆棚,二不内心率阴暗整天想着颠覆社会。

      即便如㷠此对世界䁖包容的尤加利也有自己讨厌的事物。

      尤加利是个现实人,他讨厌“单纯”的单蠢人。

      换句犑话说尤加利讨厌下巴轻轻把世间万物擇当做理所应当整天散发着莫名正义感的小年轻。

      这些小朋友他们从不捅一捅自己站得地长得正不瑊正义,他们줚从不戳一喔戳自己的天化得正不正义。

      他们怎么就不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活得政不政治正确呢?

      “您好,我是拜芝尼,我秝们接下来一个月是队友᪫。”

      尤加利心里这样想着,他伸手和睑拜芝尼握了握手。

      顋“您好我是尤欀加利䗶,庣我是西部人。”

      尤加利和拜芝尼“初见面”后尤有介事的显摆了一麠下尤笧加利的特有长衫。

      ㍼ 既然西因士扮演尤加利的第一天他就把尤加利浓浓西部᷄自豪感演活了。

      在攡接下来整个小联盟考核阶段,西因士扮演的尤加利将会把这个人设继续油润色再接再厉鄟。

      就在尤加利本色出演时,他没想到和自己握手的这位女同志不仅迷恋金砂岛的堕落文化。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对西部有ϻ着一种崇高的向往。

      拜芝尼的双亲为了圆女儿的梦想,他们不惜为女儿弄了一个코西部考生身份。

      莍“你是西部愐人?好巧我也是!”

      对方突然加大握手的力道让尤加利心中暗中觉得⑄哪里不樐对劲。

      膅在他听到对方说“自己也是西部人”时,尤加利内心돛五味杂陈。

      “我来自展览之都斑芒,你是哪里的?”

      尤加利随뽯便说了一个西部经济大城,对方目光闪烁了一下。

      “칃我来自辛达理。”

      不会吧不会吧。

      煎 憎有人在个人采访中声称自己最想要旅游的城市是辛达理,现在她自己竟然声称自己来೰自辛达理。

      这个逻辑前后矛盾吧。

      尤加利看过《种子计划》第一期㆐的节目,他记得所有细节。

      对方在说谎,但是尤ᅪ加利不会拆穿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