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老司机污版下载

      “喂?小曲吗?”另外一端传来的声音有些沙哑,隔着话筒曲竹都能感受到那烟嗓独特的尼古丁风味,“我是刘志坚。”

      “刘叔,我想再请您帮个忙。”

      “你说,我这儿听着呢。”

      “三天前你们那儿是不是接到了个失踪报案?”

      “失踪报案……”电话那头稍微沉默了会儿,“对,我想起来了,是下属辖区的龙泉分局报上来的,当时报案人是名女性,据季川说这名报案人昨天下午还打了通电话来询问调查进程。”

      “那案情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刘志坚叹了口气,“这段时间案子挺多,队里人手不是很够,我只派得出一组人配合龙泉分局找人,根据今天早上他们汇报上来的情况,应该还没有着落。”

      “小组领头的是谁?”

      “张毅,你见过面,上周队里发福利我请大家喝酒的时候他就坐你对桌。”

      “噢,就是那个看上去就很硬汉的家伙啊……”曲竹撇了撇嘴,“我有印象,他当时还说不应该请我这个编外人员来参加队内聚餐。”

      “欸,你就别再纠结这事儿了,他那时喝了不少酒,胡言乱语很正常。”

      “行吧,刘叔,你能把他电话给我吗?”

      “你要干什么?”

      “帮他找人啊。”

      “啊?帮他找人?小曲,你实话跟我说,你和失踪那人是什么关系?”

      “陌生人关系。”曲竹实话实说道,“其实也不是我要找这个人,只是我今天接的一个心理咨询的客户她遇着的事情十之八九和失踪那男的有点关系,这不就正好一箭双雕,我帮你们找人,顺便也帮我客户了解更多情况。”

      “你的客户怎么和失踪案扯上关系了?”

      “刘叔,您就先别问了,解释起来太复杂,以后有空给您慢慢说。”

      “好吧,我把号码用讯息传给你,记着啊,你不要和张毅闹矛盾,人家天天出外勤也挺不容易的。”

      “知道了。”

      挂断电话,新讯息紧接着就传了过来,曲竹点开将其中的号码复制了一遍,然后粘贴到拨号栏里直接打了过去。

      这次电话是隔了好一会儿才被对方接通。

      “喂,哪位?”

      张毅说话的声音很阳刚,至于什么叫作“很阳刚”,大致可以理解为“单凭声线就能让人脑子里不自觉浮现出一张非常硬汉的面庞”。

      “我,曲竹。”曲竹是开门见山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虽然他也知道对方不怎么喜欢他,但应该还不至于直接挂断电话。

      “曲顾问?”张毅说话的语气是突然一变,音调较之先前高上了半度,“嚯哟,你是怎么弄到我电话的?我记得我可没给过你。”

      “是刘叔给我的。”

      “刘队啊……呵,现在传个话都有专人转达了吗……行吧,曲顾问,说说您有何吩咐?”

      “你别误会,不是刘叔要找你,是我要找你,并且我想告诉你的也不是什么‘吩咐’,只是出于个人的请求。”

      “个人请求呀……”话筒那边传来了张毅阴阳怪气的笑声,“既然是出于你个人,我是否能理解为我就算不接受也没有什么关系呢?”

      “你要这么理解当然是可以的。”曲竹的语气依旧一成不变,平静如初,“不过你现在不是正在找人吗?我觉得我可以给你提供点帮助。”

      “你给我提供帮助?!笑死我了,你觉得我们跑外勤的都是饭桶对吧!还需要你来帮助!”

      “那请问你们现在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了吗?”

      “进展当然是有的,但我没必要向你汇报!”

      “不,你们根本没有进展。”曲竹很干脆地将谎言拆穿,“当然,你也可以死鸭子嘴硬地说你上午向刘叔做的汇报是假的或者骗我说汇报提交上去后就有新进展了,但这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除了能让你在这一次聊天中把我怼得无话可说外,你觉得还有什么好处?”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小会儿。

      “好吧,曲顾问的话术果然厉害,我承认我被你暂时说服了,那行,我现在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我希望你去查一查失踪人近段时间以来的消费情况。”

      “就这?”

      “就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曲顾问您可太逗了!您这是把我当脑残了吧!像这种东西您觉得我一个搞了这么多年外勤的人会不去查吗?”

      “所以说你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查清楚了?”

      “那当然!失踪者的所有信用卡、银行卡以及其他任何具有支付能力的卡在我刚接到这个任务后就派人去持续监控了,这三天干净得很,没有得到任何记录。”

      “我想你恐怕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这三天,我是说在失踪前至少一周的时间内,失踪者所有的消费情况。”

      “曲顾问您是在搞笑吧?去查那玩意儿有屁用啊!”

      “有没有屁用你查了就知道了,记住,除了网络上的消费记录,还要彻查失踪者所有具有透支能力的卡的状态,并且别忘了调查下失踪者近期的快递接收情况,有些物品可能没有通过网络下单,而是通过线下协商货到付款的方式购买的。”

      “你搁这儿命令谁呢!我凭啥要听你的!”

      “听不听我的随便你,但我要告诉你,这起案件的性质很有可能已经不是件普普通通的失踪案了,如果你不希望有人因为你白白浪费时间而死亡,最好按我说的办。”

      “你……喂!喂!玛德!”

      张毅将电话猛地砸在了大腿肌肉上。

      “头儿,咱现在怎么办?”坐在车副驾驶位置上的另外一名探员开口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反正咱在这儿一直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就先按照他说的办吧,你们谁赶紧给龙泉分局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的技术人员赶紧去查查失踪者近一周的消费记录,我们现在去最近的几个快递配送点,看看能不能搞到近段时间的配送地信息啥的。”

      “但头儿你刚才不是还说那人……”

      “别叽里呱啦影响我开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