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10强

      “元福!”赵云将围向车架的曹军杀退,看着浴血浑身的周仓,连忙喝道:“皇后安好!?”

      “将军自去救援陛것下,勿以本宫为念☔!”董后面色有些发白,听得外面厮杀暂退,挑帘看着只剩䀲下赵云和周仓燏二人,四周曹军还在向这边围拢,入䍿眼便是黑压压一片。

      这里有十几名嫔妃在,就算赵云和周仓留下来,也不可能将这些人都护住,董后虽然不懂军事,但看着周围只剩下赵云和周仓二人,也知道大势已去。

      岈“皇后勿忧,末将定护皇后杀出重围!ꑖ”赵云一把自箭囊中取出ᎆ三枚利箭摞,接连将能看到的队⥑率、屯将、旗官射杀,但四周曹军还是不断向这边围拢,若是这般围拢上来,哪怕他们再骁勇,被董后车架牵制住,也只能被动防御。ෛ

      “将军,当此之时,当有取舍,敢问子龙将军巅,若只能救一个,将军是该救陛下还是救妾身伙?”董后看着四周ᰩ的曹军,拉疾言厉色道。 鲢

      “这……”答案显而易见,赵云捏紧了银枪,这种无力感是他追随吕布一来,第一次产生,以前吕布可是护着家眷转战千里,自己如今同寓样是类似的人,最终却陷入这等绝境,实在叫人不甘。

      㟣 “子龙,Ș皇后说的没错,大局要紧!”周仓捂着伤口往赵云这般靠了靠道:“你我先杀出去,与公明和陛下汇合,你骑马,我步战,我们䠵还有一线生机,若再这般下去,必死无疑!쳦”

      这是有违赵云原则的,但事已至此,两权相害只能取其轻,如今的局面,也不能让赵云有太多犹豫的时间,默默地点点头后,赵云㑸对着董后一礼,他甚至不敢去看董后的眼睛,哪怕对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皇后保重!”

      一句没有任何意义㱢的话后,赵云和周仓朝着徐晃的方向杀去。

      “子龙将军欲置妾身不顾呼~”残存的几名襪嫔妃眼见赵云和周仓弃了车架而走,面色大变,惊呼道。

      “贱婢,此等时候,不思陛下安危,只知保全自身,要你何用!”董后艰难的牵起了덟绳索,她不懂的驾车,只籣能回忆着以前坐车车夫的动作,闻声扭头对着那呼救醘的嫔妃大骂一声䖈,随即费力的甩动缰绳,脆声道:“姐妹们,如今家国危难,陛掁下州遭劫,此等时候,正是我等为陛下出力之时,随我来!”

      说Ə着便歪歪扭扭的驾车朝着曹军冲去,也算为赵云他们吸引一Ꮾ些曹军的ϊ注意。

      䖡 “传令下去,不可伤了陛下嫔妃!”山坡上,殷署看着这一幕,皱眉喝道,至少他没有权利处置刘协的斬女人。

      有了殷署的命令,曹军自然不敢动瀞刀,只是将车架逼戽停,另一边,赵云和周仓趁势杀出一条血路,与徐晃汇合,듔徐晃这边也只剩下几十人还在奋战,刘Ҫ协也从车架中出来,됐换乘了战马,准备突围,只是徐晃几次突围都被曹军ැ逼回駍来。

      呈 䌗赵云和周仓杀到之后,赵云策马自徐晃身边冲过,一把抄过徐晃马背上的箭囊,张弓搭箭,眼中好似有火焰升腾,一枚枚୛利箭带着赵♾云的自责和满腔愤恨破空而出。

      䞆 军侯、屯将、队率乃至什长,赵云将吕布当初破敌的战法复制了一遍姢,此刻这乱军之中,若论箭术,无人ꬎ能出其右,射程更远,一通疾射,对面曹军出现混乱,赵云趁势飞马杀入敌阵,只看得刘协、徐晃目瞪口呆。

      “快,跟上,杀!”徐晃敏锐的洞察到报突围之机,连忙命周仓护在天子身旁,自己带着残兵핮杀在最前面,跟在赵云身后扑向已经被赵云杀乱的뚒敌军,一杆宣花斧劈出뛾重重斧影,虽㠶不及赵云那般犀利,但乱军之中却也难有一合之敌。

      有这两员猛将在前方冲杀,再加上这边曹军将领多被赵云射杀,如今被他뜻们这般一冲,顿时形成溃败之势。

      那边殷署本还在关注皇后这边,突然这边传来똔警号,连忙回头看去,正看到赵阇云等人护着天子丢下车仗突围,面色大变,今日之局本该是绝杀之局才对,但怎会出现纰漏?

      此刻他已管不了这些,连忙挥动令旗,命其他兵马朝这ӿ边合围,同时被他们突破的那支兵马嘋也开始从后方追憨击。

      昞 人群中,赵云在突破重围之后,让徐晃率땱兵先走,他却是反杀回来,一杆银枪在人群中扬起ᙞ重重枪影,ᒣ竟是踦以一人綌之곏力杀的百人狼狈奔逃,幸亏另外两㗡支人马合围上来,赵云끥左冲右突,这两支人马将领未失,赵云也杀不穿,只得趁对方合围未完之슔前突围而出。

      而经过赵云这一番冲杀,徐晃等人却是已经走远,没了车架女眷的拖累,此刻刚刚经瘢历一䟜场大战的曹军再想追上却是难了,眼看着赵云飞马隔赶上了他们的部队,殷署知道,튁今日的绝杀计划⷏是失败了,至少没롓能将天子给带回来。

      看縬着赵云膬离开的方向,殷署叹了口气,遇上这等猛将,也算自己倒霉了。

      ❕“将军,董后不愿下车。”一名将领来到殷署身边,躬몗身道。

      “那ᘛ就请下来,要我教你如何做吗?”殷署回头,反问道。

      “这……皇后横剑以自身性命要挟,末将……不敢~”

      “废物!”殷署冷哼一声,转身策马带着众人朝着皇后车架而去,抵达时,活着的嫔妃已经束手就擒,唯独皇后在被逼停的车架中,横剑在嶞自己脖颈上,看着车外。

      “董后,陛下已经突围而去,皇后可以出来了。”殷署来到车前下马,对着车架一礼道。

      “尔等㖏乱臣贼子,迫害君上,有何面目在此?家父已亡,本宫便是回到许昌,那餡曹贼也定不会放돹过本宫!既如此ⳍ,本宫何不此时就死!免得受尔等羞辱!”听到刘协已经突围,董裏后㖩有一瞬间的松动,但也就是在这瞬间,被殷署抓到了机会。

      就在董后想要横剑自尽之际騰,殷署突然一拳轰碎俈了청车䕾厢頋,探手进去一把抓住了董后的剑刃。

      “放开!”董后用力酁一挣,锋利㛐的剑刃顿时割破了殷署的手掌,鲜血不断涌出顺着剑刃流下,殷署却不动分毫。

      “末将奉命,护送陛下和皇后回许都,至于回到许都后如何,与末将无关,皇后便是要自尽,也请回去再做!莫要为难末将!”殷署一点点的将那宝剑抽出,剑刃和䩜骨骼摩擦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中格外刺耳ߠ。

      ᚗ董后虽有赫死志,但哪见过这等狠人,一时间被惊呆了,眼看着宝剑被殷署夺走,无力的坐倒在车﬩厢里。

      “送皇后上车,派人送往许昌!”殷署拿回了宝剑,ᩎ对着身边肢一名将领道。

      Ⴁ “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