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打小朋友

      那人惨叫声中,丁文高声道:“此人星图修为已散,右臂已失,左腿也废了,他在这里做下的恶,将来大家准备如何让他偿还,就交给大家决定了。”

      丁文撇开那恶棍不理会,大步往村主府过去。

      但还没走到,村主府里已经冲頉出来一群人。

      死府里的ᐉ这群人还没看到死懿的下场,聛李未明被迫娶的丑陋妻子死倔抓着特意带来的榴莲,一双眼珠子大小不一,翻唇大嘴里的黄色龅牙缝隙间还有绿色植物。

      篐“李未明!你拿着剑要干什么呐!你发什么疯啊!再ᤕ不把剑丢篳了跪下认错今晚再让你䖸喝洗脚水!”死倔觉得䘻这还不够有威慑力似得,又举起榴莲吼道:ᦉ“喝完了还得跪榴莲!”

      皬 是的僓,李氏被构陷之后,李未明的丑陋妻子死倔就开启了萵压迫模式。

      动不动就打骂,还特别喜欢在人前羞辱和惩罚李未明。

      蔍 “罚他光身倒立!”一群死府的人也都哈哈大笑,他们见惯了李未明为了活命的卑微模样。

      死倔等着李未⒧明吓的跪地认错求饶,可是眼前熟悉的人影突然消失不见了。

      死倔只觉得一阵风从脸旁掠过,她的腿弯突然受击,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在地上,手里的榴莲也掉了下去、于是她左膝盖恰好压了上去。

      死倔的惨叫声响彻了晴空,惊走了村子后面山林里的群鸟……뷒

      俄  丁文左手抓着的剑鞘横起,压着死倔的额头,让她站不起来,嘴里则说:ᴪ“其实我很奇怪,你在人前羞辱李未明大概是想证明给死氏一族的看到锽他怕你,什么都听你的,绝对不敢报仇蘆,㊽以免死懿找쯎理由杀了他。有他这般英俊的夫君媖,你却为何在他家人都遇害之后,既怕他被杀,又不好好对待,ꖀ甚至于两个人私下的时候还要对他施以各种恶劣折磨呢?”

      “李未明、你、你、你装什么威风!你就一个丧家之犬,要不是因为我你早就死了!你不知道感激我的救命恩情,还敢对我动手!你还敢……啊!”死倔愤怒的斥责还没说完,胳膊㦮就被扭的剧痛,她这才意识到根本不可能吓住李癊未明了。垺

      一群死府的人想搭救,但看ꏱ着剑离死倔람太近,恐怕李未明下杀手,投鼠
忌器而不敢衼冲上畋前,一个个怒喝道:“李未明你敢乱来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留你这个孽畜就是看死倔的面,你还敢猖狂!”

      “李未明!赶紧放开死倔,跪下认错!”

      “你还敢对死倔邌动手?今天我非得替她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们死家的厉害!”

      一群人正嚷嚷着,一个死府的人从村外回来,看见死懿的惨状,惊恐大叫着往这边跑:“死懿胳膊腿都废了!那活儿也被割了!死懿胳膊腿都废了!那活儿也被割了!……”

      死府的一群人这才变了脸色,意识到李未明是垾真的发疯了……

      死倔也变了脸色,牙关不由自主的打颤着说:“你、你别乱来啊!你、你再乱来十四夫人不会放过你,到时候把你千刀万剐,天天让你喝洗脚揟水……”

      “到底是要千刀万剐,还是不杀关着天天喂洗脚水?”丁文皱着眉头,旋即又觉得跟死倔濺谈矛盾的问题没意义,就抓着她胳膊扭的力量稍微加大,又问一次:“刚才问你的话,还-没回答畔。”

      死倔吃不住疼,又听说死懿被李未明弄成那样,怕他下杀手,连忙说:“我长这么丑谁也不会喜欢,我自己都讨厌看镜子,再怎痀么对你好也没用。你家人又都死了,你肯定恨我们,对你好更没用。只有让你害怕听话,你为了活命才会听我使唤。”

      丁文点点头道:“ä原来如此,我确实没想到如你这般丑的人的想法……说起来对你倒也不好下杀手,只是活罪却是难免。你就跪着榴莲땙不要起来了,不要逼我杀你。”

      丁文撇下死倔,疾步前走,身形快速前滹冲,手中银剑挥动ꅍ,化作疾光,接连飞闪,连斩了ૣ三个死府的人。岫

      这些人他締都认识,是李未明灌醉了死倔,从她嘴里问出来的,深度参与构陷李氏一族的主要人员。

      这群人试图抵抗,然而战斗力差距太大,丁文只管挥剑斩杀就是,剩下的怕了,掉头逃跑。

      丁文揪住盯上的一个,把那人胳膊拽住,踹倒,接连两剑刺废了那人两条腿,怒斥道:“李氏出事,李未明的父亲被扣住看管,你趁机逼迫李未明的父亲,问他藏起来的值㿌钱东뾷西在哪里,为了达到目的接连废了他两条腿,时候得意洋洋的吹嘘,你既然以狠毒为荣,现在也废你两条腿䒶,让你用余生体会狠毒的后果!”

      丁文追击逃跑中不能放过的恶人,一剑一个、一剑一个,如此又追进了死府,跳上屋顶,看有人在攀爬围墙,便一把抓起房顶的㤊瓦片丢了过去。趃

      瓦片精准的砸中爬墙的男人,那人吃痛摔了下去,捂着后背哎哟连天的叫唤。

      “死府的人听着!再有妄想乱逃的,瓦片砸的㬢就是璁脑袋了!”丁文一声怒吼,同时丢出瓦片射在好几个人身旁脚下,那些在围墙前的人就不敢乱动了。

      丁文扫视了一圈,仍然警惕的ኴ四面观察。“ꓷ死府的人听着鴲,今天我替李未明报仇,该杀的杀,该惩处的惩处,没有参与的人当然也会放过。冤有头债有主,今天只报该报的仇,罚应罚的罪。我念到名字的自己站出来,谁若不肯出来,你们就替我把他找出来,漏了一个,一把火ꓟ烧了,届时冤死之人也一起找那藏匿之人去吧!”

      丁文最后添了一句,以免死府的人故意包庇,原本他想吓唬死府的人漏了一个就全部杀绝,又觉得没必要上来Օ就如఑此恐吓。

      丁文一个个的念了名字,还添上这人如何处❀置,为何如此处置。

      “……最后一个:死作,前日唾了李未明一口唾沫,骂他死剩种。李未明想唾回他一口,骂回他一句。”丁文念完了所有的名字,看下面站出来的一个不少,其实里面要杀的只有两个,那两个人瑟瑟发抖,却不敢连累家室,自问无路可逃,就只能出来等死。

      “女人带孩子进去回避。今日我红渊山丁文替李未明讨还公道,对等报仇。你们拉死府活着的ᒛ人将来若要报仇,来找我便是,记住不要找错了人。世上已经没有李未明了,我是红渊山丁文。”丁文说罢,一片片的瓦飞甩出去!

      两个人脑袋㶑被射中,顿时震的七窍流血而亡;还有废了手,废了脚的;还有几个欺辱性的殴打过李未明,他们打的李未明哪里,大约有多重,身上同样的位置也就被瓦片砸中,力道也大约有质多重。

      最后只剩一个了,丁文一跃落下去,按照李未明记忆里的想法,对着那人脸上也唾了一口唾沫,再骂了句:“落井下石的龌龊小人!”

      那人不敢作声,也不敢擦,只是庆幸矯没有废手废脚。

      丁文知道死府按规则,未来在山园村呆不下去,因为没有符合条件的人能继任村主的位置。

      可谓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一番折腾害死了李氏,他们死氏也死了一批,废了一批,回到原来的村子也得没落成小家族了。

      锑丁文让誤死府的人取了石碑,用剑刻下了李未明的遭遇经过,ᠲ以及忍辱偷生的复仇之想,再立到李氏的一片坟墓中。

      “死府的人限两个时辰内离开山园村,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不要等我去杀了幕后主使十四夫ᅚ人回来再看见你们,那时别怪我不客气。原本你们死府Ⲃ偿命的还不如李氏死的多,只是念在主使者到底是十四夫人,才让她一人抵了多条命,你们想抵命的晜话就尽管留甔下!”丁文留下了这话,骑马离开山园村。

      这番话本来不必说也可以,死府的人即使多逗留几天最终也还是得回原来的村子,然而뫼让死⌫府的人尽快滚回去,这也是李未明的遗愿。

      雨下着,淅淅沥沥的퐛,䤈打湿的土路变成泥泞路,马走的艰难,脚陷下去,᳐抬起来,就包裹了泥泞,走着走着泥泞包裹的就更厚,落下时泥ℐ泞滑动,仿佛要倒。

      ฌ马只能抬脚时蹭去些泥泞再落脚,如此一来走的更慢了。

      丁文也േ就下了马,牵着马走,因为现在步走和骑马一回事,没必要无谓的消耗马的体力。

      山园村去向仙城的路就这一条,村里也没有仙法联络的绝技,他不怕有人能提鍒前通知十四夫人。

      本来路上就没有多少人,下雨的时候就Ӯ更难见着了。

      丁文牵着马走着,突然听见背后有人ᎃ呼喊,距离太远听不太真切,但隐约似在喊李未明。

      丁文停下来等了会,ꊼ那声音越来越近,听的也更真切了。

      “李未明——李未明——”䞑 尋

      丁文颇为奇怪,听着声音,搜索李未明的记忆,一时并不能确定是谁。

      山园村几百户人,李未明一直勤于练功,跟许多村民都不熟悉。

      过了会,他看见追上来的人了,搜索记忆倒是喊得駴出名字了。

      “你鲨是李笑莲?”丁文记得李笑莲是被死懿祸害的一个女子的姐姐,他以前ࣖ见过几次,村主府里也有人谈论过她长的水灵。“找易我什么事?”

      “李未明,你,你等等——”李笑ᵦ莲骑了匹老马,能追上鸌来全靠天气,等到走的更近了,丁文看她要᜼下来,抧帮忙扶了把。

      塴 丁文等了会,看她目光闪闪烁烁,吞吞吐吐的也没有个说法,就催促说:“我赶着去向仙城,有事快说。”싧

      “……你这一去,你们家就断后了。”李笑莲被催着,吐出这么一句。

      㿠 “我说过李未明早就死了,我是红渊山丁文。担心他的心意他也无法知道,也没有对饡我说的意义,没有别的事情请回吧。”丁文牵着马要走,李笑莲咬了咬牙,急了,狠了狠心,鼓起勇气大声说:“我是৹说,你去之前给你们家留个后!算我报恩,谢旁谢你替我妹妹报了仇!”

      “畝啊?”丁文吃了一惊,这也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